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悼敬業的阿方

       2012年創作社拉提琴技排時,我興奮的在intercom中大喊,靠,開館二十幾年,我終於不用在turntable轉動時,用眼睛看膠帶定位了,彩排結束2200收工時,阿方對我說:turntable定位還有些問題,在順時針轉時會有可能過頭,晚上我可以多測試幾次找問題嗎?我說那有什麼問題,便請crew把超出turntable部分的樓梯移開,好讓阿方可以自動加班測試,我說你自行克難研發定位這樣已經很好了啦,十幾個cue只有一次過站不停,已經很棒了(雖然每一次我還是用眼睛死命的盯著馬克膠帶,手按intercom的通話按鈕,配合著減速的位移隨時準備喊停),就算找不出原因解決不了都沒關係,那個cue就聽我喊停定位就好啦,阿方靦腆的笑著說,不行不行,還是找一下啦,我開玩笑的說你又懶得回家哦,還是想賺加班費?阿方裝委曲的回話:你又欺負我,我是很認真的要找問題的啦,我笑的說: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愛睡在劇院當Phantom啦,阿方裝生氣的回嘴說:反正說不過你啦。

       我總是喜歡和阿方拌嘴逗他,每次見面總愛調侃他說:這次又要替我創什麼不名譽的破壞記錄啊?turntable向前開過頭去撞lighting tower,樂池上第1,2排觀眾座椅脫軌,還有什麼記錄不是我創的,這次又想害我什麼?你們家已經各種災難紀錄多半都是我首創的了啦,別再害我了,阿方也總是會回嘴:一定是你的問題,我跟別人都不會這樣,一定是你,我也會說:好啦好啦,反正我倆磁場就是不合,就是災難組合,什麼怪事都能發生。我總是喜歡在裝台第一天早上狠操舞台組,為了偷那5秒10秒的時間,不讓他們一次降一桿或一次降完,我總是讓他們神經緊張手忙腳亂,每次阿方都沒怨言的全力配合,我從來吝嗇給他們言語上的讚美與鼓勵,只有在當機時虧他們或是降錯桿子時裝生氣讓他們更急更忙,然後在彼此專業及行雲流水的配合之下,順利的超進度提前5分鐘放他們去吃飯,否則晚了去餐廳總是吃人剩菜,舞台組總是專業的相信我全力配合,那種默契與信賴是十幾年所累積的革命情感,我從不曾懷疑阿方會翹班或是睡著而miss cue,因為在我放他們去休息之前,阿方一次都沒有讓我找不到人,從沒在未告知我的情況下離開崗位偷溜去辦事或上廁所。

       從阿方還沒到舞台組還在工務組時我就認識他,總是敬業樂業熱愛工作,由於家不住在台北,所以常常晚了沒車回家就只好睡在劇院,我總是虧他交通費省不少,總是在吃飯時根本沒離開或是很快就回來,就怕我臨時會找他們,而每次我休息時間不得已試探的碰運氣喊他們時,總是令人感激的立刻回應與配合,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讓我ㄠ,舞台組就這6個人要管4個廰,往往都沒時間正常排班休假而半年後積假被沒收捐給劇院,再大的壓力與疲憊也總是逆來順受很少抱怨,在長期付出與收入不對等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著對工作的熱情,認真而負責,劇院靠的就是這種認份的基層小螺絲才能正常運作,面對老舊的設備努力維修及解決問題來服務演出團體,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付出,老天爺也不捨讓阿方受太多折磨,幾個小時就走,算是修的好吧,只是留下的錯愕與不捨讓人難以承受,阿方,我欺負你欺負的還不夠ㄟ,你就這樣騎著自行車走了,以後誰陪我逗嘴?誰能滿足我對那1秒2秒的堅持要求?誰陪我一起享受順利演出後的成就與喜悅,我感激的眼神要投向何方?你會不會太急著走了啊?唉,兄弟,一路好走,謝謝你這麼多年來對台灣劇場不保留的付出,也一路幫助我完成任何我任性的要求,謝謝你總是相信我,謝謝你。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