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製作與舞台管理1

    有製作背景的人都知道,一個作品從無到有,是需要經歷許多勞心勞力的修改與折磨人的過程,勞力是容易估價的,進了劇場有多少事,有多少時間,需要多少人,一個crew時段費多少X多少時段X多少人,很容易就能計算出需要多少錢,但是雖說「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有了錢能找到足夠的人來執行,就能有好的作品呈現在觀眾面前嗎?答案當然是不能,因為沒有勞心勞力的製作過程,就不會有動人的作品產生,勞心是無價的,就像錢能買到有能力的人來工作,但錢買不到能力,當然啦,錢也買不到藝術天分與創作,如果可以,觀眾就不會花錢買票進劇場來看作品,有錢自己在家做作品就好啦,有的好作品觀眾甚至一再掏錢一看再看,因為值得,所以觀眾願意付出,也因此能有更多的錢來製作下一個更好的作品。

    所以勞心是很難被計價的,如果真要計算,每一個在製作團隊的成員算下來的平均時薪,大多數人絕對遠遠低於crew的時薪,那為何還有人願意參與製作呢?因為機會,因為機會也是金錢無法買到的,有人為名,有人為利,有人為權,有人為了圓夢,有人為經歷,有人為了經驗,有人為了成就感,有人為了豐富自己的生命,每個人各取所需各自得到滿足,但前提是要有這個參與的機會,沒聽過有人捧著鈔票說拜託你讓我參與這折磨人的過程,然後在付出中學習成長,進而得到能力吧?有能力就有不可取代性,就是別人非要你不可,甚至願意花更多的錢請你來參與,用錢來讓你感到能更快樂的平衡這折磨人的過程,所以雖然製作的過程是無限的修改與折磨人的過程,但還是有人願意脫一層皮勇敢的參與,因為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就像「舞台管理」這本書的作者開宗明義在序中所言:「不論哪種形式的製作,首要元素只有一件,那就是溝通」(P5),一個作品能否完整的呈現,良好的溝通有著決定性的關鍵因素,因為沒有良好的溝通,就成了製作團隊中的人各忙各的,沒有互相檢視調整的機會,等到大家各自完成後到劇場裡兜在一起,該指責的指責,該掉淚的掉淚,在時間的壓力下倉促的妥協修改,努力把四不像修成三不像,然後說早知道我就怎樣怎樣就好了,千金難買早知道,萬金難買吋光陰,為何在進劇場前的製作期不充分的溝通交流,要把問題帶進劇場裡才要解決呢?然後佔了該留給導演及演員工作的時間與技術人員的排練時間,縱使救回了設計,陪葬的卻是整個演出,以前科技不發達沒有電腦的時代,溝通靠的是見面開會,之後是書信往返,隨著科技的進步,電話、傳真機、手機、電腦陸續問世,溝通的工具愈來愈快捷便利,當然人也愈來愈忙碌與一心多用,所以許多製作都毀在過於忙碌的大師級設計手裡,其實如果有好的舞監、行政及技術指導,依舊是能把持製作的大方向,讓忙碌的導演能安心工作,讓忙碌的設計能提早發現問題思索改善,讓作品能完整無憾的呈現在觀眾面前。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專業是什麼

    專業是內心愈慌亂,腦子一面動個不停,依舊維持優雅沉穩的外在表現把問題逐一解決。

    專業是做愈多愈覺得自己做得不夠,離專業之路愈遠。

    專業是稻穗愈成熟垂的愈低,只有半瓶水才會響叮噹。

    專業是精準、效率、將複雜問題簡單化。

    專業是「老師您別急別生氣,如果生氣就能解決問題,那您就一直生氣就好啦」…….謝謝佳菁的開示(謝謝培能分享小ㄚ頭與大師的對話)。

    專業是不要等問題發生了才去面對。

    專業是不推諉不狡辯,不爭功不膨風,是默默的將問題解決再馬上去面對下一個問題。

    專業是事先自己去把問題找出來,而不是事後別人告訴你問題在哪裡才去解決。

    專業是過程不是結果,沒有專業的過程即使有好的結果也是矇的。

    專業是一步一腳印,沒有捷徑。

    專業是林老師在雲門15週年節目單內的一段話:「藝術苛求人死而後已,五體投地,可是它卻並不一定對你微笑;但是年輕的瘋狂與誇張畢竟是可愛的」。

    專業是讓壓力推著自己勇敢地往前走,而不是讓壓力扛在肩上把自己壓垮。

    專業是無止境的學習之路。

    專業是溝通、分享、共好的精神。

    專業是任何職人無可逃避的宿命。

    專業是態度而非技能,專業的技術只是最起碼的基本而已,專業的態度才是重點。

    專業是一輩子經營的品牌,累積的信用。

    專業是不卑不亢的堅持,是以理服人不是以力服人。

    專業是劉鳳學老師在50幾歲毅然決然放下一切,遠赴英國重拾學生身分攻讀博士學位。

    專業是低調感恩,不是高調炫耀。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漂泊的旅人

    甫從溫暖的舊金山回到濕冷的台北,開了幾天的會就又獨自一人動身前往乾冷的北京,出發前上網查了一下裝櫃那天北京的天氣預報,氣溫是1度到零下12度,雖然我有過在俄羅斯新西伯利亞零下19度的經驗,但那畢竟多半是在室內,可北京是要在戶外裝貨櫃,因為倉庫的路不夠大,貨櫃車無法到達倉庫門口,需要經過290度的轉角將貨從倉庫推到戶外的路邊裝櫃,而去年在北京飄著小雪在劇場卸貨口外裝卸就已經冷的胡說八道了,而那只是零下6度的低溫而已,所以當然是要在正午12點裝櫃,總要拼個1度而不是沒太陽的零下12度工作吧,回想從在舊金山貓在旅館的陽台上,坐在躺椅上抽著菸喝著可樂,看著涼亭庭院聽著噴泉潺潺的流水聲,樹上鳥兒賣力的叫著,我邊曬鞋邊享受著陽光度過溫暖的一天,也只不過是幾天前的事。

    準備好了頭套、圍巾、口罩、手套、腳底暖暖包等所有禦寒裝備坐在辛巴克裡喝著咖啡等著朋友開車來接我們,約了10點但是北京堵車的情形實在是太過嚴重,所以不意外的友人鐵定遲到,到了快11點還在擔心會不會誤了行程,沒想到主任接到的電話卻是報關行打來說貨櫃拉不出來,可能要到晚上才能裝櫃,這玩笑開大了,又不是星期六或日沒上班貨櫃拉不出來,貨櫃拉完到倉庫要3個多鐘頭,我12點要裝櫃,怎麼可能不是前1天就把貨櫃拉出來?況且這不是臨時的改變,是早就安排計畫好的預訂行程,15名工人約了1130到倉庫,預計1200~1700在太陽下山前裝完櫃,然後隔天我就飛回台灣,在裝櫃前1小時說要改時間,在大陸也許是習以為常但對台灣的我們當然無法接受,主任馬上明快的處裡,先是請大陸友人打電話讓工人先去吃飯,然後打電話回台灣的報關行,經過一番聯繫斡旋,台灣報關行每小時打電話回報何時貨櫃能拉到倉庫,並請大陸報關行準備照明的燈具及發電機,因為晚上倉庫那沒電沒燈,我們照原訂計畫趕去倉庫,至少讓工人先將貨從倉庫中推到路上,把裝櫃順序先排好等貨櫃來。

    到了倉庫曬著太陽頂不住寒,但至少呼吸不會刺痛,我問大陸友人大概幾度,我猜零下3度,朋友看了太陽說大概零下1度吧,回到車上避寒等吃飯的工人回來時看了車上的溫度計,果然車外溫度是我猜的零下3度,而告訴大陸報關行倉庫這裡沒電不能只用車燈來照明,因為沒有空間給車子,倉庫外是僅有約4、5米寬的巷道,至少要有三盞燈照明及發電機,一個照倉庫,一個照路上,一個照貨櫃,結果他一樣打電話給友人要他幫忙準備這些器具,電話被無辜友人身旁的主任接過去再次要求後,最後來的竟然是3個小手電筒,所幸第一台40尺貨櫃在下午3點多到,第二台40尺貨櫃在下午4點多也到了,我們就以飛快的速度跟太陽賽跑,在剛過5點後不久只用2個小時的時間裝完240尺貨櫃,不然在寒冷的夜晚用3個小手電筒裝櫃,我寧可自掏腰包出機票錢,要台灣報關行飛來裝給我看,看著還來不及下山的太陽,才想起了所有禦寒裝備都還放在包包裡忘了拿出來,這時也無所謂了,因為可以回到暖暖的車裡慢慢地塞車回去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舊金山工會下的劇場情況4

當我發現從演出商、演出商請的燈光器材公司所說的一些工會規定,都與老外跟我直接討論時的片斷訊息有些出入,所以我就起了個大早,將一些可能會用到的單字,什麼保險、失業金、退休金、選票、立法……..全都先查好,寫了滿滿的一張A4的紙,準備到劇場直接問老外,否則同一件事從不同管道得到不同的答案也很麻煩,總不能全都是「美國各州工會規定大同小異,但都有實務上做法及調整的彈性空間的不同 」吧,那「大同」又是什麼呢?所以到了劇場,找了舞台頭子拿出了紙跟他們請教,然後就一堆美國crew圍著我專心的聽我的破英文,再儘量用簡單的字句回答我,後來舞台頭子說他應該可以要到他們工會的規定,不一會,他拿了一份文件塞給我要我藏好,說這是不能對外的要我不要讓人看到,然後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他說我回台灣後再拿出來慢慢研究,我感激的再三道謝。

後來拆完台等裝車時,聽麻雞說這個舞台頭子在全美劇場總工會年資排名第26,我說怎麼可能,麻雞說他48歲(我心想他看起來比我還年輕),但是年資38年,他10歲跟著他爸爸做事就進了工會,所以他現在是全美劇場總工會年資排名前100名中最年輕的,但只有25人比他資深,麻雞問他為何不當這個地區的工會頭子,他說當那個頭好累要做好多事,他現在做舞台頭很快樂,連工會頭都要敬畏他三分,因為工會年資實在差太多了,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時我才明白,難怪裝台時他可以不休息說「去他的咖啡」然後自己繼續做,而不見工會頭子制止或責罵他,我還以為這兒的工會頭子這麼好商量,原來是這個年輕的舞台頭子實在是太資深了根本沒有人惹得起,也好在技術人員在哪都一樣都很單純直接好溝通,之前演出商一再警告這兒劇場的general manager多難搞,可是我工作起來覺得他們比LA的友善許多,也不見工會頭子一直來找麻煩,原來是有貴人在罩著我們。

而裝台時我記得有crew說他應該有看過我,問我是否有來過,我說我是來過美西幾次,但我不知是不是在哪有遇過,後來隔天他穿了一件T恤秀給我看,果然是2005年我隨當代來演慾望城國時送的,而他也就是彩排後那個拉大幕說:「沒關係,我喜歡這傢伙」而願意提早回來,幫了我解決難題的flyman,他說他回家翻了好久才找到,這次因為天冷,所以我沒有將衣服綁在腰上,不然他應該更早會確定認出我來,這已是不知道第N次被外國crew認出來,心裡實在感到很窩心,所幸當年跟著雲門在世界各地跑碼頭時,雲門一直都是專業而受人尊敬的好客人,離開雲門後中毒太深也改不了,所以跟別團出國都習慣如此,因此常有意外的貴人相助,如果是和許多人一樣,「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或是「反正我只來一次,以後又不見得會再來,所以拍拍屁股就走人」,或是把local crew當成拋棄品使用,結果可能就不是這樣。拆完台裝完車劇場的general manager與工會頭子特地留下來等我裝完車握手道別,我感謝他們的協助,雖然我習慣從不留連絡方式,因為我也記不住,但我相信他日有緣再見時,他們會記得我的,不記得也沒關係,一工作就會變成好朋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舊金山工會下的劇場情況3

4小時show call的問題就在「沒問題,我喜歡這傢伙」這一句話中得到解決,雖然主辦商和工會頭子事先斡旋許久,告知工會頭子我們對於演出前準備時間的需求,我們也表現出一個值得被尊敬是個受人歡迎的好客人,但關鍵是在工會成員(show crew)願不願意配合,就在彩排結束後,工會頭子來問我晚上crew幾點回到劇場,我說事實上我只需要1800時一個音響來開系統讓我們可以試mini mic(技術性用系統測試換一個人與show call分開),其他人1900照show call回來就好,但是我需要一個flyman提前5分鐘回來準備,因為在house open前需要關大幕,工會頭子問那為什麼不能現在就關好大幕?我說因為1800演員要試mic啊,他說對,可是…….LA必須整點call,而且同部門的人call time要一樣),因為這樣又會陷入無解的難題,這時候拉大幕的crew就說:「沒問題,我喜歡這傢伙」,於是問題就順利的解決。

彩排前30分鐘因為我的intercom線不夠長,所以音響問了我會走動的範圍然後重新走線,可是他走在地上的線可能會讓我拉大幕的flyman絆到,因為大幕離fly操作區有一小段距離,而大幕開啟後1分鐘就有fly cue,所以我也沒想太多,就拿黑膠帶自己摸黑貼線,忽然有人拿手電筒幫我照,我對著光源說謝謝(看不到光源後的人),並解釋我只是把線貼好,因為大幕的操作繩在這裡,這條訊號線有可能造成我的flyman的危險,後來才知道幫我照手電筒的就是拉大幕的flyman,所以後來意外的是他說願意提前回來才解決了難題,其實劇場裡本來就是互相幫忙,你替他著想,他也會體諒你的難處,只是我以為我只讓工會的頭、另一個不知管啥的頭及舞台的頭都對我們的專業表現留下好印象,期待需要他們出面去喬show crew的時候能幫我們說些好話,沒想到還用不到他們show crew就自己願意配合,別小看一個小小的crew,在美國如果他不願意配合,沒有人可以強迫他,也無法沒正當理由找別人去換掉他的工作,因為做這決定的人就準備被告到死。

    首演結束後一落大幕,工會頭子就來問我明天的call time,因為他要在4小時 show call時間內給了明天的時間才能解call,所以所有crew就在觀眾還沒散完場,在1分鐘內得到明天來的時間後走人,而我用對講機問舞監後給的時間是1800試mic,其他人1830來pre-set,這個call全部違反舊金山工會的規定,什麼4小時show call,必須要整點的call,但是我知道工會頭子會搞定他,因為show crew喜歡我們,連謝幕時都在側台跟著觀眾鼓掌了幾分鐘,所以他就沒對我說任何話直接就給call,至於錢要怎麼算是他跟演出商的事,而演出中我也發現了在我旁邊run場燈的crew(應該是燈光crew),他整晚就只有一件事,就是聽我的cue控制場燈,而別人不能代替他他也不做別的事,所以他只推一個fade,開演前關場燈,中場休息開場燈,下半場開演前關場燈,謝完幕開場燈,如此而已,這樣1小時就要30幾美金(show call可能更高),真好賺。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舊金山工會下的劇場情況2

通常在溝通與交換意見時,我比較不會用「我要什麼」,而是把需求與狀況分析提出討論,然後讓對方主動說出我想要的答案,舉例來說,舊金山的這個劇場側台比上一站LA的更小,實際空間比國家劇院右側舞台還要小,光放道具就很拼了,更別提服裝快換間及8個衣架車也要塞進來,所以我先拿電腦秀出事先在LA就準備好的LA側台照片,找工會頭子商量,讓他心甘情願把側台所有能清的空間都清出來,我馬上就讓道具就定位把空間塞滿,然後再秀另一個角度有照到衣架車及演員在快換的照片,再請問他哪裡還有空間給演員快換?於是他就自己建議服裝快換間及8個衣架車只能在走道上,而且擋著劇場對外的通道及對內的電梯,這正是我要的最佳位置,只是如果我直接去要,他一定會說不行,因為根據消防法規及電梯與門的使用需求,那裏基本上是不該有東西的,當然我是先把我們不用的空箱及備品已經運到劇場外,再把之前他給我的空間用光,所以他就只能說出我期望的答案。

然後老美看了我因為室內空間不足,只好將箱子整齊的堆疊在劇場戶外卸貨暫置區,於是主動去清了他們地下室的空間,然後問我他們還有一些空間我要不要用?我一聽馬上表示感謝,並且說我們可以自己搬運,然後舞台頭子就對我假裝生氣說我們有付錢給他們,為什麼都不讓他們做,他們跟LA那些工會的傢伙不同,我說那我們大家一起來做,其實到此我已經完全不擔心show call的問題了,因為當工會的成員不用工會規定的心態來思考問題時,union crew就變成production crew的思考模式,或是當他把你當成是朋友時,你的問題就變成是他的問題,那還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的呢?在劇場要與老外交朋友不難,語言不夠好或是沒有翻譯都沒關係,因為你做什麼人家都看在眼裡,當你把專業度拿出來時,就會贏得別人對你的credit與尊敬,自然會打從心底願意幫你,許多難題就會迎刃而解,而且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人家就不會覺得你很煩或龜毛。

就像在LA首演前的彩排,快到1700吃飯時間時,工會頭子出現在側舞台,對他們舞台頭子指了指手錶暗示該停工吃飯了,舞台頭子用手勢及口語說好啦好啦,就把rehearsal走完,然後工會頭子就沒找麻煩的離開,通常首演前我們為了省時間所以不會有真正完整的彩排,只會有cue to cue,否則會走到1730,影響演員首演前的休息吃飯及化妝,可是在LA導演需要check英文字幕的內容,所以並不希望沒cue時就省略台詞跳過,所以我們是從頭到尾沒停的走一遍,對show crew而言這是演出前唯一一次有演員的機會,所以當然希望能有完整彩排可看以免演出時出包,而且我們是沒有任何停頓排練耽擱而誤了用餐時間,只是單純因為戲太長,所以show crew就不會有太多情緒的反彈,所以其實在LA就已經是靠工會crew自願延時的配合,否則彩排根本走不完,總而言之各州工會規定多如牛毛,如果以不是個受人歡迎的好客人,就只好被人家用規定把你玩死,可是你是為了做好演出做足功課的好客人,再嚴苛的規定人家也都會想方設法的幫助你,所以與其要弄清各州工會的規定,還不如回頭弄清自己的演出,以最專業而有效率的當個好客人,自然就會有貴人出現來幫助。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舊金山工會下的劇場情況1

相較於LA工會的舊金山工會,規定比LA要來的更為嚴苛,尤其不利於時間過長的演出,因為舊金山的show call4個小時,而LA5個小時,而且舊金山必須是整點的call,不像LA可以有半點(30分鐘)的call,舉例來說,寶島一村1930開演,演完2300,LA的show call是演出前1小時開始,最多5小時,所以從1830開始,1830~1900 per-set,1900落大幕觀眾進場,從1830~2300是在5小時內,而彩排若是1730結束,我們可以1730~1830 dinner break,show call1830到2330,或是星期天下午演完休息1小時吃飯,就又可連續拆台裝車5小時,不受裝台4小時就一定要休息1小時的限制,可是舊金山show call4個小時,寶島一村演完2300,意思是show crew 的 call不能早於1900,可是1900 house open(落大幕觀眾進場),那哪有時間pre-set?舞台也許可以在大幕後30分鐘拼命pre-set,可是燈光怎麼dimmer check?音響怎麼試麥克風(觀眾進場)?投影字幕怎麼在觀眾席測試?而彩排從1400~1730,又不能1小時後回來pre-set,因為show call不能從1830開始(必須要整點),況且4小時後2230戲也還沒演完,所以目前仍舊無解。

不過我始終相信可惡之人必有可愛之處,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雲門出來的人沒有在怕的,我們一向喜歡就專業論專業,更何況這麼嚴苛的規定一定會有許多例外,我們絕對不會是第一個衝撞與挑戰的演出,只是這些彈性調整的方式及代價目前還不清楚而已,不過演出商一再強調要照著工會的要求邊走邊喬,蠻橫一意孤行只會更慘,還舉了大陸知名導演率大陸知名團體來這演出時,習慣了在大陸橫著走的導演,彩排時用麥克風責罵團員,舊金山這個劇場的老美誤以為是在抱怨他們,經過2次警告之後,大陸導演依舊我行我素拿著麥克風開罵,然後就看到防火牆降了下來,理由是你對工會成員不禮貌且勸阻不聽,所以場地回收,於是彩排當然中斷,後經一番折騰協調解釋道歉後,才又得以恢復彩排,但自此之後在美後續所有演出行程,不曾見過該知名導演再有此舉動,所有團員們都樂歪了。

所以我們更刻意表現專業,照著他們的遊戲規則走,不疾不徐當一個受歡迎的好客人,所有老美期望的要求我表現的比他期望的還高,甚至在吃飯及休息前主動提醒洗手時間到了,要洗手喝咖啡休息了,當舞台的頭忙著手邊的工作開口說:去他的咖啡,休息是為了咖啡,我不喝咖啡可以吧,然後埋首繼續主動幫我們做著他未完成的事情,這時候我看到曙光出現了,我知道明天可以逐步挑戰他們現有的工會規定了,因為現場的工會頭子雖然是要嚴守工會的規定,但工會的規定是為了保障會員權益,所有牴觸工會規定的事情發生時,工會頭子只能嚴守規定,因為他也怕被告,所以不能強迫工會成員違反工會規定,可是如果是其他工會成員自願權益受損配合時,他就能站在捍衛這些成員權益的立場來替他們爭取應有的補償權益,那接下來就是錢能解決的事情了,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只怕他們不願幫忙配合,因為沒意願就不是錢能解決的事,就得照規定走。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拜託年輕舞監看一下

舞台監督對於一個演出的成敗有著必然而直接的關係,相信對於這點大多數人都不會有異議,然而現在愈來愈多的年輕舞監及TD根本不知自己的職位該做些什麼,或是學習模仿前輩卻畫虎不成反類犬,於是許多光怪陸離的離譜事情層出不窮,所幸台灣技術劇場協會(TATT)最新出版的舞監翻譯書籍正好可以提供一些寶貴的舞台管理的知識,這是由我的好友野馬小姐楊淑雯翻譯,傅裕惠小姐潤稿而成,野馬小姐年輕時德文不好好念不務正業誤入劇場,先後歷經雲門實驗劇場的劇場人才培訓班第五期及第二屆周凱技術劇場人才培訓班的洗禮,一頭栽進劇場打滾多年,後因有人質疑她不夠專業而受到刺激,憤而赴美攻讀碩士專攻舞台監督,返台後在許多大型活動(例如聽奧與花博跨年)及演出中屢屢都展現出美式舞監的專業表現,然後又被對岸出的舞台管理書籍所刺激,終於佛心大發,發願完成她十年來一直未完成的大夢,於是在登山玩樂之餘閉門埋首著手翻譯The Back Stage Guide for Stage Management,方便年輕舞監學習成長,不必再折騰於字典的單字之中,真可謂是佛心來著。

記得當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那時候覺得舞監像是神一樣,能力又強要處理的事情又多,那個年代除了大型歌劇之外,幾乎舞監還要兼TD(舞台技術指導),而當時留美的舞監,留英的舞監,香港的舞監與本土的舞監也許細節略有不同,但都是控制全場指揮若定,以一當百的搞定所有事情,隨著我走向專業TD之路,能力愈強愈覺得後續的年輕舞監把舞監愈做愈小,甚至退縮成為duty stage manager,只扮演好cue caller的角色就以為自己是個稱職的舞監,甚至為了把cue call好紛紛選擇在演出中逃離舞台邊,躲到觀眾席專心的call cue,如果舞監演出時的位置本就該在觀眾席,那為何自古流傳至今的舞監桌或是舞監室都設在側舞台?而舞監(stage manager)不在舞台上要怎麼做好舞台管理者的角色?就算是要離開舞台邊call cue,舞台上的事情都交代好了嗎?是否全都了然於胸呢?

很明顯這些年台灣劇場在舞監的傳承上出現了嚴重的斷層現象,之前協會也曾舉辦舞台管理的技術劇場人才培訓班,希望能幫助在職場上的舞監能有在職訓練的機會,可惜沒有任何一個現職舞監來報名上課,希望這本翻譯書的出現,能夠幫助沒時間上課充電的年輕舞監有一個檢視與再學習的機會,協會秘書長甚至有舞監特別折扣優惠的想法,只是有課不上有書不讀,自己不想弄清楚一個舞監該做的事與職責,別人再想怎麼幫助都是枉然,只能拜託年輕舞監們花點錢買來加減看一下,至少可以明白別人對於舞監的期待與自我感覺良好之間的差距,當然啦,有些美式工會裡面的要求與定義不見得適合台灣,例如明定舞監不訂便當,這是因為在美那是別的職位的工作範圍,是怕侵犯別人的工作權,但是台灣劇場的發展還不像美國這麼成熟,沒有預算支撐可以有這麼多職位的人,所以有許多事是因地制宜而不能畫地自限,畢竟這是一本翻譯書,台灣劇場不是全美式劇場的編制與做法,有些事情不能照單全收,但是絕大部分的內容都是值得學習的一本好書。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LA工會下的劇場情況4

LA的工會,基本上和其他州的美國工會在本質上都差不多,各州工會就像他們的消防法規一樣,都有些許差異無法一體適用,但基礎上都是肉弱強食,拳頭大的說話就愈大,人愈多就愈強勢,規矩就愈多,在美國有演員工會(舞監屬於此工會),有技術人員工會,音樂家有音樂人員工會,各個工會對於工時及休息時間的規定也都不同,就算是技術人員工會,人數最多的部門也會被照顧得更好,以LA為例,相較於舞台而言燈光就彈性一些,人也easy going許多,而同樣在台上工作的道具人員而言簡直就是可憐蟲,舉凡舞台不屑做不想做沒人要做的就是道具來做,例如清舞台、貼舞蹈地版、甚至拆台時的搬運裝車,也成了道具的事,因為LA的搬運工不下車,上了車才屬於他們接手的範圍,當舞台把景拆解之後,把景運送到車上也成了道具的事。

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工會代表的產生一定是人數最多的部門所選舉出該部門的人擔任,別人1小時拿32美金,他1小時拿80美金,別人是由工會安排工作,他這份高薪可沒什麼人能跟他輪替,所以他最早到最晚走日日都是加班,怎會不盡心嚴守工會的規定,不努力去維護最多人數部門的權益呢?我想LA工會的服裝人員一定相對非常弱勢,不然不會他們完全不管服裝,連一個當地的服管都不堅持要出,照理說我們有3個服管,依他們保障工作權的邏輯,應該堅持至少要有3個當地的服管才對,不但沒要求出服管的人,而且明講他們不管服裝,我們可以自己動手,甚至連休息時間我們的燈光毛哥偷跑提前開燈就被罵到臭頭,可是我們的服管吃飯時間在側舞台燙衣服工作,工會頭子連吭都沒吭當做沒看到從旁邊就走過去,也許是他好男不跟女鬥刻意放水吧,不過拆台前演完落了大幕後,他們的flyman順便先把翼幕飛掉時也被工會頭子痛罵時,叫他們立刻停止去吃飯,又覺得至少他不是只刁難我們,而是嚴守工會的規定。

只是美西的工會也逐漸美東化,意謂著以後也會愈來愈僵化,劇場裡的彈性及人味也愈來愈少,這樣到底是好或是不好?可終究表演藝術是人所演出的藝術,劇場的迷人之處就是他無法複製,每一場都不一樣,因為是人的表演,執行的人也是人(當然現在技術部門也逐漸機械化及自動控制化),是人就會有狀況,否則就拍成電影來播放就好了,台灣的劇場工會在奮鬥20餘年都失敗的情況下,最近也開始露出曙光,只是早年在雲門跟著世界各國跑,離開之後也隨不同團體陸續出國演出,去了也有3、40國看的也算多了吧,可是說老實話對於台灣劇場要成立工會之事,我想我會選擇沉默,因為條件真的成熟了嗎?大家都有共識了嗎?只剩下沒有演出團體可以存活的劇場,就只是個建築,也不會有觀眾,沒有觀眾及演出團體,就不會需要技術人員及劇場管理者,如果工會的成立不會衝擊到現有的演出團體,不會增加開銷,那工會要如何保障會員的權益?一個只按月收會費而無做為的工會誰會參加?光有藝術創作者有了法源可以成立工會或是只要名稱不同30人就可組的工會,是否會成為只有勞健保功能的工會?對於大環境又有多少實質的幫助呢?我在台灣技術劇場協會擔任理事(都是無給職)多少也貢獻過些許心力,也看盡大環境中大多數成員的冷漠,對於工會的成立只能說不抱希望但樂見其成。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LA工會下的劇場情況3

首演第一場,我們就因為超時9分鐘讓演出商多付了300元美金給工會的crew,可是其中有8分鐘是因為開演前為了等觀眾進場延後5分鐘開演,中場休息15分鐘因為廁所不夠用又延遲3分鐘開始下半場,而這也都是應演出商的要求所致,寶島一村已經演出90多場,雖然是將近3個半小時的演出,但是誤差極小,也是因為當初在國家劇院演出時,為了同樣的原因落大幕時間剛好超過2300,而多付了1萬多台幣的場租費用給劇院,所以在時間的掌控上及演員的節奏上一直都很要求。後來聽工會的頭解釋才知道只要多出5分鐘就要多算半小時的錢給crew,而且不是算到落幕,是算到解call的時間為止,意思是舞監愈晚給隔天的call time,就會要付愈多的錢,因為不知道隔天call幾點是不可能可以解call的,也難怪裝台時工會的頭一再跟我確定演完有哪些re-set的工作要做,也好在我說沒有任何事要做。

    開演前2分鐘工會的頭就到側台來提醒我時間,當我告訴他為了等遲到觀眾,我們會有5 minutes hold,他臉一沉警告我超過5分鐘多1秒就要跟觀眾席廣播解釋原因,到了中場真怕他又來找我,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他沒來,可能是他發覺我提供的fly cue表上每個cue發生的時間都很準,而最後一個fly cue是2249然後謝幕,就算延遲5分鐘也還不會超時,所以中場才沒來找我,可是他不知道我們有花式大謝幕,而且原本在中場休息第12分鐘放的3分鐘催場音樂,為了等被塞爆的廁所排隊人潮,被我們技術性延遲的準時在第15分鐘撥放,所以最後才會有超時的事件發生,因為我知道老美在演出中是不可能從頭到尾都在,所以我堅持要我的flyman把舞監沒寫的時間從我這抄給老美,當他們有每個cue發生的確實時間後,就不會有落cue的情形出現,同時這是取得他們的信任及專業度的展現,當他們驗證後就會比較承認你的專業,耳朵也會更打開願意聽你的要求,否則老美其實沒比老法好到哪裡,都是屬於目中無人,自視甚高,除了他們之外其他人都是不專業的心態。

    而一般台灣習慣是在演出前30分鐘落大幕house open,在落大幕之前的1小時各組準備時間,所以是1930開演,1900落大幕,1800開始pre-set,1700吃飯,可是LA的習慣show call是演出前1小時,所以我們在觀眾進場前只有30分鐘準備,為了多這30分鐘,show crew的call變成1530,因為不能工作1小時就吃飯,最少要2小時,所以變成1530~1730工作,1730~1830吃飯,1830是開演前正常1小時的call time,所以你為了多30分鐘要多付2小時,而且show call最多5小時一定要有1小時的休息,不是裝台時每2個小時一定要有15~20分鐘的coffee break就可以解決,而且在lunch(dinner) break的前10分鐘又要有洗手時間,所以如果表定1200吃飯,那工會的頭在1148或49就會來告訴你要洗手吃飯了,不准再做了,還好LA吃飯只休息1小時,我記得1995年時美東的紐約是2000演出,1700~1900休息2小時,如果只休息1小時,另1小時算超時會有不同計費,當然現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日及假日全天及1天超過8小時後都視為加班,都有不同計費(更貴)。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工會下的劇場情況2

裝台第二天一早,我讓所有人把側台清出來,把所有東西就定位,等到東西全部擺定,原本有些抱怨嘟囔有必要把側台能清出劇場的都清出去的老外也閉嘴了,因為我太了解老美,你要求他做的事他會評估合不合理才決定要不要照你的意思做,做是一定會做但做完了他就等著看你怎麼用,如果你要他清出5空間而你只用了3,那你就等著日子難過了,因為他對你的話就從此不再相信,接著所有的事情就難溝通了,當他們看到所有椅子都是堆疊的情況下,扣除等著換景的各式傢俱後所能留給演員的通道僅有60公分都不到時(而且是26個演員),他們根本不知要怎麼堅持要由他們來run show,因為我留的通道僅供東方人而非西方人使用,所以他們連移動都有困難,當然啦,LA的這個劇場對寶島一村而言實在是太小了,舞台深度少了四米,側台大小僅供平時舒適的快換間及服裝衣架車就差不多了,但這已經是從資料上評估換過場地之後美西較大的劇場了,這時我知道我有籌碼可以去找工會頭子談判了。

我說就像你看到的,我根本不可能有空間給你的crew,我還有26個演員,側台連站的地方都沒有(老美的教育是絕對不會去坐道具,即使道具椅在台上本來就是要給演員坐的,所以他們會有自己的椅子或是房間給crew坐,如果側台擺不下他們的椅子,那他們就會回到房間休息等到cue快到時才回來,但有時就會落cue),所以台上的6個人是否可以改成5個flyman,1個在台上?再加2個道具的?這樣flyman也不用錯身一個cue要拉2桿,其實也沒足夠空間可以錯身,我道具已經擠到都緊靠到不用的吊桿的操作區了,而且我說這是有關台灣的歷史劇,我們在台上亮場只轉一次房子,這些crew也是演員,導演是無法接受由老外來轉房子的,工會頭子原本還開玩笑說他們可以用膠帶把眼睛貼成丹鳳眼,我就順勢說那你們還要把頭髮染黑及化妝成黃皮膚,可能還要剃鬍子,而且我們舞監用中文call cue,我也沒有足夠的對講機及無線intercom可以給你們使用,況且側台連站的地方都沒有,他想想再去堅持也不實際,就在1個小時的談判之後從15人變成8個人(6個舞台+2個道具)。

其實這時我根本還不完全知道他們的分工是如何,我只是想台上有3個人可以順便解決因為舞台深度少4米所衍生的搶換景問題,等到我拿英文cue表跟他們說明時(好在第一天卸車時他們把我的cargo packing list當成是sense change cue list,看到一堆中文字就投降,所以才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讓我能見縫插針),才發現原本在台灣2個燈光組幫忙換景的藍天使門框台車,這裡需要5個人,1個燈光crew拔霓虹燈招牌的插頭,另1個燈光crew把拔掉的線拉走,1個道具crew把台車前的椅子放到台車上好一起推走,2個舞台的crew推台車,我一聽傻眼了,只好又跟演出商求救,因為同時間我只剩下一個舞台的人,剩下2個道具在幫忙撤景,後來就由演出商在現場負責的人的大學生兒子,混成是我們的人(對老美而言老中長的都一樣),他先拔了插頭往外丟,再將椅子搬上台車,再跟老美舞台的一起推台車出來,一人當燈光道具及舞台用,才解決在台灣簡單到不行的由2名燈光組支援就可以的換景工作。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工會下的劇場情況1

剛結束了在大佳花博一個多月的吹風受凍,馬上就在2011年年初隨著表坊寶島一村又到了LA演出,1995年雲門來演「九歌」時,那時美西還沒有劇場工會,一個crew一小時只要12~15美金,而當時的美東紐約早已有僵化的劇場工會,一個crew一小時要22~30美金,2005年隨當代演出慾望城國時,那時美西已經有了劇場工會,而如今LA一個crew一小時至少要32美金,不直接參與實際工作的工會大頭,一個小時80美金計價,他主要負責確保工會的遊戲規則都能被忠實的落實執行與保障工會成員的權益,而實際上他只做幾件事,例如決定要多少人(裝台及演出的local crew數目不是你想要幾個,是他說了算),嚴格執行休息時間任何人不准工作,以及演出前二分鐘來確保準時開演及演後超時來跟你多收費用。

寶島一村在台灣演出時舞台上是6個舞台組在台上換完絕大多數的景,少數的換景由2名燈光crew執行,所以我們在Technical Rider上是3 flyman for set up 3 flyman+2 stage hand for show,可是裝台時來了一票老外,為了保障他們的工作權益,人數多少由他們判斷決定,演出單位只能買單付錢,而雖說是由他們負責裝台我們完全不能動手(燈光是如此),但是他不會的事又改口為他們協助我們裝台,只是不能完全我們自己裝,說穿了他們並不是真的這麼愛做,只是為了讓你付錢時沒有話說,因為他們都有在做,工會舞台的頭問我演出時台上幾個人換景推房子,我說6crew,他就說好,演出時會有6個他的人負責推房子(後來我才知他們只推房子,其他他們不想做的事或是要彎腰傷膝蓋的事,都不是他們的事而是道具的工作),我說我只需要3 flyman+2 stage hand for show,其他我們都可以自己來,如果我們可以自己來拉fly,那只要再一個flyman,當然我知道他們是絕對不會讓我們碰吊桿的,只是想幫演出商省點錢這麼說給老外聽。

沒想到到後來卻成了15個人,因為工會的頭決定3 flyman+8 stage hand+4 prop for show,因為台上6個人只推房子,左右舞台各一個人應付突發狀況,而我們要的2個人幫忙搬桌椅等換景的事是屬於道具的事,而在美國貼舞蹈地板及清理舞台是道具的工作,所以他至少要4個道具,當然啦,這15個人不包含不做事的他自己及道具的頭,其實他已經放水了,不然寶島一村光各式椅子就有76張要換,其他的就別提了,最後他要來20個小道具的我都不覺得驚訝,不然至少也會是實際需要的8個小道具,只是台灣沒分什麼是舞台做的事,什麼是道具做的工作,所以在台上總數我們需要8人,但是對老美來講至少是16人(左右側台各1+6個舞台推房子+8個道具),當他一再強調他台上6人只推房子時,我心中暗暗覺得不妙,連想到在雲門時「九歌」為了演出結束前五分鐘的燈河(800個小油燈由舞者排出),老美很生氣的說我們欺瞞他們,剝奪他們的工作權,至少要再加20個小道具的人來執行,芠芠姐說我瘋了啊,我只為了最後5分鐘的畫面,當所有人都沒事了,請側台的舞台及燈光幫忙傳油燈就好,我幹嘛為了這5分鐘再付20個小道具的錢,而他們啥事也不做只傳這5分鐘的油燈,不幫忙也無所謂,我們自己來,只是讓舞者出翼幕多走一步路,多彎一次腰,而老美一再強調是工作權的問題不是幫忙的問題,也不該有幫忙的問題,因為各職所司是責任的問題,於是我找了演出商提出我的憂慮,演出商說這也沒辦法,最不行他只能錢照付然後請他們躲起來睡覺,不要影響到我們。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