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31.新加坡濱海的專業製作態度

       前年七月我與如夢的製作團隊專程去新加坡的國家劇院濱海劇院(ESPLANADE)開會與場勘明年要去演出的如夢之夢,濱海有時候有些太過的規定令人不開心,但是他們對於製作的專業態度有許多真的令人折服,例如現在除了演員與服管之外,在側台所有的人從裝台到演出及拆台一律強制全程要穿安全鞋,或是不只台上演出不能抽菸,現在連電子菸或抽菸動作都不行,又如只要是懸吊的鋼索每條每頭都必須要有3個U-bolt,即便是輕到只有1公斤也是如此,當然我們都會不開心的說我沒有多的U-bolt,而他們也總是會說他們有,然後很客氣的逼迫你就範或是幫你加上去,但拋開這些我深深不以為然太過的防範之外,有些事他們的舉止真的是令人不得不佩服,只要是牽涉到安全及演出品質的問題,多半他們會不計成本的選擇最安全的選項,哪怕是多不划算到你會認為頭殼壞了也不會選擇的方案,但是他們就是會這麼做。

         舉例來說,五月他們到上海看如夢之夢的演出時,我提出因為如夢之夢是環型四面台,所以燈光設計有4個追蹤燈來照顧4面環型走道上的演員,通常我們下舞台的二個追蹤燈是架設在鏡框左右的燈光塔(lighting tower),那是最適合的角度,可是你們只有移動式的平片PANEL而沒有lighting tower,我的解法是如果導演及設計同意,我可以利用8月在台北演出時,找舞台工廠到現場製作,像上舞台那二支的追光從三樓做一個小小可站人的延伸平台,但是你們的追光手要找沒有懼高症的人,之後我得到導演及設計的同意,雖然角度差一點視覺上也有些微影響後面的三樓屋頂,但這是最經濟省錢有效率的解法,沒想到日前收到他們給我的信件中提出他們的解法要詢問我的意見,就是從絲瓜棚(grid)懸吊lighting tower,還建議能在我們裝台之前由他們先做好,因為會花些時間,老實說我有點傻眼,因為對我而言lighting tower是固定設備從來不是拆卸設備,所花的時間人力金錢可能都是數倍於我的解法,但為了安全及節目品質考量,他們就會選擇這樣的解法,這是他們面對製作的專業態度。

       或是當他們詢問我是否有佈景的結構圖,我說當然沒有,我只有設計出的設計圖,因為大陸及台灣都不會要求必須要有結構圖,但是因為他們擔心3層樓的房子演員在樓上演戲,所以希望我能提供照片及尺寸,好讓他們的結構技師可以試算,而我提供的鋼索樣品,她們帶回新加坡測試完後就告訴我測試的安全數值及評估結果,在台灣通常只會得到「那我不管,那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可是新加坡會當成自己的事來協助你符合他們的要求,這是把專業放在嘴上與付諸行動的差異,專業的行為舉止與號稱專業的差別,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心中真是感慨萬千,甚至有時我們在大陸演出,來自館方的協助都要比台灣多,我們已經不只是跟不上,也被超越過去了。

 IMAG1831.jpg  

翻拍於新加坡郵件提供的lighting tower照片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30.價值與價格

       有些人為了價格做事,有些人為了價值作事,為了價格作事的人,在商言商,拿多少錢做多少事,就像有時會聽到苦碌在抱怨:啊是拿你多少錢?或是我只有拿苦碌的錢那不是我的事,但有些人卻是為了價值作事,就像有時錢無法買到成長的機會,大多數的人都有過補習的經驗,花錢學東西有些事是可以用錢來換,但有時候錢少事多的磨練機會你想要當免費義工人家還不見得要你,所以當我們在看履歷時,有特殊經歷的人總是格外引人注意,求職時通常不會各行業都是無經驗可,甚至有時會有更多門檻限制,同樣拿22K的大學畢業生,有的人幾年後還在為二十幾K計較,有些人卻已經開始邁向自己的目標而奮鬥,單純只是有些人運氣比較好嗎?我聽大陸的朋友解釋過什麼是好運,好運等於實力加上機會,也許這是對岸一堆薪水低到離譜的工作都有人搶著幹的原因之一,因為有工作才會累積人脈,有單位才會有資源,也才能讓人認識你,東西好不怕別人比,怕人不知道而已,就像做生意也是要先投資成本砸錢下去,否則哪有那麼好的事都是無本生意,不用付出就可獲得呢?

       反過來別人也是用價格與價值來看你,同樣80元的牛肉麵,一邊牛肉2、3塊,一邊滿滿的牛肉還加麵加湯不用錢,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相信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後者,因為大家都想要物超所值,我的高中同學中在不同行業裡有的年薪200萬人民幣有的200萬美金,因為他們的老板看到他們能創造出的價值所以願意出高額的價格來留人,當然不同的行業拿的出的誠意不同,但沒有任何老板會做還看不出部屬的價值就先決定高額價格的舉動,甚至當你有了別人所無法取代的價值時,你的價格可能也不是由別人來決定而是由你來決定,就像NBA或大聯盟的大牌球星,各球團是競相端出高額的牛肉合約來搶人,而同樣的動作,大牌球星可能一次揮棒或是投一球就是台灣上班族的年薪,所以讓自己擁有不可取代的價值遠比汲汲追逐計較自身價格要來的重要,因為當你有了價值還怕別人不用讓你滿意的價格來讓你開心的工作嗎?在累積追求你所能創造出價格的實力上,有時候真的無需太看重價格,就當作是補習時繳的學費或是做生意的成本,況且多半只是價格能否滿意而不是義工不義工的選擇。

       你的人生要追求的是價格還是價值由你決定,別人無可置喙,只是人生終了身外之物的錢財誰也帶不走,留下來的是遺產還是讓人緬懷的德行全在個人選擇,有的機會是一去再不復返,有的人是捉到了機會卻不好好掌握,沒能力把握機會證明自己,只能讓機會從指尖溜走,或是機會來臨時卻沒有實力,反而讓機會變成告訴別人自己無能的慘劇,有更多的人是懷才不遇抑鬱而終,所以我的高中國文老師「老娘」(施寄青)說:成功的三個要素,一是實力,二是機會,三是活得夠久,因為活得夠久才能累積實力等待機會。該爭取的是成長的機會與表現的機會,而不是在機會前計較價格讓機會過門而不入,有的人堅持價格一再的將機會往門外推,也因此推掉自己日後更高的價格,有的人十年磨一劍,出手後一鳴驚人從此平步青雲,李安現在還需要到處求人投資尋求資金或是到處碰壁推銷自己嗎?一旦有了機會證明自己的能力創造出屬於你的價值後,真的是不用太著眼於價格上的計較,在擁抱價值之前,也更無需因為價格拒絕自己成長或證明的機會,價值由人認定,追求成就什麼樣的價值由自己決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9.兩岸劇場現今的差異走向

       劇場發展的狀況往往就是當地社會現況的縮影,台灣走向「便宜取向」的思考及選擇已經不是一天二天的事,社會如此,劇場自然無法例外,各種黑心商品充斥及化學食品逐漸成為主流顯學,否則就會在比價中喪失優勢被棄之不用,短視近利不敢投資不顧未來已成為理所當然的行為,反正現在能賺多少是多少誰管以後?或是眼紅見不得別人好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均貧心態也充斥瀰漫,各職位觀念能力的斷層使得光怪陸離的現象不斷重複上演,就像台灣近年不是沒有新的劇場產生,但產生的真的是好用亦或只是堪用的新劇場嗎?反正預算消化了,業績達到了,房子蓋了該賺的賺了、地皮炒的炒了,不是使用者的人都各取所需滿足了,誰管你使用者能不能用,能不能用是你的事不關他的事,不能用不好用才好,否則改善工程要做甚麼呢?一頭羊能扒三層皮幹嘛一次就收手放過呢?就像慘忍的取熊膽裝置,讓你拖著不死就好。

         反觀對岸,我真不願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地說別人好,卻又不願跟著閉上眼睛摀住耳朵空轉虛耗浪費自己生命,兩岸劇場的差距早已不是十幾二十年前的光景,死亡交叉早已成型,當然啦,對對岸而言是黃金交叉,一年一年的看著對岸從逐漸追上到超越到背影愈來愈小,心中其實是滿懷淒涼與痛苦的,從格局、魄力、規畫未來、投資、硬體、服務、軟體人才,樣樣都像脫韁野馬般快速離我們遠去,也許還有人不服氣的說他們只是有錢,有錢好辦事,姑且不論那我們的錢都用到哪去了?光以人才養成的心態我們都輸了一大截,甚至是個人求好的慾望及表現我們都輸一大截,在對岸我常接觸到月薪低到幾乎是台灣人的周薪甚至是日薪的人正努力的學習,力求表現,因為他們競爭的壓力太大了,套句他們的話:這活幹不來不想幹趕快走,後面一堆人在排隊等著幹呢。

       所幸台灣還有願意正視事實的極少數人,日前一個舞台公司的朋友聽我碎念再看我部落格,希望我安排讓他們到北京舞美工廠看看交流,重點其實不是到底看到學到了多少,重點是這種不安於滿足現況,想要讓自己更好的心態並且願意付出實際行動在台灣已實屬少見,有許多人還死抱著自尊(不知哪來的自信)不願承認或是不屑一顧,我很高興交流完我的朋友可以說出:沒想到他們的製做環境比我們差,做出來的結果卻不比我們差,其實如果不是短短幾小時的參訪,而是待上幾天看製做過程,我相信感觸與震撼強度會更大,是啊,服貿協議台灣人是該擔心,可我痛心的是我們怎麼會讓自己走到處於擔心的一方呢?MIT的這個專業品牌怎會淪為擔心比不過別人便宜的競爭呢?我們該是放在101的商品而不是放在夜市地攤的貨色的啊!台灣不一直都是自由的市場嗎?我們的擔心是來自於自覺別人比我們服務好、物美價廉,還是鎖國已久與世界脫軌太久而怯於比較?別的行業我不清楚,但在劇場的範圍裡,如果是我所接觸到對岸頂尖的劇場館方、管理模式、舞美工廠及人才,台灣劇場真的有許多人要擔心失業,不過也真的不用擔心,台灣這個微利的市場,對他們而言是好奇多於實際經營的興趣,等他們知道動輒燈光或舞美設計在大陸設計費是數萬人民幣到數十萬,到了台灣直接換成台幣還頂多到十數萬,他們就會嘗鮮即止,不會久留,就像股市裡的熱錢一般,你想擋擋不住,想留也留不了,真的,別怕,只要台灣高薪一天不除罪化,就不用擔心別人來搶飯碗。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8.舞監消失的製作能力

       創作是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原本就不是一蹴可幾速成的結果,所以為了完成創作的製作就會有個期程,隨著導演及設計等藝術家的討論發想,加入技術的評估逐步落實改變慢慢成型,然後定稿發包工廠製作,然後才能進劇場實現完成夢想,在2,30年前的台灣,還是劇場技術人員匱乏且懵懂的年代,所以陪同藝術家們一路走過創作過程及提供技術意見評估的靈魂人物就是舞台監督(SM/stage manager),所以那個年代舞監被教育養成的是:所有沒人做的事都是舞監的事,那是個沒有製作經理 (PM/production manager),沒有技術總監、甚至沒有技術指導 (TD/technical director)或燈光技術指導 (ME/master electrician )的年代,當然也不會有製作舞監(PSM/production manager),當時SM已是固定有的職位,TD及ME是書本上有的名詞正在推廣讓人了解認識,PM及PSM是幾乎沒聽過的名詞,所以都是舞監身兼數職一人扛起,於是[勞者多能]造就一代製作及技術能力都很強的舞監,只是現在隨著時間也成了[老者多能]的前輩。

       參與製作過程的技術人員畢竟是少數,所以年輕一輩的多半只能學習在劇場裡的所見所聞,然後「眼見為憑」的以為那就是全部,卻不知在進劇場以前製作的那一大塊該做什麼,也因此現在職場上一堆半套的SM及TD,我經常在製作期的會議中遇到年輕的[聽眾]或[顧問],因為很多人只知道他要堅持拿多少錢,卻不知道他的職位要做什麼事,要不就是沉默不語,要不就是大放厥詞然後好像說了就會有人去做,卻不知道那些事是自己該做的事,然後結論就是我們需要找一個製作經理/技術總監/技術統籌/技術協調/技術指導,反正自己不會做不想做的都推給新創造要求增加的職位的人,或者逃避製作以進劇場前沒太多空檔要不要隨你,反正演出這麼多,不要我的時間就要給別人了,於是常常製作團隊裡編制內明明有舞監,卻因為舞監沒空,變成行政或是藝術家自己忙著張羅,反正時間拖過去進了劇場都是別人的決定別人的錯,還認為自己是替[別人]收拾爛攤子善後,雖然事只做半套可要求的錢卻是一毛不少。

       老一輩的舞監是把自己份內的事顧好後,還不避諱的兼職去搶別人該做的事,只為了避免有灰色地帶沒人處理的狀況發生,現在的舞監把許多工作視為兼職,彷彿只有call cue是舞監的正職,其他都是多做的事,除了call cue之外的事都不是舞監的事,把舞監愈做愈小,做的是cue caller(duty stage manager)的事拿的錢卻是嚇人的高,有時想想演出團體也真可憐,常常花了大錢找來[那不是我的事]的舞監,也難怪很多小團請不起忙碌的大舞監,寧可找有意願做事有時間配合沒經驗沒能力的小朋友當舞監,反正結果只是冤枉錢花的多少差別而已,也因此愈來愈多入行沒幾年舞監資歷卻挺豐富嚇人的年輕舞監,但終究不是穿了白袍就是醫生,念完醫學院也是要有實習醫生的階段訓練及歷練才能慢慢一步一步成為合格的醫生啊,不怕年輕的實習醫生,怕的是穿了白袍的廚子自以為也可以拿起手術刀,要的是醫生的酬勞卻只做廚子會做的事情,也難怪2012年初台灣技術劇場請來百老匯音樂劇的製作經理Mike,來開表演製作管理人才培訓班的課程,其實希望學員是有SMTD的背景,才容易轉跑道為PM,卻來了上百個行政報名,如果舞監找回消失的肩膀,行政是不用這麼需要多才多藝的,喜歡穿白袍可以安分當廚師,想當穿白袍的醫師,就老老實實的學當醫師,不要只想穿白袍,當個舞監卻又不知道舞監要做什麼。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27.專業不專業,差一點差很大

       對一般人而言專業不專業有時不是很容易區分,甚至只是觀念及細節的些微差別,但是看在專業的人眼裡,就像十竅通九竅,只差一竅不通,專業不專業,只差一個字卻差很大,也許是近幾年來常跑大陸,面對逐漸進步追求專業成長中的中國,有時回頭看看台灣,真令人不禁搖頭,就像2012寶島一村第一次到天津,看場地時知道不是保利院線心裡就七上八下,面對台上13根全是LED PAR的電腦燈燈桿,真要去演光是把這些我們不用的燈拆光就不知要多少時間,後來確定要去演出也得到承諾會在我們進去前就把燈拆光,卸車當天下午先去劇場開會時,又發現在某一根我們一定要使用的空桿上多了有鐵框的投影幕,我心急的說上次來場地調查時明明那是空桿沒有這個框,館方技術的領導就說你不用那我們拆掉就是了,我心想怎麼可能,在台灣是絕不可能讓你拆的,所以我不放心的再追問那什麼時候拆?我怕我一卸完車或是裝台時根本沒時間及空間拆,結果館方說等等開完會就拆,果然開完會就看著他們把所有的燈全拆掉運走,然後不囉嗦的鐵框投影幕直接躺在地上,十幾個人抬著移到我不用的吊桿再吊上去,這是現今大陸的專業。

       幾年前我在兩廳院任職時,一次組裡內部會議有資深的同事建議我投影幕(無框軟質RP)應該固定桿號不得移桿,我說除了防火牆隔音牆不能移之外有什麼不能移,同事好心勸誡我現在是管理者不該還是用使用者的思維及心態在看事情,我說找我進來的長官就是要我用使用者的心態來當管理者,因為我有使用者的背景知道使用者的需求,這樣才能服務使用者,設備東西買了怕壞不敢用,或是設立一堆規矩來為難使用者,那乾脆拆光光放庫房全部不許用,一個空房子就不怕設備會損壞了啊,沒有使用者就不需要管理者,我們也不需要坐在這裡開會,全部回家吃自己的就好了啊,所幸其他同事都噤聲不語這事就不了了之,後來歌劇魅影來時連燈桿都拆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不拆會影響演出,拆完再復原就好了啊,可惜到了2012的劇院一個舞監桌上突出的電視,又不能移動也不給拆,弄到側燈卡到突出的電視而無法再往外舞台退,只好往上舞台挪移讓出演員通道,然後側燈就對著翼幕打不出去,我只能大費周章的把翼幕及翼幕後一桿的軌道硬景一起往上舞台迫,這是現今台灣[國家級]的專業。

       所幸台灣還有新舞臺等專業的劇場,2012香港話劇團我和秋天有個約會,4個40尺加高貨櫃要擠進新舞臺,光是卸車就從半夜1215直到早上0630,然後我回家洗個澡買個早餐0800繼續卸貨進場及裝台,拆台隔天早上0730是該企業自己的月會,館方擔心我們會拆不完,雖然我說無論如何我0600前貨櫃一定要駛離管制區,所以應該沒問題,但是館方評估完為了不讓我們有時間壓力而可能導致拆台危險,硬是將情況上報建議長官讓自己企業的月會延後改期,這是剩不到幾天卻影響該企業全省上千人的通知及後續作業,然後從卸車、裝台、演出到拆台一路專業的配合幫忙,最後一個貨櫃裝完關門時間是0320,不但順利安全,也讓我還能回家睡幾個小時才再去裝下一個案子的台,這可能是台灣唯一讓我拿的出去的專業劇場及館方,這是專業,至少讓我在大陸演出受到專業對待後回到台灣,台灣還有一個可以讓我用專業工作的劇場,如果台灣沒有新舞臺,我都覺得在大陸演出我可能會抬不起頭來,因為我來自的地方只有漂亮房子外殼的[劇場],卻是不知什麼是[劇場]的館方。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