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門道3

演出中40個小燈泡一起降下不同高度,在大劇場裡並不困難,幾根吊桿就解決了,可是如果在ET(實驗劇場)呢?這不是自製幾支外加吊桿的事情,因為導演要的畫面最低燈泡離地50公分,最高550公分,而ETgrid只有6高,所以必須要作40組懸吊系統分別升降,那至少就要80個滑輪,還要鉛錘加重,不然線比燈泡重,燈泡下不來,在ET的絲瓜上扣除燈的高度空間只剩約1高,要先架設好結構讓這40個位置都能架設滑輪,還要分成5個高度,因為舞台組我只有1+4個人,5個人40個燈泡1個人要拉8條線,所以在絲瓜棚上滿佈5層放射狀蜘蛛網的電線,而一個人要解8個固定用的安全扣也是不切實際,所以我製做「木」字型固定架,用螺絲柱來當「木」字的那個「一」,再將安全扣套入螺絲柱中,一邊4個安全扣,只要橫移套入不用扣也不用解,如此時間上才有可能。

而地面上也很精彩,一個845高的舞台台車要移動,一開始是黑幕蓋住,然後黑幕升起露出台子,之後黑幕還要降回蓋住舞台台車,然後黑色台車要前後移動,所以黑幕無法從grid做懸吊系統升降,必須做在台車上才能達到導演的要求,而這個舞台台車深度只有135公分,意思是在135公分內需經過290度的轉折,將正面的黑幕升起時拉到台車背面,但是台車中還有推拉門,演員需要進出,所以開了門還要將黑幕拉開讓出路來,裝台時根本拉不動黑幕,連二人站在45的梯子上在台車二邊幫忙都拉不太動,後來在台車天花板上加裝8長的4吋塑膠管,台車前後用對剖的塑膠管,中間用整支的塑膠管,讓這整個覆蓋在台車上的大黑幕與台車分開,避免黑幕緊貼台車而被吸住,也利用塑膠管的圓來減少摩擦力與改變90度角,才順利升降黑幕。

一個看似沒啥技術性的案子,卻是用了上百顆的滑輪與近百顆的鉛錘(鉛錘從5重的變成10重的,再變成12兩一顆,最後變成一顆24重,每一個小燈泡至少配到900公克以上才下的來),再加超過70個以上的安全扣及幾捆黑棉繩才完成,裝台第二天一早就調燈,晚上演員就上台,而舞台組只有TD+4人,差點交不了台栽在這個案子裡,演出時還有升降霓虹燈字、灑近千顆的彈珠,點浮水蠟燭….等事情,還要在台車底下貼魔術用的火焰紙,讓台車後退露出地面的浮水蠟燭時燒到火焰紙瞬間大火燃燒,好在後來命中率太低取消了(因為浮水蠟燭在碗中的水上會移動,而台車移動時我們在後面拉台車也看不到有無對準),一些看似不困難的問題在不同的劇場條件下,有時會變成異常困難,挑戰度也會變得很高,所以有時我們不只是看做出什麼效果,而是在哪個劇場做出什麼事,當然大部分的觀眾是分不出同一件事在ET(實驗劇場)或NT(國家劇院)有何差別。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西安北京行108/04

終於睡了一個好覺,早上睡到0900才起,上上網收收信才去劇場,也許是館方昨天看到一堆舞者跪在台上擦地,今天主動很認真的幫我們清舞台及濕拖,甚至連台階都拿濕抹布一階一階擦,我常覺得一味的要求別人的效果,常常比不上自己先展現出來的態度,如果你自己做事的態度是嚴謹認真,別人看在眼裡也不會隨便到哪去,如果你自己做得很隨便,言語上再鉅細靡遺的指示或是大聲斥責也得不到好的結果,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往往別人做的會比你預期的還要好,不尊重這些來幫你的朋友,別人自然不會真心協助你,人都是會察言觀色的,要求別人前先要求自己,再加上對來幫助你的人心存感激之心,通常他們都會付出更多,多釋放一些善意,給別人更強大的動力來幫你,你將會發現許多刻板印象都不見得是必然的現象。

彩排及演出都很順利,只是一開始就閃光燈閃不停,彷彿回到30年前的台灣,慢慢的閃光燈越變越少,看演出的觀眾變多了,觀光客變少了,靜下心來欣賞的人也多了,謝幕時的掌聲說明了這是個成功的演出,演完後我鎮守舞台前的樓梯,因為通常遊客到此一遊的心態會瘋狂的想上台拍照,等到一有人突破成功就很難守的住,但在中國演完領導習慣直接上台拍照,所以更要管制以免失控,看到許多人來向老師道賀與合影要簽名,相信老師應該很開心,沒想到人還沒散去,我背後的舞台上竟然有一群人自己拿著椅子樂器上台,就在我們的舞台上放好位置準備演出,而我們沒有任何人被告知,沒人知道還有節目,連館方都不知道,演完當然要直接拆台,因為明天回西安的火車票及回台灣的機票早就訂好了,怎麼可能今晚不拆?合理推斷是我們裝完台主辦單位覺得效果很好,打算沿用到閉幕式,可是這種不告知便宜行事的心態,不尊重人的奇襲式做法,讓我直接請西安師傅不用等觀眾散了馬上拆勾欄,就變成邊拆台邊演出的奇特景象,要也給你個缺東缺西不三不四的台讓你撿去用。

後來覺得在台上的表演者太可憐了,就請師傅先暫停等他們演完再拆,聽到旁邊一個講電話的說:是!是!已經開始演出了,一切都沒問題,只是可惜沒什麼觀眾。我心想這是當然的啊,這5000個觀眾剛看完精緻的演出,美麗的服裝細緻的燈光後,誰會想留下來看穿著牛仔褲、T恤襯衫的京韻大鼓?又不是民歌之夜,而且舞台二邊LED螢幕播放的不是台上的直播畫面,而是旁邊室外舞台的畫面,不知是哪個天才的巧思,要二邊同時尬場相互干擾,司儀還鼓勵觀眾可以二邊都看看,表演在中國好廉價,好不被尊重,而主辦單位為了阻止我們拆台,竟打電話給我找的10個舞美工人,說他們做了也沒錢,叫他們馬上全部走,現場到的這些裝台的師傅很想幫我,但怕被波及只能離開,這就是中國的主辦單位協助裝拆台的承諾,結果裝台只給了4人,拆台0人,對我來講根本沒差,大不了自己搬,再請館方借我們推車運送,館方還很夠義氣的連黑膠地板也全拆了,因為黑膠地板是為了我們演出鋪的,主辦單位沒告知館方,我們拆館方當然也就跟著拆,只留下一堆鋁合金三層積木平台給他們撿便宜,連樓梯都沒了,恐怕他明早的會議都會有問題,不管如何,總算順利成功的畫下這次旅程的句點。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98/03

早上6點多和舞監出門,這麼早當然沒車可以送我們,只能走一大段路到大馬路攔計程車,因為舞者1300要上台,上午的會議1200結束完要等別的廠商將20x6的「屏風」拆掉,然後還要復原為了會議拆掉的1樓欄杆及飾品,所以根本沒時間做還沒完成的部分,只好約主辦單位的舞美的人帶黑地毯,在開會前的7點到9點來,把還沒做完的事情做完,也擔心裝設會議要用的偉大屏風的廠商會破壞我們的台,所以雖然很想睡到中午,也只能一早就進劇場,沒想到到了國家會議中心,只看到組裝背牆的廠商,卻沒看到我們的舞美人員,到了8點打電話一問,竟然是睡過頭的答案,我說我半夜才回去,為了你們一早就到,你們還睡過頭,現在也不用來了,等你們到人家也要開會了,中午1200前趕快來,1300前我一定要弄好。

8點半就被趕出去,今天的會9點就開始,這種時間真尷尬,回去也不是不回去也不是,來回車程要2個多小時,還要走出來叫車,那休息不到一個鐘頭卻要花二個鐘頭車程,還不如不回去,舞監說那我們去吃早餐吧,我心想好啊,這一餐一定是今天的早午晚餐,不吃就連三天沒吃可以做仙了,背著沉沉的背包,出去只知道對面的鳥巢與水立方,鳥巢又不能吃,還不如在國家會議中心裡吃貴貴的早餐,反正來北京後,平均一天還吃不到一餐,而且如果會議提早結束,坐個電梯上樓就到了,於是就花50元人民幣買了個三明治及咖啡(那種喝汽水的紙杯的哦),硬是給他坐了3個鐘頭,到了會議結束翻台時,提早到的舞者主動幫忙清舞台,而睡飽了的北京師父,手腳終於俐落了起來,雖然到了1300舞者上台時還在工作,也只能讓他們趕快做完,否則就沒時間可以做了,又為了怕他們被罵,只好一直陪著他們在台上當他們的擋箭牌。

也許是老師昨天太急了,沒有安全感,所以大家都慘兮兮,今天可以感受到老師非常刻意的隱藏憂慮的心情,說話委婉語氣平調,都用鼓勵及嘉許的口氣,像哄小孩般,其實在老師面前誰不是小孩呢?不過老師還有餘力照顧大家的感受,就代表她安心了一些,沒那麼多擔心了,晚上的彩排還算順利,回到旅館後照著舞者打探到的路徑,順利的找到了烤串店,不囉嗦羊肉串先來個十串再說,餓了2天終於可以祭祭五臟廟了,買了一堆烤肉串和果粒橙,回到房裡大快朵頤,這趟旅程已近尾聲,雖然辛苦所幸四個台灣來的技術人員都夠專業,EQ也不錯,各自面對遇到的錯愕與難題,都能以專業的能力與優雅的姿態想方設法的解決,也證實了我心中一直以來的疑慮,難道到大陸演出一定非吼不可嗎?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只要能力夠,能把細節及應變的方法先想清楚,指令清楚相互尊重,人家做不到也一定是有苦衷,沒有人吃飽撐著不做事專門來搗蛋,很高興後來舞美頭子主動發自內心的來跟我道歉,而在大陸朋友的眼中「什麼都不行」的館方,也成了幫助我很多的朋友,給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方便」,我也趁機把台灣的一些經驗與館方分享,這樣他們越開放以後大家都方便。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西安北京行88/02

早上10點多回到旅館,舞者已經著練習服裝在中庭排練,回到房裡,洗個澡試著喝點果粒橙(美果粒),因為不吃還好,不喝有點慘,嘴唇都乾裂了,結果一喝又往廁所衝,看來腸胃休息的還不夠,只能再撐一下,剩不到一個小時又要出門也不敢睡,上網收信就又往國家會議中心,根據昨天的誇張人力,說是下午會有新的十個人,我心想怎麼可能,還不就是那些連夜都在忙拆台裝車的人,結果我們還在計程車上,找飯吃的電話就來,說是18個人要吃中飯,下午趕緊幫我把事情做完好交台,我馬上請舞監連絡負責餐飲的人處理,1300到了現場,把工作內容及順序告訴主辦單位的舞美頭子,叫他們吃飽了趕緊上工,1點多便當來了,通知他們趕快吃,我就請西安來的四個師傅先等一下,會有人幫他們運樓梯及勾欄,他們再幫我組,然後等半天沒人來只好自己先搬,等到1430還沒看到那18個人回來,打電話一問得到的答案竟然是還在找吃飯的地方,是拿了便當找冷氣房才能吃嗎?還是在找草地要來個野餐?

終於等到他們回來,趕緊把事情的優先順序告訴那舞美頭子,請他把人力分配一下同時進行,過了一會兒發現又是只有原先跟我的那幾個在跟著我做事,我氣的找那頭子說我沒剩多少時間,你趕快找人把翼幕改一改位置,他說他人不夠,我說你18個人怎麼不夠,我只要4個人幫我搬平台,不用一堆人看我們做事,你把人集合起來,在我面前把事情分配給他們,一集合發現人不夠,才改口說是15個人,而且有好幾個在運道具所以人不夠,我說你一回來我就告訴你不用管勾欄樓梯了,因為西安師傅都運完了,我什麼時候要你現在去運道具,你先把要改翼幕的人挑走,剩下4個給我就好,他把人挑走後我才明白,他的可用之兵就只有那4,5個,其他都是觀眾,於是我只留一個可用的,帶其他觀眾做事,他本想拖到晚上再做,我說晚上1900舞者上台後,我們啥事都不能做,1900這些事沒做完也不用做了,因為沒做完我就要提頭去見劉博士。

一個下午除了跟我弄平台的人以外的其他人,終於趕在1900前移了2對翼幕及大黑幕位置,當然也不能怪他們,因為光找吃飯的地方就花了一半以上的工作時間,晚上舞者上台,不用說當然慘兮兮,害大家被老師罵不停,一個舞台的耽誤,連累燈光、音響及舞監,台也沒清,側台髒亂不堪,雖然勉強在舞者上台前將舞台趕出6、7成,卻是讓燈光0進度,音響來不及調完音,舞監為了音響耽誤舞者上台時間被罵,雖然老師沒罵舞台太多(因為老師看到基本該有的都有),但卻是害其他人及舞者被罵所換得,晚上工作完後,試著吃早上不敢吃的麵包,吃完沒往廁所衝,總算結束了50個小時幾乎不吃不喝(吃了4根小芭蕉及美果粒拉5次),洗完澡趕緊睡,因為再過3、4個小時又要去劇場,也結束了連續40個小時不眠的噩夢。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西安北京行78/01

一早就被翻滾的腸子叫醒,肚子餓了就吃房裡的水果一根香蕉,然後跑廁所,再到床上滾半個鐘頭,晚上要連夜翻台,不能完全沒有體力,然後不疼了就再來一次,如此這般吃了四根香蕉,跑了四次廁所,床上躺平滾了四次,然後出門去國家會議中心看開幕式,準備連夜翻台,雖然身體不適,但舞監有了好消息,一是晚上舞美會增加20人,20人拆台裝車,20人幫我們翻台,而舞者上台的時間也從1300延後到1900,這正是我所需要的,到了會場,大家都是配帶代表證,只有我們幾個是工作證及演員證,管他的,5700個位子我看他怎麼對號入座,果然是先搶先贏,大家都是有位子就坐,所以從頭到尾沒人趕我們,就給他邊聽邊補眠,不過位子太小靠不了頭,僅能閉目養神而已,終於等到結束,趁著拆台時趕緊和舞美頭子對接,互留電話,反正他拆不完我也無法翻台,就安心等待,40個人都先給他用。

預定0930觀眾進場開會,館方鋪設地膠要3個半鐘頭,所以預計0600開始鋪地板,我估計他們大概要拆到0400,2個小時有20人幫我,基本台的改變應該不是問題,到了0300,台上已經拆得差不多,館方的人竟然主動前來關心,還說如果可以提早鋪地膠,就趕緊給他打電話,他就馬上找人來,不用等到0600,這樣的館方在台灣都不多見,更何況是在大陸,在旁邊的舞美頭子說要不了半個鐘頭東西收一收就可以翻台了,約莫0330,舞美頭子先給了我4個人幫我把樂團的台子降低,國家會議中心是80米x80米的空間,舞台可用基本配備中國製可調高度的1米x2米的舞台板來搭建,開幕式用了二百多片一個高度,而我們要用404片5種高度,每塊大約150斤(75公斤),我想其他人還在裝車,我就先跟這四個人一起搬,結果0400過去了還是四人,0500依舊是這四個,說是趕裝車天亮大車就出不去了,到了0600館方來鋪地膠了,一看怎麼沒啥進度,我說只給我4個人,連我都下去搬了,到了0700,館方能鋪的一樓部分地膠已經差不多了,我再打電話給舞美頭子才多了3個活死人。

氣人的不止是沒人幫我,不到0400就有一群人帶著輸出及truss準備上台裝台,而且人數還倍數於我,一問是早上開會的背板,20米寬x6米高,我說太誇張了,告訴我們的是人搬屏風上我們的台當背景,怎麼這屏風成了20米x6米的truss?而且我怎麼可能台沒裝完,就讓你把背板放到我的台上,還放三天後才拆,那我們還要不要排練?要放也是等館方鋪完地膠,你再放在地膠上,而且館方讓不讓你把這麼重的背板壓在他的地膠上還是問題(雖然我們都不認為這是問題),所以你現在搬上來到了0600要鋪地膠時也是要拆了搬下去,白費力氣而已,而且我開完會1300就要用台,你的背板就要從我的舞台上消失,辦不到你也不用搭了,然後就看館方及開會廠商等著工作乾著急,而主辦單位也沒人協調沒人管,他們找的人也根本不在乎我們這個案子,所以只好咬著牙撐著,撐到0930,回車程要1個小時的旅館洗個澡,又要準備再回到國家會議中心1300繼續裝台。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6(7/31

一早就離開西安前往北京,中午被帶去像是給觀光團吃飯的地方,餐廳裡還有路邊攤賣小東西,原來是北京的主辦單位把接送機食宿交通包給旅遊公司,所以才會去到有些奇怪的餐館,我出國對於食物中毒這檔事總是格外小心,旅館再高檔的食物我也是一顆花生、一片青菜、一顆痘子........,每樣食物都取最小單位,以減低食物中毒的嚴重性,也多半會自備泡麵,一天一包,把食物中毒的機會減到最低,可是這次出國太匆忙,根本來不及買泡麵,昨天又睡眠不足,俗話說沒有睡飽就要吃飽,管他的,就放心大膽的吃吧,反正今天的行程只有去場館開會,應該不會這麼倒楣就中招吧,就算真那麼衰,也要到明晚才要連夜搭台,不用自己嚇自己,於是就放心大膽肆無忌憚的吃個痛快,到了旅館,是個鳥不生蛋烏龜不靠岸的地方,連個買飲料的小店都沒有的地方,好在中餐吃很飽。

去了國家會議中心,情況比預期的還不樂觀,總算說服館方讓我們搭三層舞台,地膠(舞蹈地板)不能裁這也絕對合理,可是不能壓怕壓了有印子這就有點ooxx,但其實館方比我預料的要負責認真,反倒是我們的主辦方,一副就是不關他的事,管都不想管,想管也沒能力,凡事推得一乾二淨,再加上開幕式中的工作人員有我們舞監的舊識,關起門來一說實話像被潑了一桶冰塊,除了不樂觀也甭期待有其他答案,於是提出我的憂慮與建議,希望舞監能說服老師,延後舞者上台時間,不要1300就上台,早上還要讓給別人開會,0930觀眾就要進場,這20個舞美拆完台同一批人哪還有力氣裝我們的台?還是多一點時間裝台比較實際,住的又遠,讓舞者到劇場等我們,在異地我完全無法掌握進度,這壓力太大,先求饒承認辦不到免得出意外,隨便耽誤就是一堆人的時間,這個賭還是別冒險的好。

開完會準備找地方吃晚餐,腸子開始打起五個基本繩結,不會吧,不是說食物中毒是飯後2小時內的事嗎?都過了五小時才痛,還是病毒流感?去年有一次也是如此,可是又不太像,忍著一陣一陣的腸絞痛,當作是餓過頭了,幻想趕緊吃飯就沒事了,不吃還好,一吃馬上上吐下瀉的feel都來了,完了,真的中招了,趕緊夾著屁股催促同伴趕快回旅館,總算是忍到房間,上廁所加床上翻滾一直重複,不管是什麼原因,但我知道結果,會排毒拉到沒東西為止,然後至少要禁食24小時以上讓腸胃休息,那意味著要空腹24小時然後剛好直接上工連夜翻台,嗯,俗話說的好,沒法吃飽要睡好,還是趕快躺平比較重要,手軟腳軟的上工已是避免不了的事實,至少睡飽些腦袋比較清楚,應該有一連串的驚奇在等著我呢,天啊,我是做錯了什麼。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5(7/30

我才在想昨天放了一天假,今早應該會有收心操,果不其然,一早舞者配合燈光修cue,成了「再來,這個動作再練一千遍」,一個一個的捉問題,成功的把這些毛孩子的心又再揪回來,很久沒看到老師花這麼大心力,雖已含蓄但仍然嚴厲的指導著舞者,這群一看就知道是從小被捧在手心上的年輕大陸舞者,應該從來沒被人這麼要求過吧,也算是上了一課震撼教育,等他們成熟長大後,回想起這段特殊的交流經驗,應該是會感激曾經有人這麼幫助他們吧,修完cue才12點半,今天終於可以比較正常的吃飯,相較於第一天到晚上11點才吃,第二天下午5點才吃午晚飯,第三天下午2點才吃午飯,現在是漸入佳境,我們也安心的被載去吃西安的麵,說實話味道還真不錯,像是炸醬麵外加一碗麵湯,只是那個麵湯的味道很陌生,我問了其他人這麵湯的味道是不是像水一樣啊?大陸朋友對我的問題感到疑惑與不解,我連忙解釋我不太喝水,所以不知水的味道。

晚上在西安最後一場的演出,在側台的六個男生寶貝一直聒噪(其他幾十個都是女舞者),心中靜不下來怎能有好的演出,高談闊論的聲音甚至影響到其他人的演出,可就沒人開口,我先狠狠的瞪了他們,再過去提醒:麻煩你們聲音小一點,別人還在演出,說了有二個聲音放小聲了些,另外四個無動於衷,一副老子愛怎樣就怎樣,我心想他們的學校教育也出了問題,只教舞蹈技巧沒教他們尊重自己及尊重他人,辛苦排練數週不是為了上台嗎?對舞台不尊重,對觀眾不尊重,別的同學在台上演出他們在側台當菜市場買菜,在旁邊的老師視而不見沒人發聲,這樣的孩子縱使有高超的技巧也是了然,成不了氣候,從頭到尾只有劉老師從觀眾席回來準備謝幕,經過他們時是鴉雀無聲,像是老鼠見到貓的抿住氣息,不是不知道在側台要安靜嘛,只是不怕而已。

順利的結束在西安的最後一場演出,領導照例上台合影,謝完幕回到後台的舞者又被叫回慌亂的上台當佈景,拍完照拆台裝車,然後就是馬不停蹄的駛往北京,原本28、29的演出有二天的時間可以慢慢開,只是因為29晚上領導沒空,所以往後延一天,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抵不過領導的一句話,明天一早六點多就要離開旅館,搭飛機去北京,而西安的孩子們要坐一天的車到北京,不過和古代進京趕考要花數月相比,已經快上許多,到了北京下午就要進場開會,應該也是很不樂觀,又是一場硬仗要打,別人忙著1號的開幕式,我們要談4號的演出,開幕前一天誰會有空好好理你?我想他們應該是想最好是有什麼就用什麼,別翻什麼台找麻煩,況且其中2、3、4號的白天舞台還要讓出來開會,只有1號晚上翻台,真不知會不會開幕式拆完台天就亮了,根本沒時間裝我們的台,況且同一批人拆裝台,拆完台哪有力氣裝台?所以才會我們的三層舞台因為安全考量只准搭一層,算了,反正現在擔心也沒用,只能到現場再見招拆招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4(7/29

雖然在1998年雲門十日的絲路之旅就看過兵馬俑及碑林博物館,但我還是起了個大早跟著大夥一同出發去看兵馬俑,我笑說去看看十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看是否多生出幾個小的出來,或是更家大業大了,頂著大太陽到了現場,果然與記憶中完全不搭,要多花5元搭電車怎麼我就沒有印象?搭完電車到了1號坑前,發現外觀都不同了,也多了些建築,最棒的是從2009年開始又重新開挖回填區,現場可以直接看到開挖及修復的工作情形,聽解說員說當年出土的兵馬俑,身上的色彩在接觸到空氣三天內色彩就消失了,所以有鑒於當時保存的能力還不足,於是又回填等待日後科技進步後再開挖,現在與德國合作已有方法能保留原有色彩,所以又重新啟動開挖的工程。

看完了兵馬俑,就立刻趕赴碑林博物館,印象中一室一室有好多門檻,買了門票一進門又傻眼了,怎麼又變了樣,經解說員解說後才知前半段新增是屬於孔廟部分,走過秀才橋再走一小段路,看見碑林二字往昔的記憶才又一一浮現,果然是一堆門檻,館內陳設如昔,看到了上次漏看的「鞭」及「策」,平頭為鞭尖頭為策,又長了新智慧,各大名家各種字體依舊俊秀,參觀完後當然要去右側增加的新館石刻藝術館瞧瞧,炎炎夏日消暑也好,新館內多是北周、隋、唐等各朝的石刻,以佛像居多,有了當年絲路之旅在敦煌莫高窟看了整整三天的訓練,憑直覺猜朝代竟能準確猜出6、7成,讓我心中竊喜不已,慢慢累積終究證明見多識廣說的沒錯,當年從新疆火焰山一路看到大同等石窟總算沒白看,只是年紀漸長不再衝動亂買,年輕時逛完博物館總愛買些書硬扛回家,回去後卻總是生活忙碌從未翻過,結果只是佔地方養灰塵而已。

由於晚上有飯局須赴約,大雁塔是去不成了,三千多年的古都肯定有許多值得造訪之處,只得留到下次有緣再續,晚上去了傣家樓吃少數民族特色食物,酒足飯飽後因為中巴要2230後才能進城,只好分批搭計程車回旅館,從九點攔計程車攔到近十點還在路邊,上百台的計程車呼嘯而過竟無空車,不得已只能改搭電動三輪車,不料駛到半路三輪車竟然拋錨,只得下車散步在古都的現代街頭上,好在大陸朋友載著最後一批舞者發現我們,回了飯店又再回頭把我們撿回去,回到飯店已是十點半後,雖然有些累但是很久沒在工作中來個充電之旅,感覺彷彿回到了雲門時的年輕歲月,離開雲門後雖然幾乎每年都要出國演出,但休息日往往寧可貓在旅館補眠,總是提不起勁去逛街遊景點,這次雖然每日翻台,但是每日工作時數反而變少,也能盡興放鬆,演完明日最後一場就要離開西安,前往上個月才離開的北京,算算今年待在大陸時間將會超過三個月,希望明年能減少出門漂泊的時間。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3(7/28

看了新買來的膠帶差點昏倒,小女孩帶回了一袋2吋寬(5公分)的亮到不行的銀色膠帶,雖然完全符合我所說的(比1.2公分寬啥顏色都行),但是畢竟是要貼在舞台上,又不是要佈置聖誕舞會,薄到比文具膠台用的透明膠帶還薄的膠帶只能保護服裝,但完全保護不了舞者,況且這麼閃亮不被燈光設計砍了也會被老師劈了吧,我以為舞蹈系畢業的基本認知應該會有,我不信這麼大的西安會買不到能用的膠帶,於是跟舞監報備後,請當地的工作人員帶我去找,坐了計程車到附近的燈飾商城一間一間找,剛開始真的都只有1.2公分寬的黑膠帶,2吋寬的都是白色、會脫膠的透明或黃色,找了十餘家終於發現一捲1吋(2.54公分)的PVC黑膠帶,再拿著這捲挨家挨戶的問完整個商場,大概超過50家店總共買到了3捲,還有一捲和劇場貼的一樣的2吋銀色布紋膠帶,而這一切只花了十幾分鐘而已,氣人的是回到劇場小女孩看了訝異的問我在哪買的,我說某某燈飾城,她說她也是在那買的怎麼就沒看見?我笑著說我一家一家「問」的。

早上本來要錄影彩排(不知是誰趁老師旁邊沒有我們護著時亂建議),大家都錯愕傻眼,舞監為了不讓舞者5、6點就要起床梳頭弄頭飾,也為了讓燈光設計有時間做cue,就建議老師改成舞者配合燈光cue to cue,當然也有圍魏救趙之嫌,這樣老師自然會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燈光上,因為服裝的顏色很不好處理,不對的色紙或是太亮,就會讓淡淡的翠綠色消失,成了醫院裡的白袍,可大陸換色器內少的可憐的顏色中又沒綠色,真是難為了燈光設計,台上3排背光每排10顆裝了換色器的PAR還沒有沿幕,由於能直接看到燈,所有顏色因為一目了然而被放大不少,老師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一直嫌太亮,可是衣服顏色對了又嫌舞者的臉是黑的,就在燈光設計痛苦時其他部門就能有多一些喘息修改的時間,解決了膠帶這個心腹大患,下午趁著試投影舞者不用台時,趕緊把所有勾欄搬到戶外,用黑色噴漆將金色柱頭做陰影及降低亮度,開始做加分改善的細節。

大陸觀眾看慣了電腦燈掃到眼睛都快瞎了的燈光,看到台灣細緻的燈光畫面,自然可以靜下心來安靜的看演出,整個首演還算順利成功,大陸朋友驚艷而我們心虛的擦汗,雖然要調整的細節不少,但是大方向對了,精神與態度有表現出來,也就離譜不到哪去,明天休演,安排大家參觀兵馬俑、碑林博物館等景點,雖然這些地方我在十幾年前還在雲門時就去過了,明天我去不去還不知道,但至少今晚可以放心的到旅館對面的村子裡買酒買肉(其實是羊肉串與美果粒),好好放鬆一下,後天再演一場就要到北京,面對更大充滿更多變數的挑戰,時間更壓縮,器材可能更爛,但場地卻是大到不像話的大,唯一有賺到的是不用每天拆裝,其實還很難講,也有可能1號連夜搭台後,2號3號的白天開會又要我拆掉,希望結局不要是如此悲慘。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2(7/27

一早進了劇場,上了台穿梭在清台的舞者之間,靠著包包裡無意帶來的1/4捲紅色馬克膠帶,精簡的定下非要不可的馬克,舞台上的地膠(舞蹈地板)是厚4mm墨綠色的橡膠墊,用灰色的布紋膠帶貼著接縫,但是劇場裡固定的商演需要,所以台上有大小轉台,還有二長條整個舞台寬的的升降平台,這些需要活動的部分當然是有縫隙,雖然我們的演出沒有太激烈的動作,但是由於大部分的服裝都拖地,為了保護舞者及服裝,這些裁的似狗啃的地膠邊緣勢必得要用膠帶貼起來,況且這些升降平台與舞台面還不甚平整,有的稍低有的稍高,所以在我們到之前舞者只敢穿替代的練習服上台,但是明天就要首演了,今天無論如何要讓舞者著裝彩排,否則燈光設計也無法做cue,雖然昨天已請主辦單位幫我們買2吋(5公分)寬PVC黑膠帶或透明膠帶,但我心裡有譜恐怕無法如願買到,在中國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終於等到膠帶買了回來,有20捲PVC的黑膠帶,但是寬度卻是只有1.2公分寬,比台灣1.8公分的馬克(電工)膠帶還要窄,當然也比近2公分寬的舞台縫隙要小上許多,相較其他三個台灣來的技術人員所要面對的嚴苛環境而言,我的問題已是最小了,我還有四個當地人幫我,只是要在1小時內搭好台,燈光設計連做cue的時間都沒有,要在不能調燈的情況下用別人的燈做出cue來(燈的種類及調的位置都與台灣習慣的不同),舞監要整合樂團、大陸舞蹈學校學生及台灣舞者,還要管音響及影像,電腦燈ME要面對不熟悉的系統,訊號有些有問題的換色器,還有一堆不亮的燈,所以我只有硬著頭皮想辦法用這不知道該怎麼用的膠帶,舞監貢獻了不小心帶來的半捲土黃色封箱膠帶,舞者捐出了半捲原本要修理道具的正統2吋黑膠帶,所以因地制宜加減用撐也要撐過今天。

雖然昨天見了要幫我的四個人時心頭一陣涼,因為看起來年紀都比我大,正是標準的民工模樣,這被文革糟蹋的一代人多半是除了對的事不會之外其他都行,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仔細講解博感情後沒想到他們真的幫了大忙,學校找來的人果然與我認知的民工表現截然不同,使我在翻台的1小時內僅花少許的時間在微調他們完成的工作上,而絕大多數時間都花在發揮巧思善用膠帶上,想都沒想過會用來貼舞蹈地板的封箱膠帶也被我用的精光,窄到不行的PVC黑膠帶只能在轉台縫隙的二側先各貼一圈,然後心虛的在中間再貼一道連起來,雖然不牢靠但至少看不到縫隙,花了一堆時間著實吃了不少苦,直到開始彩排了我還在貼側台的面紙及垃圾袋,但總算撐過了彩排,但是面對明天首演手中只剩窄的黑膠帶,連上不了檯面的封箱膠帶都沒了,只好請主辦單位明天再買膠帶,只要比1.2公分寬的什麼顏色都可以,畢竟避免舞者受傷與保護服裝不受損,要比好不好看要來的重要許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安北京行1(7/26

剛結束台灣的演出,拆完台卸完車回到家已是凌晨2點多,幾個小時之後就要到機場直飛西安,趕去與已在當地排練一週的新古典舞團舞者會合,由於北京的演出是在鳥巢對面的國家會議中心演出,舞台鏡框80寬,還要跟西安音樂學院現場演奏配合,所以就先在西安排練磨合演出,下了飛機就直接被載到劇場,是在大唐芙蓉園(比整個中正紀念堂大上數倍)裡的鳳鳴九天劇場,由於這是個重現唐朝時期建築的遊樂園,每天下午1530~1830必須把劇場還給固定的商演「夢回大唐」,也就是說除了每天拆裝復原之外,從1830接手後只有1小時搭台,因為2000的演出1930觀眾就要進場,而原本說要給我的10個人幫忙翻台,到了現場縮水成4個人,也只好逆來順受,沒在怕的。

到了劇場,我們四人(舞監、燈光設計、電腦燈ME及我)拖著行李進觀眾席,彩排剛開始6分鐘,和劉老師問安後就開始看排工作,台上的舞者看到我們來興奮的心情從眼神吐露出的一覽無遺(像是溺水喜見浮木來),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受盡委屈折磨,而且要認出他們實在太容易了,只要是滿身大汗的就是台灣舞者,沒流汗的就是西安舞蹈學校的學生,看似相同的動作,到不到位差別只有一點點,但卻是滿身大汗與輕鬆揮灑的差別,這使我想起了雲門復出前與復出後的舞者,在跳薪傳時差異尤其明顯,復出後的舞者手長腳長,條件與技巧都要比復出前的老舞者要好,但是卻沒有刻苦精神,味道不對了,所以無法感動人,當然也就不好看,也使我想起了技術劇場的年輕朋友,許多人以為自己畫虎的功力已經很好,殊不知根本沒學到精隨,畫了滿地的小狗,還怪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找你就是要來解決問題,不是付錢來聽你抱怨。

看完排,拖著行李離開劇場,接著開會,一整天除了飛機餐外是滴水未盡,和老師開完會後已是晚上11點多,終於可以用餐,馬上12點還要跟北京燈光電話會議,電話的那頭傳來如預期中的答案,顯然又是個不樂觀之旅,有多慘呢?舉個例子來說,在80米寬的台上,燈圖上畫的是每邊6道側燈,每道6顆,總共要72顆ETC(成像燈),結果變成只有筒子燈(PAR),要成相燈總共只有20顆,而且雖然有燈,但是沒有側燈架,由於我們的台從1米高到第二層2米高到第三層3米高,所以要求的側燈(流動燈)高度是2.5,3.5及4.5米高,沒有鐵管、側燈架或是立truss要怎麼鎖燈?顯然又是錢的問題,所以燈給你了,但是你沒要求能把燈掛著的配備,就像地下鐵上海行有燈沒線,對方還振振有詞說要翻合約,合約裡要14顆工作燈,可沒說要線,結果是我們自己上街買線做延長線,自己接電,連側燈都如此,其他慘狀可想而知,不過西安也好不到哪去,在不能調燈的前提下,要用台上三排背光加了換色器的PAR,加上幾顆老電腦燈,所幸還有貓道正面光及側燈,但是連做cue都沒時間,明天早上舞者要用台,中午過後樂團進場調收音問題,1530要離開將台還給人家,晚上彩排,後天首演,看來明天可精彩了,還是先過西安再想北京吧。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共好當責與賦權

以前大家談的是「負責」與「授權」,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負責」與「授權」似乎在各行各業都無法應付快速多變的狀況,所以中國生產力中心出版的「當責」,與商周出版的「賦權」兩本書,,作者張文隆書中的內容正好符合取代傳統的觀念,除了「當責」與「賦權」之外,哈佛管理叢書出版的「Gung Ho」「共好」也是值得推薦的好書,書中的三個重要主旨:「松鼠的精神:做有價值的工作,海狸的方法:掌控達成目標的過程,以及野雁的天賦:鼓舞他人」,完全符合劇場之所需,由於技術裝台時間愈來愈少,演員上台時間愈來愈早,以往TDME說一動crew做一動的習慣幾乎很難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工作,甚至以前的程序:spacing、run through、dry tech.、tech. rehearsal到dress rehearsal,現在常常壓縮到crew都還沒練過換景,就要換景配合演員spacing,然後接著就是rehearsal,這時crew是否有「共好」及「當責」的觀念就成了成敗的關鍵,也只有在「當責」的前提之下,才有所謂的「賦權」。

中國生產力中心出版的「當責」書中,作者張文隆,簡單講述「負責」與「當責」的不同(P44):把重要文件及時寄出是responsiblty(負責),再確認對方確實收到是accountability(當責)。劇場工作多半無法一人獨力完成,需要大夥一同協助完成,在teamwork的團隊當中,就像傳接球般,接了別人傳來的球,再將球傳給下一個人,可惜許多人做事只急著把球丟出去,完全不管接球的人是否接到球,所以常有瞎忙做無效白費力氣的情況發生。而授權的人往往又想不清楚說不明白,以至於執行者雖心有疑惑,但未被有效授權,所以索性退到僅聽命行事照單全收,可是劇場工作不是工廠一成不變的作業,許多情形需要活的知識當機立斷,所以更需要「賦權」(有效的授權),帶頭的人只有一雙眼,無法顧到所有細節,只能靠有「共好」精神的團隊成員,在被賦權的當責者的帶領之下,才能順利有效愉快的完成工作。

現在劇場住四、五樓(40、50歲)的工作人員,有接觸到雲門實驗劇場的人,多半保有「當責」的訓練(雖然那個年代還沒這個詞彙),連我這個雲門復出後的孩子都是在「當責」觀念的訓練下長大,現在有了名詞與論述,反倒沒有了觀念與精神,甚至現在有些二、三樓的朋友已經當起了「賦權者」,但是卻是連「當責」的觀念都沒有,結果「賦權」變成了「不負責」,其實「見山是山」,然後「見山不是山」到「見山又是山」中間,是有一大段學習的路程要走,沒有一蹴可幾的捷徑,每當我接觸到年輕的賦權者,發現他們連事情原貌的所有步驟都不清楚,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做甚麼,只知道當一個「稱職」的賦權者,我很懷疑他底下怎麼可能有所謂的「當責者」及「負責者」呢?沒有了阿喜法則(ARCI)中的Accountable(當責者)及Responsible(負責者),再加上連所有步驟都不知道的Consulted(事先諮詢者),當然這個Informed(事後告知者)得到的就是哀哀唉不完,感覺像是亂了套,許多以往我們根本無法想像的狀況都出現,而得到的答案都是別人不好,都是別人的錯,其實以前的別人也沒多好,只是我們都當責的避免悲劇發生,如此而已。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