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門道4

    跨年活動中有火把這個道具,由於表演者眾多也無法帶打火機,而且是要在觀眾面前點火,所以之前是設計成瓦斯罐加按鈕的電子點火,表演者只要出場前事先打開瓦斯,等到要點火時只要按下按鈕,火就會神奇的點起來,雖然我一直覺得會有問題,但與其他眾多問題相比,這已經是沒時間能去顧及的小問題,但是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面對,就在最後一次整排火把第一次上場點火,果然瓦斯罐的青色火焰在黑夜中根本看不見,而隔天就是第一次彩排,檢討會中導演對我說這個瓦斯罐的噴頭要改,要改變空氣的混合比才會有紅色的火焰,我聽到旁邊有人低聲的說這火把在辦公室已經一個多月了,有問題不說到現在才講,大家都沒表示意見才量產,現在才說要怎麼改,我聽完沒有回話,因為離正式演出只剩不到一週,而且還有三次彩排,重點是有200枝火把,1、2枝改還有可能,這麼大的量根本不可能,況且真的改完演員也沒有機會練習了。

    道具廠商也已初驗過了,對我來說檢討那些我沒參與的設計及製作過程對結果無濟於事,還不如省下時間趕緊尋求解決的方法,所以就回到思考的基本模式:多少時間,多少人,多少錢,多少事。狀況是沒啥時間了,也沒人可以幫我(crew有他們表訂的工作要做,不可能要他們來幫忙製作上的問題),更沒錢來做任何的修改,連方法都沒有就算找到專門的廠商也不可能在1、2天內改完200枝這麼大的量,況且要在不更改演員操作的步驟才可以,重點不在如何改噴頭,重點是不要瓦斯所產生的青火而是要正常燃燒時的紅色火焰,市售任何瓦斯爐或瓦斯罐只有在燃燒不完全時才會有紅火,改瓦斯噴頭只是為了達到有紅火產生的方式之一,但不是唯一途徑,既然評估上改噴頭是不可行的路,就要趕緊尋找其他的解決方式,於是我從傳統在劇場裡用棉布沾煤油的方式開始重新思考,如何找到這二者之間可以相通的橋梁。

    想了想就想到了烤肉時就算是沒有明火燒紅的紅炭,只要是肉上滴下的油就能引起火,甚至火大時連烤肉架上的肉都會著火,而且是紅色的火,於是打電話給道具廠商,請他隔天一早幫我準備煤油,鐵絲及棉絮,我們來實驗看看,於是隔天我就在瓦斯噴頭上方,加掛沾了煤油由鐵絲綁著的棉球,果然青色的火遇到棉球就變成了紅色的火,基本上大方向已經沒問題了,只剩下滅火及如何縮短製作棉球的時間,因為3次彩排加演出是800個棉球的事情,將便宜棉絮製作成棉球固定,1個10分鐘就要8000分鐘,還要沾煤油及濾乾,顯然必須要再改良方式縮短時間,我猜想因為有源源不絕的瓦斯,所以可能根本不需要煤油,既然不需要煤油也就不一定需要棉的材質,只要是任何能撐的上6分鐘(預估需要點燃的時間)沒有完全炭化成灰燼的就可以,再想到了蠟燭裡的棉蕊,不就是繩子嗎?於是切了一小段麻繩來實驗,果然可行也很理想,因為只要先將鐵絲分段綁在繩子上,再用美工刀直接切下鐵絲與鐵絲之間想要的適當長度,於是一個加掛的麻繩製作縮短至不用1分鐘,而火的大小只要控制瓦斯的大小就搞定,終於找到符合紅火的目的,又不改變演員操作的步驟,也省錢省時省事省人力的解決之道。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D與舞台管理1

    過年前有個孩子在臉書上問我TD需不需要run show的問題,並希望我能po文發表,我說我尊重教育劇場裡老師的教導,也無意引起筆戰,只是台灣劇場現在已經成熟到可以分工這麼細,有這麼多錢來雇用這麼多職位的人嗎?我不認為,其實這是由市場來決定,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歷史是勝的人來寫歷史,就像是市場供需的問題,誰需要誰,遊戲規則是由被需要的人來決定,二家麵包店一家大排長龍,一家門可羅雀,你要選擇哪家?要排上數小時貴的要死還要被限制購買的數目,那你為何還心甘情願的站在街頭吹風受凍,只為了一塊能滿足你的麵包?如果這兩家天壤之別的麵包價格一樣呢?那只有等到隔壁麵包賣完,買不到的人為了填飽肚子,還是有人會上門來買一樣價格不用排隊味道不優的麵包,或是二家一樣價格的牛肉麵,一家湯頭鮮美牛肉又多又大還附贈小菜,另一家幾乎找不到肉塊還死鹹到難以下嚥,你會選擇哪一碗?客人自然會決定你的命運,不願顧及客戶需求不願改變,最後只能關門大吉。

    就像舞台管理作者在第二版的作者序中提到(P11):「他們(某些不懂劇場的企業組織)就雇用了兩到三人,負責先前製作舞台經理的工作……把一份工作拆解得零零落落,弄得右手常搞不清楚左手在幹什麼」。不只是舞台管理TD也是一樣,有許多人並不清楚自己職位該負責哪些,總是會說那不是我的事,當然啦,如果你強到劇團非要你不可,那可能為了要留住你會容許你只做你想做的事,然後再花錢請另一個人做其他你該做的事,可是台灣並沒有這麼多有錢的企業組織在經營劇場演出(商業場有劇場沒有),舞台該做的事TD不參與不負責又沒有另聘其他職位的人來負責,那是要燈光技術指導還是音響工程師來負責舞台嗎?還是舞台設計或是舞監來負責執行換景演出的工作?或是就讓crew自己來,反正那不是我的事?

    就像米蓋在舞台管理的推薦序(P16):我就被這樣字句吸引---『舞台經理的首要特質是要「負責」;也就是說當他們看到任何有利製作前進或成功的可能性時,會樂於立刻行動。』其實不只是舞台經理,TD也是如此,就像常有小朋友問我定馬克到底是舞監的事還是TD的事,因為現在大多數的舞監並不清楚他還要訂馬克,我都會說反正舞台人多,計較那麼多幹嘛,其實TD只能根據舞台設計的平面圖定出未經修改的假馬克,舞監根據舞台設計的平面圖在排練場標出位置以供排練,期間導演的修改或是演員的需求而改變,沒有看排的TD是不會知道的,就算進劇場前舞監已將改變的位置告之設計(這樣的舞監在台灣少之又少),會重新出圖的設計更是想都別想,況且在觀眾席看可能又要微調,什麼時候看過TD跑到觀眾席定馬克?所以通常是舞監不主導先將在排練場就更改的位置訂出場景馬,而是陪同導演及設計直接在觀眾席指揮一次定位,我為了節省時間以及避免因為手忙腳亂而顯得笨拙而沒有效率,只好事先替舞監自製各式加了護背的螢光膠帶,一確定位置就能快速的完成演出馬定位,有很多事情都是為了不危及自己的工作而情願延伸衍生的工作,如此而已,要做「這不是我的事」的TD,還是幫助演出順利的TD,問題不在怎麼教的老師,而在想成為怎樣TD的學生。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