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叔的小故事3

    有一次雲門夢土在高雄演出,吃過晚飯dimmer check完後球球學長試著叫幾個cue出來檢查,赫然發現叫不出來,在試完所有方法確定所有的cue都沒了之後,離觀眾進場只剩下約不到20分鐘,他才滿身大汗的把結果告訴桃叔,面對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桃叔竟然轉頭對芝慧說:麻煩幫我泡一杯咖啡。我聽了說:老先生,都挫賽了還有時間喝咖啡!桃叔苦笑著說:啊不然要怎麼辦呢?就是沒時間了才更需要咖啡提神,才能專心的趕cue啊。面對這種情形,絕大多數人的反應一定是生氣、責罵或是問原因,可是生氣、責罵或是問原因能解決事情嗎?既然不能有所幫助,還不如省下時間趕快做事,有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臨亂遇事更顯沉穩,我不能說認識桃叔20餘年他全是笑嘻嘻的,但我好像真的沒看過他生氣罵人。

    桃叔始終認為自己不是祖師爺賞飯吃的人,天生不是做設計的料,他對木材粉塵會過敏,所以只好做燈光,他總覺得是自己幸運,跟著學長在雲門慢慢學,戲棚待久了才慢慢懂了,所以這樣子謙虛與把自己當成小螺絲的想法,自然影響著我們,就像雲門不時興「明星」這種人,每個人只是這個大家庭中不起眼的一顆小螺絲,可是當所有的螺絲都鎖緊之後,呈現的力量就非常的大,拆開了每個人都只是一顆小螺絲,所以桃叔是雲門的技術經理還是技術總監其實沒差,因為要做的事都一樣,就像當年我從技術助理換成舞台組組長,還是一個人一組,也沒加人也沒少事,名片上的頭銜只是為了外人,因為雲門人沒在計較個人的名,但是往往對外時外人會覺得雲門誠意不夠,派出來的人層級不夠高,其實在ㄧ人一組的情況下,出來的就是該組的最高層級的人了,所以技術總監一樣要澆花剪草種荷葉,沒人有空做的事都是他的事。

    不管是流浪的稻米,九歌的荷葉還是夢土的孔雀,只要老師一有什麼想法,桃叔就會開始去瞭解,然後就努力學習解決問題,例如載著我去外雙溪明德樂園後的山裡買孔雀,先問專家孔雀習性,然後在排練場後養孔雀,或是在排練場後買了一堆大水缸,自己種荷花,在雲門沒有做官的長官,因為大家都忙著做事,但是卻有有擔當的老闆,因為通常老師只罵他們經理級的,而不會直接責難於我,以前我常開玩笑說:八里技術組負責花錢,台北行政辦公室負責找錢,桃叔和超哥負責去挨罵與解釋,為何我到處花錢。桃叔說不可以直接跟編舞家說「不行」,至少要有替代方案才能給老師建議,不然會被罵到臭頭,例如夢土時老師說他要10萬隻真的蝴蝶上台飛舞,而且只出現十秒,大家都覺得不可能,可是桃叔他們又不敢直接告訴老師,可是我就會覺得不行就是不行,應該要馬上告訴老師,超哥就會直接去找幾可亂真的假蝴蝶加在黑網上實驗,桃叔則是「事緩則圓」,希望老師事情太忙說過就忘,我就會忍不住直接去跟老師說蝴蝶冬天愛睡覺根本不飛,之前臨界點的毛毛(田啟元)就試過,結果演出慘不忍睹,況且上台我也捉不回來,又不可能一隻又一隻用魚線綁起來,那要多少時間多少錢?結果就害桃叔被老師罵:如果真的做不到就早點告訴我,我就把這想法從腦海中拿掉,趕快再想別的,不要等到最後我來不及改了才告訴我。然後老師就看超哥準備的假蝴蝶而放棄真的活蝴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atasha
  • 您好

    我是藝文費斯簿的編輯,藝文費斯簿是由廣藝基金會所成立的一個網路訊息平台;
    轉貼了您的這篇文章放在Facebook中的藝文費斯簿粉絲群中,讓喜愛表演藝術的朋友們能夠更加了解劇場工作的執行面,也讓懷念桃叔的朋友能夠透過您的文字一起記得他。

    謝謝您的文字

    Natahsa
  • baohuey@hotmail.com
  • 建華,謝謝你 ! 讓我回到過去劇場的精神,希望我們努力點,讓精神再現和永存!!
  • 妤德
  • 建華兄,感謝你這一篇篇關於桃叔的文章,真是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