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圓弧製做篇

    一般來說,圓弧的製作方式有二種,一種是用木條做骨架,先在地上繪出實際的圓弧尺寸,再將12木條沿著弧線切開(可調整鋸台鋸片高度留著2~3mm不斷),通常切的間距3~10公分(視弧線需要而定,切成排梳狀),就有了可彎曲的木條,再用薄板裁切彎曲弧度的木條寬度,在彎曲木條的側面固定連結定型,由於木條已被切成多段僅留2~3mm,如不從旁上夾板定型及強化強度,很容易變形或斷裂。如果是正圓的部分圓弧,另一種作法是用木心板做骨架,先用雕花機搭配自製圓規畫出所需圓弧(如圖一),有了所需的圓弧骨架之後,再用12木條沿著木心板圓弧連結(如圖二),但是木心板邊緣容易破裂,所以建議邊緣至少要用三分板連結(要有足夠厚度才容易下釘固定),等到骨架完成後,就可正面結構上膠封板(如圖三),如果弧線過大,有專門彎曲的夾板可用,只是價格不便宜,一片普通4’X8’的一分板大概要180元,專門彎曲的3mm4’X8’夾板卻要700多元,況且有長紋及短紋之分,也就是要彎4’方向的短紋或是要彎8’ 方向的長紋,封完夾板後,再將背後出釘部分用砂輪機磨掉(如圖四),就完成了圓弧的製作。

圖一                                                                   圖二

DSC01553.JPG   DSC01555.JPG

 

圖三                                                                  圖四

DSC01554.JPG  DSC01556.JPG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風箏篇

    導演要的畫面是ㄧ個小孩子帶著風箏(風箏在空中)從左舞台上台,走過center後,風箏掉到地上,然後小孩子不理風箏從右舞台下場,另一個演員拾起了地上的風箏,喊了一句:阿爸,風箏自己飛出右舞台。導演要的畫面很真實很生活,在真實生活中很自然,可是在劇場中要如何做出來呢?我的解答是風箏需要自左舞台移動至右舞台,所以需要一套左右橫移的懸吊系統,又需要自空中掉落至地面,然後又飛走,所以需要垂直上下的懸吊系統,而且需要二套系統結合在一起,這次金枝演社的首演場地在台中中興堂,吊桿早就用光光,grid的高度也只有15,只好從材料上著手。

    首先在左右gallery上各裝一個滑輪,用3mm的黑尼龍繩經過二側滑輪,繩子的二端綁在一個安全扣上,於是就有了一個可在空中左右橫移的安全扣,如果為了一個風箏組一組軌道,大概會被crew罵死吧,然後在右舞台grid裝一個滑輪,用釣魚用的布線或火線,一頭經過這個橫移的安全扣,綁上加重的鉛錘再綁住風箏,另外一頭直接在右舞台橫移系統的旁邊,如此二套系統的操作者在一起,方便相互配合,為何要用昂貴的布線呢?一捲100的布線大概就要750元,可是以16號布線為例,直徑不到0.5mm卻可承載97公斤,布線本身又軟又輕,所以grid雖然高度不夠,但是鉛錘的重量還是大過橫越舞台超過20的布線重量,於是就一邊橫移一邊上下拉扯,做出放風箏的效果。DSC01548.JPG

繪圖/郭力維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想法與做法篇

    我並不想討論到底是「知難行易」還是「知易行難」的問題,我只知道勞心是不容易計價,而勞力是容易計價,就像唸書時許多人都會畏懼考試,可是如果是「open book」,相信大家就會鬆了一口氣,因為答案就在書裡面只是看你找不找的到,可是我通常聽到「open book」的直覺反應是:完了,連書都不在乎讓你看,題目一定很難,然後就念頭一轉:管他的,老師不是要送分,就是要考你的想法,看你能不能融會貫通,而不是死背答案,既然如此,緊張也沒有用,還是見招拆招吧,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感謝大學時幾個偏好此招的老師,無形中訓練我綜合判斷思考的習慣,由於我又是個不愛唸書的人,對於這種「這學期你學到什麼」的考法我最喜歡。

    劇場裡許多的知識都是活的知識,不像數學或是科學,也不是是非題,必須因地、因時、因人而異,往往換了一個小小的條件,心念一轉做法就不同,就像我常跟我的crew說沒有不對的做法,只是此刻適不適合的問題,在我選擇這種做法之前,我當然有我的想法,有時候選擇做法的考量是為了拆台方便,有時候是這次crew的組合不夠強,我寧可選擇笨一點但是更安全的做法,有時候是為了趕進度以免耽誤別組的時間,所以選擇省時費力的做法,有時候是人不夠,有時候是材料不夠,有太多的想法在實際動手之前就已經反覆思索,雖然無法細說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一種做法是沒有想法的,所有的做法都是有理由,這是無庸置疑的。

    有些crew不喜歡想,有些是沒理由的胡思亂想,有些是猜不透乾脆就說:你不用說那麼多,就告訴我你要怎麼作就好了,其實我很怕沒有想法的人,那意味著我必須鉅細靡遺的不跳步驟說清楚,而且是永遠如此,因為他不想思考就不會成長,遇到狀況也不會判斷臨機應變,當然有些小朋友在腦袋空空時如果放任他們胡思亂想也很危險,所以一開始要說得很清楚管得很嚴,有時甚至會告訴他們:別想那麼多,照做就是了,然後事後有空解釋時,又鼓勵他們要多想,有時他們經驗不足,怎麼作怎麼錯,到後來就會生氣說:反正都是你的話,變來變去怎麼說都是你對。我就會說:沒錯,只要你沒事先問我做法,而你的做法和我的想法不同,就是我對你錯,為什麼?因為你是crew我是TD。或是有時crew不照你說的作法做,被發現後賴皮辯解說:你剛剛明明這樣說,我都會馬上說:不可能,我剛剛明明是怎麼說。因為我只是沒說這些做法評估早就在我腦海中思前想後過好幾遍了,所以不要賴皮亂說,雖然他們沒興趣你的想法也不愛聽,可是還是要持續說,因為會作法沒想法是不成的,只有當他們跟你想法判斷相契合,才會有默契,他們想法成熟能力變強,就少挨罵少重做,crew快樂TD也輕鬆,一件事從十個步驟說到最後只要12句話,不是很好嗎?所以有緣跟我一起工作的crew,通常至少需要二年的時間,才會慢慢累積知道我的想法與作法,然後我就會隨著他們的成長愈說愈少,他們也就樂的耳根子清淨許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想讓你們看看篇

    日前外表坊阿常轉寄了一篇很棒的網路文章:「好文分享 ~用心當個「好禮人」,願共勉之」,雖然很想與大家分享,但是由於沒有出處及作者,所以不敢轉貼,看完後我回了mail:「的確是好文章,謝謝。」阿常回mail:「真的不錯喔?看到就想到現在劇場裡這些臭小鬼crew!哈哈~~」看了阿常的回信實在是心有戚戚焉,我有著同樣的感受,然後又收到聽奧團隊的夥伴,寄來義工徵選的個人簡歷資料,雖然只是分類過的部份資料,但是連續看了27個檔案,每個檔案1~6個人的履歷也是很嗆的,足足花了我一個多鐘頭快速看完,而這只是近270個報名義工的一部分,雖然我們只需大約報名人數一半的義工人數,但是由於有些履歷實在精彩,使我對於自己因為有演出不在台北而無法出席面試,感到十分遺憾。
     雖然錄取率將近一半,可是要如何在近270份履歷中,讓人只憑文字資料對你有印象,或是有興趣甚至有期待,其實是有學問的,雖然招募義工簡章的題目內容都一樣,可是有的人洋洋灑灑寫了6、7頁A4的內容,有人從國小寫起,有的人按日期詳細條列幾十條這些年來的個人足跡,當然也有極簡主義者,惜字如金,回答的字數幾乎比題目還少,可是文字中看的出誠意,看的出用心,也看的出對人生的態度,雖然我們不是在徵文比賽,可是我真想讓劇場裡的死小孩們,看看別人是如何爭取一個義工的機會,除了便當、T恤及聽奧義工經歷,我不知還會給他們什麼,可以獲得的經驗及能力要靠他們自己的參與與投入付出,是否能藉聽奧這個敲門磚有進入劇場的機會,我相信一定會有,只是數量多寡的問題。

    雖然現在已經在劇場裡工作的crew,隨便寫一些參與過的演出經歷也很嚇人,絕對比這些只有學校或是社團經歷,還找不到技術劇場大門的朋友要強,可是孩子們,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何其幸運已經進入了專業劇場工作,有多少還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的優秀人才等著進來,你們天真的繼續混吃等死不求進步,高枕無憂的不求表現難道真的不會被取代嗎?看看這些用心爭取一個義工機會的朋友們,台大、政大、文化影劇、北藝大、甚至還有研究所及國外大學的朋友,如果他們有機會進來,你們真的不會被淘汰嗎?現在的你能力當然比他們強,可是別忘了嚴長壽說的:專業的態度其實要比專業的技術要來的重要許多。對習慣找人總是提供機會的我來說,真相確實是如此,沒有誰的能力是不可取代的,對我們來講,有沒有「心」比能力要來的重要許多,態度比能力要來的重要許多,個性比能力要來的重要許多,人格特質比能力要來的重要許多,能力是可以被培養訓練的,有誰一進劇場就拿時段費800?還不都是從小朋友開始?加油吧,不要到最後找你的理由只是因為認識你,那就太可悲了。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成長篇

    每個人的成就都不同,每個人所受的苦難折磨也不同,可是我始終相信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雖然努力和「成功」不能畫上等號,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是ㄧ定不會成功,就像每一個優秀運動員風光的背後,全都是天份加上嚴格的訓練,還有持續的努力堆砌而成,自己不努力是成不了事,沒有人指引幫助埋著頭瞎努力,弄錯了方向也是成不了事,就像王建民的復建之路,就是最好的說明,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王建民,實力、機運與努力缺一不可,但是我想大部分人都希望自己至少能夠生活無虞不愁吃穿,如果工作有成就感更好,最起碼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可是成功無捷徑,「成功是必須付出代價的」,要想怎麼收穫先要怎麼栽。

     成長的路途上必定有許多歷練與磨難,如果一生受的苦犯的錯是ㄧ定的總數,也許你是100個苦,我是500個苦,他是1000個苦,我希望自己是先苦後甘,希望是「吾少時也賤,故多能鄙事」,看到小孩子跌跌撞撞走在街上,基於人性多數人都會伸手幫助或是投注關心的眼神,可是如果是成年人跌跌撞撞走在街上,多數人會冷眼以對以免惹禍上身,誰知道你是喝醉了還是嗑了藥,回想當學弟時有學長頂著天,犯錯是正常,劈頭挨了一頓罵,記取教訓繼續再做,做了再錯當然省不了又是ㄧ頓罵,這種感覺真好,不是我犯賤愛被人罵,而是有人關心你教育你的感覺真好,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可以一直當挨罵的學弟,那時成長只有學習沒有負擔,你犯錯是在大家的預期之中,並不是犯錯一定是合理,但是至少是被接受,就像是學生在學校受教育,無知犯錯是正常,都會了還學什麼?都不會錯才奇怪。

     一個學妹參與了一個大型製作,面對每週冗長開不完的會和不斷衍生煩人的事情,他說他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要找一個地方待下來了,我告訴他說到哪都一樣,現在你覺得苦,以後你會感謝他,因為這樣的成長機會不是人人都有,有很多機會是花錢也買不到,這些歷練與磨難幫助你成長,成長後能力變強,這些現在視為「很盧」的煩心事,以後就會游刃有餘的視為是必經的過程,學妹聽了「嗯」了一聲,相信聰明的她知道我在說什麼,逃避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逃到哪裡都一樣,只有讓自己能力變強,成長茁壯才是正途,牢騷發過後還是要靜下心勇敢的面對成長的歷練,況且現在多半還是接受指令去執行的階段,天有大人頂著,可是以後輪到你要發號司令,如果沒有經過執行的磨難與能力,要如何撐起這一片天?到時候也不見得會有人給你指令,現在所受的苦就是日後思考決斷的依據,如果現在覺得苦或是煩人,應該視為現在的你能力及歷練還不足,要利用機會使自己成長,尋找更有效率的解決方法,這些經驗日後就會轉化為你的能力,是別人偷不走也無法用錢買的到,這才是你最大的財富,「能力」這種無形的財富,不是有形的金錢酬勞所能相比擬的,每個人的機運也不同,當成長的機會來臨時,放寬心好好享受成長的苦澀吧,今日的苦澀就是日後甜美動人的果實。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久違了基隆篇

    一早0500出門,因為0600約在劇院,這麼早只為了0700到基隆文化中心卸車,雖然我就在基隆當兵,部隊離基隆文化中心只有5分鐘車程,但是20年來卻只去過45次,由於基隆文化中心就緊臨基隆市政府,位處鬧區,卸車一直是個麻煩,所以只得在0800上班塞車前完成,否則等到大家出門上班後,卸貨口前的馬路一邊只有2個車道,卡車佔去1個車道勢必造成大塞車,由於隔壁的基隆市政府門口有小腹地,所以通常卡車就臨停在基隆市政府門口,可是停一下子市政府內警察就出來關切,時間又還沒到0700文化中心卸貨口鐵門又還沒開,所以卡車只好駛離,順著建築物繞圈圈殺時間,這感覺好熟悉,似乎多年以來每次相同的情景都會一再上演,等到0700開門了,就趕緊卸車,可是4樓劇場0800才會開門,所以等到4樓劇場外及電梯內塞滿後,就無法再繼續。

    卸完無棚架燈光車,輪到有棚架的舞台車,就發生卸貨口鐵門高度不夠的問題,所以卡車無法完全倒車進入卸貨口,看看原始建築物設計的門其實很高,至少比現在高2,可是不知是哪位聰明的後人,決定了這個尷尬的高度,將原本的鐵門一分為二,上半部是固定的鐵捲門,下半部在15噸車剛好進不去的高度裝上電動鐵捲門,使得車尾靠不到卸貨碼頭,造成許多的不便,也許當初算的剛剛好,是後來地面的小斜坡造成高度不夠的問題,就像蘇科文的卸貨口一樣,9’-6”的加高貨櫃就當場卡給你看,其實只要重做這個鐵捲門就可解決這個問題,花不了多少錢,可是這麼多年來始終如此,就像後來又來關切的警察一樣,他的長官快要來上班了,TD跟他解釋我們已經提早0700來卸車了,可是劇場0800才開門,所以暫時塞住,馬上就好了,警察只冷冷的說:這些關我什麼事?就像門不夠高車子倒不進來,關館方什麼事,反正他們又不用卸車。

    這種不變的感覺真是親切,所以我馬上拾回了過往的種種記憶,電梯不夠大,軌道就從樓梯扶手間一路吊上去,差別只是以前不懂得繩結,所以每層樓一個人一路旱地拔蔥往上傳,現在打個枕木結一個人在樓上拉就成了,進了劇場果然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燈桿依舊是不准改變配重,就不懂一樣的手動懸吊系統怎麼除了燈桿以外的吊桿都可改配重,唯獨燈桿就不行?外加燈桿掛了燈,館方大哥一再關切沒有事先配重就先掛了燈,這樣等一下加不到配重,燈也是要拆掉,在3fly區的我聽得一頭霧水,於是走到5樓配重區,大哥所言不假,果然重鐵架還在更上方,可是看看樓上還有一層配重區,卻找不到上去的路,再一看原來右舞台只能到5樓,要走到對面左上舞台,上了樓梯到6樓再走回右舞台配重區,就可以配到重,當然右舞台456樓都可配重,可見得不是待的久說的就一定是正確的,經驗法則還是很重要,哪有劇場設計成桿子到地無法配重,非得要在半空中才配的到?多走幾步就是了。

DSC01546.JPG     DSC01547.JPG    

卸貨口外即是馬路                                                      只要提高重新做一鐵門,無關建築結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EADLINE

    劇場的製作期SCHEDULE通常是從演出日往回倒推,首演前的彩排,裝台,裝台首日前一天的裝車…..,通常進劇場後的SCHEDULE都很清楚,而且是大同小異,可是進劇場前的製作期各個製作就差異頗大,當然跟預算、製作規模、導演時間、演員排戲檔期、製作人的經驗、設計的習慣都有著莫大的關係,有時候懸而未決的結果,壓縮到最後注定是個災難,因為等到最後,CREW也找不到,佈景工廠也排不出時間製作,卡車也沒時間,器材公司也租不到器材,不是只要有場地、有預算、有演出者就可以演出,沒有製作及執行的人,就會體會到「金錢不是萬能」這句話,我遇過好幾個臨時想加演的案子,製作人一頭熱的喬場地及演出者的時間,卻以為執行的CREW天天沒事在家裡蹲,等到一切搞定才告訴我,結果我問完只能說抱歉,最後當然是白忙一場,又再四處打電話告知加演取消,決定的時間愈近困難度愈高。

     一般說來,在我一接下案子之後,會立刻打幾通電話,先依這個團體以往的經驗及演出場地判斷,先找幾個基本的CREW,再依導演、設計及團體的習慣先打電話給佈景工廠告知(反正只有23家的選擇),再打電話給卡車(幾台先不管,先給日期),然後才隨著訊息逐漸明朗做進一步的連絡,萬一判斷失準猜錯佈景工廠,也要趕快打電話請原本的工廠不用留製作時間,一般而言工廠很不喜歡出了估價單後,團體拿了估價單再找更便宜的別家佈景工廠製作,所以對有此行為記錄的人他們寧可不接(沒辦法,做的就是那幾家,僧多粥少),所以在要求出估價單之前的取消並不會太傷和氣,可是並不是不問過導演、設計及製作人就亂打所有的工廠電話,不判斷亂槍打鳥的結果,就是狼來了喊久了以後就沒人會理你了。

    通常在倒數一個月前設計一定要交設計初稿,然後就是估價、討論、修改、確定預算及CREW人數,裝台前二週如果還沒定稿,恐怕願意接的佈景工廠也不多了,因為再壓縮製作期一加班趕工,人事的費用一定增加,木工的加班是很可怕的,也沒有再修改的空間,有時遇到三心二意翻來覆去的導演或是設計,真是會被他們急死,最怕那種花錢就是大爺的心態,還以為是上餐廳看菜單點菜,要什麼馬上就有,或是自己替佈景工廠判斷來的及來不及,好像人家都沒案子整天打蚊子等你,我曾做過幾次時間已經來不及,工廠拒絕接的案子,求了半天佈景工廠才念在多年交情勉強答應,事後設計還說風涼話:看吧,我就說沒問題,一定來的及。我只能在心裡祝你以後找的TD面子都夠大,因為很明顯工廠已經不賣你面子了,只是設計自己不知,有時TD已經跟工廠求爺爺告奶奶了,導演或是設計還在慢工出細活,這時如果再遇到不知行情只知嫌貴的製作人,真是捶胸頓足,無語問蒼天。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乾冰篇

    在劇場內要製造煙霧的效果,通常我們會使用煙霧機或是乾冰機,早期使用燒煙粉的煙霧機因為有傷身體,現在已不常見,基本上要飄浮在空中的煙霧效果,我們會使用F-100F-550或是HAZER,要覆蓋地面的雲霧效果就使用乾冰特效,所謂的特效中,乾冰的使用應是劇場內最常見的特效,由於需要在短時間將水加熱煮沸,所以一般而言乾冰機多半是220V,其實乾冰機的原理很簡單,就是在需要雲霧效果時,把乾冰(二氧化碳的凝結固態)放到滾燙的熱水中,由於乾冰的溫度很低,相當於攝氏的負78.5度(-78.5),當它遇熱時會產生大量的沉重白煙(雲霧般的特殊效果),再用乾冰機裡的電扇經由軟管吹到台上,有時候水加的太多,當乾冰放入水中時,溢出的水會順著管子流出,所以通常我們會在管子末端下墊上毛巾吸水,或是墊塊重鐵使出口稍高,以防過多的水溢到台上。

    乾冰雲霧較果不夠大的原因通常有五種:1.水的溫度不夠高。2.管內積水阻擋煙霧的排出,所以每天結束前要將管子舉高,將積水倒回乾冰機內。3.乾冰沒敲碎,太大塊接觸熱水面積太少。4.空調方向正好相反,將乾冰的雲霧全吹回到側舞台。5.管子接太長。通常送來的乾冰有二種包裝,最常見的是用報紙包著紅色塑膠繩綁的,另一種是放在保麗龍盒內,一大塊乾冰50,可要求廠商事先切成小塊,通常是切成磚頭大小,演出前要放時才再用鐵鎚敲碎,敲擊時應注意飛濺的乾冰碎屑,飛入眼睛可不只是一陣冰涼而已,有時看到有人耍帥直接用手拿乾冰,其實這是非常危險的動作,曾經有高中的小朋友直接用手拿乾冰,等到發現乾冰黏在手上甩也甩不掉時,用力一扯連皮都扯下來,帶著滿手的血直接送醫,所以拿乾冰時一定要戴手套,真沒手套時拿包覆乾冰的報紙隔離都比徒手好,不要以為時間很短沒關係,當-78.5的乾冰遇到38℃的體溫時,會造成細胞冷凍而類似輕微或極度嚴重燙傷的傷害,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很神勇而不戴手套,做出無知愚蠢的舉動。

    有時無聊的工作人員會把乾冰碎塊丟到紙杯裡加水看他冒煙,這倒還好,可是曾有工作人員將乾冰碎塊倒入寶特瓶內旋緊瓶蓋搖晃,結果乾冰昇華後產生壓力,引起爆炸成了寶特瓶火箭,嚇壞在場其他不知情的工作人員,新聞也曾經報導過乾冰的意外,將人與乾冰放置在密不透氣的容器內,昇華的二氧化碳會替代氧氣而可能引起呼吸急促甚至窒息!因為乾冰是水冰重量的一半但冷凍的能量卻是水冰的三倍,所以在商業運輸用途上也常使用乾冰來避免易腐化的商品腐敗,我記得20年前還有可能拿到一磅乾冰9~11元(大量),10年前就要14~18元,現在大概都要20幾元,當然價錢的高低因人而異,也跟數目多寡有關,一個傳統戲的演出一晚隨便也要300磅,其實乾冰是很昂貴的「特效」,不要因為常用而以為便宜的跟水一樣。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座談會心得篇

   

    下午和我家高高層一同出席在士敏廳的一個座談會,題目是:大型活動製作經驗交流:從北京奧運談起,邀請了北京奧運製作總監 路建康,北京奧運技術總監 劉振明,以及聽奧的藝文總監 賴聲川老師及總執行長 盛治仁,還有世運的開閉幕製作人平珩老師及藝術總監陳郁秀,主持人是陳文茜及協會理事長王世信,雖然是自由入場,但看的出來一般觀眾很少,許多觀眾都是聽奧團隊成員及藝文界各單位朋友,一開場音響就出大包,只有幾隻手握無線麥克風,要不就是沒聲音,要不就是feedback連連,還有聲音忽大忽小,斷斷續續,不但使台上來賓尷尬,自我調侃運氣不好,挑到沒電的麥克風,也讓觀眾席裡一堆劇場人坐立難安,讓京奧的人以為台灣是如此low-tech,會後我問了館方朋友,原來又是經紀公司為了省錢,根本沒找音響的技術人員,甚至連懂技術的人都沒有,隨便找人兼差湊數,又是一個省不到12千塊卻毀了整個活動的偷雞結果。

     會中京奧的路總監分享了運動員的進場速度及退場時間,看似是沒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似乎沒啥技術性及困難度,可是因為我曾有參與全國運動會的一次經驗,所以馬上能夠瞭解為何路總監的回答及舉例,因為大型活動中最容易失控的就是不受控的「人」,現場永遠會發生料想不到的狀況,就像那年板橋全運,彩排都沒問題,等到正式開幕前一小時,我們1千多名演出者從集合休息的學校到體育館的路線中,竟然有一段被台北縣騎警隊封路切斷,原因是怕馬匹心情浮躁,所以需要封路溜馬,可是之前開了這麼多次會,他們從來不提,彩排幾次也都沒來這招,等到正式來時,反正公權力在他們手上,他們愛怎樣就怎樣,就把原本管制封路的路線從中截取一段,完全不管你的計畫或是這1千多名演出者進不了場怎麼辦?反正那不會是他們的事,在我協調不成之後,面臨是要照原定計畫讓1千多名演出者穿越「馬場」,還是繞路走沒交通管制的馬路,我被迫臨時決定更改路線,走一段大家都沒走過的路線,再找義警協助我們這段路的交通,於是之前模擬排練碼表記時全成了玩笑一場。

     技術等問題都可掌握及預測排練,但是運動員及成千上萬的人所帶來的種種問題,才是大型活動的重點,台灣來賓及觀眾的提問,看似京奧的朋友都避重就輕,或是答非所問,雖然提問關心的是空中懸吊的技術、是否有用人為力量去改變天氣條件、草皮的限制等,但是他們的回答強調了不能喧賓奪主的意念,場館的建設是為了運動賽事,草皮也是,只能盡力去克服,也沒有什麼發射火箭防止下雨的事,只有各種計畫,雷雨交加時的備案,下大雨的備案,下小雨的備案,照我家高高層的說法,他們的答案就是照著PMP(專案經理人)的訓練,思考所有流程的每一個環節,做好計畫及準備。只可惜劇場人有大型活動經驗的人太少(上萬名節目參與者,不是單純上萬名觀眾的戶外演出),有PMP執照的人更少,所以感覺好像他們沒有正面回答,其實是我們經驗及程度無法與之對談,才會聽不出重點。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替代品篇

    巡迴演出,有時候難免會漏帶物品,或是場地的條件比預設的狀況還要不優,帶的「給希」都用完了,有些東西在台北好買,到了巡迴場地人生地不熟的,有些東西還真不知要到哪裡找,有錢也買不到的情況時常發生,或是東西太長還得叫車麻煩,因為一般我們所熟知的卡車都是台北的司機,所以為了「應急」,有時候就會用一些替代品,當然每個馬蓋先的習慣及方法選擇都不同,遇到的狀況也不盡相同,所以在替代品的選擇上或多或少都不同,A君的成功案例到了B君身上有可能就成了災難,因為替代品一定比不上原本熟悉的物品,所以在效果上或是結構強度上一定不如原本的情況,但有時無魚蝦也好,小心湊合著用能過關就好,也就不要計較太多。

     通常舞台常會發生bottom pipe(軟景用鐵底桿)不夠的情形,因為有時吊桿不夠,我們會把演出中不升降的沿幕或翼幕去grid外加,這時就會需要繩子加bottom pipe或是當需要併桿(沿幕加翼幕在同一桿)時,往往翼幕需要tail down(往下延伸),當然最常用的也是繩子加bottom pipe,繩子不夠好買,可是bottom pipe就得找賣鐵管的店,不是那麼容易,當然也可以是木條(竹北的不行,館方翼幕太重),如果沒有夠長的木條,我會先在館內尋找是否有合適的替代品,例如旗桿等,如果一定需要出去購買,有時木材行也不是很容易找,我就會去家庭五金找曬衣竹竿,或是去水電行買粗的PVC塑膠水管,因為通常木材12尺長(約366公分),塑膠水管長4米,雖然更長但是較輕,適合步行購買,曬衣竹竿一般16尺長,長度更長但也不重,可是鐵管一隻6米長,不裁小車難載,又重又長不適合步行。

    當然有時也會把bottom pipe拿來外加沿翼幕用,而用細的PVC塑膠水管放入軟景底袋代替bottom pipe,或是軌道的軟景鐵鍊沒帶,也可用繩子代替鐵鍊,沒有連結桿的bottom pipe,情急之下有時也會到垃圾桶找筷子,把一把筷子塞入鐵桿內當成連結桿來用,有時候館內重鐵不足,我也曾用垃圾桶裝水壓在台車上當重鐵,或是買有封蓋有把手的塑膠水桶裝水加掛在重鐵架下方配重,拆台時就把水到廁所倒掉,帶著空桶離開,也曾在2000年雲門南投的戶外演出「年輕」時,把水霧機需要的儲水槽,用三角錐倒掛在高過燈桿的toewr上(需要壓力),上面是裝水的寶特瓶,三角錐下面接水管到霧機,就克難的完成空中水庫的做法,這些是較無安全虞慮的替代方案,其實因時因地有許多權宜的做法,只是有太多的做法是依樣畫葫蘆的結果是災難一場,因為有本事用較不安全的替代品,是要有能力了解材料的差異性以及做法的適當調整,否則容易會有意外的狀況發生,只能看各個馬蓋先的本事及判斷,總之最好是採取事先就有經驗的做法,而不是直接把問題的解決當成是冒然的實驗,拿自己開玩笑。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