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相聲大陸行2

相聲列車第二站來到了深圳保利劇院,在後台演員化妝室的走廊上看到令我會心一笑的設備,這是個有編號的飲料置物架,幾年前我在國家劇院上班當統籌舞監時,為了解決crew飲料亂放及還沒喝完就被清潔組清理掉的問題,我自己就利用報廢的角鋼做了2個飲料置物架,放在左右後台處,同時把每一層都畫上格子用簽字筆寫上號碼,如此crew就有地方可放飲料,也不用擔心同一種飲料分不出哪杯是自己的,因為只要記住自己放在幾號就好了,也同時解決大家怕喝錯到處分別藏飲料的問題,清潔組也就不用為怕被長官責罵隨時到處清飲料,可惜後來長官嫌醜有礙觀瞻,做了木頭美美的置物架,可是沒了編號分辨不易,大家就又開始到處放。

DSC00518.JPG   

 深圳保利劇院的舞台是標準奧勒岡式的杉木地板,可是側舞台卻是大陸國產的松木地板,雖然同屬軟木,但是對於承載卻是大大的不同,印象中1996年以前大陸舞美佈景還鮮少使用鐵材,俗稱雜木的白松還是製景的主要材料,側舞台省錢使用松木的結果,是2吋大的6輪重約180公斤的木頭台車在移動中卻會留下凹痕,我們只好連側舞台都鋪上塑膠舞蹈地板,否則損壞地板隨便都是幾千人民幣的代價誰也受不了,另外在台灣一塊動輒幾十萬的背投投影幕,這次我們冒險嘗試買一塊5000人民幣大陸國產的平接式背投幕,由於是平接的方式所以沒有重疊縫分的問題,所以背投不會看到接縫,以這塊9x18米的背投幕而言,價錢不到台灣最便宜的十分之一,也比許多大陸國產的「專業投影幕」還要來的清晰,當然厚度薄了一些但不至於看的到光源,更神奇的是還可以用蒸氣熨斗除皺,以一塊同尺寸只能正投的天幕要價3000人民幣來看,多這2000人民幣真是太划算值得了

         

           平接的縫不甚明顯                      舞台上投影效果出奇清晰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相聲大陸行1

結束了在旅途中的首站武漢的演出,抽空(凌晨4點起床)到遼寧做場地調查,說也巧合,我們剛結束在對清朝開第一槍之地的演出,然後就到清朝的龍脈之處做場地調查,從中國三大火爐 (上海、重慶、武漢) 艷陽高照的武漢到東三省(黑龍江、吉林、遼寧)的遼寧迎接我們的卻是磅礡的大雨,有點像是台灣午後的雷陣雨,只是這雨一直下個不停,苦了輕鬆裝扮穿白襪涼鞋的我,從機場經過了張少帥(張學良) 的故居與皇太極的皇宮,來到有180年歷史著名的老邊餃子館用餐,飯後在樓下躲雨等車時,隔壁賣鴨脖的店竟傳來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的主題曲「有時候愛」的音樂聲,聽著許茹芸與品冠的歌聲聽到有躲雨的路人跟著旋律在哼著,使我忽然之間彷彿不知身在何地的感覺,有種回到去年左右在大陸巡演的錯覺。

量完了場地又匆忙趕赴機場準備搭機回武漢,之前六月來看場地時遇到雷雨季,一天一地的行程每天在機場幾乎都是2小時起跳的延飛,看著窗外的雨心想延飛肯定是避不了的結果,隨著時間的過去從原訂1830的登機時間到了2000還沒有答案,後來傳來機械故障的消息,維修機組人員要修但是沒材料,機長也拒飛,但是又沒決定班機取不取消,乘客開始有人鼓動,忙著為難在第一線的地勤給個交代,又威脅保安不找領導出來說明就砸了登機門的玻璃,由於班機是先到太原再到武漢,我猜想那幾個帶頭的可能是剽悍的「晉商」吧,果然是會吵的有糖吃,在群眾力量下開始有了飲水及食物,然後是安排巴士及住宿旅館,這時近2100了原訂1620登機去張家界的才要從我們的登機口登機,到了酒店不分青紅皂白的2人一間,說是公司規定只有頭等艙才一人一間,其他都是2人一間,我說我從台灣來的,身上又有財務,怎麼可能跟陌生人一間,妳把公司規定寫下來給我,弄到最後只剩我和一名女士,於是我們分別一人一間。

離上一次從機場等飛機等到去旅館過夜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是我30歲的生日跟雲門在以色列機場,折騰了一晚當時只有一個念頭:人家說30歲人生從彩色變黑白果然是真的。一早又起個大早到機場,還有旅客安檢後不死心的找機場站務人員要賠償,我心想怎麼可能,從沒聽過大陸飛機延飛或取消有在賠的,況且處理的手腕與程序雖然和台灣一樣拙劣,但該給的飲水、食物、巴士接送與旅館一樣不少,怎麼可能還給賠償費,沒想到登機時憑登機證一個人發了200塊人民幣現金,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雖然看起來錢不多,但大陸國內的機票也不貴,看來大陸消費者意識也逐漸抬頭,在中國果然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是在台灣對大陸刻板的印象,更新的速度遠遠趕不及瞬息萬變的中國啊,每隔一陣子到大陸就有新的發現與刺激,回到台灣卻是一成不變的原地踏步,甚至愈走愈往回頭路,看來離台灣拋下自尊,虛心向大陸學習的日子真的不遠了,只是到時有多少台灣人做得到呢?我懷疑,至少我不希望看到那一天真的到來,我希望自己與台灣一直都是大陸人學習與仿效的對象,加油吧台灣,等到變成「台勞」時我們活的也不光彩。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信任與團體合作

表坊相聲在大陸的巡演,在第一站武漢的首演演出中出了點狀況,為了減少人力,所以之前我將三台2米寬36長的台車用插銷活頁連結,如此就能用四個人來完成六個人的工作,而且少了三台台車分別定位的時間反而更省時,到了定位後在亮燈前再將插銷拔出使台車分離各自獨立,因為下一場換景三台台車各有各的去處,燈亮後開始有人回報插銷拔不出,所以下一場無法照原訂工作內容直接換下一景,跟了我十年的學弟「大王」在對面側台聽了就跟神色緊張的小朋友說急什麼,還有一場戲,去拿老虎鉗或怪傢俬,同時就跟來支援裝台的台灣資深crew大信說有狀況請他支援,並要他來找我聽我安排,大信原本再一會就要去機場所以已換便服,老鳥聽了立刻從對岸衝過來,來找我時已換成全身黑衣服,問我等一下換景要做什麼,其實這一段在當下我是不知道的,因為我正忙著詢問情形及模擬狀況和重新分配工作,所以當大信一身黑出現在我眼前問我時,我只回答不用啊,我相信他們。

因為雖然大信的能力及資歷都比我的crew強,可是他們是最了解狀況的,況且在黑暗中我們要以8個人完成在台灣12個人的換景工作,各自之間複雜的路線及時間差的配合,是長期的了解配合與默契才能完成,所以突然多了一個人可能造成黑暗中碰撞或導致更大的危險,當我的crew告訴我他們可以解決時,其實我除了相信他們之外並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在我右舞台重新分配工作去cover原本拔插銷的同伴下一場的換景內容時,左舞台被戲稱記憶力像魚一樣只有7秒的小朋友,遇亂竟然精明了起來,主動問大王她要不要幫忙屬於原本拔插銷夥伴要撤掉的道具,大王回答她說:「妳說呢」?當事後我聽到對面當下這些處理的過程時,老實說心裡是挺窩心的,而二名拔插銷的夥伴果然沒有自毀承諾與我的信任,死命達成任務,在台上黑暗中當我聽到插銷被用工具拔出的巨大聲響時,我想活頁應該是整個變形了,所幸大家各自相互支援,發揮團隊力量,所以幾乎是沒有耽誤到原本的換景時間就排除了狀況。

能力每個人都有,個性也都不相同,就像石頭般有圓有方,同樣是石頭誰都想成為萬里長城或是埃及金字塔中的一部分,沒有人願意做茅坑的墊腳石,但一顆方方正正的石頭可能也只能被當成石凳被人坐,而無法成為萬古流芳的偉大建築,二顆鄉愿圓滑的鵝卵石堆疊在一起一碰就倒,二顆方正的石頭堆疊在一起固然牢靠,但比不上有稜有角你凸我凹的石頭相互配合緊密結合來的穩固,將一群有稜角的石頭適當的排列組合,再加上相互配合與信任的黏著劑,所產生有如榫接般的團隊力量,才是牢不可破的堅強巨牆,劇場是teamwork的工作,個人能力再強只有做到死而壞事,無法成就完美的演出,只有在團隊中的每個人相互配合相互支援,才能發揮加乘的力量,這也是劇場比其他行業迷人的地方,縱使大陸演出狀況稍多,但只要每個人都有向心力及使命感,就沒有克服不了的難關,當大夥團結一致,再苦也累中帶笑,否則就算再輕鬆也抱怨不斷,人生中如果事事不滿處處抱怨,日子過得不是很無趣嗎?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大陸埋下一顆種子

「咱們大陸就是沒有像你這樣的人,大陸人太滑了」,這句話從北京布景工廠的老闆口中蹦出來,讓我感到十分光榮,我連忙說:「以後像我這樣的人會愈來愈多,之後你們舞美製作就會愈來愈清楚,愈來愈輕鬆,就像幾個台灣專業舞監來大陸攪和後,你們不也慢慢開始有與以往工作內容截然不同的舞台監督的出現嗎」?「TD」在現在的大陸劇場還是個尚未誕生的職位,舞美製作還停留在舞台設計丟幾張不清不楚的圖,有時連詳細尺寸都不齊,多半是當面或是電話講個一、二次,然後就是劇場見,由舞美工廠出師傅進劇場搭建,然後等著搭完的修改,等著導演及設計的現場感覺而大改特改,可舞美設計的「監製費」卻是絕不會客氣,該拿的拿,該在導演面前做人的卸責推諉現場也絕不含糊,所以在隔天要裝車了,我依舊是帶著行李從機場直奔工廠,看完景後要求要修改的部分多達15樣之多,其實要不是時間來不及,再加上我們價錢殺很大,所有他們自作主張差不多的做法都會被我要求修改掉。

所以雖然要求很多,但都是他們沒照我之前提供的照片及做法,然後我會解釋這樣的作法我演出時會造成換景如何的困難,所以他們雖「滑」不過去但也知道是沒做好自己理虧,並不會不願意加班修改,反而有感而發的說出這樣心悅誠服的話,而且我想他們應該很少碰過像我這種每次看景要請我吃飯都不給機會的人,就算真的吃了一次也搶著付賬當場僵住的人,可能這些吃飯的費用也是他們固定的支出成本,可是對我來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我占了你的便宜怎麼好意思要求你而不放水?所以這種不吃不拿的他們反倒不知該如何是好,可是對我來說他們是因為合作後感覺專業度不錯,價錢也合理我才找他們,他們靠的是實力其實不用做得這樣,可能是大環境使然不得不的結果吧,不同流合污或「人情世故」就沒有競爭力,有點像早期台灣的紅包文化,是悲哀但我相信這只是走向專業成熟的過渡過程,會慢慢改變的。

早期大陸人客套見人就喊「師傅」,等到滿街都是師傅現在就成了「老師」,開玩笑說可能也是老師往往說的多做的少,沒有老師自己在動手的,所以剛開始看景我習慣順手一幫忙搬,就害工廠員工挨罵,因為老闆很緊張連忙阻止再斥責,或是我一說了自己的想法與做法,老闆馬上在旁邊補上一句:「聽明白了沒」,好像真把我當成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於是我就繼續跟在台灣一樣做我自己,照樣自己動手編號或是製作氣泡布保護包裝外衣,搞的他們不好意思,然後就會趕快跟著幫忙,好像看到女生在搬東西大陸男人就會變得積極主動般,但我想這絕不是因為我頭髮長的緣故,因為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女生,但我相信他們真的很不習慣「TD」,因為到舞美工廠的設計只動嘴絕不動手,製作時說的少事後說的多,反正千錯萬錯都是工廠的錯,話要說的不清不楚才顯得舞美設計老師地位的崇高,是工廠資質駑鈍不能理解才會錯,可是對TD而言,工廠做景錯誤就是TD的責任,是TD沒能力指導幫助工廠做對或是沒盡到監督的責任,是無可推卸的責任,相信久了他們慢慢就會知道與習慣TD是個什麼角色。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在做天在看

早期在雲門的時候,對於每一個製作的資料,總是習慣性的細心記錄保存,因為誰都不知道林老師何時要重演哪個舞作,而且記憶中在雲門很少會重新製作,幾乎都是要全力重現,所以資料不認真做搞不好沒害到後人已經先弄到自己,離開雲門後,一個案子一個案子的接,巡迴後幾乎案子就結束,鮮少有再重演的機會,縱使隔了幾年某齣戲再重演,也都是重新全新設計,保留的資料漸漸的成為了負擔,一個案子資料就算3公分高,一年15~25個案子平均就60公分高,十年就6公尺高,於是資料留的時間愈來愈短,當我原本的床底都塞滿時,就開始清舊資料,前年搬家,更是忍痛清除這些重演無望留下來不知要做啥的資料,做技術的不像設計有影帶保存可證明自己的作品,我們似乎只有在節目單裡的名字,有些留在電腦中的資料也隨著隔幾年就掛的電腦成了隨風往事,漸漸的連有沒有拿到節目單也不像以前那麼重要,因為連節目單也成了房間裡的負擔。

最近開始要重建6年前的一個製作,想都不用想資料早就沒了,6年前已經是我上上一台電腦的事,紙本資料更是不用想,早隨著沒帶到新家的許多資料紙箱進了資源回收場,找了當時的前輩舞監借了他的舞監本,在幾次出國間匆匆的翻了一下,赫然發現以前的舞監做的事真不少,這個前輩寫的字很漂亮看得出有毛筆的底子,讓我訝異的是6年前電腦好像還沒有手寫的辨識系統,即便有也還是很不成熟的階段,印象中這個前輩用電腦好像是這34年的事,可是當我看到我在找尋的當年裝台演出的schedule竟然是電腦打時,心中五味雜陳,我絕對相信這不是他親自做的表格,應該是他手寫後請人幫他用電腦照著打的,對我來說手寫或電腦不是重點,因為我需要的是表格內的內容,可是這份表格卻給了我許多感觸,尤其是我深知當時的他早就是一人做二、三人的工作,所以大家都習慣了他沒時間做美美的資料,雖然許多事都只在他腦裡,可是他總是能把事情都處理好,可是沒想到一份連劇團都沒有的舞監本卻讓我重新認識這位前輩。

如果不是要重演這個製作,如果不是劇團根本沒啥資料可參考,我不會有機會看到他的舞監本,這不是特意做給劇團美美的歸檔資料,老實說我想都沒想過這個製作會有重新重製的機會,我甚至在他的舞監本裡看到當時是TD的我做的一些檔案,連我現在都沒有的檔案(跟著掛掉的電腦成了往事)被他印出來好好的放在舞監本裡,而且這不是個有巡迴可以慢慢補資料的製作,我相信當時的他也沒想過會有其他人會看這份資料,這份對自己負責的資料在現今更顯珍貴,因為想到當時他忙碌的情況下還留下這樣的資料,對照現在的年輕舞監朋友們,心中忽然浮現一句老話:人在做,天在看。人終究最後要面對負責的人是自己,夜闌人靜時捫心自問,能不能面對自己才是真的,藉口理由永遠不嫌多,解釋抱怨永遠不嫌少,如果只比留下的資料也許看不出端倪,但是把時空環境客觀條件一併考慮,可就天差地遠,看到電視上談論的年收入百萬的「新貧族群」,可是在我小時候百萬卻總是跟「富翁」連在一起才會出現的字眼啊。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另類五星級

有些朋友常常稱羨的對我說:你的工作好棒,可以免費出國去好多國家,我總是說根本沒什麼了不起,因為只是護照上多了很多國家海關的戳記,其實不管到哪,幾乎都是機場、旅館與劇場,去過的劇場與住過的旅館真的不少,但要說去過的國家不少,其實是很心虛的,雖然「去過」幾十個國家,但多半只在一個城市或少數城市短暫停留,而且大多時間都在劇場與旅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所以還寧可說自己在很多國外劇場演出過,或是說住過很多外國的旅館,還比較貼近事實,對於劇場無從選擇,但是出國旅館通常我們住的都不算太差,多半都是四星等級,其實對於旅館的幾顆星的評比,是有其嚴格的審核標準,例如在II(世界旅遊協會)的評等中,要符合一千多項的條件才能成為II五星級的會員,否則只能參加三或四星的RCI會員,台灣一堆自封的五星、六星甚至是七星,其實很多連四星都不到。

對我來說什麼健身房、游泳池甚至高爾夫球場,根本沒時間享用,所以再多也沒用,我對所謂五星有自己異於常人的標準,對我們來說正常晚上10點收工回到飯店,多半是上上網洗個澡就睡了,或是餓了一天如果飯店附近有消夜或飲料可買,通常就會帶回房間吃喝,所以有張舒適的床就有一顆星了,飯店附近生活機能佳,能買到消夜或是飲料就又一顆星,我住過不少在山頭上的旅館,風景再優美又不能吃,諾大的庭園瀑布流水又不能喝,想買個可樂想到要走下山頭,或是等計程車開上山念頭就打消一半,一看minibar的價目表一瓶可樂要新台幣一百多塊,比機場還貴,吞吞口水止渴就算了,如果房間內含免費網路且速度不慢,不至於等到睡著那就又一顆星了,再來就是吸菸問題,雖知吸菸有害健康,但個人選擇不同,所以如果房間有個小陽台或是吸菸房,不必為了抽根菸大老遠下樓到戶外,那又一顆星了。

有時工作忙起來根本沒時間或心思吃飯,所以早餐對我很重要,因為下一餐很可能就跳過中、晚餐,我可以犧牲睡眠提早起床去吃早餐,但是因為怕食物中毒影響工作,為了減輕中毒的嚴重程度,長久以來習慣上我每樣都只取一口的量,所以能讓我舒適悠閒又吃飽的早餐,當然又是一顆星,基本上我的五星級旅館認定,只要能滿足我的需求,滿足幾樣就幾顆星,其實只要一人有一張床就算ok,其他都算是賺到的,早年團體或器材公司為了省錢,常常安排4人一間2張床,甚至不管你有男有女都在一間,可說是極度不尊重技術人員,經過多年長期抗爭的結果,一人一張床(加床也無所謂)是最起碼的要求已被多數團體接受,我們不像老外要求一人一間,也很少在要求一定要住幾星的飯店,通常是團體安排住哪就住哪,有時甚至會主動要求寧可住的近一些,少顆星都沒關係,為了多一顆星有健身房、游泳池或spa等設備要多花半小時車程,我相信很多技術人員寧可住的離劇場近一些,但有時行政確實難為,因為有些演員對飯店設施要求很多,行政又不想讓技術人員誤會說對技術有大小眼之分,所以通常我只管是否每人有自己的床不用與別人擠一張床,其他的都無所謂,多的星都當成是賺到的。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成功模式無法複製

最近和朋友閒聊,聽他說了幾次「成功模式無法複製」,知識是要活用,就算是完全複製但不同人總會有不同的結果,所以我同意這句話,但俗話說「萬事起頭難」,雖然從不認為自已是成功模式,也不在乎別人成功與否的評價,因為只是想把事情做好,雲門訓練出來的孩子在觀念上是雲門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社會給了雲門太多資源,所以雲門總是敞開大門願意將資訊無酬與人分享,所以在雲門的訓練下我自然而然的習慣分享,就算是野人獻曝吧,給人當作參考資料也好,有些朋友不解我為何花費時間力氣在寫這些部落格文章,為錢嗎?也沒看到值什麼錢,為了出書嗎?出了也沒市場,雖然真的有朋友認真的跟我談過想幫我出版,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部落格文章隨便寫寫沒啥營養上不了檯面,我沒壓力的亂寫很放鬆,要真出書字字斟酌潤飾我才不幹,要當上課的教材嗎?偏偏我對當老師也沒啥興趣,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是認為自己不是百年樹人的那塊料,所以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想單純只是記錄自己工作的一些過程與想法,如果剛好有幫助到人那更好,如此而已。

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在工作中我好像真的是屬於「到此一遊」那一型的,也許是可參考的範例太少,所以自己在跌跌撞撞摸索後總習慣留下記錄,以後如果有人需要參考,有心或有緣自然能看到,例如如何到大陸製景,從在台灣時就用照片記錄每一樣東西,有實體照片配圖複製總是容易許多,製作清單與各物體尺寸重量表,然後帶著用G來計算的照片與資料到大陸工廠談,看景時一樣用照片記錄,在製作清單上備註須修改內容成為修改備忘錄,在工廠堅持把所有景搭起來逐一編上記號再拍照,這就成為裝台時的舞林秘笈,同時可以檢查與確保製作時是否無誤,以及結合螺絲尺寸與工具之準備,不至於進劇場時組不起來時才傻眼,許多事都無人可問,無例可循,所以先要自己有想法,然後一步一步堅持絕不讓步,態度堅定就算從沒見過有人這樣搞的大陸人也就會折服盡力配合,而且不管當天多累忙到多晚,一定要把當天的資料及照片在電腦上工作完,事情只有愈積愈多不會愈積愈少,Never put off until tomorrow,等你有空要處理時也忘的差不多了。

就像為了演出到大陸場地調查,六站就蒐集1G多的照片及資料,索性就一起向雲門等有資料的團體或個人交流各自手上的大陸劇場資料,弄到近50個大陸場地4G多的資料,再交給有心人刊登在網站上供大家自由參考,如果大家都鄙叟自珍,那進步的幅度就會變慢,不必擔心提供別人所不知的資訊別人就會追上來,要擔心的是自己進步的幅度是否比不上別人,覆巢之下無完卵,人人留一手只會造成大環境停滯不前,如果大家都願意拋磚引玉,就會有許多可以借鏡與學習的對象出現,刺激自己更成長與進步,成功模式無法複製,就算整本know how攤在別人面前也不見得會有相同結果,不必吝嗇提供給人參考的資訊,大家一起成長進步比較有趣,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別人是無法複製你的人格特質,也不必擔心野人獻曝或自己想法不成熟,分享交流如此而已。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門道5

在台北的演出中,台上要一台真的高爾夫球車,在黑暗中從側舞台開出至定位,然後在亮場中載著演員離開,為了怕爆衝,所以請廠商將最快速可達80公里的時速,用改電腦程式設定的方式設成最快3公里的時速,到了要去大陸巡演而在北京重做一套景時,我想是不可能要舞台布景工廠照著台北的方式,不靠電腦只能靠人腦,然後想到了以前我的車有定速裝置,其實就是控制油量大小,於是請北京工廠的師傅幫我切一片鐵焊上螺帽,再加上螺絲,再將這個小零件焊在油門的踏板旁,當我踩油門時,螺絲頂到車體就無法再快,如果嫌太慢,就調整螺絲長度讓螺絲變短,油門就可踩深一些,就可變快,反之太快就將螺絲轉長。

 DSC06131.JPG       DSC06132.JPG  

     而在北京工廠也偷學到一招,以往製做繩子軟景時,為怕打結總是一條一條慢慢的綁繩子量長度,從沒想到用「梳子」又快又準,下次有機會也要來試試,先把底緣鑽洞固定用的木條穿過所有的繩子,再將頂部繩子與木條固定壓重,然後就當成梳子來用,不但可把所有繩子梳開,還同時把長度也調整完了,真是聰明又快速的方法。

 DSC06117.JPG        DSC06122.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