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2012表演製作管理人才培訓班2(production management)

      以往我在做通常沒有參與前製開會的TD時,常常有一種感覺,許多製作在前製時做了錯誤的決定浪費了大錢,卻要壓迫被迫要為錯誤決定收尾的執行面儘量省小錢,我總認為在導演及設計工作討論的過程中一直到設計圖完成送到工廠之前,似乎都沒有技術的人參與討論提出分析評估及建議,所以當TD拿到在預算上不可能,實務上執行有問題的設計圖時,導演早就根據模型或是設計圖進行排練,成了已過建議更改的時機點,只能硬著頭皮在製作費暴增後,擠壓到執行費用的預算前提下,刻苦克難可憐的想方設法接下進劇場的最後一棒,或是某些導演也已被訓練成早有心理準備,進劇場後要因應技術上無法達到的被迫修改,其實有絕大多數這樣的窘境都是可以事先避免發生的,有些好的設計會與TD討論,有些設計只會在丟出設計圖後說能不能呈現執行那不是他的事,然後要TD夾在製作人與設計之間兩面為難,如果有真的PM,這些問題不會留到最後要TD來面對。

       在以往台灣沒有PM的年代,PM的工作通常就分到舞監及行政身上兼著做,那個年代連TD都是十分罕見也是個兼職的工作,大家其實不很清楚到底什麼事情確實該誰做,只知道事情總要有人做,往往成了誰想到誰就撿起來做,所以老一輩的多半不務正業兼著好幾個職務在做,久而久之勞者多能後普遍思考、溝通及能力都比較強,而現在許多職位的人,卻只知道這些事管他誰該做就不是我要做,但對於自己職務該做哪些事卻也是一知半解,以至於每個職位都愈做愈小,但價錢卻是愈喊愈高,總覺得多做又沒多錢還要多承擔責任豈不虧大了,以至於肩膀愈來愈小但胃口卻愈來愈大,人家外國分工很細是本質能力很強所以尊重彼此專業,我們是能力很弱因為搞不清楚自己該做什麼所以要裝的很專業武裝自己,於是儘量少做少錯,甚至事前不敢開口事後推諉卸責理由一堆,就更別提還要mail留下證據讓人知道自己其實有多弱,我遇過太多年輕朋友在製作期是只收mail從來都不留下隻字片語的。

       也因此造成縱使有心想學的人卻很難有資料可循,當然啦,真的想學的也沒那麼多人,如果想成為PM最好是要有技術背景的人,那麼TATT辦的這麼難得的課程雖然有130人報名workshop,但是遺憾的是真正技術劇場黑衣人報名的連10個人都不到,其中還包括我這種因為想知道該怎麼跟PM工作,所以要更了解PM到底要做什麼的人,其實在各種學習機會的講座或是課程中,不管主辦單位多用心錯開黑衣人的工作時間,挑星期日早上、選case少的淡季,我多半都沒啥機會看見在線上工作的黑衣人出現參與,我不知他們學習成長的養分從何而來,還有什麼工作比台灣技術劇場好,不用學習成長還能做一輩子不被淘汰,時間到了熬久了就等著升時段費,反正到處案子都缺人,自己有沒有能力進不進步不是那麼重要,我想到璟如老師說她以前只要有外國團體來台灣演出,就算是做義工都願意,只為了能看別人的戲服是如何製作的,如果沒接到case,看完演出也要想盡辦法混到後台,就算是看一眼被警衛逮到扔出去,隔天也要再請託找人帶進去或是想其他辦法混進去,她勉勵我們求學就要像她一樣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幫助自己成長的機會,愈困苦的年代渴望學習求知的心愈強,也才能慢慢累積能力,這樣強烈求知的心老實說這麼多年我從沒遇到過,甚至現在是拜託年輕朋友學點東西還往往乏人問津或是愛理不理,也許是現在人愈來愈長壽,反正活到老學到老急什麼,日子及機會多的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