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陽到水舞間

    三月初表坊到澳門演出[寶島一村]100場之前,正好有機會參加在台灣演出的太陽劇團的後台導覽及座談會,這是由曾在澳門的太陽劇團擔任舞監我的好友野馬小姐所促成,由於名額有限所以並不是一個對外公開的活動,太陽劇團是由製作經理及TD來接待導覽及參與座談,大約是2個小時的導覽及座談會,而寶島一村到澳門演出第100場之後的隔天下午,又由我的好友麵麵小姐(前雲門舞集服裝管理,現在在水舞間工作)盡心牽成了水舞間的後台導覽,在短短的2個星期內,從太陽劇團到寶島100場到水舞間,使我一時有許多感觸,因為台灣正興的[定目劇]話題,加上花博幾個團體的定目劇經驗,彷彿台灣[定目劇]的條件已然成熟,可是在我看來,姑且不論有無票房市場,在許多環節上根本還有一大段走不到的路要走,因為有太陽及水舞間的後台參訪及借鏡,更能感受中間的鴻溝差距

    太陽主帳篷之外的附屬帳篷及貨櫃區連自己的學校都有,其他的什麼餐廳醫務站布景維修工廠等設備就不用提了,太陽學校精通多國語言的四個老師從幼稚園到高中課程一手包辦,對團員不管是待遇及福利看起來都是照顧得相當無微不至,整個組織的規模及系統之龐大,甚至做到沒有倉儲費的問題,因為一站接一站的演出都計畫的非常精確,看得出來是一群有效率與嚴密計畫且行之有年下的成熟產物水舞間的後台導覽因為是太臨時的安排,負責接待的行銷宣傳公關一直抱歉說下次提早二星期連繫,她就可以安排連同其他部門的參訪,可以再多半小時的後台導覽行程,這樣比較完整,其實這種免費的後台導覽,可以拍照不能錄影,都是國外行之有年的行銷宣傳高明手法,因為參訪的人自然會變成他們的免費宣傳人員,對票房都是有幫助的做法,就像商店試吃一樣,不怕你吃只怕你連免費試吃的意願都沒有

    當我聽到水舞間有26個國籍的人參與,130名後台技術人員,我直覺聯想到前陣子在大陸連傳員工跳樓事件的某大企業,當演出投注這麼大的成本,預計是要演個十年的製作,每日一成不變的工作會讓人成了工廠作業員,可是人畢竟不是機器,當單調重複枯燥的工作都成了反射動作時,高待遇優渥的福利有時都留不住人了,更何況台灣主事者預算分配採購法的思考思維,為了怕有圖利的嫌疑所以採最低底價標,然後從不夠的預算裡開始削足適履,不合理的待遇更別提什麼福利或是照顧了,人家月薪約十萬台幣都不能長期留住人,台灣一天一個時段幾百塊的預算是要怎麼跟人家學習發展定目劇?好在寶島一村是隔一陣子就到不同地方建村,演個幾場就拆掉遷村,在不同的劇場裡重複建立眷村,要是村子建好後連演100場,我可不敢想像能撐到幾場就會有人要跟我告假離去,當年在離開雲門前也為了演不完的九歌、紅樓夢及流浪者之歌而煩惱不已,所以老外會用錢讓你看在錢的份上,讓枯燥不變的工作能夠快樂一些,有許多人到最後留下的原因到有很大的誘因都是為了還不錯的酬勞的緣故,當然也是有人寧願捨棄高額金錢而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