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到對岸的場地調查

       由於大陸許多劇場的技術資料仍不完備,甚至連平面圖或是吊桿圖都沒有,所以在大陸「憑記憶及現場看」的普遍現象要遠大於出門前的紙上套圖工作,這也是許多大陸團來台灣演出,明明場地資料老早就給演出團體了,他們卻始終交不出清楚的演出平面圖,總是要到現場裝台了才抬頭找桿子,但是對於我們要到大陸做演出而言,沒有精確的圖面資料實在不知道要如何工作,所以場地調查是十分重要與必要,況且就算劇場有資料,也多半是不清不楚的文字資料,好一點的有圖,但卻是用小畫家或是word畫的示意圖,其精準的程度我是不敢相信的,除非是autocaddwg檔,不是沒有但是極少,就算有也需要丈量幾桿來做確認,絕對不能拿到資料就完全相信,否則用mail寄檔案就好,不需要特地走這一遭。

    大陸劇場的使用程度比台灣還要更高,所以幾乎很難能夠好好的做個完整的場地調查,因為劇場很少有空著的時候,總是要在別人使用的情況下黑燈瞎火的偷偷調查,就算沒人使用,台上工作燈也總是殘缺不足無法看清全貌,所以調查起來困難度頗高,但是不太精準也比完全沒有好,總之做比不做好,再難也要想辦法克服,還是有些方式能夠幫助完成調查工作,例如事先打好要調查項目的表格,現場再勾選詢問機動調整調查順序,皮尺及雷射測距儀是ㄧ定要的,人家在台上工作或彩排,是不可能有機會讓你上台貼皮尺,所以基本上鏡框尺寸、舞台、側台大小等空間丈量,全都要仰賴雷射測距儀來完成,至於最重要的吊桿圖則需依賴皮尺來完成,由於地面通常有障礙物與正在工作的狀態,所以再怎麼低調也不可能不惹人厭,所以我都是到3樓走廊,將皮尺貼在欄杆上,再用雷射筆或是雷射測距儀靠著欄杆上的皮尺,用雷射紅光在空中來對吊桿,再直接在皮尺上看數字,這樣比用雷射從地面往天上去找桿子要容易許多,也沒人會發現就可以好好的丈量,最後就是要一台可以在黑暗中工作的相機,不能用閃光燈只能靠感光度高的相機,顆粒及畫面品質是不用去煩惱憂慮的項目了。

    這次一週的場地調查工作,最後導演和大陸設計還要見面開會,所以我們從台灣出發五天內要做完8個場地的調查,看起來時間很鬆其實不然,除了每天跑機場之外,還有一天跑二次機場,當然早上0600就從旅館check out,也有帶著行李搭動車(火車)調查完再趕機場,在調查時我聽到有館方私下嘟囔:不就拿個資料拍拍照就完了嗎?沒見過這麼看場地的。那時我正忙著像隻猴兒般爬上爬下,我心想這才是量場地該有的專業態度啊,這次很幸運遇到他們端午節3天連假,有幾個場地是沒人使用的大好機會,若不珍惜仔細丈量實在說不過去,到重慶時一天要看三個場地後還要飛北京,演出商一直希望能掐出時間請我們好好吃頓飯及坐纜車遊玩,我跟他說我來是做場地調查的,飯吃不吃有沒有時間去坐纜車都不重要,讓我好好的完成調查工作後,要幹嘛都隨你,雖然我們四年級的正好還接上他們文革消失的那一代,所以相對還有一些優勢,但我也想展示一下台灣的專業態度及精神,這可能是我們僅存的強項,要像許多人穿的體面拍拍照證明到此一遊,然後拿個資料就忙著吃飯我做不到,這活該怎麼做就得怎麼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對岸年輕人

6 /14    13:45--15:40   台北飛往廣州(華航0614班機)

                 16:30             機場往廣州歌劇院,夜宿廣州

6/15    09:00--11:00   廣州往深圳華夏藝術劇院 

               14:50-16:40    深圳飛杭州,往杭州劇院夜宿杭州(杭州大酒店
6/16    07:35-08:45    杭州飛武漢,往武漢剧院  
               14:30-15:40    武漢飛重慶,夜宿重慶     
6/17    09:00             往重慶劇院,結束飛北京,夜宿北京(北展飯店)
6/18-20                    北京
6/20    20:00-23:10   北京飛台北(華航0620班機)

          24:00            出海關回家

     這是我這週在對岸看場地的schedule,交換名片後發現從北京來陪同接待的演出商,是不到30歲的總經理及副總經理,首先到了廣州歌劇院,這是個設備比廣州白雲國際會議中心還要高檔新穎的新劇場,裝台場租一天15萬人民幣,演出場租一天20萬人民幣,而劇場接待我們的演出主任同樣是年僅20幾歲的年輕漂亮女孩,她之前已經待過上海大劇院及東方藝術中心。到了杭州,見到了我們當地的演出商,是個一年有200多場演出的演出商,他同時也是我們廣州、杭州及武漢三地的演出商,年紀僅僅30多歲,已有十幾年的經歷,這是2010年此刻我在對岸遇到的劇場年輕人, 5年前我會說30歲以下的台灣劇場工作者已經快要沒有優勢,去年我已經改口30歲以下的台灣劇場工作者已經沒有機會,沒有競爭力。

    也許台灣大多數到大陸演出的團體仍有一些相同的看法:素質低落的民工;硬體(劇場)領先我們,但軟體(人才)仍然落後給台灣;觀眾席椅子非演出不能坐(保利系統)………,大多數台灣人總天真的以為大陸人還趕不上我們,其實在我看來,只是比例問題及你有沒有遇到而已,多數人只在劇場遇到勞力的民工就以偏概全以為我們還遠遠超越對岸,其實如果你遇到這些勞心的年輕人,一交手就會發現他們的歷練與眼界老早就超乎你的預期,名片上的頭銜可以膨風,但實力騙不了人,當你要拿勞力的專業技術來跟人家比,我不認為挑出大陸最菁英的1000個會比輸台灣,只是他們市場太大,強手數目被稀釋或是你沒遇到罷了,或是人家早就從勞力到勞心了,可是人家跟你比勞心比製作實力或是歷練,我不知道台灣要怎麼比,至少2008年我已經遇到比我年輕實力又比我厲害的大陸人,而且差距還不算小,其實人家根本也不用跟台灣比,因為他們的競爭太激烈根本沒時間比,現在還有人像幾年前笑大陸仿的山寨電腦燈嗎?隨便不起眼的團體裡,原廠進口的電腦燈多到堆的都是還沒拆封的新品,再看看兩岸之間不斷蓋出的新劇場,其結果更是根本不用比,人家早就是跟國際比,而我們自豪嘴硬的比創意比軟實力,我看再過幾年也不樂觀,到時台灣能比的只剩年紀比對岸大而已。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專心不入戲

    常有朋友問我某某戲好不好看?通常我都會回答:不知道。顯然這不是他們想聽到的答案,因為大多數人會說:那不是你做的嗎?怎麼會不知道?我就會回答:作技術不評論戲來讓話題結束。因為我是在工作不是在看戲,演出中我必須專心但是不能入戲,入了戲就容易出包miss cue,況且我在側舞台看到的畫面多半都有側燈對著眼睛直射,跟在觀眾席看到的畫面有天壤之別,甚至有些感動的畫面也正是我們專注認真執行所完成的畫面,所以我們當然不會看到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而且通常我頭上都戴著intercom或是對講機(通訊系統),耳裡不時傳來舞監call cue的內容,要想入戲還真不太容易,如夢之夢時我身上掛著三套通訊系統,卻只有二個耳朵,換的手忙腳亂,三套系統同時找我時,腦子都錯亂了。

    很怕戲熟了丟本的舞監,常常call cue的語調與聲音跟著演員的情緒走,最常遇到的是得到準備的指令後,當我們進入到準備狀態時,等待「走」的動令舞監一下時,就要立即執行動作,結果舞監跟著戲的節奏情緒來個走不完,「鄒鷗哦走哦哦哦」,一個「走」字拖了2~3秒長,結果造成大家不同步,有時舞監太入戲,會把「走」這個指令不自覺得喊出台詞來代替,例如有個重要的cue是在演員大喊「出發」的同時,結果舞監call了:燈光舞台影像懸吊換景準備,……..出發(舞監跟著演員喊台詞)!大家等不到「走」愣了一下就趕緊動作,不確定要不要走的看到別人動了也趕快慌亂的跟上,結果那個換景自然慘不忍睹,或是有時舞監忘了call「stand-by」 cue,我們會驚覺為何這段畫面很陌生?因為通常我們是看著台上直到聽到準備cue就不管台上,所以從「準備」到「走」這段是不太清楚台上發生啥事,所以突然出現陌生場景,就會覺得怪怪的。

     由於我大部分在演出時都會戴著intercom,所以看著台上聽著舞監call cue的內容幾乎就是演出的一般模式,所以我幾乎不曾在演出中睡覺(只有極少數連夜工作後被操掛了的特例),所以有時我不會意識到沒有intercom的crew等待換景時的無聊痛苦,年輕時常看不慣crew演出中睡覺、聊天或是玩掌上遊戲機,因為這跟我被教育的演出態度相去甚遠,所以常常斥責他們,後來也逐漸放低要求到「壞事躲起來做」,「不要睡著,不要出聲,不要干擾演員」就好,或是寧可離開側舞台,到有intercom的地方,聽到換景準備或記好時間提前回來待命,別落cue就好,有時看到crew像觀眾一樣專心的看戲看到入了迷,以前會念「你是來工作的,不是來看戲,要看戲到觀眾席去看」,現在不會念了,至少他專心看戲比做壞事要好,所以通常我都會主動戴intercom,因為這樣比較熱鬧也不易入戲,因為入戲就容易忘了自己要換景。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