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14.競爭

       一個經紀公司的案子到了南部,我見有些臨時工有些面熟,才赫然發現臨時工竟然也是從台北下去,更令我震驚的是無意間聽到他們在託人找住宿的飯店,對方報價10個人一天3500的房錢,他們嫌貴說可以10個人住一間大間的,最後他們找到1人一天250元,這令我不禁想到劇場有些crew喜歡抱怨比較常會說某某團都住8x大樓,誰都住x尊,我們只能住松x,或是人家住長x我們卻住皇x,卻沒人想想別人10個人都可以住一間,而事實上這批臨時工在台北的表現其實不算差,而且還算聽話積極主動又年輕力壯,他們也不甘於只是搬東西的勞力,台北裝台時我就聽到他們資深的對新進的說:多學點才不會只能搬,而事實上他們拆台時從自己搬樓梯到空中拆景片螺絲,到把景片疊好,台灣進化版的「民工」讓我驚豔,如果不是對演出時換景的要求,就裝拆台而言,聽話肯搬願意學主動做,我認為他們完全是沒有問題的。

       日前我一個香港燈光設計大師級的朋友,透過臉書留言給我,說他的學生暑假想到台灣來學習,問我是否能幫忙,我將電話留給他,連絡後發現是個才大二的小女生,來的時間剛好可以參與我做的一個音樂劇演出,我說台北演出我的crew已經找齊只能給你便當而沒有酬勞,她說沒關係只要有機會學習就好了,後來知道如果他當crew是沒有學分的,可是如果她是做我(TD)的助理就還可以算學分,當然我也會增加一些評鑑報告等事情,我說那當然是要拿學分啊,對於積極學習的心我們真的很難拒絕而不給予幫助,可惜這樣子學習的心是來自香港而非台灣劇場,其實這不僅僅是來自劇場以外的臨時工,或是台灣以外的香港,就連對岸的大陸也是如此。

       杭州大劇院燈光的鍾老師,對於學習永遠抱持著積極的態度,上個月也加入了TATT成為台灣技術劇場協會的會員,除了我們去杭州大劇院演出時有些當面的交流分享,平時他也會透過郵件與我討論一些問題,甚至他也會問我對於理想的劇場管理有何看法;或是這些年我在大陸其他劇場及台灣劇場的管理方式如何,能否提供經驗與他們分享改進,或是對杭州大劇院有何建議等等,我也總是不客套的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人家不是應酬客套,面對人家的真心求好,我只能誠心誠實以對,因為幫助有心的管理者把劇場管理的更好,場地變的更好更方便使用當然是使用者受惠,而其他大陸有心向上的例子不勝枚舉,我也始終盡己所能跟他們分享。

       我不禁為台灣劇場的孩子擔憂,這是個地球村的時代,當處在台灣以外的人都已經是自己跟自己比,今日的我要比昨日的我更好,不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時,而台灣的孩子連跟別人比的念頭都還沒有,在這全球競爭的時代要怎樣有所發展?光只會比較吃的沒人好住得不夠好,錢少事多離家遠,再這樣下去也無須跟人比,可能再過幾年就要被臨時工給取代了,因為除了抱怨比人行而沒有實力或是上進學習的心,終將會被淘汰被人取而代之,如果自己都不懂得投資自己幫助自己,別人縱使有心也是愛莫能助使不上力,只是能想到這一層的孩子怕也是不多吧。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13.劇場管理

       法國音樂劇小王子的導演曾說過,劇場最重要的兩件事1是設備(硬體)2是人(軟體)。有好的設備沒有好的人也是枉然,就像早些年大陸現代西方劇場如雨後春筍般落成,可是走個fly 卻只能往下一直走而不能回頭,演出時當然fly cue是一個一個往下走而不會回頭,可是在彩排(合成)時導演往往需要這段再重新走一次,所以所有的cue必須回到上一個,當大陸館方說fly不能回頭時所有人都傻眼,哪有這種控台設計,其實說穿了只是操控人員不會而已,現在看起來會覺得好笑而不可思議,可是真的有這一段為期不短的時光而且距今還不到十年前,所以光有先進的硬體而使用硬體的人不對時,再好的設備也沒用,相對的設備(硬體)是死的而人(軟體)是活的,可以用軟體來克服硬體的不足,因為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只要管理者與使用著都有著讓演出呈現最好的效果的相同認知,那就能做克服硬體的限制出最好的結果。

         就像我心目中台灣劇場最優秀的管理者的新舞台,在TATT去年辦的劇場人才培訓班中,授課講師新舞台的舞監魏鎧所說,當管理者只告訴使用者不行時,你只否定他的做法,可是他卻無法達到他的目的,那使用者就被迫用更危險的方式而且不讓你知道的情況下去達到他的目的,那反而會造成演出效果不良及設備受損的雙輸結果,所以使用者需求能否被照顧到是管理者必須要放在心中的課題,也為了達到顧及最好的演出效果及人員設備安全的雙贏結局,新舞台常常會異地而處站在使用者的立場來考量,甚至主動提出建議及資源來幫助使用者。因為沒有好的節目效果慢慢的觀眾就不進劇場看演出,那劇場就不會有使用者也就不需要管理者,那劇場就成了空房子,所以這也是為何到新舞台演出的團體普遍認為到新舞台是受到專業友善的對待。

         去了三十幾個國家做演出,現在我留下印象的老實說都是對人而非設備,設備其實大同小異印象不深,但是館方及local crew的專業與否就差別很大,這些年密集的到大陸演出,發現大陸劇場的管理方式進步神速,甚至保利院線的管理模式已超越台灣大多數的劇場,以前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的規定現在也都有彈性做法,例如在保利除了演出時觀眾席的椅子是不能坐的,現在雖然還是如此但知道我們裝台時會有此需求,所以在觀眾席走道上外加桌子椅子給技術人員使用已成常態,對演出團體而言其實不怕管理者規矩多,怕的是說不出道理的規矩一大堆,或是改來改去令人無所適從,一個劇場管理的專業形象建立時是一點一滴,破壞卻是在瞬間的事,例如有次到杭州大劇院演出,我們要求大劇院找12個民工卸車,等到卸車時卻只有7個民工,我問了大陸演出商他們也不知為何改變,找了館方的承辦人來問,他竟然對我說他們覺得只要7個就夠了,我說什麼叫做「你們覺得」,technical rider寫得清清楚楚要12個人,開會時還提了這12個搬運工,你們無視合約,開會也沒提,然後完全沒告知商量自己下決定,你沒有cargo packing list你根本不知道車裡有什麼內容,你沒有我裝台的schedule根本不知我裝台的時間分配,你憑什麼替我決定要多少人,連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都不懂還敢義正辭嚴,「本立而道生」,你連根本都不知道哪會有道理還強詞奪理,如此不靠譜傷害互信基礎,你們的專業可見一般,所以就算杭州大劇院其他人多用心展現專業,但都被這樣離譜的事一筆抹煞,而留給別人的印象也僅止於此。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