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找道具的精神

下午接到工廠的抱怨電話,說設計要給的三輪車尺寸一直沒給,打電話問了之後才知道設計找不到這種老式收破爛的三輪車,所以遲遲無法給尺寸,我不想再讓工廠等下去,所以只好出手,我的習慣昰只要我要找東西,先分析類別及可能線索,然後就把所有廠商當里長用,舉例來說,載貨用的三輪腳踏車還沒絕跡,總會壞了要修理吧,至少腳踏車店是個方向,或是資源回收的也會是個方向,或是鐵工廠改裝也是方向,當然不會放過網路的資訊,於是就開始打電話,不管在興城街(打鐵街)旁賣鋼索的,或是太原路上賣膠帶的,還是環河南路賣五金的,只要是我的廠商都會接到我的電話,然後就會有一堆人幫我問,當然啦,我也會挑不同區域的廠商問,新店的,蘆洲的,三重的,管他賣什麼都會接到我的電話,鄰近台北比較有可能會有的區域,我就會把廠商當里長用,他們也習慣了當我的包打聽,當然啦,我是不可能放過卡車司機及拍廣告電影的同學們。

於是就在我開往龍山寺老松國小旁的康定路上,電話陸續進來,有從網路伊貝拍賣的訊息,民視及洲美街的道具出租都有(但是我要買不是要租),也有宜蘭確定有,還有竹南有可以訂做的廠商,當然有更多昰一時找不到的會持續幫我找的電話,但是至少我已經知道萬一我的第一志願沒了之後,有哪些區域昰不用去浪費時間的,真不得已台北找不到我也有很爛的外縣市備案,於是到了康定路,停好車開始挨家挨戶問,在到處遍尋不著後,終於從一位正在做資源回收分類的朋友問到確實地點,也找到了那家專門賣這種舊式的載貨三輪腳踏車店,可是店門是關著的,我抄了地址,不死心的在附近繼續碰碰運氣,因為眼見為憑,沒親眼見到總是不踏實,於是連鄰長也問,里長也問,甚至還直接走進警察局裡問人民的保母。

就在走出警察局時,看到對街約100公尺外有一位收垃圾的朋友,騎著我要找的三輪腳踏車呼嘯而去,我立刻拔腿追了上去,經過2、300公尺的追逐後,總算紅燈幫我攔住他,我趕過去擋住他的去路問他在哪買的,可惜這位朋友可能是有點弱智,完全不能回答我的問題,我惡劣的擋住他一邊持續問一邊到處打量,終於在前輪輪胎上方的車身上發現一個車行貼紙,趕緊抄了電話再跟這位一頭霧水的朋友鞠躬道謝,看著他滿臉問號的離開心中有些過意不去,然後就狂打貼紙上的電話,2個市話一個手機號碼都沒人接,就在我持續努力了幾輪之後,無辜下了班的老闆終於接了電話,然後又被我逼著去他倉庫看現貨,因為店裡陳設的沒有最大尺寸,所以我很奧客的非得要立刻去看到最大尺寸的現貨,也要了名片送去給了設計,而這一切僅僅不到4個鐘頭就解決了延宕多日的問題,我並不是說自己多厲害,而是找東西必須要有方法,自己找不到就要尋求協助,一定是自助而後人助,然後就會天助,坐在電腦前並不能找到所有的東西,一天拖一天問題也不會自己解決,要有方法及死纏爛打的精神,就能找到你要找的東西。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找到最愛,全力以赴

在成都偉忠哥帶來廣告教父孫大偉先生往生的訊息,我與ㄧ般人一樣不識孫先生,回到飯店在臉書上看到我的好友野馬小姐張貼了ㄧ篇文章,是1983年時孫先生在天下雜誌第20期的「找到最愛,全力以赴」,其中有一段寫的真好:

你要拚命做,但是給自己一個期限來檢驗。跑一年,就要離開運動場看一下,看是繼續跑步,還是換游泳。找工作也要考慮「興趣」。興趣絕對是最忠實的,快樂不快樂,是很重要的。自己的一生,就像鞋子穿得舒不舒服,自己最清楚。況且,每一天都是不再重來。如果你不快樂,就應該思考,為什麼不快樂?有些是不是自己要調整?我的建議是,技巧面可以不斷調整,因為人本來就需要不斷學習。但是根本面的事,就不要去調整,因為這是你自己的基本價值觀和原則。  

你也不一定要等當了連長,才做連長的事。如果你是排長,卻思考到、做到連長該做的事,那麼雖然你現在是排長,你就是連長。這是一念之間。你可以說我的薪水只拿到這裡,這不干我的事情。也有的人說,那個三不管地帶,就算是違章建築也好,或是無主工地也好,就是我的範圍。都變成你的,你的管區就很大。那是一個磨練,多做事死不了人的。

    這使我想起了雲門的桃叔在1991年雲門剛復出時,在雲門實驗劇場後的巷子裡的小龍飲食喝酒時,曾經對我說過要去傾聽自己心裡面的聲音,才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而不是自己能做什麼,找到了就快樂的去做,我當時回嘴說從心跳聲還能聽到這麼多哦,桃叔你喝醉了,陶叔笑著瞇著小眼睛說只要靜下心來問自己做什麼感覺昰快樂的,就會聽到答案,可當時的我根本聽不到,也就被能言善道的超哥從喝酒比說話厲害的桃叔手裡從舞燈組被騙去了舞台組,從此走向TD的這條路,而1998年我要離開雲門時桃叔跟我說他很擔心外面的資源條件不像雲門這麼好,他擔心我爛仗打久了會失去心中的bottom line,所以才罕見的感性的說我昰雲門撒出來的一顆種子,不管我在哪裡,我是雲門人,做的昰雲門事,加了個緊箍咒在我頭上,時時刻刻提醒我不要因為客觀條件的艱困,就喪失了雲門教育我的做人做事的準則,所以我一直都是被匡正規範的做事,而現在桃叔走了,每當我遇事猶豫時都會想如果昰桃叔他會怎麼做,然後就有了答案。

    看到了孫先生的這段文字,想到了劇場裡許多不像我這麼幸運的的年輕人,沒有長輩從小就無私的呵護與教導,更別提能夠守的住原則往自己選擇的路快樂的全力以赴,總是計較抱怨的多過所做的事,或是說的一嘴好功夫,實際做時狀況連連,在雲門時有次事情太複雜我想不清楚所以想問個明白,免得自己浪費時間白費力氣,後來桃叔說:少廢話那麼多,趕快去做就對了,在做的時候自然答案就會出來,也會出現不是你原本預期的問題。再加上當時我們都是一組一個人,所以也無從推諉起,也怕灰色地帶沒人做的事情到時候臨時才丟過來要應變會措手不及,所以寧可事先搶著做,或是不用等人指派自己想到就拿來做,所以當時鮮少發生漏接的現象,因為任何一個技術人員的疏失就是技術組的疏失,而任何一個組的疏失對買票的觀眾而言就是雲門的疏失,所以大家都不想成為壞了整鍋粥的那顆老鼠屎,看了孫先生的文字對照自己在雲門的成長歷程真是感觸良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到成都

年初才在大陸巡迴38天的寶島一村,前幾天又開始另一波的大陸巡演,不同的是在演了80場之後的村民這次又要再度搬進新家了,之前在新加坡的演出也是在新加坡重新製景,但是仍有部分道具是從台北由原本的村子裡運過去,這次是只有3個航空規格箱的備用小道具及服裝是從台北運到新的村子(在大陸重新製景),因為大陸巡演到一半,原本的村子就要裝貨櫃到美國,所以到美國時雖然是原本的村子卻是全新的服裝,感覺上就像是郎姐飾演的趙媽,在眷村拆除之前手中拆下的門牌號碼,有了原本眷村的門牌號碼帶到新家,就不怕老趙找不到回家的路,就像是某種延續傳承,新中有舊綿延不絕,而除了新加坡之外每一場都在做了70幾場的我,也終於在成都看到了寶島一村。

由於有領導要來看(什麼黨委書記之類的),大陸找的燈光組打死堅持不肯打追光(追蹤燈),一直強調他們打不好幹不了這活,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只好破例主動請纓跟毛哥說那就我來打吧,因為只有我是不在編制內的人,可以撐過成都這一站,雖然雲門復出時我被號稱為follow王子,但專心做舞台後過了18年堅持不碰燈的情況下,早就不知follow長得是怎樣了,但事已至此只好硬著頭皮上場,只是用PC來當follow打難怪大陸人直接投降豎白旗,但我也因此終於有機會「看到」了寶島一村,在村子裡一直都在側台或是在空中弄懸吊,聽得是很熟悉但是看的都是側燈比較多,所以有許多在村子裡沒發現的秘密終於有機會看到,原來周伯伯的「滿臉跑眉毛」是真的像是裝了馬達似的可以眉毛到處亂轉,原本不知道觀眾在笑什麼的許多疑惑也逐一解開,更直接感受到觀眾席裡一波一波的笑中帶淚,中場回到後台,北京演出商來的小男生只從電視畫面上就看的淚眼婆娑,興奮的跟我分享他的感受。

演完落幕後,有演員大陸的姐姐從外地大老遠專程坐車來看演出,忐忑不安的到後台來找演員認親,由於我之前知道一些情形,所以趕緊安排請她先坐著等演員卸妝換裝,看著她侷促不安的等待的神情,我直接能夠體會與理解,因為我回大陸老家探親時也有過同樣類似的心情,忽然看著她急的從椅子上跳起來,還來不及言語倆人就相擁流淚,真情流露就像是戲還沒落幕,只是從舞台上轉到了後台,果真是戲如人生人生如戲,難怪村子的戲能夠一演再演打動人心,因為戲裡的故事真的就是這一代人的真實寫照,也慶幸我們之前的努力修改有了代價,不至因為新家的種種狀況而影響演員的演出,否則多少也會毀了這感人的一刻,想到這裡我破了自己18年來的堅持也就值得了,新村子的首演大致順利也讓我能夠稍微放心一些,因為過幾天我就得先行離開村子返回台北,不能繼續守護村子,希望村子裡能一切安好,讓這村子裡的戲能繼續感動更多的人,ㄧ場完美演出能夠帶給許多人治癒撫慰的影響力,可能遠遠超過想像,身為執行守護協助演員演出的技術人員,怎能不戰戰兢兢的專業敬業呢?別讓自己的不投入毀了ㄧ齣戲,missㄧ個cue可能就毀了ㄧ個感人的時刻,怎麼對得起自己?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