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叔的小故事1

    有一次雲門演出裝台時,我忽然發現桃叔拿著掃把在台上掃地,那時我正忙著帶著crew裝台,我連忙說:老先生,我忙完就會叫人清舞台。桃叔說:你們都在忙,反正我現在沒事。我說:可是掃地是小朋友做的事。桃叔說:沒有什麼是小朋友做的事,只有演出該作的事。他說完就繼續認真的掃著地,可是這句話卻深深的留在我腦海裡。其實桃叔不是一直都笑笑慢慢的,他也有反應敏捷、花容失色的時候,有次晚上照例在雲門排練場加班時,不知為何跑出一條小蛇,我喊著有蛇,然後趕緊去拿掃把打蛇,桃叔先是緊張的觀望,然後看我追著蛇往辦公室衝,下一秒他已經跳到桌上了,等我處理完後說:桃叔,你也太誇張了,這條蛇才3、40公分長ㄟ,他一臉驚魂未定的說:我最怕這種軟綿綿的小動物了。我說:你嚇到我了,你腿那麼短,你是怎麼跳上桌的?他尷尬靦腆的笑著說:我也不知道。

    雲門復出後第一次的戶外公演,是在台中的經國公園,以前外場還沒有鋁合金truss及layher,都是沉重的鐵truss及tower,晚上調燈時下雨,當時是三角truss平的在上,尖的朝下(▽)掛燈,電線都走在truss外緣,難爬下雨又漏電,我有懼高症的同學爬上去後一顆燈都沒調就下來,風一直吹雨一直下,我說:桃叔我也有點怕ㄟ,桃叔說:少囉嗦,只剩下你了,我只好一隻手勾著鐵truss雙腳夾著鐵truss,只用一隻手伸下truss調燈,調完時雙手上臂及胸前有幾十道紅色血痕,全是勾著鐵truss壓的,而做cue時,老先生將車開到觀眾席的草地上,在磅礡大雨中坐在車子裡面,開著雨刷用對講機遙控做cue。

     在雲門,桃叔聽得多說的少,因為他覺得他的想法及意見不會比眾人的共識要來的正確,所以每次技術組開會時,他鮮少有個人意見,幾乎他都是丟了議題然後就是當聽眾,讓大家充分討論,然後最後就把大家討論的結果當成決定,而他更是做的多說的少,剛復出時雲門技術組都是ㄧ人一組,所以事情做都做不完了也沒有人會光說不做,所以在雲門都是身教重於言教,因為沒有人有時間跟你說教,我從來不認為我曾在雲門上班,因為雲門是「家庭」不是「公司」,林老師把我們當孩子,桃叔把我們當家人,我媽都說我是雲門的孩子,只有回到家他才算是撿回了兒子,所以當時雲門技術組沒有打卡簽到這回事,做不完待到晚上10、11點是很正常的事,全都是責任制,反正一人一組,當然也沒有所謂的加班費,做自己家裡的事拿什麼加班費?總之是做不完的事與完全沒時間與沒必要去做人,這點與許多團體不同,而桃叔最常做的就是「搓圓仔」,感覺到磁場不對了他就會找你去聊聊天,像個大哥哥般關心你,靜靜地聽你說,常常聊完天心情變好後才發現他好像什麼也沒說,當然有時候他偶爾也會原則上開釋,例如:只要認真努力去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想能獲得什麼,做好了人家看在眼裡,自然會把福利給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童
  • 你嚇到我了,你腿那麼短,你是怎麼跳上桌的?XDDDDDD
    建華哥..一定要再多寫一點喔
    雖然看時有淡淡的哀傷+微濕的眼眶
    雖然有些之前已經聽你說過
    可是還是想再多看一些..多知道一些桃叔的事..
    還有關於你們那個年代的回憶與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