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桃叔

    桃叔:

    中午開始陸續傳來你走了的消息,我強忍著淚,不能讓自己在劇場裡落淚,不能讓情緒影響工作,簡訊中說到晚上730之前都可以去送你最後一程,我想立刻從台中趕回去台北,可是又怕你生氣,因為你沒教過我可以工作丟一邊,不負責任的離去,我只能在心中祈禱趕快把台裝完,裝完我就可以請假回去奔喪,見你最後一面,電話一直來,講到都快沒電,台也裝不完,聽說你明天一早就到宜蘭火化,所以只能今天去送你,隨著時間一直過,我知道我無法開車回去看你了,我想反正我也看不清楚路,改坐高鐵我可以多裝一個小時的台,等工作到一個段落再走,直到小朋友與大聲公先去看了你,打電話告訴我說只到晚上7點,我慌亂的隨便交待後,連外套都沒拿就衝出劇場,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破例,就再也見不到你,原諒我,桃叔,這不是你教我的,可是我顧不了這麼多了。

    到了高鐵最近的車,已經沒有車票,售票小姐說下一班直達台北只差6分鐘,我說我等不了6分鐘,買了票站在廁所旁一路哭回台北,你知道的,我是愛面子的,我不想讓人看到我哭,高鐵上小朋友打來再三叮嚀,說我不能下了高鐵就跳上計程車,因為,這樣會來不及,要坐捷運才來的及,上了捷運我完全哭不出來,因為我怕來不及,怕你不等我了,下了捷運忠義站跳上計程車,已經77分了,趕到和信醫院B2,一出電梯怎麼會是餐廳?另一邊是去辦公室?我慌亂的到處找,忽然有人說:你是來看阿桃的嗎?我用力點了點頭,他就推開像是牆壁的門帶我進去,若蘭姐看到我就說趕快去看看桃叔,芠芠姐對你說建華來看你了,我完全傻住不知該說什麼,跟您鞠個躬,怕耽誤到後面的人跟你相處的時間,就趕快退到外面走道,芠芠姐看出我的不捨,說你要不要進去跟桃叔說說話。

     我坐著努力讓自己不哭出來卻淚如雨下,你等著看我長大等了20年,連最後一程都還耐心的等著遲到的我,我把手指頭塞入口中用力咬著還是止不住淚,不停的深呼吸怕哭出聲音,直到芠芠姐拿面紙給我,我強忍著說:芠芠姐,建華沒給雲門丟臉,建華也沒給桃叔丟臉,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到了要移靈的時間,我雖像要不到糖的孩子賴著不肯走,卻也知道不能耽誤你啟程的時間,也要讓芠芠姐及你的親人送你最後的一段路,我退到走道外看著他們把你推到另一個房間,我也好想跟去陪在你身邊,可是我不是家屬,只能站在走道外眼睜睜的看著,直到芠芠姐出來趕我們走,我坐上高鐵又回到台中,之前因為我不愛喝酒,沒能陪你多喝二杯,今夜就讓我好好的陪你喝上幾杯酒,送你最後一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