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苦碌與勞基法

    今天看了網路新聞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209/58/20b31.html:勞委會指出,根據勞基法規定,雇主要求員工假日值班,先決條件是必須取得員工當事人的同意,而且必須支付雙倍的日薪給員工,除非員工同意,否則雇主不能要求員工補休。

勞委會勞動條件處處長孫碧霞:『(原音)這是有關勞基法第37條跟第39條的規定。原則上,休假是屬於勞工的權利,所以雇主是要徵得勞工的同意,不論是工作或是補休也好,如果他真的同意來工作,不補休的話,這個工資是應該要加倍發給。』

勞委會表示,假日值班的員工享有領取雙倍的日薪或是選擇事後補休,並非只限於農曆春節,平常的例假日與國定假日也都適用,呼籲勞雇雙方做好協調溝通,免去不必要的勞資糾紛。

     這使我想到如果以一個工作20年的劇場crew,時段費800元來計算(時薪200),假設以每週滿時段21個時段計算,他週薪是16800元,每月滿時段月薪可上70000,看起來是相當不錯的收入,可是如果是正常的上班族,一週5日每日8小時(2時段),所以每週10個時段8000元,工作20年月薪三萬出頭,你還會覺得不錯嗎?如果照目前我所瞭解的勞基法計算,先不管二週84小時的工時上限,僅以勞基法中的加班費計算方式,應該是多少收入呢?正常每天自0900到2200共11個小時,超時3小時,第9、10小時要加1/3的加班費,第11小時要加1/6的加班費,所以一天是8X1+2X1.33+1X1.66=12.66小時,星期六及星期日都是雙倍薪,所以各是25.32小時,所以一週是周一到周五12.66x5+周六、日2x25.32=113.94個小時,每個小時200元,所以週薪是22788,所以適用勞基法後,如果單是收入差異,每週就差了近6000,每月就差了24000以上。

    我當然是悲觀的認為三月藝文界適用勞基法後,沒有藝文界的資方會願意用這樣的計算方式來計算,因為大家都會說這樣資方會增加支出,會撐不下去,劇團倒了crew也沒案子可做,可是勞基法是在民國 74 02 27 日就發佈實施,劇場人至今大多數人連勞保都沒有,沒有勞工身分不受勞基法保障作次等國民已經25年,有多少資方的房子車子是用crew的賣命超時工作換來的?為何同樣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差別待遇卻是如此之大?劇場crew也同樣有繳稅啊,可是從沒被政府照顧過,看了勞基法的相關規定,會以為是歐美等西方先進國家的法律,會不敢相信我們也有如此先進的法律,可是可憐的劇場人,沒勞健保、沒年休、沒退休金、沒加班費(夜間才加成),所有勞基法保障勞工的權益都沒有,作次等勞工已經25年,會不會繼續下去?很快就知道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寶島一村北京站0208

    昨天下午到了劇場,第二個插隊演出的團體也收拾的乾淨離開,也許大陸劇場一年500場的時代還沒走進歷史,但是連著2天都有其他人使用場地的結果,卻都是令人滿意的結局,也許是我們太幸運,也許是我們正巧遇到好人,也許是我們每天多花20分鐘收東西,避免引誘別人因為好奇而造成破壞的努力奏效,也許是因為館方特別盡責,台上連一個馬克都沒少的結果,比在深沒有外人進來還掉了道具菸盒及火柴要好上許多,但是我只會認為這次是撿到的,這次的成功經驗不代表下次的結果也會是美好,大陸的事沒個準的,只能見招拆招。最後的晚餐,是讓所有人驚豔的道地台灣小吃,吃了一個多月重口味多味精的大陸盒餐,面對蚵仔麵線、貢丸湯、滷肉飯、炒米粉、菜埔蛋、大家毫不吝嗇的給予各式驚呼滿足表情,與所有能用上的讚美之詞。

    最後一場的演出,武術打拳的演員一早起床就發現整個背部僵硬,全團沒有人能替他連續前手翻再加直體前空翻出場,正巧第一代蘇亞文(史艷文)到北京工作,也買了最後一場的票想第一次看寶島一村,也許是上天注定他終究只能演而無法看到寶島一村,冥冥之中就這麼巧,當他接過原本他的道具劍時,只說了一句:我全忘了,然後是看DVD及幾次的排練,於是最後一場演出的流星錘又換回了劍術舞劍,也讓整個中國tour有驚無險的畫下完美的句點。拆台時,在最後拆舞蹈地板時造成舞台面脫漆現象,最後表坊賠了500元人民幣了事,相較於雲門幾個月前同樣的狀況在深圳卻賠了9000元人民幣,這個價錢是合理許多,也許是拆台前我把在廣州買的布幕防火漆送給館方,所以館方也相對沒有要獅子大開口吧,大陸許多劇場的地板狀況都很不好,幾乎是任何膠帶都會造成脫漆現象,所以被要求賠償已是常態,只是很多團根本不理,因為使用前地面就坑坑疤疤,不知賠的錢都去哪了。

    裝貨櫃裝到凌晨0430,早上0850集合要去機場,也許是演完後整個放鬆了,或是真的太累了,本想撐到吃早餐就不睡了,沒想到撐到六點就不支倒地,竟然給他嚴重睡過頭,直到電話通知後驚醒匆匆下樓,全團行李都已上車只等我們,直得連忙向大家道歉,到了機場,演員超重的行李讓我見識到什麼叫「瞠目結舌」,當原本職業笑容的航空公司櫃檯人員,忽然睜大了眼張著嘴,看著行李過磅時的數字顯示:43kg,她不可置信的誇張表情足足呆了超過10秒鐘,也讓我見識到瞠目結舌的真實性,真是既貼切又傳神,上了飛機,心才踏實了起來,這一趟38天的旅程終於畫上句點,一路走來感觸良多,中國有別於其他國際市場的幾個問題每站幾乎都一樣,室內禁食(最好的狀況是可在卸貨口用餐)、舞台面連貼PVC黑膠帶都脫漆、吊桿速度不夠快、台上不允許有明火(包含點香菸)、只能半夜裝卸大車或貨櫃、車子的尺寸永遠來的尺寸是錯的,民工在台上吐痰的習慣不變、火柴及打火機都無法上飛機,當然其他各式各樣的問題不少,有許多真的超出可以預期及理解的範圍,只能見招拆招,總之是有驚無險的結束了這趟旅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北京站0206

    早上趕著插隊進來的團體拆台撤場之前到了劇院,先了解他們使用舞台的狀況,以免東西被破壞了或是東西被帶走了死無對證,所幸館方嚴格監督管制,並沒有任何異狀造成我們的困擾,原本方案是打算昨晚演完幾人輪流排班來顧我們的東西,我聽了非常不以為然,,經過一整天疲累的首演後,在這麼冷的天,我想是誰留誰掛,況且留下來的人沒活可幹,很難不睡著,留下來睡覺又有何意義?就算沒睡著,一雙眼能盯多少事?真的發生什麼狀況,人單勢孤,誰會理你?況且人家又不認識你,在通宵裝台的時間壓力之下,你擋的了才奇怪呢,你擋著讓人交不了台拿不到錢,人家怎麼不把你拖出去扁一頓呢,因為還有二場演出,不應該把演出的人用在跟演出無關的事,少了任何一個戰力都對演出品質直接造成影響,如果雇個保全也不實際,因為保全又不熟悉劇場也不了解你的東西,其實最好的方式是自助而後人助,留著滿地的道具擋人的路或是引人好奇心作祟,還不如自己收拾集中覆蓋,留給別人一條路,讓人可以完成他的工作閃人,再加上有身分可管的館方如果願意盡職負責監督,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礙,很幸運的是一切如我所願有了最好的結果。

    下午去買了十杯星巴克請館方,謝謝他們替我們照顧我們的東西,讓我們能順利的繼續演出,所花的花費比請一個保全還便宜,可是達到4個保全都達不到的效果,其實我一直覺得態度很重要,你工作中所呈現出來的態度,是以德服人還是以力服人差別很大,以德服人彼此有信賴感,人家就會幫你,如果是以力服人人家管你去死,反正東西又不是他弄壞的,要賠償也找不到他,所以用專業的態度表現跟館方做朋友一直是我在做的事,因為你工作順不順利館方視你為敵或友差別很大,不要把別人給你的方便當隨便,當你比他更愛護他的設備時,別人自然會相信你而給予你更多的協助,有時不要怪館方大小眼,因為讓他們笑臉迎人來接待朋友,或是扳起惡臉來防賊,其實關鍵全都是在於你自己的表現。

    晚上演出前開始飄下肉眼幾乎看不見的毛毛細雪,停車場的車子像是被灑上一層痱子粉,等到中場休息出來抽菸時,已經有演員興奮的出去打起雪戰,有人是把雪球放在手心仔細端詳,有人是不客氣的一直拿雪球砸著吸菸室的玻璃窗來嚇人,像是玩瘋了的野孩子般高興大叫,只是臉上化了妝戴了假髮穿著戲服,像是出外景在拍幾十年前誇張的電視劇,這是劇組中許多人人生中的初雪,冷了這麼多天沒下雪,總算老天幫忙讓他們能留下美好的回憶,只是希望老天爺再幫幫忙,明天就別再下雪了,明天最後一場演完要裝貨櫃,貨櫃太高進不了卸貨口,必須先從碼頭搬到地上,再從地上搬上貨櫃,如果下雪那就麻煩了,第二場演出順利結束,步出劇場時路上已經是易滑難行,好在旅館就在劇場旁邊,走路過個馬路幾分鐘就到了,終於要結束數著菸算回程日子的旅程,就像當兵數饅頭等退伍般,吃一顆饅頭代表一頓早餐,吃下一顆饅頭又過一天,再吃幾顆就可以下課回家,終於只剩2包菸,明天最後一場演完裝完貨櫃就要結束這38天的行程,後天就踏上返家的路,一路走來有驚無險,希望能有個happy endin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寶島一村北京站0205

    由於電腦走cue的新問題一直出現,從走不了cuecue裡面3桿只走2桿,或是電腦裡高度數據有跑但是桿子沒動,到每次吊桿到定位設定停止時不是太高就是太低(誤差甚至多達40公分),最後不得已我只好捨棄用「程控」(程式控制,也就是電腦走cue),而改為「台控」(控制台控制,也就是手動模式),沒了電腦的作怪電腦桿就成了電動桿,而定位不準的問題,由於我們沒有多餘人力去看定位喊停,所以只好再用賤招把電動桿當成是手動桿,用看膠帶位置來定位,所幸他們的懸吊系統是重鐵平衡式有重鐵架(像國家劇院),而不是無重鐵架的捲揚機式(像國館),所以我只需在懸吊結構上貼膠帶基準線來對齊重鐵架底緣,唯一問題是低定點時重鐵架太高無結構可爬,所以我只好站在隔壁桿的重鐵架上面抓著鋼索,再降下吊桿,讓吊桿的重鐵架往上帶我到半空中,用腳勾住重鐵架空出雙手,將膠帶貼完再乘重鐵架下來,然後演出時就按了按鈕轉身抬頭看重鐵架,到了膠帶基準線再按停止紐,雖然還是有一些誤差,但是1、2公分比起3、40公分的誤差要好太多了。

    與館方聊天時提到工作量的問題,他們舞台只有4個人,還有一個觀眾席400人的小廳要顧,我說我可以體會,因為我在台灣的國家劇院當舞監時,常常每月超時到100個小時,沒想到他說:100個小時,我多希望是100個小時,一天正常8小時,我們這常常是24小時連著幹,我一天超時16個小時,不用10天就超過100個小時,多羨慕你,這使我想到第一站廣州3天沒睡紅著眼的吊桿師傅,也讓我想到出發前在各縣市文化中心訪談的館方,更讓我想到在網路新聞上看到俊哥發飆的新聞:我們是為全民服務,這種一個月只來半個月的員工,我還要付她一個月的薪水,議員怎麼能為這樣的人背書,只看俊哥拿出員工出席紀錄表發飆解釋時,就看議員趕快帶著這名開記者會控訴的小姐草草離開,又讓我想到大陸吊桿師傅說的話:這活就得這麼幹,沒辦法也得這麼幹,幹不了就快走,排隊等著幹的人多著呢。

    這也讓我想到3月開始藝文界要適用勞基法的問題,一天8小時就算加班,一天最多只能12小時,284小時,怎麼可能不違法?正常星期五首演,每天從早09002200一天11個小時,星期六演午晚場從1200~22008個小時,星期天演午場晚上拆台,從1200~240010個小時,正常1周就差不多73小時,如果第二周續演,一周總共只剩11個小時怎麼演?crew全部換人?那舞監、TD、ME怎麼換?想到了日前以協會理事的身分與大聲公一同拜會勞委會時,長官們一聽我們正常是ㄧ天工作是11個小時,還說不要為了賺錢把身體弄壞,到時連命都沒了,我說不是我愛賺錢,而是這個行業就是如此,大部分在這個行業裡的人都是如此,這是每天上班8小時的上班族無法體會與理解的,而看似關心勞工的官員們在提到加班費時,讓我感覺又搖身一變成了資方代表,變成資方付出金額不變,為了適法如果你時薪原本是150元,適用勞基法後就變成約121元,還在最低時薪95元之上,所以資方不會違法,看起來勞基法只是增加困擾與減少收入,根本不是保障勞工。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北京站0204

    出發前所有問到在大陸工作的台灣朋友,每個人都告訴我所有的PVC黑膠帶在冬天的北京是不能用的,會變脆及失去黏性,可是基於台灣的廠商給我的評估,以及我在台北把膠帶扔到冰箱冰庫一周的實驗,取出時果然又脆又不黏,可是經過4、5個小時的室溫解凍,膠帶又活過來了,所以我決定冒險一試照用PVC黑膠帶而不用布紋膠帶,經過這次北京的實際實驗,證明前一晚卸車時將膠帶帶回旅館解凍的做法是成功的,第二天一早鋪地板時果然膠帶都處於正常狀態,可是舞蹈地板果然如台灣廠商之前的擔憂一樣,攤開後縮成像是剖半的竹子般,左右二側竟然能夠翹的離地到20公分,可是經過前一晚攤開及二頭壓重,到隔天雖然還是稍硬但是看起來幾乎正常,只是建議不要做太用力的拉皮(平)動作,因為有可能開了暖氣解凍之後,會造成永久性的變形,尤其是不要使用雙面膠的背膠方式,因為根據雲門慘痛的經驗教訓,地板變形的結果是肯定的。

    晚上技排時,才走第一個FLY CUE電腦就出問題,根本無法控制吊桿,所以技排被迫取消,也請演員先回去休息,雖然控台是總裝備部的神舟2000,但是是2008年才升級改裝,可是劇場設備還是1980年代日本人蓋的設備,連吊桿馬達帶動都還是使用三角皮帶而非齒輪,原本定速的吊桿加裝變頻器來改變速度,就像是老車只改引擎,輪子及其他配備都沒有跟著升級,所以仍然處於不穩定狀態,再加上這一年來幾乎都是使用手動模式,根本沒使用過幾次走CUE模式,所以就算是馬上CALL來了工程師,狀況是暫時解決可是不知道原因,就連測試走完39FLY CUE後,我要走回到第一個FLY CUE,有「返回」的功能鍵但是銀幕反白而無作用,連工程師都不知道要如何解決,只好手動翻頁,從39、38、37、一路按回到第1個CUE,更慘的是定了定位的高度在測試過程中竟然可以差到40公分,原本該著地的黑紗竟然到膝蓋就停了。

    而原本開會時說的第三場白天有其他人要來使用場地,現在變成第二場白天又有另外的商業場要進來演出,原來大陸劇場一年500場演出的時代還沒走入歷史,只要你首演完後的白天沒有將時間全租,就準備別人進來亂吧,為了將傷害減到最低,所以變成每一場演出完都要來個小拆台,把所有服裝全部推進化妝室鎖起來,將所有道具桌上的小道具全收到箱子內,把所有的桌椅道具全搬到房子台車內,再用舊翼幕將房子包起來,與其放在側台被人弄壞,還不如自己花一些時間將傷害減到最低,至少要比到劇場發現東西掉了或是壞了的結果要好些,再主動將協調好給他們用的別字板吊桿上的沿幕拆掉,我們只能盡最大的努力,再來就是靠館方的幫忙監督,至於演出團體的保證及良心,我想就不用期待了,因為大陸多半分工很細,負責開會的只負責承諾作足,但是不負責實際的裝台及亂搞之後的結果,而裝台的也不會知道開會的是如何天花亂墜支票亂開,所以我很怕聽到大陸人說:「沒有問題」,因為結果往往是:「沒,有問題」,或是:「行」,因為行字前的「不」他們都含在嘴裡不發出聲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北京站0202

    離開上海前往北京,演員在飯店送洗的衣服被洗壞了,找了主管出來理論的結果,價值三千多台幣的衣服只獲得18元人民幣洗衣費的免繳賠償,還有被高溫烘到布料完全縮水變型的殘骸,這是上海四星級的酒店。到了機場,一個一個托運行李被要求打開取出打火機,在中國,打火機是上不了飛機的,不管是隨身或是托運行李都不行,就連火柴也是一樣,甚至連手機電池都不能拖運,只能隨身攜帶,也許是自爆自燃的事件太多了吧,這應該也是中國產品特有的現象,所以是不得不為的管制手段,機場裡插隊的現象依舊,只是不再明目張膽理直氣壯,其實是不管在中國哪裡只要有排隊就有插隊,在上海星巴克裡穿著西裝人模人樣的上班族如此,在車站等著行李安檢的大嬸如此,在超商結帳也是如此,行為現象沒變,裝聾作啞充耳不聞一樣,差別只是氣燄沒以前那麼囂張,如此而已。

    飛機上空服員給你填的乘客意見調查要小心,如果你不是應付式的全勾滿意或是沒意見,而是很認真的勾到了不滿意或是非常不滿意,那你可能要有心理準備,在妳交回問卷調查時,空服員在1分鐘之內就會拿著妳的問卷,認真的逐條要妳給個具體清楚的答案,例如我身旁的表坊行政在填問卷時,問了我的意見,通常除非是服務態度好到讓我覺得我願意認真回答,否則我都是不傷和氣的敷衍回答沒意見,結果表坊行政認真的說他們最不喜歡看到這種無效問卷,所以她就認真的勾選了答案,結果換來了即時尷尬的詢問,往好處想是缺失立即改善,原本之前送餐時溫涼的熱咖啡立刻得到新的一杯還冒著煙的咖啡,但是代價卻是要把空泛的「感覺」給個具體清楚說明的答案,這杯咖啡也太尷尬了。

     到了劇場開會,所有前五站沒發生的一些問題,全都趕在最後一站出來湊熱鬧,除了演出商不處理、不想處理及不願處理的事情,全都推說不知道或是沒收到電郵,或是當場睜眼說瞎話,其中也包括了首演後的星期日白天有其他人要來使用劇場,不但會要用吊桿,還要用部分舞台空間及燈光,甚至我們還得收拾化妝室內的演出服裝及用品,先移到二樓空出一樓化妝室,等他們下午用完場地後,再從二樓化妝室搬回到一樓化妝室,而且這是這個劇場每個星期日早上到下午都會發生的活動,二十多年來都如此,從沒例外,所以館方很婉轉的要求我們要配合,完全沒有讓我們有拒絕的空間,一時之間讓人弄不清誰是鳩誰是鵲。

    北京畢竟是中國這個大國的首都,自古就有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的官小,在北京的劇場規矩特別多,各個劇場各有各的規矩,照理說北京應該是接受西方劇場改革開放最多的城市,可是比較起來北京往往比其他城市要難做許多,這跟世界各國的劇場情況有些不同,就像台灣,普遍來說劇場條件及人員素質,當然是台北要較為好些,可是在北京似乎是老劇場較多,而館方奇怪的規矩也特多。晚上在零下11度的低溫中卸車,經過1400公里從上海來的貨車,就像是個大冰櫃,所有東西都變硬變脆,而人的指甲在低溫下是超乎想像的脆弱,搬貨一不小心一碰就裂,留個0.2公分撕膠帶的指甲馬上缺一角,而腳底的冰冷也是挺難受的,渾身搬的發汗可手腳是冰的,這種體驗真是奇妙。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上海站0130

    結束上海三場的演出後,依舊是連夜拆台裝車,然後是三天的休假,這是整個大陸行程中最後的休假,2號一到北京就要到劇場開會與看場地,晚上卸車,3、4號裝台,5、6、7三天演出,演完連夜拆台裝貨櫃,然後8號就返台,這整個tour的貨運部分,由於價錢的考量,所以並不是從頭到尾整個由同一家公司負責,所以不管你要求的卡車尺寸有多明確詳細,來的車永遠不會是完全符合你的要求,總共65個移動行程的卡車,只有杭州到上海是真的來了我要的396長度的車,其他的每次來的都不同,尺寸不同不但難裝車,東西也容易壞,這最後一次的裝車是要從上海到北京,路途最遙遠,是最需要花時間好好裝車的一站,由於有杭州到上海的三車96長度的經驗,本來在腦海中都調整盤算好了,不料要裝車時又是一個傻眼,因為來了四台長、寬、高都不足的車。

     每台車的長度都不足,雖然多了一台車,如果以總長度來說是足夠的,可是裝車不是用車子長度來計算,甚至不是用體積來計算就可以,舉例來說,燈光器材從北京來時是196長度的車,可是我用28的車卻不見得裝的完,因為原本可以排四排的燈箱,因為寬度不到8尺只有226公分,所以只能裝三排,原本可以疊三層高的箱子,卻因為高度不到8尺只有225公分,所以只能疊二層,有些箱子不能壓,只能在最上面一層,但是高度不夠又不能放,然後寬度不夠又塞不滿,空個50幾公分寬度隨便轉彎一甩尾東西就會撞得亂七八糟,所以也不適合拿較脆弱的道具去塞空隙,原本可以放在箱子上的道具又因為底下箱子塞不滿,萬一箱子移動道具掉落下去箱子之間,一路長途擠壓,卸車時就準備來拼湊屍塊,所以最早演出的上海站(1915開演),比最早裝完車的深圳(0313)要提早45分開演,原本是想破紀錄的在凌晨三點前裝完車,不料卻破了最慢紀錄的到凌晨405分才裝完車。

    回到飯店稍睡片刻,早上0900依舊起床吃早餐,通常我都會先顧肚子再顧睡眠,吃完早餐再繼續補眠,而且對於飯店早餐我一向很小心,不管多好吃通常每樣菜我都只拿一口的量,例如一顆花生,一根四季豆,多樣少量以減低吃壞肚子的風險,只有麵包、水果及生菜會多一些,不料吃完後回房間就開始與馬桶為伍,一整天拉了十幾次,明顯是食物中毒,連打嗝都有酸腐味,也許是中毒不深所以只拉不吐,否則會更難過,所以這最後假期的第一天只做了睡覺與上廁所,拉到晚上一整天滴水未進總算才不這麼頻繁,也好在不是在進劇場工作期間,否則就頭大了,看來出門在外泡麵才是王道,雖然不這麼健康,但至少免受食物中毒之苦,只是還得給腸胃一些休息康復的時間,看來明早只能冒險再吃飯店的早餐,我想該不會這麼倒楣連白粥都有問題吧,只是在這裡的網路只剩MSN,連不上翻牆程式的無界,去不了臉書也上不了部落格,一直待在房裡沒有網路會有些無聊,只「養病」又讓人心有不甘,可是要抱病在冷風中出門去逛工地,好像又沒太大的吸引力,真是煩惱。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寶島一村上海站0128

    首演順利的演出完畢,只是上海大劇院的後臺出入口(吸菸區)沒有遮雨棚,下了一整天的毛毛雨抽菸相當不便,演出中有些小驚險,多半都是技排跳過的部分,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只做了懸吊的dry tech.local crew的換景練習,而沒有做完整的技排,所以下半場的吊桿在演出中降下時受空調的影響就打到廁所景片台車後的台灣crew,或是與演員的技排只做了上半場,問題就出現在下半場,樹下場景時黑紗受空調影響往觀眾席飄,以至於椅子後面與黑紗間的距離縮小,演員無法將包子推車推出去,只能從其他演員面前撤走包子車,再一次證明了空調是懸吊最大的敵人,而問題也總是發生在技排彩排省略跳過的部分,演出前的下午要擠出給當地小朋友走台的時間,還要安差一個記者會真的是有些勉強,再加上記者遲到等記者,沒把演出前該走的程序走完,就只能演出中面對突發狀況,這真是永恆不變的定律。

    因為寶島一村演出時間總長度連中場休息要近3個半小時,由於上海的地鐵末班車是晚上2300,而且計程車也會夜間加成,也許這是我們被要求要提前在1915開演的主因吧,這樣子演完才2245,觀眾還來的及趕末班地鐵,可是上海和杭州一樣演完都有送觀眾包子,不知會不會有在拿包子與趕地鐵之間掙扎抉擇的觀眾,還是有急著趕地鐵卻被拿包子人潮擋住的觀眾,雖然大部分觀眾都撤退得很快,但是還是有小女生觀眾在謝完幕後溜到台上,就在賴老師還在台上給演員筆記時,她就帶著崇拜的眼神跟紙筆站在賴老師旁等簽名,一謝完幕大家都忙著整理道具時,她就大辣辣站在舞台中央,所幸眼尖的朱家管家「無需晃」立刻上前詢問護駕,而大劇院的前台人員,也隨著散去的觀眾很快的消失,可能是他們很少有演出會到這麼晚,大家都歸心似箭吧。

    不知是否是因為天氣太冷的緣故,手機的照相功能從杭州開始就處於停擺狀態,快門始終按不下去,好在二年前來上海大劇院演出時,就已經留了一些大劇院的照片,早就丟到部落格的相簿當中,其實在痞客邦的免費容量也已經快達飽和的程度,頂多剩不到十張照片的容量,再來就是要選擇再度搬家或是付費升級為VIP會員,也好在我的「無界」翻牆程式從杭州開始就不太靈光,始終連不上部落格,所以暫時還不用去面對容量爆了的問題,上海大劇院的網路比飯店的快上一些,但是也花了7個小時才成功的po上一篇,回到飯店是連伺服器都連接不上,所以積了一些的流水日記只能等到北京時再試試運氣了。聽大劇院的人說由於日本人留的舞台零件備品不夠,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維修困難,而且許多備品根本有錢也買不到,而大劇院中的中劇場及小劇場幾乎是全年滿檔,大劇院稍微好些,在暑假的淡季還能保有一個月的年保養時間,可是空有時間卻無備料可換,也是令人扼腕。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上海站0126

    之前聽麻雞抱怨上海東方有多糟多糟,我還說不會吧,三年前我去上海東方時感覺非常好,然後又聽麻雞說現在上海大劇院多棒多棒,是全中國目前服務態度最棒的劇院,上次二年前來上海大劇院時我只覺得還好,並不像麻雞形容得這麼好,所以心中一樣打了個問號,果然卸車時就驗證了改變中的中國,是無時無刻的在改變,開技術協調會時建議我們2400來卸車的也是大劇院館方,而且行政及技術的人都在,況且上海大劇院還掛名是主辦單位,我們準時在2400之前到了劇院,前一個演出團體也快裝完車了,一切看來都很正常,只是卸貨口到舞台的門沒開,「什麼!門打不開?管升降門的技術人員下班了」,這是在開玩笑的吧,晚上8、9點時表坊行政還打電話確認過,其實在那位館方降下門下班時,我們搬運民工的工頭就告訴他等會兒台灣的團體要卸車,得到的答案是:這我可不管,上頭沒交代,我要下班了,然後就降下門走人。

    在現場協調的表坊行政到處碰壁,所有能打的電話全都打了,可是所有電話的主人像是約好似的全都關機,所以空有一堆電話號碼找不到人有何用?而現場雖有館方保全人員但是答案都是沒權限也沒鑰匙,愛莫能助,所以我們只能先堆疊在卸貨口到舞台的通道,明早開了門再運進舞台區,所以開了會或是3小時前打了電話都沒用,沒在人家下班前堵到人都是假的,口說無憑眼見為真,下了班也別指望手機能通,手機也下班關機了,似乎每次到中國演出都是狀況連連,所有的突發狀況一定都會發生(想的到的與想不到的),只是發生地點及時機前後的差別罷了,總之沒把所有災難經歷過一遍,是無法順利結束行程的,而且中國的變化太大太快,前一次的印象經驗幾乎都無法複製套用,就像出發前邀請我們來的某一站高層,等我們到了中國他已經被換掉了,而且是連他底下的人整批換掉,前後還不到一個月的事,難得一站可以放心的又要提心吊膽。

    所幸裝台遇到的幾個館方都是二年前的老面孔,工作起來算是順利,只是左右舞台溫差太大,右舞台的趙家穿薄夾克都嫌熱,左舞台的周家得裹棉被,等到台裝的差不多,將卸貨通道與左舞台的門關上之後,整個舞台溫度才緩趨一致,難怪他們急著關那扇讓我門卸車時進不了舞台的門,原來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抵擋凜冽的冷風,不把那扇鐵門放下,戶外的冷風就不斷灌入室內,室內的溫度就會一直降,就算暖氣一直開也趕不上湧入的冷風。這次再來上海大劇院工作的感覺,又比二年前要順利一些,至少不用一直解釋我們要幹嘛,館方見識多了就會見怪不怪(其實也沒啥特殊做法),有了信任的感覺做起事來就會順暢許多,這兒的吊桿速度最快能到每秒1.2公尺,跟國家劇院一樣,而且是沒打折的,否則像深圳大劇院一樣,吊桿速度最快能到每秒1.5公尺,可是他只願意到全速的57%,最快到65%,結果溝通半天才破例到70%,最快速度大概降9米距離也要18秒,是我們需要的一倍時間,有做到的條件但是不給你用再快也沒用。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上海站0124

    別人吹暖氣我吹冷氣,街上室外溫度是十度以下,劇場裡雖然暖氣猛開,可是由於地方空曠,所以始終感覺是有些涼的十幾度,而我的懸吊控制室是在樓上的走道,待一整天感覺空氣凝結,連頭都疼了,演出時終於出現的館方也坐不住,到了中場他哎呀了一聲,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然後開了我身後的獨立式冷氣,一看機器上的溫度顯示:31度,難怪我蒸的頭都疼了,由於熱氣是往上走,再加上本身機器散熱風扇所排出的熱風,所以才會與眾不同的別人發冷我發汗,可是隨著冷氣一陣一陣的往我後腦勺吹,其實更難受,到了謝幕時我回頭一看,乖乖,只剩24度,到了台上準備拆台時,感覺冷氣開的超強,到底開的是暖氣還是冷氣?我已經糊塗了,所幸開始拆台動起來就不覺得冷了。

    杭州由於事前聽說民工較優,再加上找不到人,原本前三站裝卸車的民工我們是叫20個人,結果發現人多太難管理,反而許多人只看戲不做事,聽說叫也叫不動(我都在車上裝車所以不知真實狀況如何),所以這站試著減少五個,不料因為快過年了,演出商只能幫我們找到十個,但是自信滿滿的覺得他們的人員素質高,十個還比別人的15個強,再加上還有6個幫忙裝拆台的當地crew,想想16個應該也夠了,不料裝車時10個裝卸車的民工只到7個,6個幫忙裝拆台的當地crew錢是付到凌晨4點,說好了他們也要協助裝車,沒想到一裝車他們就自動消失,到最後16個只剩下6個,所以這站雖然是提早30分鐘在1930就開演,裝完車還是到凌晨4點,我跟表坊行政說:下一站我們裝完車再點名數人頭付錢(演出前6個幫忙裝拆台的當地crew就先領了現金),到大陸演出真是學習的好地方,所有該發生的狀況不管怎麼防範,事後證明都會發生,只能吃虧學到教訓朝著不能相信人性的方向思考。

    中午check out往上海前進,晚上又要卸車明早就裝台,上次上海住的商務酒店離上海大劇院很近,可是聽說演員有抱怨反應,所以這次住的是外灘的4星級半島酒店,離上海大劇院要30分鐘的車程,現在的上海像是個大工地,為了趕在5月1號上海世博開幕之前完工,現在上海幾乎是街頭巷尾無處不是工地,也讓原本擁擠的交通更為雪上加霜,就連房間窗外的景緻也是工地加工地,房間裡浴室的牆面「照例」是ㄧ大片比人還高的透明玻璃加窗簾,到上海四次有三次房間內都是如此設計,不管是如廁或是淨身不都是很隱私的事情嗎?不知這種設計是要讓人體驗不安全感還是滿足偷窺的慾望,由於上海大劇院沒有卸貨碼頭,大陸的卡車又多半沒有油壓升降尾門,而大陸的叉車(堆高機)又是貴得嚇人,一次就要1、2000塊人民幣,是台灣的好幾倍,也許是在人力萬萬歲的中國沒有叉車的市場,所以物以稀為貴吧,在上海搬運民工的工頭的評估後與不需要叉車的堅持之下,我們也只好半信半疑的入境隨俗,先看看卸車情形再看看裝車時是否有需要,也許是他們擔心飯碗被搶吧,因為有叉車就不需要這麼多人力,對他們的存在需求就會是ㄧ大威脅。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杭州站0122

    杭州劇院是70年代所興建,以現在的觀點來看不管是空間及設備上都有些不敷使用,空間感覺像高雄的至德堂,沒有後舞台可使用,卸貨口在左舞台,空間比劇院側台小,大概只有2/3大小,右側舞台雖是同樣空間但是堆滿劇場設備,我們搭了個約240x4的服裝快換區就差不多沒位子了,lighting tower是無法移動的,台上從樂池邊緣到上舞台後牆我們鋪了25捲地板,所以舞台深度超過20深,台上有57根吊桿,含14根燈桿(嚇死人的多),如果只看文字資料應該覺得這兒沒啥問題,可惜事實不是這樣,鏡框前的別字幕底緣最高只能離地690公分,下舞台有二道音響反射板,57根吊桿中只有十桿可變頻調速,其餘吊桿大概升降7距離就要20秒,可變頻調速的桿號為:4、11、18、26、28、35、42、50、52、56,由於可變頻調速的機器所需空間不少,所以就只有這十桿可自己轉沒有刻度的旋鈕調速。

    杭州劇院的懸吊控台是由杭州舞台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製造,每一根吊桿是ㄧ直排的按鍵,最上面是電源(白色),再往下是黑色撥桿(上定位、手動、下定位),再來是上定位(黃色)、升(綠色)、停(紅色)、降(藍色)、下定位(白色),有十桿有米白色突起轉鈕可調速,可以設定高低定位(但是會有誤差不準),無法電腦做CUE,只能在上一個CUE走完後一桿一桿排上或下定位,排完後再走CUE,所以接太緊的CUE會手忙腳亂,這兒的館方第二天換了另一個人教我設定定位,也是差不多十分鐘看我會定位後就消失,裝台如此,演出當然想當然耳是我自己排、自己亂然後自己走,這個位置太高看不到舞台地面,機器散熱的風扇聲又不小,所以也聽不到吊桿走了沒有的電流聲,基本上就是處在又瞎又聾的狀態,當海倫凱勒其實壓力超大,這站是做足了工作,希望接下來的二站不要又一切沒人管,隨你怎麼玩。

 DSC01829.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