457.古蹟真的不適合變成劇場

       2001年,我隨新古典舞團遠赴新西伯利亞演出大漠孤煙直,那是個上百年非常有歷史的劇場,舞台及側台地面全都滿布釘痕,幾乎找不到超過直徑3公分範圍是沒有釘子痕跡,記得場勘時該藝術總監非常驕傲的跟我介紹這個劇院悠久的歷史,哪個演出在此首演,誰來演出過什麼,她驕傲的內容主體對象是人、是演出,而非劇院本身的建築物,雖然建築物本身非常有歷史價值,富麗堂皇金碧輝煌,但是因為劇院的價值不在建築物,而是精彩的演出,所以不管幾百年歷史,舞台地面為了演出需求該釘就釘,不會告訴你說這舞台地面木頭都超過百年而不能釘釘子,該藝術總監只說了西元幾年這個劇場開幕,然後就是細數歷年重要演出史,就像新舞臺留下個沒有演出的建築物又有何意義呢?也許有,但沒有演出的劇場就不能稱為劇場(劇場是演出加上欣賞演出的觀眾),只能算是閒置的建築物,要留下的意義是「劇場」新舞臺,而非「建築物」新舞臺,沒了演出,有多少人會去新舞台看建築物呢?

       1995年雲門到德國巡迴演出流浪者之歌,漢堡站到了個廢棄的吊車工廠,是個閒置空間活化再利用的場所,像極了華山的四連棟,由於是個沒有吊桿的工廠,就看藝術節的TD自己一個人拿著我們的平面圖及電鑽,在水泥天花板及水泥柱上按圖鑽洞打壁虎裝滑輪,完成一桿一桿我們演出需要的外加桿,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桿應該要升降,但他可能以為是演出不升降的吊桿,所以在柱子上固定點打洞的位置有點高不方便操作,他看我一直看著那個點思考卻欲言又止,就問我:what?我說因為這桿是雪袋桿演出中要升降,這個位置對我而言解安全扣有點太高,他看了看圖數了他已完成的吊桿數目,很爽朗的笑說他弄錯了,然後在腰部高度的位置重新鑽了個洞,我說不好意思,他說是他弄錯不好意思,不過這樣下次可以少鑽一個洞,這桿要升降不升降的固定點都有了,後來每次到華山我都想到他,羨慕他們很清楚演出是什麼,只要是演出需要,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在台灣,也許是演出場地太少,或是閒置空間活化再利用,所以愈來愈多演出是在非正規現代化劇場發生,甚至「古蹟」也成了演出場地,因為是古蹟,所以有多到不可置信的場地規定,彷彿是在博物館裡把館藏蒐藏品當道具,那不准這不行,我其實一度迷網來這的目地到底是在做演出還是來守五花八門的規定?技術會議光聽館方宣達規定就超過一個小時,進場前必須要繳交的各式申請表格超過20種,這是幾倍於國家劇院對演出團體的要求,我想任何演出到這古蹟最大困難應該都是「符合場地規定」,記得2009年金枝演社在滬尾砲台的公園裡要演出西仔反傳說我們把一大片草地佈置成環境劇場的舞台,搭起觀眾席,當公園裡的樹遮蔽了燈光角度我們不知能如何解決時,淡水區公所知道後清潔隊員開了清潔車主動來協助,說反正颱風前也要修樹現在只是提早修,雖然戶外遇大雨慘兮兮累斃了但大夥做得很愉快,因為大家同心協力完成一場好的演出,參與的人都很有成就感觀眾也很開心,後來隔年好像又舊地重演。可在這古蹟裡,不合理的人力配置加上沒有好的配套方式,困難的進出場卸貨裝車(時間、動線及距離),又不能外加懸吊,只有四處碰不得的空間,館方非常忠實盡力地扮演好維護古蹟的腳色以達到長官規定,而不是協助你完成演出的劇場館方,這使得演出變得非常困難且無趣,想到在國外古蹟的演出經驗,有時真的不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也不是穿了白袍就是醫生,在台灣還是讓古蹟是古蹟,劇場是劇場吧。

創作者介紹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