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進劇場流程篇

    July 13, 2009

進劇場流程

今天來介紹一個演出正常的流程,

由於每個演出的情形都不一樣,

所以很難有一個標準模式的schedule可以套用,

但是用大略的簡單的方式來介紹一下,

第一.卸車

每到一個表演場所,所有的劇場技術人員必須把事先準備好的舞台道具.佈景.燈光器材.音響器材.

由載運的卡車上卸貨到表演場所裡,

CREW.jpg

第二.裝台

把所有的道具器材卸下之後,

就要開始把所有舞台道具布景,燈光器材,音響器材,一一的架設起來,

這也是劇場工作人員最忙碌的時候,而各組之間,必須互相配合,

在安全的前提之下,按圖施工,把整個舞台搭設起來,

CREW-2.jpg

第三.演出
雖然在正式演出之前,必須經過技術彩排,跟正式彩排,

但這邊先不說明,之後會有篇章仔細說明,

所以在演出時,所有的技術人員,要配合演出,

包含所有舞台效果跟換景的工作,

例如;舞台組在演出時要上台換設道具,燈光組必須打追蹤燈跟放煙霧機,音響組必須幫演員注意身上的小蜜蜂(無線麥克風)

每個人都有分配的工作然後在安全且不影響演員演出的情況下完成,

CREW-3.jpg

第四.拆台

等演出結束之後,演員都離開舞台之後,

所有的劇場技術人員就開始把所有的道具布景跟器材,

一一的拆除,並且整理整齊已便之後搬運方便,

因為一個表演場地並不是只有一個演出,

所以所有的人員要把這表演場地回復到剛進來時的狀況,

而且要將所有的器材道具搬至卸貨口,以便所有的東西搬至卡車上,

=crew-5-1.jpg
第五.裝車

在把所有的道具器材搬至卡車上,

堆放整齊,以便到下個表演場地可以方便卸車,

或是再將所有的東西送至倉庫存放,

結論:

有句玩笑話說的很好,同樣一個台可以一天裝完,也可以一星期裝不完,

也因此有些人會擔心愈早做完,就愈多東西要改,可是劇場是teamwork的職業,

我們不應自私的不顧與其他組的相互配合,畢竟覆巢之下無完蛋,觀眾花錢買票是希望來看一場完美的演出,

任何一組的出包都會使演出留下遺憾與傷害,與其從頭到尾都在忙碌追趕進度,不如好整以暇迎接改變,

反正計畫趕不上變化,早早做完,給自己多一點的應變時間,安全的完成所有工作不是很好嗎?-------斯建華前輩

當日人次: 7 累積人次: 7

您可以對此收藏留下註解

表單的頂端

收藏分類: 新增收藏分類
收藏註解:

表單的底部

個人分類: 圖文 全站分類: 創作 / 圖像 / 插畫

juju8888 at 無名小站 02:22 PM 發表 | 回覆(1) | 引用(0) | 收藏(0) | 轉寄給朋友 | 檢舉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_劇場技術人員.jpg_-1.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_劇場職位圖.jpg_-1.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願大師一路好走篇

    喜歡PINA BAUSCH大師及他的舞團,不是因為有些歐洲媒體將老林喻為台灣的PINA BAUSCH,雖然我是雲門人,但是我還在雲門時二團之間好像還沒像現在這麼「麻吉」,也不是因為最近二次PINA BAUSCH來台灣都是我做的節目(2001交際場,2007熱情馬祖卡),雖然07年時被他們的燈光設計及道具等幾名技術人員認出,問我是否很多年前有到德國做演出,我說我在雲門時有去過幾次德國,他們馬上說:「很多黃金色的米」,因為他們是當時我們的local crew,所以一直在懷疑是否有在德國看過我,我想是對我的長髮、外套綁在腰上及短褲的邋塌形象印象深刻吧,雖然被國外朋友認出我們曾在同一個案子有好幾次,每次都會讓我驚喜與高興,但也還稱不上喜歡,尤其是幾個月後水滸傳在澳門演出時,PINA BAUSCH舞團在香港演出,抽空到澳門文化中心看場地,我與他們技術組一群老外在走廊不期而遇,當然又是很糗的他們認出我而我卻只覺得他們面熟,後來他們說他們是PINA BAUSCH我才想起來,想想真是失禮。

    喜歡PINA BAUSCH大師不只是因為他的作品,而是在2007熱情馬祖卡時,與大師在劇院吸菸室裡的相遇,當時是燈光在台上修cue,大約再十分鐘就要cue to cue,我一個人貓在吸菸室吞雲吐霧,等待修cue完後的換景配合cue to cue,忽然看見大師披著披肩往這走來,心想不會吧,接著大師推門進來,主動跟我禮貌性的微笑,然後問我有沒有打火機?我想我是發著抖把打火機遞給她吧,然後她點完菸跟我說謝謝,然後又主動跟我聊天寒喧,一般禮貌性的寒喧12句就算了,可是大師是很優雅的看著我的眼睛聽我說,讓我本來就不算流利的英文顯得更破了,我們坐在同一張公園椅板凳上,大師應該是看出我的不安,就拿出一本小小的口袋書靜靜的抽著菸看書,我第一次感覺到什麼是「優雅及氣質」,我連大氣都不敢吸一口,又怕馬上熄菸出去大師會覺得她打擾我了,於是故做大器與自然的讓菸繼續點著燒空煙。

     Intercom裡傳來燈光設計一直在重複修同一個cue,我方board opertaor一直要老外wait a moment,顯然是出了狀況搞不定,眼看早就到了cue to cue的時間,然後大師跟我不解無奈的聳了聳肩,我鼓起勇氣的跟大師解釋,我說我們是舞台crew,是freelance,可是劇院為了省預算,燈光crewin house的,所以嗯………,你們的燈光可能需要多一些時間,其實我沒說的很仔細,但大師聽了合上書,跟我微笑點頭致意,然後走出吸菸室去告知舞者cue to cue往後延,請舞者不用在台邊等待,回化妝室或是穿一些保暖的衣服等候通知,然後就在很久很久之後,在我的flyman 麻雞為了配合修燈光cue,拉同一桿吊桿拉到手都破皮流血後,才終於修對了那個cue,如果當我找的燈光crew(只留12個燈光的freelance)在要去幫忙解決時,不被劇院大哥罵回來(我都不會她會什麼),我的flyman不會拉到手破皮流血,而大師及舞者們也不用等那麼久,我心裡一直很愧疚,演出結束後,大師親自送小禮物給我們,感謝我們的幫助,讓我更是印象深刻,只可惜再也沒有機會了,願PINA BAUSCH大師一路好走。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