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4          

    不知是幸或是不幸,打從我是小朋友開始,演出就和戴intercom幾乎畫上等號,大多數的演出我都要戴者intercom倒不是只戴著intercom不換景,而是換景時才拿掉intercom,然後換完景後回報,總之沒有換景時就是全程戴著intercom,所以幾乎很少有在演出中睡著的經驗,20年來上千場的演出裡,印象深刻的只有巴西嘉年華吧,前一天在新竹清大演晚場,連夜拆完台自己開車到員林又繼續裝台,好像是因為隔天早上就要在台上記者會,所以只好一路拼下去,由於之前的行程也幾乎是當天裝演拆,下午彩排後,累積所有的疲累已到了體力能承受的臨界點,等到晚上大幕開啟後,就完全昏迷不醒人事,直到演完才被學弟叫醒拆台,這可能是我唯一(或是極少數)在演出中睡著的經驗。

    剛開始幾年都是在側舞台戴者intercom,那個年代台灣只有有線intercombelt),拖了一條長長的尾巴(訊號線),又要小心不要自己被絆倒,又要注意不要絆到別人,所以走到哪裡就要順線靠邊,將多餘的訊號線捲收在手上,十分忙碌,那時的舞監是不會離開舞台的,大多是在右舞台call cue,所以跟舞監同一邊時,在他視線範圍內當然更要小心,如果是在舞監的另一邊也不輕鬆,因為通常二側舞台各只有一副intercom,舞監當然是會更關心他看不到的另一邊的情形,所以演出中睡覺,是想都不曾想過的念頭,就像男人懷孕,怎麼可能,如果不在側舞台戴intercom,要不就是打follow spot,要不就是flyman,也都離不開intercom,同樣的,有些人對戴intercom視為苦差事,好像耳機會咬耳朵,一戴就哇哇叫就想換人戴,我也是無法理解,表坊如夢之夢時,我二個耳朵身上卻背著三套通訊系統,一副無線intercom,一副表坊的對講機,還有一副劇院的對講機,這麼多年下來我左耳也沒重聽,有什麼好苦的。

    所以對於演出中睡覺這檔事,我是無法理解也無法想像,甚至演出中不睡覺算不算是一種「堅持」,其實都是有問題的,有哪一個行業是可以在工作中睡覺的?我想不管戴不戴intercom,如果你把演出當成是:等待-----換景----等待----換景----,在等待的過程中,看書燈太暗,玩掌上遊戲機會被罵,聊天也不行,又不能吃喝東西,逗逗演員開玩笑扮鬼臉,如果運氣不好被TD看到又是一頓K,玩弄道具也不可以,除了換景就是等待,只能坐著發呆然後睡著好像也是合理自然的事情,反正要換景自然有人會叫,有換到景就好了,真的是這樣嗎?我無法告訴你應該如何熱愛你的工作,或是如何去從工作中找到樂趣,可是如果這個工作對你而言是如此痛苦,這麼折磨人,人生苦短,何必硬要留下來彼此痛苦?我並不鼓勵「做壞事」,可是如果不做壞事就無法對抗瞌睡蟲,也請以不干擾演員的前提「躲起來」做壞事吧,當然也不要換景了還沒有人知道你躲在哪,那就變成為了解決問題又製造出新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zu3 的頭像
szu3

斯建華的BLO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