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相聲大陸行6

2011相聲大陸巡演來到了終點站的上海,歷經40餘天6個城市的旅程,終於要畫下句點,當上海結束後隔天大夥開開心心返台時,我仍得要去合肥看場地隔天再去北京卸車,連7月提前到北京工廠看景及裝車,這一趟是個超過50天的巡演,比1994年進雲門後第一次的歐洲巡演50天還久,當年還是個第一次出國的菜鳥,如今是除了工作還得關心照顧旁人的老人,所幸小鬼們表現都還正常,3週思鄉病的大關卡安然度過,工作順利玩的也各有所獲,沒出現嚴重情緒低落的現象,也讓我終於放下心中的一顆大石頭,出國演出技術問題都好解決,人的情緒問題及病痛才是最令人擔心的問題,好在有行政處處的細心照料讓大家都能安心工作,出國巡演人在異地只要沒有情緒的問題,基本上也就不太會有大的狀況,很難得在這麼長的旅途中我看到的淨是優雅與自在。

從武漢開始一路都是火爐般的天氣,深圳、北京、杭州及長沙,多半每日都是37度以上的高溫,有時甚至逼近40度大關,到了上海氣溫驟降10度成了不到30度,風吹過來都感覺一陣陣涼爽的秋意,只是二個月後寶島再來大陸時,面對的甚至是零下近10度的酷寒,總讓人覺得只剩下了冬夏而不見春秋,上海連日的陰雨綿綿,連出門的興致都沒了,正好宅在酒店裡修復旅途中疲憊的身軀,再次來到東藝演出,和2007年時隨法國團來演出音樂劇「小王子」沒啥改變,只是人都變了,後來跟他們打探老友的訊息時,有個館方工作人員還記得我是那個「搞鋼絲」的讓我嚇了一跳,我自己早就不記得那次來做了什麼,因為我只是一個跟演出無關來幫忙的朋友,為了他們下一站台北演出提前來觀看的朋友,只記得完全是一個字可形容:「慘」,那次彩排時我坐在觀眾席,還為了無辜的演員呆在台上留下了淚,一堆技術問題沒時間解決,中法溝通不良狀況連連進度嚴重落後,導致說是彩排其實是演員第一次上台走位加第一次技排,可偏偏來了滿座來看演出的觀眾,一再的技術問題中斷了彩排,觀眾不耐等候的叫囂鼓譟,演員尷尬的在台上枯等面對觀眾,當我看到小王子無奈的雙手一攤聳了肩,我的淚也流了下來。

經過這些年演出的洗禮歷練,這次來感覺東藝不再是當初青澀完全聽不懂的年輕模樣,可惜當年浪漫隨性輕忽的老法,大概以為這是他們法國設計師蓋的劇場問題不大,可沒想到遇到的卻是年輕熱血沒經驗又要硬ㄍㄧㄥ自製主辦的中國人,才會造成那次的災難,如果是現在才來東藝,相信會順利許多,至少不會像我上次幫他們一樣,一個很平常升降吊桿會碰撞的問題,一根繩子就可搞定但是他們沒見過的解決方法,我花了12個鐘頭終於說服120個在場的人最後得到吐血的答案:斯老師,你說的雖然我們沒做過,但是我們相信你,可是現在我們領導下班了,這樣吧,明早我們領導上班時你跟他說一聲,他同意就沒事了。雖然當時東藝是每天24小時全天候配合的高規格來做這個自製節目,裝台近一週的時間,卻比不上現在不再過分擔憂干涉的做法,所以相聲因為加演的關係我們變成只有一天的裝台時間,卻是有彩排而且順利的首演。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相聲大陸行5

相聲列車第五站來到了長沙大劇院,這是個少數特殊的個案,之前在大陸演出的經驗,通常劇場名稱裡有個「大」字的,都是比較新的凸字型(品字型)舞台,有著和主舞台大小相彷的左右側台及後舞台,例如上海大劇院、廣州大劇院、杭州大劇院、武漢琴台大劇院………….,可是長沙大劇院卻是個座落在市區大樓裡的老舊劇院,舞台感覺像是國父紀念館,沒有後舞台,台上深度只有14米,舞台位在三樓,連貨運電梯尺寸都僅有194 (W)x185 (D)x220(H),所以很多演出的布景都得人走樓梯扛到3樓,對相聲而言悲慘的還不僅僅如此,他的卸貨碼頭僅有250(W)x140(D)x120(H),車子並不是能正對碼頭,而是停在與門成90度的碼頭側邊,而我們的高爾夫球車是230x120,所以在長寬剛好都只多20公分的碼頭上要轉90度才能進去,更慘的是140的深度後接著是個約1米深往上40公分的斜坡,就算車子能夠轉進去,進去後還得將車頂拆掉,因為進了電梯須將車子前輪抬離地成70度,否則進不了電梯,不能用電梯要將幾百公斤的車子用人扛到3樓事情就嚴重了。

不過雖然長沙大劇院的硬體條件不太好,但是他的懸吊系統卻是十分有特色,基本上是重鐵平衡式的電動桿系統,可是卻是我在大陸遇到第一個可以電動桿換手動桿的劇場,大部分的大陸劇場都是全電動吊桿,只有極少數的劇場如北京保利或是北京的世紀劇院有部分手動吊桿,可是長沙大劇院是全電動吊桿都可以換成12的手動吊桿,要速度快一些就把重鐵配平衡再換成手動吊桿,就可以自己決定速度,可是他們在14米深度的43根吊桿中卻有14根燈桿,掛的都是我們用不到的LED燈及電腦燈,燈桿的前後桿多半會撞燈,如果不拆燈前後桿等於廢了不能用,如果要拆不但結束要復原還要拆配重,因為拆了燈原本的配重太重馬達拉不動,聽說下個月長沙大劇院就要進行吊桿改善工程,希望改完後不再如此折磨人。

到了劇場安排下榻的酒店,從大門口開始就到處標示了五顆星,看看電梯及其他設備等級心想有四星級就不錯了,進了房間洗手間的燈一開,伴隨而來的是猶如戰機起降般震耳的抽風機噪音,關了廁所的門在床上都還能聽見抽風機的聲音,房間上不了網想打電話向友人求救,照著電話上的標示房間對房間只要直撥房號,卻一直撥不出去,打電話問前台才知房號前要再加5,請服務員來檢查為何上不了網,服務員弄了一小時還搞不定,打電話給工程部後將電話交給我聽,得到的答案是問我上網要做啥?我說我要收郵件及工作,電話那頭傳來:我現在只有一個人,明天早上8點後就有人了,你明天再上網吧,我說我明早就要出門去開會,得到的答案是那沒辦法,當場覺得這五顆星不知有幾顆是自己加上去的,隔天早上吃早餐連咖啡都沒有,也沒吐司、沒生菜沙拉、荷包蛋是煎好疊成一座小山涼在那等客人夾,根本沒幾樣東西可吃,吃完飯坐電梯回房,電梯竟然會過站不停,趕緊換隔壁電梯才回到房間樓層,感覺正好跟戲中一段有關五星級酒店的內容一樣,真不知道最後會剩下幾顆星。

 DSC00557.JPG  

長沙大劇院卸貨碼頭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相聲大陸行4

離開保利院線,從北京到了杭州,感覺上有點像離開台北到中南部巡迴,在硬體設備上相去不多,可是在館方的人數及配合服務上有著截然的不同,習慣了在保利開會溝通後說了就算,到了非保利院線的杭州大劇院倒有些不習慣,開會時說好的15個民工卸車,裝台卸車時人數來不到一半,我集合民工點名只有7個,問主辦單位的館方得到的答案是他們覺得296大車7個人就夠了,問題是你決定替我刪減人數連最基本的告知都沒有,更別提應該是要事先跟我討論吧?而我們原本要求的裝台24個民工協助,開會時已經主動刪成只要第一天4人到下午3點就好,而館方希望用劇場的人代替我也同意,可是裝台時沒有就是沒有,睡一覺起來昨天開會承諾的全都變了,直到我裝生氣硬是要人時,才急忙ㄠ卸車的民工留下,而民工也只願意被ㄠ到中午12點,下午又再換人,這使我想到之前寶島到較舊的杭州劇院時,要20個民工裝車只來14個,愈裝車人愈少,最後點名只剩6個,其他人都邊工作邊開溜了。

裝台時我的一個館方燈光好友看到我開始鋪設舞蹈地板,連忙好心提醒我還沒對光(調燈)怎麼就鋪地膠(塑膠舞蹈地板)了呢?我說我馬克(記號)都在地膠上,不鋪地膠我對不了光啊,他說他們對光機(調燈機)很沉,會把我的地膠壓壞,我笑了笑說沒事,地膠是不會壞的,地膠本來就是保護地板是壓不壞的,他說他們的地膠不是保護地板而是保護舞者,所以對光機是絕對不允許上地膠的,我說我的地膠才1.7mm厚都不怕了,你們的地膠34mm厚沉的要命還怕,沒事的,後來他親眼看到他們的調燈機上了我的舞蹈地板一點事也沒有,像是分享了難得的經驗嘖嘖稱奇,直誇我們的地膠真不錯,希望以後他們觀念會很快就改變。演出時忽然聽到手機聲響,循聲一看看到一個穿便服的就坐在側台我們等著換景上場的道具上,我問他是誰,他說他是劇場的,我說那請你把手機關機或是轉為無聲,也請你不要坐在我們的道具上,演完大幕一關場燈一亮,館方立刻在第一時間關電,而我們的燈光控制台根本還來不及關機,我們燈光氣得要死而他們認為一向如此根本沒錯,不知我們在氣什麼。

在大陸巡演城市移動動輒上千公里,人坐飛機隔天到的了但卡車到不了,常常為了等卡車會有2天或是更久的空檔,習慣上應該是先到下一地休息等裝台,可是有些太會算的主辦單位會比較二地的房費,然後選擇在便宜地住到最後一天才移動,可是大陸飛機延飛的狀況已是常態,幾小時還好要是班機取消延到隔天才飛,就成了裝台人還到不了,那可就因小失大了,所以多花幾百幾千人民幣的房費買心安比較划算,還是損失一天幾萬甚至十幾二十萬的場租比較划算?有時太會算只要碰到一次就夠了,就像台灣某大團巡演一向堅持演員必須演出前一晚入住飯店,其實也是切身之痛,因為之前都讓演員演出當天從台北南下直接到劇場,結果有一次遇到交通狀況,戲開演了還有演員沒到,這個慘痛的教訓讓該團導演痛下決心,從此堅持該劇團演出演員必須前一日就到演出地入住飯店休息,其實這也是一種對觀眾負責的做法。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聲大陸行3

到了北京保利,和20多年沒見的高中同學吃飯敘舊,聽到他在某跨國企業廣告公司工作,擔任總經理的他通常一年要飛130幾次飛機,也聽到許多同學驚人的發展成就,相形之下我感覺自己「正常」多了,能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追求自己的夢想,實在是很幸福的事,當然有得必有失,在風光成就的背後其實都是需要許多犧牲與代價,我聽到另一個從事金融行業的同學年薪200萬美元一點也不羨慕,我想到的是那是什麼樣的工作壓力及生活品質,我覺得錢夠用就好,有許多事是錢也買不到的,就像在與同學餐聚的隔天,當我跑了一整天花了5個小時在計程車上及近400元人民幣的車資後回到酒店,才赫然發現包包不見了,500G的外加硬碟、16G的隨身碟、記事本、通訊錄…………,頓時覺得當場崩潰,後來仔細回想,連夜從北京東二環的保利直奔六環外的倉庫,花了三個小時來回及根本不重要的車資終於尋回我的包包。

到大陸演出我有個習慣,如果我是TD,總會想方設法的找空檔確認資料的正確性,這是在雲門時被訓練的習慣,只要不是自己親自測量過的資料都必須存疑,資料錯誤不能當成正當理由,也許對於第一次去的場地在還沒有重新丈量時難免會有誤差,可是如果去過的場地沒去做資料確認,一再沿用錯誤資料就不對了,對於北京保利的吊桿而言,印象中是手動桿電動桿交錯,手動桿從下舞台往上舞台是M1M2M3…..~M24,電動桿從下舞台往上舞台是E24E23……..~E1

這次丈量後,發現不但桿距有誤,連順序都不是手電完全交錯,現在館方已把電動桿編號也改成從下舞台往上舞台是ME1E2E3…..~E24,但是連館方都不知E20E21E22三桿相連中間沒有手動桿,我看了資料中好幾個團體幾年來全都是用同一套錯誤的資料,也許大家都忙得沒時間校對,或是現場調整但資料都沒更新,才會錯誤資料沿用近十年。

    至於保利舞台上方絲瓜棚日光大亮的問題,問館方得到的答案都是沒辦法解決,很多團體都反應過但是就是沒辦法,可是如果是下午場或是彩排台上就無法全黑換景,雖不嚴重但多少有些影響,於是我就堅定表明必須讓我上絲瓜棚看看,上去看了之後拍完照,再請技術部的領導來看照片,於是得到可以遮蔽的同意,只是拆台的時候必須將外加遮蔽物拆掉復原,因為萬一火災時必須要開窗排煙,這些理由是可以理解的,解決方法其實很多,例如做窗簾或是每一個窗戶分別噴黑或包覆,只要不影響窗戶開合的功能就好,雖然窗戶底緣離絲瓜棚地面約有三米高,但是上方是有結構可站立工作,估計大概4個人2個時段就能將這8組窗戶遮完,雖然是困難的卻並不是沒法解決,只是這好像不是個別有需求的團體自行架設及拆卸的問題,如果是館方架設好軌道窗簾,有需要的團體自行關上及結束還有道理,但要演出團體在沒預期及沒準備的情況下要變出足夠的布幕及結構是有困難,但絕不是「沒辦法解決」,如果一定需要就是花錢買布,花人力及時間,只是抉擇取捨的問題。

     北京保利grid氣窗.JPG

北京保利舞台上方絲瓜棚的氣窗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