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12.桃叔走了2年了

       大部分的人對於桃叔的認識多半是雲門的燈光設計,是在於他燈光設計方面的成就,就如歐洲報評將他譽為燈光界的林布蘭特,可是對於這部分我其實感受不深,因為雲門演出時我鮮少到觀眾席去體會觀眾看著舞台畫面的感受,都是在側台被桃叔的側燈照著眼,有時甚至用手遮著側燈才能看清楚台上的狀況,我所熟知的是雲門技術經理的桃叔,大多是他在八里排練場的一言一行,他不是那種下指導棋的老闆,而是用無比耐心與默默關心的眼神帶著我們面對問題的同事,其實他一直是身教多於言教,有時當我忿忿不平怒氣沖沖的去找他訴苦時,印象中他最喜歡用的一招就是聽完後張著無辜的小眼睛苦笑說:那不然怎麼辦呢?然後就去面對問題,只聽沒安慰留下還沒回過神的我,然後我剛興起的情緒反彈就被他三二下輕鬆化解,情緒得到宣洩後就趕緊追著他的腳步去做事,他總是能夠用最經濟的方式(省時寡言)來處理問題,而且是笑嘻嘻的留著汗就理所當然的把事做完。

         現在四十幾歲的我回想起在我懵懂無知的二十幾歲時,好在當時有桃叔一路的呵護帶領,可是那時才三十幾歲的他用的帶人方式卻是現在的我都還做不到,「帶人帶心」說來容易但其實真的很難,他總是信任、放手、關心又忍住不說看著我跌跌撞撞的成長,除非我向他求救否則他是不太干涉我的想法與做法,不干涉並不是不關心,其實他一直都看在眼裡跟著我的進度,隨時準備替我收尾或支援,而當我好強硬ㄍㄧㄥ時他就會擔起責任等著讓我自己得到教訓而後自己解決,當我害怕犯錯不想浪費資源而退縮時,他就會鼓勵的說錢能解決的事是最容易的事,可是花了錢只解決了事而沒得到能力的成長不是很可惜嗎?我們每一個人的成長就是雲門的成長,每一個人的能力變強就是雲門的能力變強,我不知他是如何做到在笑嘻嘻中輕鬆的做到收放自如,對我們充分授權與擔當,信任與引導,許多事真的不是這麼容易,但他總能讓過程與結果是在他的掌控之中,隨著我們無憂自發的成長,他也逐漸變成我們戲稱的修花剪草的老先生。

       他總是不留痕跡像是不經意的看著我們朝向他要的方向逐漸成長,也總能把複雜事情簡單化讓我們不知不覺的就培養了思考邏輯與工作習慣,他不擅長要求我們卻能讓我們自發性的要求自己好還要更好,只是「做了」、「做完」當然是過不了自己這關,甚至「做對」及「做好」後他還會讓我們自己覺得還不夠好,因為他自己總是「優雅」的做好,有時他也會用激將法笑笑的說:做不到了吧,就讓我們連抱怨都沒有為了拼一口氣來證明自己可以,而傻傻的努力完成當然也獲得了成長的能力,對於他自己,在燈光設計方面他說他知道自己不是祖師爺賞飯吃的人,只是很幸運雲門及學長不斷給他機會,久了慢慢就會了,對於技術經理他其實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做得好,他始終覺得自己的意見比不上大家的共識,所以開會時他多半只聽大家的想法然後就這麼做了,可是對我而言他總能恰如其分的把每一件事做好,而且是笑嘻嘻的就輕鬆做好,他始終跟我們在一起只是他多半是扮演堅強的後盾而不是發號施令的領頭羊,如果你在等待指令時就會發現他早就已經默默地開始動起來了,而你想從他口中得到答案時他總能誘導你自己說出答案,現在回想桃叔真是不簡單,我要學的事還真不少,桃叔啊桃叔照例今日收工後我會陪你喝上一杯,再跟你撒嬌訴苦,回想當年愉快的往日時光。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411.製作4

       就像負責與當責的差異,老闆要你去寄包裹,你把包裹寄了是負責,當責的人是寄完包裹後算算對方該收到的時間,主動打電話確認對方是否有收到,這才是完成老闆交付給你的任務,也像雲門以前的一支舞「傳球樂」一樣,每個人每一拍都要同時將球傳給別人與接好別人傳來的球,當大家都只想把手中的球傳出去趕緊去接下一顆球時,通常是球掉滿地,可是當外籍老師說不要只顧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對方有沒有確實接到球,並且相信你的同伴會確實的將球傳到你手上,結果心念一轉立刻試的結果果然就不太會掉球,這樣的觀念與劇場的teamwork其實是完全契合,不管在劇場裡或是進劇場前的製作期都是一樣適用,我常看到很多人瞎忙,心想你既然花了一小時把事情做了,為何不在多花十分鐘把事做完做對及做好呢?如果時間不夠,那就要檢討如何能夠更有效率精準的把事情做對及做好,而這十分鐘是不能省略的,要檢討的是之前的一小時如何能縮短到50分鐘,這跟劇場從開演時間往前倒推的schedule是相同的,如果經驗不夠判斷那就早一點做讓自己有更充裕的時間,甚至可以更游刃有餘的輕鬆做完,不只要專業,還要優雅的專業。

       PM的課程裡提到PM在製作前期(進劇場前)最重要的三個工作:1.通訊錄2.行事曆3.預算。常常很多執行製作做了行事曆後就好像責任已了,也不去確認進度也不去技巧性的請導演設計等藝術家配合schedule,或是只把責任往外聘的舞監身上推,劇團是自己的,砸了演出受損的是劇團的招牌與形象,就是只知負責不知當責,只顧自己把球傳出去不管別人是否確實接到球。同樣的外聘舞監不能忠實的關切schedule也是失職,有教舞監課程的老師說過,舞監是拿著碼錶看著schedule與checking list做事的人,舞監不能掌控schedule還談什麼其他,還會有多好的表現,當別人延遲耽誤會讓你工作做不好時,你不跳出來扮黑臉要答案,自己都不幫自己誰會幫你?行政不會比舞監懂技術,如果都是別人的錯都事不關己,那行政自己兼舞監就好啦,何必要花錢請你來當舞監呢,現在台灣劇團製作大部分遇到的窘境就是行政自古以前就太依賴舞監慣了,「就是不懂技術才要外聘舞監啊」,而年輕舞監又不知舞監職責的全貌,多半只學到進劇場後的部分,甚至把舞監做小到只剩cue caller,至於製作期舞監要做啥其實是不太清楚。

       就像我與一個製作人朋友聊天,製作人聊到有時看戲暗場換景,前一段看戲情緒還沒轉換馬上燈又亮,來不及消化的情緒立刻被打斷,我說我知道其實只差那1,2秒,可是技術只能暗場換景愈快愈好,掌握戲的節奏呼吸要看導演,情緒轉換何時亮燈要看舞監,舞監不但要懂戲入戲還要抽離出來體會觀眾的感受,真的很難,這需要時間累積功力,只能說是老舞監太厲害或是你要求太高,現在年輕的舞監我只期望他們知道舞監的職責是什麼,其他的不敢奢求,台灣劇場走到此刻,是否製作期主導的靈魂人物仍舊是要落在舞監(製作舞監)身上,還是在行政體系有舞監或TD背景的PM出現其實都可以,只是一般劇場演出預算應該無法支撐再有PM這個職位的產生,或是已經不做完整舞監的事的舞監不該照樣拿那麼高的舞監的酬勞,而把預算釋出讓PM這個職位能產生,還是執行製作增加技術能力扛起PM的工作,其實在我看來執行製作本來就是PM這個角色,只是台灣的PM多半只懂行政不懂技術,其實重點是事情有人做,事先溝通說好就好,不要會議開了議而不決,沒人追schedule進度,這樣是不會有好的製作。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410.製作3

       有時候藝術家拿不定主意不給答案的個性,拖到最後的結果其實傷害他們作品的人正是他們自己,對行政及技術而言,schedule最早出現的2個日期就是首演日及進劇場日,一但進了劇場,就意味著是極度壓縮的時間,計畫好必須要按部就班解決的事情,否則花錢call來的crew在旁邊看笑話等答案嗎?不是完全沒有調整的空間,只是不多,因為會分身乏術,會變成是選擇題,在有限的時間裡要做這個還是那個,愈多的調整與改變勢必引發連鎖反應,就需要愈多的時間去解決,也就排擠壓縮到其他原本預定的事情的時間,所以當導演或設計在製作期該完成的事不面對不解決,通常舞監或執行製作就要提醒藝術家,進劇場後可能就沒人有空來幫忙解決,可能要靠不用裝台的導助或設計助理自行解決,所以對藝術家來說進劇場後還有幾天時間可以努力,可是對我來說可能已經是沒時間了,以前雲門新製作都會安排進劇場前一周做tryout,所以對我習慣來說進劇場前一周就已經是要完成製作,然後tryout時調整修改。

         當然不是每個團都能像雲門一樣有tryout,可以在進劇場前解決8、90%的問題,可是問題是愈早解決演出品質愈好,也能讓表演者多一點適應的時間,所以在制定schedule時就應先跟藝術家溝通,讓他們知道等他們給答案後行政及技術是需要時間去解決一堆事情,而每一個該有答案的檢查點過了的時候,舞監或是執行製作就該去追進度要答案,把問題留到進劇場後再解決通常結果都不太好,這時候如何能順著焦躁藝術家的毛摸,既不激怒他們又能得到答案掌控進度,這是一門學問,也是考驗舞監或執行製作功力的一大課題,掌握製作進度毫無疑問是舞監及執行製作責無旁貸的責任,沒有人要來提醒及約制藝術家,就注定了日後要用倍數的金錢及人力來彌補失去的時間,我們都希望能給藝術家最大的空間,但並不是沒限制的預算及時間,從台前幕後來分,所有幕後(不上台)的人都是為了成就台前的表演者,從藝術、行政及技術來分,行政及技術都是為藝術服務,是協助藝術家圓夢,所以要本於職責及專業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藝術家不是萬能,是需要有人協助及專業的諫言才能下正確的決定。

         多年前我曾做過一個案子,當裝台收工回到家看新聞時,看到稍早設計在記者會受訪的內容不由得怒火中燒,這個得過獎的大設計得意的說他為了堅持品質,連道具都是用黃梨木做成保用30年不壞,我心裡想這是賣傢俱廣告嗎?怎麼會把自己不懂劇場的弱點拿出來宣傳呢,舉例來說一個比燒紙錢的金桶稍小的木酒桶造型的凳子,卻是一捲舞蹈地板3、40公斤的重量,我本安排一個crew換景時一手夾一個或是疊在一起(圓弧造型無法抓),一個人可帶2個上場,結果是一人一個都無法快速安全的在黑暗中換景,我也看過有導演在訪談中強調,他基於藝術家的求好與堅持不妥協,常常到了開演前的最後一刻還在修改,希望帶給觀眾最好的內容,我心裡想這種不專業該藏拙的怎麼反而拿出來說嘴?我遇過許多彩排後更改的慘痛案例,在建議勸阻無效後硬上的結果,新增加的道具造成不知情的演員在台上受了干擾分神而忘詞,或是走位動線受到阻擋,下了台跟我抱怨說我們上錯道具,我說那是導演堅持新加的我勸阻無效,他說他會告訴演員……,演員聽了氣的翻白眼給我看,雖然案子是導演或是設計的作品,但上台的不是你,面對觀眾的也不是你,我們應該是幫助表演者能專心演出,而不是給他們許多驚奇。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