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寶島一村杭州站0120

    利用休息日的空檔,我們搭動車(火車)協和號到上海大劇院開技術會議,平均車速多在160公里以上,從杭州城站到上海南站只要約90分鐘,比較特殊的是大陸的火車站也都有機場的X光行李檢測機及金屬探測門,有趣的是在每個諾大的月台上都是空空蕩蕩,連張椅子也沒有,可能是因為每年的上億返鄉人潮太過擁擠,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才沒有任何椅子吧,經過了前三站的經驗累積,似乎在舞台上點菸及貼舞蹈地板的雙層PVC黑膠帶是這個演出最大的問題,上海大劇院的人員聽到我們提出因為劇情需要,演出中有在台上點菸的行為,立刻眉頭深鎖的說這可能是有問題,一個是台上不允許有明火出現(可是那個年代可能也沒有防風的電子點菸器,非得用火柴才符合年代),另一個問題是上海大劇院全館禁菸(其實開會前我們就在上海大劇院的西餐廳用餐,服務員就拿菸灰缸給我們,整個餐廳只有我們這桌客人,所以當然入境隨俗不跟他客氣),其實為了擔心人畜交叉感染的問題,連動物都不能上台了。

    我們需要提出詳細的說明,包括是演出中的第幾分鐘到第幾分鐘,及所有一切說明資訊,他好幫我們向上級請示,准不准還不知道,在上海大劇院的層級通常是不行的,但是如果管轄上海大劇院的上級單位同意,那就沒有問題,另一個是貼舞蹈地板的雙層PVC黑膠帶的問題,上海大劇院主動免費提供黑膠帶給我們使用(會跟舞台木頭地板接觸到的部分),他們是特地從北京買的某某牌的PVC黑膠帶,只有這個牌子是他們認可的,結果他們拿一個樣品出來,跟台灣我們平常使用的PVC黑膠帶幾乎一模一樣,差別只是他們是亮面的(跟這次我買的低溫膠黑膠帶一樣),而我們習慣是霧面的常溫膠黑膠帶,既然其實是一樣的東西,有人要免費提供給我們使用,當然是趕快說謝謝然後用他們的黑膠帶,第一層用他們亮面的膠帶與地面固定(反正觀眾又看不見),第二層塑膠地板之間用台灣霧面的黑膠帶固定,省了30捲也算賺了1500元台幣,還不用揹負拆台時傷害地板賠償的壓力,當然要接受人家的一番好意,這種時候就不必堅持了。

    原本戲中來台第三代的三個小朋友都是在當地尋找,聽說杭州面試時希望是從百人中挑選,結果來面試報名的有1千多位小朋友,中國果然是全世界人口最大國,競爭相當激烈,後來從原本的3名加倍為6名,我們都笑說到最後一站北京會不會生出一打的小朋友出來?裝台貼地板時才發現購買的紙膠帶從老闆娘口中的一捲18縮水至18尺,當場少了2/3,所幸當時有多買,所以數量雖然不足全部地板使用,但是勉強房子前後移動範圍還夠,就只能上下舞台貼單層湊合著用,這兒的館方人數稀少,有點像台灣中南部文化中心的情況,所以吊桿師父很客氣的教了我如何操作懸吊控台,陪了我十分鐘看我上手了,就忙著下去開會,然後就沒再上來過,吊桿控制室和國家劇院很像,都是在右舞台走廊上,只是杭州的位置高度更高,雖是電梯上二樓,但高度卻是離地約9米高,把走廊的一段用玻璃門窗隔起來,就成了懸吊控制室。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杭州站0118

    到了杭州入住酒店,這是寶島一村到大陸後首次有浴缸的房間,許多感冒的病貓能有浴缸可泡澡,應該會舒服一點,一出機場,氣溫明顯降低了許多,帶了半個月從沒打開的睡袋(套頭過膝羽絨長風衣外套)終於可以拿出來了,接下來的行程大概是再也缺不了它,它是1998年陪我在紐約半年的風衣外套,已經很久沒機會穿它了,十年來它幾乎都是呈現睡袋的形式,大概只有去俄羅斯新西伯利亞那次有用到,那次是冷到爆的零下19度,希望到北京時不要冷到破表,我不想體驗寒冷新指數,聽師兄說步行到西湖只要半個鐘頭,天氣冷不想出門,以免招了風寒影響日後的工作,對我而言看過的西湖十景比不上浴缸旁的浴鹽,我不想在這麼冷的天再去坐船遊湖,然後到秦檜的墳上吐一口口水,雖然飯店比不上東莞的五星級酒店舒適,但是在溫度較冷的杭州有個溫暖的床及浴缸已經足夠,我寧願貓在房裡躦進被窩呼呼大睡。

    去了杭州劇院開了會,由於劇場稍有歷史,再加上使用頻繁,所以地板的狀況不是太好,到處可見膠帶撕完的脫漆痕跡,以及地板被撕起的傷痕,雖然還稱不上千瘡百孔,但也可說是傷痕累累,所以雖然館方副總很幫忙,但是對於我們必須貼雙層PVC黑膠帶的要求,他是婉轉的拒絕,不過至少他提供了他可接受的選項:紙膠帶(masking tape),就是刷油漆時或是製圖桌用的紙膠帶,也告訴我們哪裡可以買到,所以開完會我們就跳上計程車,找尋紙膠帶的蹤跡,只是我心想要找到2吋寬的紙膠帶可能是非常困難的事,因為連台灣都是這2、3年前我的廠商才告訴我3M出了2吋寬的紙膠帶,因為一般最常見的是1/2英吋或是1英吋寬,再窄在裁切膠帶寬度時容易跑膠(最窄應是1/4英吋),再寬通常沒啥必要(很少有技術那麼差的油漆工),所以2吋寬的紙膠帶也許是因應愈來愈多民眾喜歡DIY自己上漆而出產,可是就算是民眾使用或是給油漆滾筒使用,11/2英吋也已經綽綽有餘,果然遍尋的結果最寬只能買到11/2英吋的紙膠帶。

    房間窗外遠方可見有個洞的建築物是杭州車站城站,而緊臨紅星酒店在站前的精華地,一大片蓋到一半停工的建築工地,看鐵鏽蝕的程度不知已停工多久時日,屋頂上的吊車吊臂伸出建築物幾十公尺停擺在空中無人聞問,甚至還有整把的鋼筋置放在樓層中騰空露出建築物2、3公尺,一副工作到一半暫時放置,吃完飯就會開工的感覺,裸露的水泥及結構,像是得了皮膚病全身毛掉光的無毛狗,空蕩蕩完全沒人氣的工地,與圍牆外車站前擁擠的人潮形成強烈的對比,實在是嚴重破壞週遭景觀,也讓人好奇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這麼大的工程這麼好的地段,對於很多第一次到杭州坐火車的異鄉客,步出車站對杭州這個城市的第一印象,竟是如此風景,著實讓人覺得十分可惜。

 

    DSC01826.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東莞站0116

     由於下舞台音響反射板佔據太多懸吊的空間,所以我們必須用滿下舞台所有的吊桿,原本在音響反射板旁邊的吊桿掛的應該是立體的樹景,只好改成貼黑網平片的軟景,彩排都沒事,一到演出,空調果然是懸吊最大的敵人,樹景一下來就勾到燈光橋,所幸麻雞立刻上燈光橋處裡,中場再將網子加重,總算是有驚無險,之後都沒再出問題,而吊桿全都用的結果,也包含了壞掉的吊桿,C6吊桿的零配件損壞,可是沒有備品還在待料,所以德國的懸吊控制台無法操控C6吊桿,只能用神舟單獨控制C6吊桿,也就是說需要二台懸吊控制台一起配合演出,結果是我控一台再call館方控另外一台,又因為這兒館方的細心,在準備走每一個fly cue之前,操控人員都會將fly cue要升降的桿號透過對講機告知舞台邊的館方,也因此我得在舞監call stand by cue之前,調整時間先call館方,然後因為C6的速度又慢於其他吊桿,所以我還得在燈fade out的同時先偷跑C6,邊跑邊聽舞監cue再給cue,在麻雞不在舞台邊時,我還得將身體伸出窗外,在黑暗中辨別換景是否完成及演員定位再回報舞監,結果比前二站還要累。

      為了培養觀眾看戲的習慣,不管任何演出,東莞玉蘭大劇院的最高票價只能是480元人民幣,可是對大多數的東莞市民而言,這樣的票價是負擔不起的,館方的吊桿師父說他一個月才2000元人民幣的工資,怎麼看得起?可是對很多的演出而言到東莞是肯定要賠錢的,雖然可申請補貼,但是與其他地方比較起來,玉蘭大劇院的使用率算是偏低的,但是雖然如此,館方人員仍自信滿滿的說玉蘭至少是中國十大劇場之一,演出前表坊替幾個壽星準備了一個大蛋糕,大家一起唱生日快樂歌及分享蛋糕,接下來的三站劇場都有暖氣,這也意味著要開始脫離溫暖的旅程即將邁入寒冷地帶,我擔心的不止是病號增加使得戰力折損,而且連pvc黑膠帶都會出問題,其實在東莞亮面低溫膠的黑膠帶都還正常,可是霧面的常溫膠膠帶就顯得不黏,而且變得很脆,果然和在台灣出門前做的實驗一樣,也與廠商告知的訊息無誤。

     拆完台照例裝車又是弄到快凌晨四點,這一站裝得比前二站都要來的慢,不知是民工又怎麼了,回到飯店洗完澡整完行李天都要亮了,看看時間也不用睡了,還不如直接去樓下享用早餐,如果睡不好至少要吃好,這樣才不會身體垮掉,反正到了杭州又可睡三天,可惜選擇睡二、三個鐘頭而放棄早餐的人居絕大多數,所以吃了頓孤獨的早餐,然後就是退房集合9點出發到機場,大陸主辦方機票又出包,要的是台胞證號碼預定機票他給的卻是護照號碼,所幸航空公司幫忙,再加上行李超重罰錢,弄到收拾爛攤子的表坊行政差點來不及登機,後來是走特殊公務通關才趕上,坐飛機到了杭州,我們是住在杭州的紅星酒店,就在火車站前,離杭州大劇院也不遠,可是因為杭州大劇院條件不符合寶島一村的需求,所以是在杭州劇院演出,聽說劇場離酒店又是有一大段距離,看來進劇場後每天又要被交通佔去不少時間。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東莞站0114

    東莞玉蘭大劇院的外型相當特殊,像是一艘船載著白色挫冰,也像墨西哥帽,帷幕玻璃為前台區域,銀白色為後台區域,劇院總共有18個門,卸車時搬運民工自館內拿出幾台油壓拖板車讓人印象深刻,雖然在台灣幾乎大卡車都會自備一台好拉,但是在人力萬萬歲的中國還真不常見,由於大陸標準新劇院側台都很大,我們是提前卸車,後面還有其他演出,所以自然不可能佔據卸貨口的右舞台,所以一定是要搬的更遠,館方貼心的替我們在後舞台鋪上塑膠布,再加上有好拉,距離雖然遠些倒也還好,只是開會時聽館方說超時1小時1000元人民幣,但是超時2小時就算一天,既然如此,為何之前要我們連夜裝台?前一天正常白天裝不是很好?也許是有許多我們不知的眉角,反正領導說了算,我們也別弄得太清楚,水清則無魚,總之我們能順利工作最重要,其他的就無所謂了。

    東莞較特殊的是中午吃飯時間是1100~1200,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比1200還提前的劇場,也許這兒的人都早起,早餐吃的早吧,當然也有可能是沒吃早餐所以餓的早。這一站演出懸吊由館方操控,我只要坐在旁邊戴內通(intercom)傳cue,壓力頓時減輕不少,館方溝通無礙,工作起來還算蠻愉快的,只是裝台期間,觀眾席裡一直有服務人員守著,trim燈桿高度時,我一坐在第一排看高度,就被麻雞叫起來說不能坐,也發現服務人員看著我準備向我走過來,這才發現觀眾席裡擺了幾張折疊椅,那才是給我們坐的,原來幾年前聽到的笑話不是笑話,傳言可能是真的,之前聽說有一次過年前的春節聯歡晚會,北京來的導演(在大陸導演比台灣大)合成(彩排)時到觀眾席,館方硬是不讓人坐椅子,說椅子是演出給觀眾坐的,僵持了許久,後來有人打電話給東莞的領導,領導親自打電話給劇院領導撂狠話,說你信不信你不讓導演坐,明天你也不用做了,後來導演才被特許可以坐在觀眾席。

    東莞玉蘭大劇院的下舞台上方有二道碩大的音響反射板,所以下舞台能使用的吊桿相對變少,由於他的懸吊控制台有德國製的及神舟,所以在號碼上可編小數點cue,例如fly cue 1.1,神舟只能cue 1,2,3,…….,所以對我而言方便許多,不用聽舞監說:fly cue 1.2走。然後我說:fly cue 4走,這兒的吊桿極速雖然是每秒1.5公尺,但是館方允許的最快速只能到每秒0.8公尺(國家劇院是每秒1.2公尺),至少比深圳大劇院降根吊桿最快要18秒好,可是這兒的化妝室除了少數VIP化妝室有盥洗室,其他化妝室都沒有盥洗室,而這兒完全奉行國務院的指示,台上嚴禁任何火源,所以演出中的點小油燈及香菸,目前都不被允許還在爭取當中,雖然台上舞蹈地板及翼幕都是表坊的,在第一站廣州就被迫買了大陸的防燄漆全都處理過,但是問題在國務院曾經有過指示,所以問題有些棘手,聽說有個演出本來是耍火的,結果在這演出不准點火變成是耍棍,這個畫面想到都好笑。

東莞玉蘭大劇院後面.JPG

 

左邊樓梯上去11號門演職員出入口   

東莞玉蘭大劇院.JPG

玉蘭大劇院正面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寶島一村東莞站0112

    經過二日的休息,竟睡得有些腰痠背疼了,一早就睡飽了起來,所幸早餐是從0630~1030,所以照例悠閒的到餐廳消磨2個小時,可能是太早了,今天沒有看到荔枝山上的大褐鵝,聽智翔說昨天昨天還有看到馬,原本期待今天還能看見什麼令人驚奇的動物,可惜窗外游泳池畔邊只飛來幾隻不知名的鳥兒,顏色鮮豔像是披了彩色披肩的貴婦,這個座落在鄉間工業城的飯店,彷彿世外桃源般與周遭景色格格不入,前頭是高架橋下來的大馬路,飯店停車場入口旁邊是雞肉製造工廠,我房間窗外是ㄧ個物流公司,一排的廠房碼頭前停滿了貨車,週遭除了各式工廠就是小雜貨舖,說是小雜貨舖其實很多只是在屋裡放了個小小的飲料儲櫃,較大間一點的像極了台灣60年代的小雜貨店,要走10分鐘以上才能走到百貨公司(其實也像倉庫,物料架上放滿了日常用品,無任何基本裝飾)。

    昨天到玉蘭劇院開會,經過各方努力,原本要連夜通宵裝台的時間,終於爭取到改成13號從1400~2200,14號從0900~2400,時間雖然比起正常2天裝台稍嫌不足,但是我們已經卸完車,再加上時間其實比原本連夜裝台要長,況且不用熬夜還可享用飯店舒適的早餐,大家也可回飯店睡覺得到休息,這樣的結果真是令人滿意,另外久聞劇院裡禁止用餐的規定,也為我們破了例,館方給了我們2樓的一個通道,有一排窗戶只是要自己架設桌椅,由於玉蘭自己沒有食堂,所以之前所有人都是在戶外用餐,或是坐10分鐘的車到他們的員工餐廳用餐,大陸有許多劇場剛開始都是全館禁止用餐,後來有些開放員工餐廳,有些是開放卸貨口的區域用餐(如廣州白雲國際會議中心),或是在走廊放置桌椅(如深圳大劇院),總之舞台及化妝室是幾乎沒聽說過有開放的,可是要上了妝的演員拿著便當或站或蹲的在戶外風吹雨打,甚至下雪,這樣的情況我們是不能接受的,之前到大陸演出也有所有人坐在樓梯上用餐的經驗,因為劇場沒有說全館禁止用餐,可是觀眾席、舞台及側台、所有房間及通道都不能用餐,算一算所有室內區域只剩上下樓層的樓梯是在禁食的範圍之外。

    之前最擔心的裝台時間及用餐區域得到了滿意的解決,回到飯店只剩下好好的享受表坊的照顧與誠意,讓自己好好的放鬆休息,有些人也抓緊時間趕緊生病,看準生病的時機是許多劇場人都有的能力,記得以前在雲門時,只要一放假不用再ㄍㄧㄥ了,大夥就紛紛掛病號,那時還笑稱schedule中的放假可以直接改成生病與休養,只是整天貓在房裡看著台灣的東森新聞,對照起附近小雜貨鋪裡紅紙所張貼的住宿10元,包月130元,再看到YAHOO新聞中,說一名19歲大陸廣東女孩因為遭到搶劫而被砍斷手臂,只因為付不起600元被救護車拒載轉院,等到男友向友人籌到錢,拖到第二天凌晨卻因為時間過久,醫生只好直接縫合傷口,再將斷臂丟掉,看著飯店中各種設施及舒適的環境,海鮮自助餐一人98元人民幣,兩相比較心中真是五味雜陳。

DSC01803.JPG

飯店內不時有褐鵝穿梭及馬兒經過的荔枝山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寶島一村深0110

     演出中有人拍照在現在的中國,似乎還是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行為,而且是觀眾席與後台相互呼應,觀眾席只要不用閃光燈至少還不這麼干擾演員,可是後台的館方雖然沒用閃光燈,但是大辣辣的站在翼幕邊猛拍,甚至還擋著換景動線,就使演員及技術人員都火冒三丈,可是又申訴無門,為何是無法規勸制止呢?因為帶頭的就是館方的經理,這兒啥事都是他說了算,得罪不起,況且還有個拆台地板一個洞賠1000元人民幣在等著我們,所以也只能眼不見為淨,可是連劇場保全都坐在我們的道具椅上,大方的擋在換景動線上,請他靠邊一點別擋著路,他還直接坐著椅子移位,好像屁股被黏在椅子上,這就過份了,而我們來換景的大陸朋友也不惶多讓,演出前麻雞一一詢問手機關機沒?每個都說關了關了,演出中卻不時有手機聲響,甚至演出中在二樓觀眾席旁燈光包廂打追光的工作人員,還可以電話講到觀眾向館方抗議,說聲音大到讓他們無法看戲,詢問的結果,答案當然是:沒有沒有。奇怪了,那裏只有你一人,觀眾根本進不去,不是你難道是阿飄哦。

    演出前的準備工作,台灣的工作人員發現道具桌上的煙盒不見,連火材盒也一起消失,而且是左右側台的都不見了,雖然裡面只有三支香菸,可是菸盒是根據年代考據製作的珍珠牌香菸,香菸事小菸盒事大,難道是以後要在旁邊放個菸盒貼張紙條:香菸自取菸盒留下嗎?拆台時搬運民工在台上一再吐痰,處女座的吳九日日光憋不住破口大罵,幾名民工立刻圍上來,差點引起事端,所幸麻雞當機立斷大聲斥責吳九日日光,大聲叫他滾然後走到旁邊說:演的演的快走,才沒節外生枝。拆完台裝完車,回旅館洗澡退房,又往東莞前進,雖然東莞是14號才裝台,但是為了省押車費用,所以協調在凌晨0700讓我們提前卸車,經過在車上1個半小時的假寐,又開始在東莞玉蘭劇院卸車,卸完車再坐20分鐘的車到飯店,雖然睡眠不足,但是肚子餓又加上下榻的飯店還不錯,所以還是先悠閒的吃個早餐,看著落地窗外的游泳池,再後面庭園小山坡的荔枝園,林間數隻大褐鵝悠閒踱步,好不愜意。

    睡到晚上,表坊請台灣技術人員吃小肥羊火鍋,吃了3個鐘頭吃到大夥都撐著肚子回飯店,想到昨天一路演出、拆台、裝車、一直到今早的卸車,對比接下來舒適的早餐、睡覺睡到翻過去、晚上愉快的用餐大快朵頤,感覺好不真實,這中間的落差實在太大,接下來還可以休息三天,只是想到從房間到電梯是超過120公尺的距離(我的雷射測距儀只有50公尺,分了3次分段測量),就讓人有些腿軟,我想接下來應該沒事不會隨便出門吧,況且東莞是個工業城,我們住的地方又有些偏遠,到哪都需要坐大約20分鐘的計程車,所以還是乖乖養精蓄銳,因為幾天後又是連續昏天地暗的通宵裝台、演出及拆台三部曲。

 DSC01799.JPG

飯店游泳池,後面就是早餐用餐處

 DSC01800.JPG

從電梯往房間通道,通道盡頭倒數第三間才是我房間,距離超過120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寶島一村深0108

     也許是連日的疲憊得到休憩,前晚一覺睡到0830才起床,反正從酒店到劇場走路只要1、2分鐘,不像廣州不塞車都要近半小時車程,計程車又難叫,這兒雖然睡遲了,梳洗完還可吃個早餐剛剛好,在配合燈光毛哥調燈做CUE時,趁機卯起來找FREEGATE,找了28頁可惜都被封鎖,後來轉找無界,幸運的在第一頁就找到還沒被封鎖的網址,趕緊下載,也終於又見到自己在痞克邦的部落格,由於這次的tour長達38天,菸原本就帶的不夠,大陸又買不到,廣州過勞的工作又不得不用菸來換睡眠,所以又超支了一些配額,所幸郎姐廣州演完要趕回台灣錄影,只好厚著臉皮請他幫我帶救命菸,而菸也在昨天到了我手裡,心中頓時輕鬆不少,再也不用擔心數量不夠,有了足夠的菸反而抽得少了些,找到星巴克喝了杯暖暖的咖啡更是讓人心情愉悅(在台灣我總嫌他太貴而不常買),雖然大陸比台灣更貴,但是換個好心情也值得了。

    圳的吊桿館方只幫你編cue但是不執行,所以我得要自己走cue,終於有機會操作「神舟-3000」,這是由大陸總裝備部工程設計研究總院設計製作,是大陸劇場最夯最常見的吊桿控台,可惜我奶油桂花手,第一次上手就讓他們遇上從沒發生過的問題,晚上演員走位及換景練習時,到了快結束的一個cue,電腦吊桿竟然走過頭,不管用什麼方法要它往上升,雖然電腦裡的數據是往上但是吊桿就是往下,雖然還有4個cue還沒走,也不得不在2100就提前結束收工,因為吊桿從離地10米高每試一種升的方式就往下掉一次,到最後吊桿直接躺在地上,等到廠商趕到也不知幾點了,所以就提前下課,早上一到劇院,看到躺在地上的吊桿依舊,只是鋼索全拆了,我拿著不到2公斤的竹竿紅布條笑說:都是因為吊太重了,所以才煞不住車(結果真是煞不住車),於是大家一起把長達23公尺的吊桿抬到劇場外,換了根吊桿懸吊繼續工作。

    大陸的場租貴的嚇人,廣州白雲國際會議中心演出場租一場15~20萬人民幣,深圳一場5萬人民幣,上海大劇院裝台每時段6萬人民幣,演出場租一場10萬人民幣,超時每小時1萬人民幣,許多地方演出場租是從前一晚半夜算起,難怪大陸演出普遍都是半夜卸車裝台,就像下一站東莞,我們表定是14號凌晨0200卸車裝台,15號演出,我們都以為是13號有演出,所以我們才只有1天裝台加前一晚連夜通宵,結果原來13號劇場是空的,只是因為當地劇場之特殊思維,正常一天演出一天裝台及前一晚半夜一整套是ㄧ個價錢,想要多一點裝台時間不是不行,往前每小時加1萬人民幣,所以我們只好從14號凌晨2點一直到15號凌晨2點連裝24小時,回去稍作休息0900再繼續裝台,但是因為東莞只演15號一場,演完直接拆台裝車預計到凌晨4點,所以是又要連續工作19個小時,好在東莞裝台之前可先睡3天,拆完台又可再睡4天,然後苦日子就算過去了,後面三站雖然較冷,但是都有2天裝台時間,可以像在台灣巡迴的正常時間工作作息,也比較不會生病。

  深圳大劇院舞台吊桿控桌.JPG
 

的舞台吊桿控制台              

深圳大劇院舞台控桌.JPG  

赫赫有名的「神舟-3000」

 深圳大劇院拆卸的吊桿.JPG

    雖然只掛了不到2公斤的重量,煞不住車的電腦吊桿,最後還是直接拆掉抬出去,還好不是發生在演出中,以後國家劇院廢除手動吊桿,全部換成電腦吊桿後是否也會如此?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寶島一村深0106

    廣州的首演完後,為了趕在0400前裝完車,否則0800前大貨車限行深圳,那就沒東西可裝台了,於是消夜也沒時間吃(也都被當地來裝車搬運的民工吃光了),趕到0330終於拼完,裝滿了496長的大貨車,第二次的消夜也買回來了(因為台灣及北京的技術人員都沒吃到),卻因為我的一句:「還沒吃消夜的趕快吃」,所有的食物又都被當地的民工一掃而盡,他們先是把自己的吃完,又再吃了二次我們的消夜,所幸還有些麵包還沒拿進劇場,我請行政直接拿上遊覽車,大家才能稍為充飢,回到飯店洗了個澡,收拾行理退了房,0530往下一站深圳出發,就在車上睡了2個半鐘頭,0800到深圳大劇院,進了和劇院同一棟的酒樓,放了行李稍做梳洗,又開始0900的卸車裝台。

    深圳大劇院的地板是淺灰色,除了有輪子的東西之外,其餘東西要放到地板上都得要先覆蓋保護地板,所幸劇場有一分夾板可用,於是卸車前得先將側舞台鋪滿一分板才可卸車,鋪舞蹈地板時,由於演出中的房子台車需移動,所以我們地板膠帶都是貼雙層加強固定,這時館方不同意,指著地上的脫漆痕跡說:上次那個什麼團體,鄭懷民(我想應該姓林吧),拆台時就造成脫漆也有損傷地板,所以他們不同意將膠帶直接貼在地面(那要怎麼固定舞蹈地板?),後來讓步成每8小時要換膠帶重新貼(想不透是為何理由),最後才同意我們貼雙層膠帶,只是如果傷了地板,一個洞1000元人民幣,聽麻雞說雲門上個月在這兒好像付了9000元人民幣,可是如果是他們又上底漆又上面漆,將木板的毛細孔都塞住了,那不管是什麼膠帶都會把漆及地板一起撕起來。

    也許是北京的朋友有了第一站的經驗,所以雖然大家都很勞累,但是進度明顯超前,雖然大家只在車上睡不到3小時,可是竟然晚上就開始調燈,調到晚上9點,台上的燈桿已調好大部分,所以毛哥決定提前收工,大家拖著疲累的身軀返回飯店,這個在劇場裡的酒店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任何相同的房間,每一個房間就是ㄧ個設計師的作品,像我住的211,到了2樓出了電梯,連房門號碼都找不著,走廊上燈箱海報的內容感覺有點ㄟ,進了房間,床像是放在早期澡堂裡的感覺,床墊放在鋪滿小磁磚的加高地面,躺在床上往天花板一看,又是個女生的藝術畫像,旁邊是個花到不能再花的鏡牆,廁所及浴室有門但是都不能鎖,顯然這個設計師所設計的房間,不是給我們這種下了工只想好好睡覺的人用的,也許對我們來說,有張舒適的床,有浴室及免費網路就心滿意足了,其他的真的是無福消受,所以可能我們會更改日後的行程,演完隔天就移動到東莞,而不在深圳多留一天,因為東莞的酒店雖然不這麼具有特色,但是比較便宜又舒適。

 深圳大劇院酒店走廊風光.JPG  深圳大劇院酒店房間天花板.JPG

走廊海報燈箱                      床上天花板壁畫

  深圳大劇院酒店床鋪.JPG

房間的床像是放在澡堂裡          

DSC01783.JPG 

花到不能再花的鏡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寶島一村廣州站0104

   連著二天猶如「黑蝙蝠中隊」的晝伏夜出,終於趕上進度,12號的2200進劇場等待前一個節目俄羅斯芭蕾拆完台,然後開始卸車裝台一直到13號的0900把舞台趕出來才回飯店小憩,1600又進劇場準備2000演員上台,等到演員離開後再繼續調燈修CUE直到14號的0900修完CUE才出劇場,這還不是最慘的,燈光毛哥從12號的2200進劇場後,再出來已經是35個小時後的140900,如果連12號的白天加起來,整整超過48小時沒闔眼,而這只是整個38tour的一開始,151400再進劇場彩排,晚上演出後連夜拆台,預計裝完車可能已經凌晨45點了,再3個半小時的車程到深圳,0900又要開始裝台,原本圳只有2天0900~1800的裝台時間(好像新莊),而我們希望能工作到2400,經過爭取後折中可以到2200,現在想想真不知是多一點時間工作還是休息好。

    到大陸做演出真是狀況不斷,這麼碩大新穎的國際會議中心,左、右、後舞台都是超過21米x25米的空間,沒想到卸貨口鐵捲門最高離地的高度只有383公分,別說是9尺6吋的加高貨櫃,就連正常貨櫃也進不去,其實原本應該正常貨櫃勉強可以剛剛好,但是因為鐵捲門有被撞到過,所以無法完全升到最高,以至於我們得從貨櫃上直接先搬到地面,搬10公尺後再搬上卸貨碼頭(就像早期劇院延伸碼頭還沒搭設時),造成相當不便,更慘的是不只是貨櫃無法靠到卸貨碼頭,連大陸正常9米6的大卡車也進不去,正所謂禍不單行,大陸的朋友又告訴我深圳早上0800後大車限行,如果要3個半小時的車程到深圳,意思是最晚0400得要離開廣州,否則就算是爭取到了更多的裝台時間,車子到不了也是無戲可唱,之前只知道從廣州坐「動車」協和號(火車的區間車)要1個多鐘頭,沒想到卡車要這麼久,看來關關難過要關關過,還有很多考驗在等著我們。

    卸貨口的高度使我連想到花了近30億人民幣蓋的蘇科文也是如此,如影隨行時我們的加高貨櫃也是卡著鐵門,差2公尺才能靠到卸貨碼頭,其實又是ㄧ個剛剛好的高度可是加上人行道地磚的高度,就變成令人含恨的剛剛好不夠,真不知大陸的建築設計師在省什麼,什麼都大就是卸貨口不夠大,是不知道車子尺寸?還是沒想到要裝電動鐵捲門?還是為了替廣大的搬運民工找生計,保障他們的工作機會?或是故意留下一個敗筆以後才有改善工程可做?如果是老舊建築如台北水源市場的改建劇場就算了,這種新劇場每每留下這種缺憾總是讓人更加扼腕,雖然這次巡迴的城市大多都是在新的大劇院演出,可是不知道接下來還有多少個卸貨口的高度不夠的新劇場,希望這些只是少數而不是「正常」的狀況,否則這一路就累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寶島一村廣州站0101

   「是的,這就是中國」主辦單位無奈的說。

   寶島一村大陸巡迴的第一站是在廣州白雲國際會議中心,由於寶島一村的小道具實在很多,換景雖不困難但是很繁瑣,在台灣的巡迴通常是二天裝台二天演出,可是舞台換景人員都是固定的,所以不需要太多的換景練習就可以直接技排,但是出國無法把所有的技術人員都帶出門,所以舞台將有8名大陸的技術人員參與換景工作,原本預計的是13號凌晨0200(前一檔拆完台)進場裝台,15號首演,扣除工作習慣及人員素質的因素,其實多了這7個小時都有些不夠用,沒想到當我們下了飛機到劇場開會時,得知因為「省代」要開會,雖然不是在劇場裡,只是在國際會議中心的另一棟,可是全都得淨空,所以141000後我們不能使用劇場,甚至15號要到1400才能進劇場(還在爭取當中),而且可能還有變數。

    主辦單位演出商無奈的說:是的,這就是中國。我們還是經過「特許」才能演出,因為會議是從4號開到8號,要是ㄧ般演出根本就是停演,絕對不可能還能夠演出,更別提還能提早到1400就能進場彩排,聽到這兒真不知該感謝還是幹譙,只能無言苦笑,聽說這6棟樓是全部清場,連會議中心所屬的酒店(飯店)也全部淨空,也因此我們臨時改住到離劇場20分鐘車程(沒塞車)的酒店,也還好我們是半夜進場裝台,應該是不會遇到塞車,等到14號早上1000出劇場,可能要連續工作32個小時,屆時塞不塞車已經不重要了,應該一上車就癱了吧,諷刺的是回到酒店,打開電視傳來的歌聲正好是「我愛中國,我愛中國」,第一站就如此刺激,接下來還不知會有什麼驚奇發生,希望是苦盡甘來,倒吃甘蔗,越來越甜。

    行政問我3號晚上或是4號凌晨演員上台的可能性,雖然舞台裝台沒問題,但是燈光可能連燈都還沒調完,而換景練習可能也來不及,但是萬一5號下午的彩排時間又有變數,晚上就要直接台上見了,想想真是可怕,後面的行程還有一天裝台的情形,萬一又遇到領導要開會,那不就是開玩笑了嗎?剛做完台灣文化中心館方的訪談,覺得各縣市的館方人力嚴重不足,沒想到大陸館方更慘,在技術協調會,館方領導介紹吊桿師父時,說他紅著眼不是因為我們是從台灣來的貴客,他不是因為感動而紅了眼,而是已經三天沒睡了,這樣的狀態真令人擔心,因為我們也是要讓他不能睡的連夜裝台,換個角度想也許因為「省代」的開會,反而讓大家都能有時間休息,至少不會邊演邊睡,只是這2010年的第一天就如此坎坷,看來今年有的操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