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價值4

記得我大一時,阿登老師在第一堂課就說:劇場賺不了錢,但是也餓不死,想賺錢的現在就可以出去。景氣好的時候,劇場crew這份工作真的不算具有吸引力,但是景氣差時,相較那些被迫休無薪假連班都沒得上的人來說,劇場還真是不錯的選擇,天天晚上可以「加班」賺錢,還有供餐吹冷氣,老實說做劇場crew連花錢的時間都不太有,正常從早上0900到晚上2200收工,自己租房子住的人連倒垃圾的時間都沒有哪有時間花錢?而別人花錢的假日一定是工作演出,自然也沒機會花錢,所以雖然收入不算太好,但是吃飯有人出錢,工作時數雖比上班族一天8小時要長,可是有做有錢,至少不會像其他行業一樣責任制加班加到死也是沒有加班費,就連劇場行政也很少聽說有加班費這種東西,或是跟國家劇院的館方來比,一個積極肯學時段費600元搶手的小朋友,都有可能比劇院舞監或其他技術組的薪水還高,而他們有些人在劇院已經待超過20年了。

竹科的工程師或是金融業令人稱羨的高薪,是因為他們創造出的產值可以支付他們高額的薪水,而且老闆不比照同業行情就被挖腳留不住人,那是事求人,可是劇場有什麼產值?就像幾年前流行的名詞「文化產業」,我始終認為沒有產值就稱不上產業,台灣就這麼點市場,又不像紐約百老匯有絡繹不絕的觀光客來看戲,也不像大陸一齣好戲可以巡迴1,2年還跑不完,所以連大陸一些有職位的人的酬勞都早就超越台灣,但是不管在哪裡都一樣,收入高的一定是表現好肯負責的人,因為人才難尋所以很自然老闆會用錢來留人讓你能快樂的工作,那是事求人,可是如果你的能力表現都跟別人一樣,是很容易被替換取代的,那是人求事,套句大陸人的話:嫌苦嫌錢少,不想幹趕緊走,一堆人排隊等著幹呢。

如果你的專業就只是: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反正我時間賣給你你就得付錢;啊我是領你多少錢,這些嚴格說起來其實都不能算錯,但是這樣的「專業」表現要出錢的人覺得你有多少價值?或是要帶頭的人如何去為crew爭取福利?如果團體看到的都是crew閒著都沒事做,在上網打電動,躲起來睡覺或打撲克牌,演出換景一直出包,換做你是老闆你會做何感想?換做別的行業恐怕早就被炒魷魚了,如果七早八早crew就閒著沒事呼吸賺錢法,團體不會想那call那麼多人浪費錢幹嘛,或是那以後call沒經驗的學生就好啦,雖然學生動作慢經驗少,但是你們時間很多都在領錢不做事啊,不要只抱怨照顧crew的團體太少,怎麼就沒人想想是不是自己表現的不夠好,讓帶頭的根本也無法去跟團體爭取福利呢,帶頭的有沒有去要求crew有專業的表現,讓團體覺得crew值得更多的福利與照顧呢?每天後台零食桌上的零食水果飲料光我爭取沒用,是crew的表現讓團體覺得他們值得更多的照顧與福利,願意多花錢讓大家可以工作的更快樂一些,這就是桃叔說的不要去問福利在哪裡,把事情做好了,別人自然會看在眼裡,能給的該給的福利自然就會有,如果有一個團體願意這樣照顧crew,為什麼沒有其他團體跟進?該問的不是其他團體,而是做其他團的crew及帶頭的有沒有表現出黑衣人的專業,讓人家願意多出錢來照顧及慰勞你。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價值3

2008年在大陸巡迴演出時,在上海遇到一個燈光設計的學弟,相約一起吃宵夜敘舊,同行的小學弟聽到他學長做商業場一天的酬勞比他一個月收入還高,那個商業場的案子燈光設計費幾乎比他年薪還高時羨慕不已,回到酒店,我對小學弟說你羨慕我一點都不羨慕,小學弟不解的問為什麼,我說你有沒有想過在這麼高的酬勞背後是多大的工作壓力?是什麼樣的生活品質呢?當然有個這麼優秀的學弟我心裡是高興的,可是在羨慕別人豐厚收入的同時,是否該將別人風光背後的努力及犧牲一併瞭解這才是重點,在抱怨收入不高的同時,是否也該問問自己是否願意來承受壓力,扛起責任用勞心勞力來擔任收入更高的職位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恐怕人家也很難將沒壓力責任的crew往上調太多吧,因為差距已經跟有壓力責任的TD相距不多了,如果沒差距,誰願意拿同樣的錢卻要多承擔壓力與責任呢?

有的人用增加自己的能力來增加附加價值,成為搶手受歡迎的好crew,有的人「削價競爭」變相形成超值的附加價值,同樣3100元的麵店,一家生意愈來愈好漲到120依舊大排長龍,一家降到50仍然門可羅雀,該檢討的是麵店主人而不是顧客,當三家都差不多該努力的是該如何讓顧客滿意留下好印象,而不是彼此削價競爭或是一起擺爛,最後有可能三家都降到剩50元客人仍舊不上門,寧可走遠一些去找他認為值得的麵店,當開店的主人不懂得用服務的態度來使客人滿意,誰會花錢找罪受?找人的人也不願找一些意見多配合度差的人來讓自己綁手綁腳,當愈來愈多黑衣人不愛惜黑衣人的形象,或是用抱怨不滿灌溉這些年輕的黑衣人時,當黑衣人愈來愈多色彩,還有什麼值得自傲,要如何爭取福利?當愈來愈多團體為了省錢而用便宜的學生,是否有可能是他們覺得黑衣人與學生沒差,況且學生還比黑衣人便宜、意見少且配合度高呢?

如果環境愈來愈差,與其怨天尤人忿忿不平,還不如虛心檢討以求改進,個人的力量有限起不了大的作用,但是團結力量大,在所有黑衣人自覺要愛惜黑衣人形象之前,至少可以要求自己不要成為形象摧毀者吧?如果人人都能尊重自己的工作,展現出黑衣人的專業,出錢的人才會願意花更多的錢啊,生意不好光抱怨會有顧客因此就上門嗎,還不如把店面打掃乾淨,換上親切的笑容,認真找出使麵變得更好吃的方法,增加吸引顧客上門的誘因,用專業表現增加麵店的價值,等到客人習慣了也有口碑了,還怕不會增加收入嗎?搞不好漲價以價制量的結果依舊大排長龍,市場決定價值,老闆決定價值,當劇團都無法存活時就不會有演出,也就不需要crew這個行業,雞生蛋,蛋生雞,只知要求別人而不檢討自己,是不可能出現雙贏的結果的,如果出錢的人沒有賺錢,又怎麼會給你加薪呢?crew自己表現不好,帶頭的要拿什麼去跟劇團爭取呢?不要期望會有外人來幫你,一夕之間變天大家一起加薪是不可能的,只有靠自己的努力表現,要什麼收穫先怎麼栽,要靠黑衣人自己才能創造出黑衣人的價值。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價值2

在劇場這個行業裏,我認識許多辛苦的行政朋友,他們除了做不完的事;加不完的班,還要忍受老闆的臉色及來自各方的指責與抱怨,而他們的薪水通常是23萬而已,就算是經理級的薪水了不起4萬多,連5萬都不到,他們熬的夜比我多,受的委曲比我多,處理的事比我多,創造出的價值比我多,承受的壓力比我多,唯獨只有收入比我少,crew是做多少領多少,他們很多是責任制根本沒加班費,甚至遇到不好的老闆犯點小錯就被老闆炒魷魚,如果要說付出的時間心力與報酬的合理性而言,行政的不成比例與不合理絕對超過crew,或是年輕演員及年輕設計,如果要用酬勞來除以工作時數,我相信他們的時薪有很多也都遠低於crew的時薪,鐘鼎山林人各有志,每個人選擇或追求的都不同,未來發展的可能性也不同。

我當然不是說還有人比crew更可憐所以crew該滿於現況,我們當然也可以跟美國劇場crew一小時幾十美金比,但要比就得連繳稅、票房、工會及政府法令一拖拉股一起扯進來談,也可以跟鄰近的港澳、日本crew來相比,但是不能只比時薪,人家可以一天只有2小時的call,或是上午call 2小時,晚上需要時才再call 2小時,中間可以不call不算錢,調高時薪精算時數導致收入減少是大家想要的方向嗎,恐怕也是未必,不跟同行業比跟別的行業怎麼比,我的高中同學有年收入不到20萬也有年薪200萬美金的,橘子跟香蕉是沒法比較的,完全是看出錢的人來決定你的價值,就像國民隊的總教練開玩笑講願意將自己60萬美金的薪水捐出來留王建民,誰決定總教練年薪才60萬美金(不知是否我解讀錯誤)而王建民值幾百萬美元年薪?當然是國民隊老闆決定,因為市場及票房會告訴他王建民值得這個價錢。

誰求誰誰決定遊戲規則,人找事價錢任人開,事找人價錢由你定,黃金跟銅看起來差不多但價錢差很多,因為物以稀為貴,如果你沒有獨特性及不可取代性,人家如何願意價錢隨你開一切由你?當別人長年一個月吃苦拿23萬在累積能力後,等到成為製作人或名演員時的收入就不是在談月薪多少,你花多少時間及努力來投資自己?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在羨慕別人前是否該先檢討自己?同樣是crew,為何有人時段費可以拿900還大家搶著要排他的時間,而有人只要600卻常常接不到案子?很簡單就是價值差異,對我來講一個900crew能解決的問題及戰力遠遠超過2600小朋友的加總,如果我有3800crew的預算,我會找一個700,一個800及一個900crew,誰都希望得到超值的結果,物超所值人人愛,同樣的價錢找的crew附加價值愈高自然會被人優先選擇,你一直被人搶著找你自然收入會更高,人家為什麼要花同樣的錢找你來忍受不斷的抱怨及嫌東嫌西?花同樣100元的牛肉麵,誰都想選擇衛生、舒適、有冷氣又好吃的麵店,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又髒又小沒冷氣又難吃的麵店,只是這樣的人太少,如果你是麵店老闆,你想開什麼樣的店呢?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價值1

前幾天我的一群好友在臉書上熱烈討論crew收入與福利的問題,正巧我的好友野馬小姐在荷蘭參訪,也到我部落格留言與我分享了她在荷蘭聽到的兩段話:

1. If u bitch about your work, why not just walk away?! If you choose to stay, then shout up!
    2. What kind job will like theater, give u so much fun everyday?! Daily office job? No way! I don't want to change for life just for some money.

當我看到這兩句話時超有感觸與認同,當然這也說明不管在哪裡,其實抱怨不滿的人都不少,否則不會有這兩句話的出現可以分享,就像我的學妹說誰來認定crew的價值,我說當然是出錢的人來認定,這個題目很大很容易離題或是說不清楚,其實我認為上述荷蘭老外的那二句話就是最好的答案,但我試著用一些不同立場的想法來補充,但前提是我認同「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以及「人的價值不是以賺錢的多寡來認定」。

誰都想不用付出就能心想事成,但往往事與願違,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所以通常大多數人會希望多賺一些錢來滿足自己之所需,對於付出與報酬不等值的感覺解決方法我認為有三種方式:1.增加自己的「價值」,讓出錢的人願意出更高的錢來讓你快樂的工作。2.換收入較高的工作。3.改變自己的物質需求慾望,讓自己不要入不敷出,crew的工作值多少的價錢才是合理,這當然是由出錢的人來認定,街上3家牛肉麵店,一家牛肉麵賣50,一家100,一家300,要上哪家吃是你自己的選擇,沒有人能強迫出錢的你做出選擇,誰的生意好還很難說,同樣三家都是100元,一家髒亂不衛生,一家環境優雅還有冷氣,一家有冷氣空間舒適又好吃,誰家生意好答案就很明顯,可是我在上海也曾被好友麻雞帶去吃百年老店的牛肉麵,又狹小又髒亂,老實說我也吃不慣,可是他說是做雲門時林老師推薦的,所以就算筷子及店內環境又髒又亂,可是有好吃的口碑,所以生意依舊很好,當他有獨特性及不可取代性時,客人心甘情願掏出錢來選擇他時,隔壁又便宜又衛生的麵店能說什麼?你情我願願打願挨。

一個演出需要許多人才能完成,從製作人、導演、編劇、演員、設計、舞監、技術指導、服裝、梳化、造型、crew、行政、票務、宣傳………………,每個人都重要,每個人都辛苦,少了任何一個環節都無法演出,可是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在有限預算的考量下,當然是先從「重要」的職位開始分配預算,因為他們的獨特性及不可取代性創造出他們的價值,所以會被優先考量,因為勞力是可計價及容易替代的,而勞心是很難計價的,其實有許多職務的人看似一整筆拿很多錢,可是因為耗時很久,如果要以時薪計價,恐怕還有許多人很羨慕crew的時段費呢,至於crew之間當然也有分別,專業能力強配合度高又資深、有能力但態度欠佳、小朋友、學生、觀光客、有手有腳的時段費當然不同,從900850800……….450,價值是自己的表現創造出來的。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長輩的教誨

小時候父親常告誡我說不要別人對你客氣就當福氣,不要讓你輕鬆就當放鬆,給你方便就當隨便,這幾句話幾乎成了話不多的父親最常說的口頭禪,小時候其實不是真的明白這中間些微的差距,從父親的身教只知道他總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從不負人也從不佔人便宜,後來發現把自己當成沒福氣、不放鬆與不隨便的人之後,父親用這幾句話訓誡我的次數就逐漸減少,久而久之習慣成了自然,在做人做事上也以此原則為本,如今回首過往,這幾句話對我真是受用無窮,進了雲門之後,桃叔對我說以前他們被教育的是不要去問有什麼福利,把事情做好了,別人看在眼裡,自然會給你該給的福利,所以把事情做好了才是重點,其他的事就不是屬於自己該煩心或計較的範圍。

看到現在劇場有許多技術人員,總是盤算哪個案子是呼吸賺錢法,哪個團體發錢很慢,哪個case時段賺到爆很涼福利又好,做這團拿那團來比較,永遠覺得自己被虧待了,有時候嫌東嫌西抱怨一堆,有時情緒來了愛做不做,真不知他的能力是否像他抱怨不滿的事情一樣的多,或是平時埋怨不滿抱怨一堆的人,當他擔任職務時,我絲毫看不出他比平時被他嫌棄的人高明到哪去,甚至有些帶頭的人,可能能力還不如crew,光是說得一嘴好功夫,或是把自己都不會的工作恣意的指派給crew去完成,成了都是他的功勞,敗了都是crew的問題,明明是帶頭的製造的災難,卻總是有本事讓團體相信要是換了別人狀況會更糟,當演出成了能賺取多少利潤的生意時,就像超商裡沒攪拌的法式焦糖布蕾,成了難喝走味的咖啡,這專業的黑衣人的形象似乎慢慢的在逐漸改變當中,似乎會吵的有糖吃,不抱怨讓人嫌的全是傻子。

記得以前學長告訴我,每做一個案子就要從案子中學到對自己成長有幫助的事情,錢不是不重要,但是有比錢更重要的事,做再多案子沒有累積實力也是沒有用的,只有能力在身上別人偷也偷不走才是真的,有能力還怕沒案子沒錢賺嗎?當你累積能力到有屬於你的獨特性時,是別人無法取代非你不可時,就不是你找案子而是案子找你,何必斤斤計較那些對自己成長無益的事物上呢?想到當我小時候學習與接受到的都是正向的訊息,所以我毫不猶豫傻呼呼的就將前輩的身教言教奉為圭臬一直至今,可是現在的孩子所處的環境似乎到處充斥著有毒的塑化劑,各種似是而非的算計謬論在這些孩子的成長路上不斷的侵襲他們,別總是說一代不如一代,散布這些不營養的觀念的不就是這些已經晉身為資深前輩的各方大哥嗎?以前的前輩好像不是這樣用抱怨來教育我們的吧,以前人有這樣事都還沒做卻只想要爭福利嗎?當人前輩要有前輩的樣子,不要輕易的帶壞晚輩,讓他們有樣學樣的學一堆不像樣,我們要留給未來劇場主力的年輕後輩什麼樣的風範與教誨呢?是臭名、負面教材的壞榜樣,還是像我們的前輩留給我們的身教言教呢?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又一個不好用新劇場

幾年前對岸要蓋100個一級的文化中心,台灣相對應提出要在北、中、南蓋5個像國家劇院等級的「國家」級文化中心,現在大陸各地蓋好用的新劇場蓋上癮了,聽說目標上修為200個,而我們還是一個都還沒有,日前我被通知下南部去看這五個「國家」級中的其中一個,看看明年去那演出的可能性,我滿心期待的帶了相機、雷射測距儀、捲尺、皮尺及場地調查表格下南部,跟著公部門的長官一同去視察及場勘,到了現場其實還是工地,戴上安全帽拿了資料,邊看邊覺得有些空間數字好雷同,到了滿布鷹架的舞台上,當我將雷射測距儀往舞台上一放,對著上方只有鋼樑還沒有絲瓜棚的grid一量,數據出現2045時我背脊一陣涼,直接開口:完了,高度不夠吊桿飛不掉。

舞台地面還是水泥,還有之後要架高的舞台,如果扣掉吊桿上turnbuckle距離,扣掉消防灑水器的噴頭高度至少要扣個1米,結果廠商在旁對我的擔憂提出解釋,說灑水裝置是在grid上方而不是下方,turnbuckle也會改方式大概可以省50公分,我說我知道就每個吊點加一個滑輪,將turnbuckle改成橫的,日本劇場高度不夠常用這招,我問pulley(滑輪)grid地面還是天上?施工廠商說是在天上,我心想那幹嘛要改變turnbuckle方向?如果pulley(滑輪)grid地面改變turnbuckle方向是可以省50公分,可是pulley(滑輪)grid的天上,turnbuckle還沒撞到pulley(滑輪)吊桿就會碰到grid,所以不是飛不掉的吊桿都是改變turnbuckle方向就可解決,我再問fly的揚程有多少?施工廠商回答18米,先不要管這該死的18米會讓大多數演出吃盡苦頭,如果問題不在鋼索這端,那決定吊桿揚程(上下移動的距離)的結果其實就是天上的主滑輪與地上的地板滑輪之間的距離,扣掉重鐵架的長度及操作繩收尾打的繩結後的距離,因為現場根本連grid都還沒蓋所以也不知道天上的主滑輪會裝在grid上方多高的位置,只是希望到時候不要連18米的距離都走不完。

我們正常使用的標準布幕例如進口黑紗白紗高度都是10米半,之所以會到這個高度就是為了怕穿幫,如果布幕離沿幕較遠,沿幕設定的高度又較高(例如離地高度在850或以上),布幕高度不到10米半就有可能看到布幕上方的吊桿,大部分的情況下沿幕高度不會超過9米,因為沿幕在9米高燈桿要不穿幫可能已經要到10米半或11米,那已經快超過調燈梯的高度極限,所以這是為何標準布幕高度是10米半的原因,照資料上舞台架高20公分,吊桿最低離地120公分,揚程18米,意思是吊桿飛到最高位置是1920,扣掉布幕高度1050只剩870,這個高度隨便也穿幫或是擋到燈,否則布幕高度做9米高就好啦,幹嘛要做到10米半高?更氣的是又看到資料上的舞台鏡框高度可從13~8.5米高,又是個十竅通九竅的想法,既然是可調整式鏡框當然是當成第一道沿幕使用否則幹嘛要能調整,就像國家劇院的燈光橋一樣,但是降到最低才8.5米肯定下舞台吊桿全穿幫,還是要犧牲一桿掛沿幕,然後又看到資料裡的音響反射板吊桿,又是個四不像「多功能」其實什麼都不太能的畸形劇場,還是「國家」級的吊桿飛不太掉的劇場,看著一堆熟悉的空間尺寸數據,永遠都是那些不夠高不夠寬的空間設計,還都很雷同,要「參考」也稍微挑正常的劇場參考嘛,還是我們其實是哈比人國家,這樣已經夠用就好?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周六場演出

一周六場演出看起來還好,可是如果是一周二套節目含二次彩排,那就有點嗆了,原本知道的是一周內要演寶島一村和在旅途中說相聲,所以最早問我的意見時,我說當然是先演相聲,簡單的先解決掉再插空隙偷裝難的寶島一村,原本是相聲演一場寶島演三場,所以星期一、二裝相聲,星期三演相聲,星期四、五裝寶島,星期六晚上及星期日午、晚演寶島,然後在大陸巡演時,隨著預售票愈來愈少,劇團面對觀眾要求加演的壓力愈來愈大,在只有一周檔期的前提之下,要加演只能往前加演,往前加演的意思就是壓縮到技術的裝台時間,變成星期二中午就要交台,下午彩排晚上演出,而寶島往前加演星期六的午場,就意味著星期五晚上就要彩排,不可能星期六早上彩排,因為一天三場再厲害的演員也受不了,於是所有的計畫全部要重來。

對我來說思考的只有四件事:多少時間、多少人、多少錢及多少事,在時間被壓縮的情況下,我只有增加人力及花錢買夜間時間來完成原本的事,因為要連夜超時工作,所以分二班人輪流工作是勢在必行的選項,安全是不能妥協的原則,所以夜班留下來工作的人隔天就不能一早就來,頂多是中午到,因為如果睡眠不足注意力不集中而導致災難發生,所要付出善後的成本會更大,所以我寧可每組人少進度慢一些也要顧到crew的休息,況且有好的計畫也能更有效率的賺一些進度回來,例如協調劇院在前一晚就將相聲及寶島的東西全都運到台上,由於正常情況要等前一個團體拆完台裝完車我們才能進去,不知道要等到幾點,隔天星期一又要連夜工作,所以就協調先把所有東西卸進劇院走道,讓出主要的路給人拆台裝車,然後讓crew先回去休息,等前一個團體一出,立刻用事前喬好的前一個團體的crew繼續幫我將所有東西運至台上,以節省裝台戰力。

然後是裝台人力的分配及二套節目的整合,首先是整合二個節目的hanging list,將一些可以調整的沿翼幕做調整共用,在裝相聲的同時再分出一組人先偷裝寶島房子,等到相聲首演後的隔天,將寶島的懸吊能裝的全裝上,例如寶島的台灣地圖是相聲的沿幕吊桿,就掛上台灣地圖後先定完演出的升降高低定位(有定位數據劇院才能set cue),再將台灣地圖捲收綁在沿幕後供相聲演出,這樣拆台時只要拆沿幕跟放繩子就好,於是在相聲拆台的2小時之內,也同時完成了寶島一村的懸吊與地板翻面鋪設,在星期四的早上0900開始寶島裝台時,所有寶島的舞台部分都早已偷跑完成,可以將台上完全讓給燈光,然後我再把大部份的舞台組crew抓去裝相聲的車,同時回林口卸車,這樣就不用等到星期日拆台時還要裝卸相聲的東西,於是這一個星期二套節目二場彩排6場的演出,就在我自己苦撐30幾個時段,但大多數人都得到充分休息的情況下順利完成,同樣的燈光組調燈為了搶一些時間,就由原本一座調燈梯調燈增加為二組同時調燈,而留下來配合連夜調燈的舞台組就支援去推調燈梯,有許多時候不是做不到,是帶頭的人有沒有事先做縝密的計畫跟妥善的安排,當然啦,這種熬夜賺醫藥費的案子還是愈少愈好。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