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書推薦一「窺看舞台」 

DSC01742.JPG  

   日前我的好友閒雲野馬在他的部落格中推薦這本妹尾河童所著的「窺看舞台」,前一陣子陪香港友人到北藝大書店買書,也就順便買了本回家,看了才發現他不是一本出給觀眾買的簡單書,也不是死板板沉重專業的教科書,譯者姜菜蕾翻譯起來通暢流利,再加上照片及插圖的輔助,閱讀起來十分舒服,雖然作者是日本人,以日本劇場為例,但是內容卻是精采豐富,有些內容真是寫進了心坎裡,書中除了旋轉舞台,還將道具、舞台換景、舞監等部分撰文解說,甚至是音效、燈光及服裝都稍為提及,尤其是最後一章:請別再蓋奇奇怪怪的劇院了,更是讓人心有戚戚焉,原來不懂劇場的建築師全世界都有,蓋出一堆莫名其妙的劇場讓劇場人深受其害,看他文中第191頁提及這些缺陷的劇場,他認為要負最大責任的人是沒有事先瞭解劇場應有機能即進行設計的建築師,以及無知卻不斷投入大筆金錢又決策專斷的政府官員,一時之間真的會誤以為他說的是台灣,而不是日本,這是ㄧ本專業劇場人值得看的好書,有許多態度及觀念的分享,值得學習,看到文中日本的道具、假髮及繪景製作,當然也會令人羨慕,不知何時台灣能有這番「專業」。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表坊倉庫新面貌 

 DSC01735.JPG


利用寶島一村裝貨櫃後,倉庫稍有空間,找了景翔花了二天做夾層


DSC01736.JPG


滿到鐵門邊的東西,只好找人來慢慢整理


DSC01737.JPG


就這樣與阿智慢慢把如影及如夢的道具往樓上傳


DSC01738.JPG


二樓利用外表坊的景片克難的做隔間,蓋上景片再往上疊


DSC01739.JPG

 

趁機換了燈管及重新拉線,許久不亮的日光燈終於又亮了,不知是啥超過6擋路的牌樓景片,也被我們弄到2樓,順便充當護欄

 

DSC01740.JPG

 

倉庫很久沒這麼空曠了,地掃得有點累


DSC01741.JPG


 

像是立體停車架的隔間,以後找東西再也不會看的到拿不到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再談文化中心

    老林去奧地利導演了歌劇「羅生門」後(好像是1996年),有感而發的說出了「台灣只有賺錢的劇院,沒有專業的劇場」,雖不記得導火線的原因是什麼,但是早年在雲門跟著在世界碼頭間征戰的我,當然能體會林老師在說什麼,當年在藝文界也引起了軒然大波,所以後來兩廳院改制成行政法人之後,我有機會進兩廳院當資深統籌舞監,也期許自己能以一個跑過世界碼頭的使用者的角度,來幫助兩廳院往專業的方向靠近,可惜我只撐了四個月又十天就陣亡,沒進去當管理者之前,總認為兩廳院這麼多人真會躲,每次要找人都要等等等,等到自己當管理者(期許自己是專業的態度與服務),幾乎每個月加班時數都超過100小時,而當時的演出技術部,統籌管理組(舞監)及技術組(舞台燈光視聽)加起來將近40人,還有工務部(空調水電等)、行政管理部(安全事務組、清潔組等)及其他部門加起來近200人,來服務四個廳(國家戲劇院、國家音樂廳、實驗劇場、演奏廳),這樣的人力都不能讓所有使用者感到滿意,抱怨聲仍時有所聞。

    這使我在聽到很多人覺得離開台北的劇場,到中南部的文化中心根本就沒有專業的技術服務,就只能自求多福等評語時,會比較有多一份保留,因為離開台北資源更少,沒人沒預算可是事情不見得會變少,以前常聽有些文化中心連加班費都沒有,經過這次的訪談,發現有的文化中心技術人員只有四個人,2人一組輪班,每天2個人要管4個場地,加班費每月最多不超過20小時,每小時137元,薪水是約僱人員的上限,加了加班費才三萬多,這樣的人力及薪資,你還能期待他們能有什麼專業的館方技術服務?有的文化中心舞監、燈光、音響、舞台、機電一人一組,總共五人連輪班都不能,忙碌時連著三個月每天要上班12小時,月休1日,沒加班費,一樣要管好幾個地方,他們自嘲已經練就了生病會避開那幾個大月的能力,有的文化中心的後台技術人員是由機電組負責,當我問到他們是否是「本科系或是相關科系」時,他們一本正經的回答:當然一定是本科系的,都是跟「機」、「電」有關的科系。

    又要馬兒肥,又不給馬兒草,只是一味的指責馬兒不肥,有時真的不是馬兒不願意肥,也不是馬兒愛到處亂跑,我相信很多地方都是因地因時制宜的結果,當我問到他們對這份工作的感想時,是覺得累還是仍舊保有熱情,得到的幾乎都是「習慣了」的答案,許多文化中心都是十幾年來沒補過人,談了許多年的加班費也從沒獲得解決過,總之是認了、習慣了,黑鍋揹慣了、笑罵任由人,這樣的心態與工作環境,恐怕多數的台北人是很難體會的,當然同樣惡劣的環境,也會有不同的結果,就像嘉義民雄的二個館方,出身於雲2的舞監及TD,有著本科系訓練及新舞台或雲2的歷練,雖然同樣是2個人要管好幾個場地,雖然自嘲飯碗保不保要看縣長選舉的結果,可是他們的堅持與咬牙苦撐,盡力做好專業的技術服務,他們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貧瘠的土壤一樣是會開出美麗的花朵,只是需要更多的努力與堅持,只希望他倆年輕的熱情不要太早就消耗殆盡。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化中心訪談

    早上開車1030在宜蘭演藝廳,下午1500在竹北演藝廳,晚上1700回台北準備晚上的演出,隔天一早0700的高鐵下高雄,1000到高雄文化中心訪談,1230的高鐵回台北,下午開會晚上演出,這樣的行程使我不禁想起了: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由於協會人少事多,無給職的理監事們又都很忙碌,我因為曾經有過館方身分的經歷,所以協會的各文化中心訪談計畫(23個),我不參與出點力好像說不過去,可是我又只能擠出一點點時間給協會,所以才變成這麼充實的行程安排,雖然馬不停蹄,但是能有機會聽聽館方人員的心聲,我個人覺得還挺有意義的,所以雖然平均一個場地1小時的訪談,來回卻要花四個小時的交通時間,我仍然認為是值得的。

    以往管理者(館方)與使用者(演出團體)似乎常常站在對立的二面,管理者覺得使用者總是來亂搞,不要一直耽誤他們下班時間,使用者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管理者又官僚,總是一大堆規定讓我們做起事來礙手礙腳,其實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沒有人沒事會喜歡自己變成令人討厭的人,許多的誤解都是因為彼此的不了解而產生,有多少使用者願意去稍為了解管理者的苦處呢?最常聽到類似「我一年就這麼一次來麻煩你,這點忙你都不願意幫」,站在使用者的立場總覺得這沒什麼,可是對管理者而言,這可能是他每週或是每天都要面對的情形,或是我們總是認為音響反射板是個礙眼的廢物,只是讓我們的劇場變成綜合多功能四不像不好用的不專業場地,可是看了各文化中心去年的演出統計,我才發現幾乎音樂節目都是佔了演出類別的最大宗,甚至很多地方是戲劇加舞蹈還沒有音樂演出場次多。

    由於許多音樂節目並沒有外聘技術人員的認知,以為文化中心的技術人員就是要義務幫他們執行演出,於是幾乎大部分的音樂節目在各文化中心都是由館方來run show,甚至有的文化中心連舞監都要幫團體call cue,沒看過排,只憑導演或老師不清不楚的幾句話和簡單的rundown,就要義務協助執行演出,出了包還要承受各方長官的壓力,老實說這種幫過頭,球員兼裁判的事情我個人是很難接受,管理者兼使用者,角色混淆不太妥當,就算是國家劇院的自製節目,由劇院的舞監來擔任演出的舞監,也會有另一個舞監來執行館方舞監的工作,同樣是舞監但是要做的事完全不同,這樣在突發狀況時,才能兼顧演出與狀況排除,燈光或是音響其實也是如此,如果館方系統或是設備出了狀況,原本可以去檢查問題搶救的館方卻戴著intercom聽call走cue,那是誰要去處理?還是執行的館方扔下intercom不管演出,跑去狀況排除?幾個文化中心的訪談過後,得到更實際具體的瞭解,也更多了一分體諒。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