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10          

    前一陣子看了一本有關身體保健的書,書中提到「生氣是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的行為」,年輕時當TD領導統御能力不夠,又太過理想性,希望能幫助crew養成良好的工作習慣,所以從crew做事的過程到結果都緊盯要求,常常搞到crew敢怒而不敢言,為了在壓縮的劇場時間裡最快速達到使他們繃緊神經的效果,也為了安全著想,所以經常使用生氣或是「演出」生氣的戲碼,來達到我的目的,在與他們培養默契的同時,也經常牽連無辜的第三者,許多好心要來幫忙的朋友都被掃到颱風尾,雖然心裡一直過意不去,但是因為其它招式不多,所以雖然生氣是不成熟TD的行為表現,但是為了避免控制不住場面,「生氣」這個爛招只好一用再用,隨著跟著我的crew能力漸強,大家工作習慣慢慢接近,我「發作」的間隔就愈來愈長,次數也愈來愈少,但是他們都見識過我「起肖」的場面,所以也不想太過放肆而又平白惹來一頓刮,所幸他們雖然挨罵不少,日子難過,但始終沒有太嚴重的受傷。

    有很多小朋友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甚至不知道危險在哪裡,就像好奇的孩子總想伸手去觸摸火爐上燒著開水的茶壺,只問結果不管過程,就像是放任他伸手去摸茶壺,燙到一次他知道痛了就會小心,開始懂得遠離危險,但是如果滾燙的開水打翻潑濺滿臉呢?我寧可你一接近茶壺還沒伸手就罵你,就算讓你罵一輩子,也不願在你還沒有足夠能力保護自己時,讓你去冒險然後意外發生,從此一照鏡子就恨我,也讓我自己內疚抱憾終身,一個TD照顧不了所有的crew,我只能在平時日積月累的不斷要求,才能在我看不到的時候相信你不會招致危險,也才會在危急時確保你不會出現令我傻眼的舉止,所以我的案子絕對不用義工,只有一次因為團體未經我同意就找了義工出現在台上,我就妥協過那麼一次,無辜的義工學生正巧就遇到我至今發生過的最大災難,差點終身癱瘓,使我終身自責不已,從此要用義工當crew就不要找我,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我的案子出現生面孔的比例也絕不過半,因為過半就無法一個資深的crew照顧一個小朋友。

    在我還是文化影劇的學生時,就有學弟下山接案子出事,連在國家劇院打追蹤燈都能手指頭夾爛,截肢後少半節指頭回來,還有在屏東貓道調燈,調到只剩雙手捉著結構掛在空中,差點掉到觀眾席,情況和去年在南投調燈從貓道墜落身亡的同學幾乎一樣,只是我學弟比較幸運,撐到別人衝上去把他拉起來,出事後都有老師打電話給我,關心也責備為何我沒照顧好學弟?我只能回答他們不是跟我出去接的案子,我不在現場怎麼照顧?也有學長在幼獅調燈燈桿漏電被吸住,麻雞一看情形不對不得已將tower推開,讓他從空中摔落送醫,昏迷後醒來幸好只有手指骨折,所以對於「劇場是危險的」這句話我一向深信不已,相對於舞台危險性較小的燈光尚且如此,更何況是ㄧ出大事輕則少條胳臂斷條腿,重則喪命的舞台呢?因為打從我進這行,隔一陣子就聽聞有意外發生,有些事不要因為自己沒有遇到過就不在意,等到遇到了後果往往比你想像的要來的嚴重,到那時才後悔是無濟於事的,所以就算再怎麼被crew在背後罵,我的案子crew是不會好過的,因為我堅持只有從做事的過程就緊盯要求,養成良好的工作習慣,才會得到預期的結果及遠離危險,至少降低意外發生的機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