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堅持3          

    通常演出中在側舞台我是不坐在椅子上的,有幾個原因,除了怕坐的舒服會睡著,或是有的場地側舞台空間狹窄,更重要的原因當然是怕干擾到演員,以前在雲門或是新古典演出時,通常會在側舞台為舞者或是劉鳳學老師準備椅子,那是給舞者放衣服及休息的椅子,舞者有時會把暖身前的衣服或是戲服在椅子上,或是跳下場坐在椅子上喘,因為攤在地上會影響到其他人,至於劉老師,他習慣在演出時待在側舞台看演出,為了換景考量及顧及老師安全,所以我們會替他準備一張椅子,有時劉老師對椅子的位置不是很滿意,他會很客氣的問我椅子的位置可不可以稍為挪動一下,只要我稍有遲疑,他就會說沒關係,就在我們設定的位置就好,有時幫他調到視線稍好的位置後,當他發現有可能會造成我們換景的小困擾時,他就會主動將椅子搬回到原來位置,在她特別想看清楚的片段,她會離開椅子走到看的到的位置,然後再走回去坐好。

    劉博士現在已經是八十幾歲的人,仍舊是梳的一頭整齊的包頭,一根頭髮都不亂,坐的時候永遠挺直了上身,永遠不會背靠椅背,就連幾年前去冰天雪地的新西伯利亞演出時,演完所有人在遊覽車上都累得東倒西歪,劉老師仍舊是正襟危坐的閉目養神,我看了不禁在心理想:阿媽,幹嘛那麼ㄍㄧㄥ?在劉老師身上有太多的堅持,要我在側舞台坐著坐的不像觀眾,我沒有把握,想到劉老師的坐姿,我寧可站著,通常在劇院演出時,我都是在下一個cue要拉的桿子旁坐在fly的欄杆結構上待命,也把側舞台的空間讓給舞者,不是flyman的演出時,真的站不住我會在不顯眼不干擾人的地上乖乖坐著,以前做屏風六年的TD時,記得國修老師說過,屏風沒有在側舞台為演員準備的椅子,要坐在休息室坐,到了側台就是培養上台的情緒,坐在椅子上怎麼培養情緒?側台是舞台的延伸,也是嚴肅的地方,國修老師如此,屏風的演員如此,技術人員又怎麼坐得住?

    其實現在很少有crew會去搬椅子來坐,因為都是大辣辣的直接坐在道具椅上,還認為椅子本來就是製造來給人坐的,話是沒錯,但是演出的道具椅,我是如何也坐不下去,因為道具是為了演出的目的,是舞台上的場景需要或是劇情需要,是給台上的演員坐的,不是給側台的技術人員坐的,況且側舞台是舞台的延伸,不是觀眾席的延伸,可是這樣的觀念,在現在的環境下應該是會被當成癡人在說夢話吧,坐在道具椅上聊天等換景,是天經地義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在100crew心裡大概至少有99個不反對,可是看在100個導演眼裡,會有多少導演能夠接受或是認同呢?或是看在出錢的老闆眼裡,會是怎樣的想法呢?我並不是認為crew就應該整場演出罰站到結束,只是覺得只要是「道具」,就不該用在與演出無關的地方,而crew的坐著休息,也要以不影響演員情緒為原則,現在我已經不奢求crew在側舞台盯著著台上等待換景,然後不睡不聊天也不玩掌上遊戲機,如果在劇院,我寧可不在intercom線上的crew,要吵要坐到crew休息室的intercom旁,在換景前回到側舞台待命,最起碼不會干擾到演員的演出情緒,至於我自己,已經變成習慣的堅持應該會繼續下去吧。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堅持2          

   所謂堅持,必定是某種信仰、信念或是原則,是不太會有例外或是模糊地帶,當然凡事都有例外,但所謂例外就是極少數的特殊狀況,他絕不會是常態,也不會是可以商量或是打折扣的事情,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同的堅持,在我劇場的養成教育中,有很多師長前輩灌輸了我許多觀念,有許多觀念在現今的劇場裡幾乎已經是蕩然無存了,但是大部分人的不在乎不堅持,就代表某些觀念已經不合時宜了嗎?恐怕是未必的事情,舉個例子來說,表演藝術(劇場)的主角當然是表演者,所有的技術都是為了替演出加分的配角,否則就應該要有沒有表演者在台上的演出,在我印象中,在劇場好像從來沒有看過只有燈光、舞台、音響、投影或特效,而沒有表演者的演出,當然有一些特殊的秀是沒有演員的,例如我在埃及看的獅身人面像金字塔的燈光秀,或是一些煙火秀及水舞秀等,但是在我劇場工作20年的經驗中,還沒有遇過沒有表演者的劇場演出。

    觀眾花錢買票進劇場看演出,看的是將一群藝術及為藝術服務的技術人員的心血結晶,透過表演者的完整呈現,所以在演出時,表演者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任何一個表演者受傷,舞監、TDME或是技術人員,都沒有辦法代替他上場,如果表演者失常,再好的技術呈現也是一個失敗的演出,所以「不干擾表演者」,是我身為一個技術人員,打從進技術劇場後就被耳提面命再三強調的事情,而這個干擾的定義是由表演者來認定,而不是由你我等技術人員來認定,舉個我自己的例子,幾年前表坊永遠的微笑在劇院演出時,有一場在演出前五分鐘,我們戴上intercom等待時間到升大幕時,一個技術人員掛在右舞台舞監桌旁邊的結構上,做了幾個引體向上後,就沒了力氣吊在空中掛豬肉,由於他只比我年長一歲,所以我就不出聲的接著做了比他還多幾個的引體向上,雖然整個過程我們都沒出聲,大幕也還沒開,隔天一位國寶級的演員在試完mic,特意走到我旁邊說:體能不錯哦,這句話讓當TD的我羞愧得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潛台詞是:該死的傢伙,你們打擾到我要上台的情緒。只是大師沒有明說,用婉轉的方式表達他的抗議,這件事讓我永生難忘也後悔不已。

     對於技術人員在側舞台的聊天行為,對我來說是無法接受也不可原諒的行為,如果是工作需要不得已,當然不在我提的範圍內,可是有太多時候是crew忘情的聊到明顯的發出聲音,干擾到演員,如果我是TD,一定會斥責制止,或是說要說話出去說,說完再進來,有的crew會不以為然的認為觀眾又聽不到,其實重點不在觀眾聽的到或聽不到,重點是會不會干擾演員,有時crew會和演員聊成一片,或是振振有詞的說是演員主動來聊天,覺得被罵受了委曲,但對我來說,就算是演員主動,如果內容跟工作無關,我就一概相應不理,一次二次之後就不會有演員自討沒趣,因為有可能你和這個演員一起干擾到其他演員,所以請不要在不對的時間做不對的事,如果是在導演、舞監或是TD面前你不敢做的行為,就不要在他們不在時做就對了,因為你是來「工作」,請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堅持1          

   我不能理解那些遲到成性的人,因為準時(on time)真的有這麼困難嗎?當然遲到的「合理解釋」總有一大堆,不管是塞車或是其他無法預測的理由,對我來說,我寧可早一點出門,因為十次車禍九次快,我不想因為趕一個紅綠燈而出事,舉例來說,從我家騎摩托車到劇院要1525分鐘,通常0900call我會0800出門,買個早餐十分鐘,騎到劇院吃早餐十分鐘,抽個菸思考工作內容及順序十分鐘,然後可以不慌張的開始一整天的工作,所以不管路上有多塞,我大概有半個鐘頭的時間可以應付,再怎麼樣了不起菸不抽,早餐不吃,也總能及時(in time)趕到,當然偶爾也會遇到鬧鐘沒電的時候,但那也是幾年才發生一次,如果是開車去沒去過的地方,我更會預計提早一個小時到,這一個小時是留給找路、迷路、塞車及找停車位的時間,所以通常我都會有半個小時可以在附近悠閒的邊抽菸邊逛,我寧可早到等人也不願遲到讓人不爽在心裡。

    記得大學時,詹會登老師的第一堂課的第一句話是「劇場是危險的」,第二句話就是「遲到一分鐘和遲到一小時是一樣意思,時間到了大幕就要開,觀眾是不會等你的」,所以與其把鬧鐘調快半個鐘頭,還不如自己把到達時間提早半個小時,因為生命不應該是葬送在趕路之中,沒有人會預期自己會發生意外,所以每天「損失」半個鐘頭來降低意外的發生,其實是很划算的事情。其實堅持只要養成習慣,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tour時的morning call,我通常都會比舞監預定的時間再早半小時起床,因為早餐是很重要的,如果多睡半小時和吃早餐二者只能擇其一,我會毫不考慮選擇後者,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慢慢吃早餐,然後再優雅的喝杯咖啡,我不想在15分鐘之內,要慌張的吃完早餐,喝完咖啡抽完菸,然後著急的等著電梯,下了樓又要忙著道歉說不好意思,耽誤大家時間。

    有時候交通工具不是自己能掌握時,例如搭火車、高鐵或是機場搭飛機,總有人喜歡挑戰「last minute」,弄得大家緊張兮兮,雞飛狗跳,通常票又不會事先發給個人,然後大家就在等或不等中掙扎,出國時更可能因為自己生活的自我管理不良,讓台灣人落了個「台灣人都沒有時間觀念」的臭名,或是給人「不專業」的印象,因為連最基本「守時」的觀念都沒有,要說有多專業只怕別說老外不相信,連我都不相信,如果你是無可取代的藝術家,例如導演或是設計大師,通常大家對「藝術家」會有較大的包容,可是如果你是技術人員,那麼很抱歉,沒有任何一個技術人員是不可被取代的,只要是技術就能夠複製,差別只是效率及精細度的差別,並沒有所謂的不可取代性,所以不要傻傻的以為遲到不是太大的問題,你遲到半個鐘頭,對我這種不喜歡遲到的人來說,很可能我已經等了一個鐘頭,我對於比我早到然後乖乖在吃早餐的人,總是印象深刻,堅持不是一件難事,當堅持成了習慣,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10          

   前幾天一個劇團行政的朋友來看戲,演出前小聊了幾句,他提到上禮拜他們劇團演出時,老闆看到crew演出中在側舞台聊天,所以對舞監很生氣,我說這百分之百是TD的責任,朋友說他老闆還是習慣把帳算在舞監頭上,所以他們又黑了。雖然我不在現場,但是我知道那個倒楣舞監也是習慣不在側舞台call cue,我忽然有一個念頭,在現在普遍大多數TD不太要求crew的結果,遇到這種情形,恐怕誰是TD都一樣,而愈來愈多不在側台call cue的舞監,也只能默默承受自己所種的苦果,一、二個crew在演出中聊天,買單的是誰?還不是不要求的TD及舞監,這就是愛的教育及讓大家快快樂樂工作的結果,這個劇團的老闆有錯嗎?我不認為,因為他花錢找crew來是協助演出,不是找人來聊天或是影響演員情緒,破壞演出的,那錯的是誰呢?錯的是想眼不見為淨在外面專心call cue的舞監,錯的是不想做壞人;不教不要求的TD,錯的是把這份工作當成裝台、換景及拆台的crew

    現在的crew對演出的認知,有許多人已經墮落到「換景不出包就好了」,甚至「出包就出包」的不在乎態度,這一切該怪罪的當然是TD,為了人和或是怕以後找不到crew,一味忍讓姑息的結果,我不認為一犯錯就永不再用是正確的態度,因為是人就會犯錯,可我也不認為對屢勸不聽的crew還留在團隊中是對的做法,如果是不知道而犯無心之過,重要的是要機會教育讓他不要再犯,如果是基本的態度問題,不處理得過且過的結果就是自食其果,現在很多crew已經不知道什麼是演出了,該用什麼態度及行為來面對演出,當然有更多crew是雖然知道,但是大家都這樣,舞監及TD也沒說話,我幹嘛傻傻的不隨波逐流,反正小心一點,不要被逮個正著就好了,於是演出中聊天、睡覺、玩掌上遊戲機、逗演員、miss cue的現象層出不窮,這種不要求不想得罪人,忽略過程只問結果當爛好人的下場,就是該負責任的舞監及TDcrew還早陣亡。

    屬於TD領導統御的這一塊,我不想多談,因為我自己也做得不好,但是簡單講就是「帶人帶心」,其他有關TD的文章,有黑衣人5「初級TD概述」、30TD在想什麼」、31TD在氣什麼」、43TD在佈景製作中的角色」、77TD與佈景工廠」等,希望我個人自己的一些經驗分享,能提供對TD有興趣的人有一些幫助,也希望我的好友閒雲野馬能快馬加鞭,讓大家見識到「路遙知馬力」,也讓更多人能一窺舞監的世界,至於愛碎念卻不愛用文字留下紀錄的麻雞,也只能期待奇蹟出現,看他哪天吃錯藥願意也談談他擅長的舞監及TD,至於忙到翻過去的大聲公,也只有痴痴的等待看何時他有空慢慢搖他的筆,這個環境是大家的,希望能有多一些人願意將經驗與大家分享,如果大家都視而不見或是冷眼以對,等到積非成是荒煙漫草將大夥淹沒時,受苦的將會是在這環境中的每一個人。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淺談TD9          

   有時候設計在設計初期,會對特殊材質有些疑問,或是希望能先有一些樣本可選擇,這時平日收集的名片就可發揮作用,因為有時自己找是大海撈針的事情,東西明確當然可上網找尋,但有時設計或導演會說不清楚,這時我會先打電話給相關廠商,因為他們的門路一定比你廣,知道的一定比你多,先詢問他們是否有要找的東西,或是請他們幫忙詢問,有時候根本不知道要問哪類的廠商,我就會電話拿起來亂打(當然是從跟自己熟悉的廠商開始),有許多時候都是他們指點迷津,我才能順利解危,他們對於我把他們當朋友來求救也很高興。雖然我的廠商很多,但是你不會每天都在買東西,所以相關同類的廠商評估後,我就會每個類別只留一、二家,將資源集中,這樣子多去幾次,廠商也才會跟你愈來愈好,另外是要讓廠商記得你,有時後聊聊天做朋友也是好的,我的很多廠商跟我都是從「長頭髮的男生」,到「雲門斯先生」或是到我的名字。

    在建立關係初期,很多廠商習慣不找零(算整數),也說不上是回扣,就是少拿一些零頭,但是我都堅持會再補足零錢給他,我都會說錢不是我的,你這樣我的帳會兜不起來,通常廠商都會推辭不收,那我就會要求重開發票,把他不收的零錢扣掉,這時廠商為了省麻煩就會乖乖收下,我會說:因為你已經打折給我,比我去別家沒交情的買還便宜,團體也有付給我工作費,這是你該拿的,不是我該拿的。我與大多數的廠商良好的關係往往就從這幾塊零錢開始,更有時候忙中有錯,廠商漏算或是多找了錢給我,我都會再跑一趟把錢退回去或是補開發票,也因此廠商不但不會給我無法交差的價格(較少折扣),也會把我當朋友而不只是顧客,至於有朋友問我什麼東西去哪買,我都會很熱心介紹,也要他們報斯先生介紹,因為這樣可以拿到較低的價格,然後我會先打電話給廠商說我朋友等一下會去,當然我都會要求廠商給他跟給我一樣的價錢,所以對廠商來說,我不只是自己去買東西,還幫他介紹其他客人,等我有困難時,他們當然會熱心幫忙。

     有時候我去買個人工具或是自己要的物品,廠商一聽不用打編號開發票就不收錢,我就會說你不收錢就變成是我來要東西,而不是買東西,這樣子很難做朋友,那就是逼我照原價付錢或是到別家去買,不管哪一種都是要我多花錢,啊你是什麼朋友,有時廠商不得已隨便亂算意思意思,我就會說你別忘了我家也是做生意的,你本錢大概多少我是有概念的哦,還是你平時都賺我很多錢?剛開始有許多廠商都很不習慣我這種怪咖,但是次數多了他們也就習慣了,我會說我不要貪這些小便宜,我寧可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你們都願意幫我,有次有個劇場朋友嘔吐生病臨時無法run show,隔天一早我買東息時順便打電話問他狀況,因為他自己一人在台北,結果連出門買吃的力氣都沒有,我說我買稀飯去給你,結果開車找了一個多鐘頭都沒找到白稀飯,後來打電話到太原路慶旗膠業問他附近有沒有賣稀飯,劉小姐一聽就說你別找了,直接到我這拿,結果他電話一掛,生意先擱著自己跑去幫我煮稀飯,讓我感動不已,這些就是我有情有義的廠商,也是我找東西時的好幫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8          

   技術劇場的圈子很小,目前在職場上的TD,扣除在各個團體上班的TD之外,freelancer中的TD只有十來個,但是演出這麼多,有時候團體真的找不到TD,所以有些TD是趕鴨子上架而產生的,也因此有些TD是開始做了TD還不知道TD要做啥,也傳出一些光怪陸離的現象,或是令人瞠目結舌的行為,但是有許多團體的行政流動率很大,愈新的行政認識的人愈不多,也因此沒有什麼選擇,當然有些人擅長經營人際關係,醉心於做人遠超過做事,於是配合度高,嘴巴甜,不會有雜音,當然也可解釋成EQ高但能力及經驗不足,也能為自己掙得一片天,但是實際在劇場工作的情況,卻是會由忿忿不平的crew口中傳出,有時候有些crew會把他遇到的情況說給我聽,我聽了也只能笑笑說每個人的做法不同,但是除了能力及經驗的問題之外,其實有更嚴重的問題。

    基本上技術劇場如果沒有信賴是很難做事的,也因此有些「聰明」的TD,會利用這份團體對TD的信任,想方設法的增加業外收入,例如利用購物的機會,以少報多,或是跟商家說買別的東西沒發票,請廠商幫忙開,再補稅金給廠商,或是利用一些空白收據來造假,有些行為已經不只是道德瑕疵,事實上已經觸法,有法律問題,有時也會聽到廠商抱怨,說某某某如何如何,也有把腦筋動到crew身上,例如跟團體報crew時段費全部都是800,然後替crew領錢,再依時段費發給crew,如果是公司或是工作室當然沒問題,只要和團體談定雙方同意就好,因為公司開發票也有營業稅及其他支出,但是freelancerTDcrew差價放入自己口袋,卻讓crew負擔稅金,以為年底crew拿到勞務報酬清單時沒人記得,其實終究會被發現的,所以對我來說團體直接把錢給crew最好,錢不要經過我的手,或是開支票,那我可以幫crew代領支票,這樣可以早點發到crew手上,但是難免會有團體會把所有錢匯給我,請我轉發,至少我會做一清冊,請crew核對簽名。

    其實crew自己養成習慣最好,在拿到每一筆錢之後,就在本子上記錄下金額,這樣到報稅時也方便核對,幾月幾號哪個團體,在哪演出,是誰找的,多少個時段,拿到多少錢,crew自己也記錄多少個時段,才方便幫助記錄時段的人檢查是否有誤,也才能在拿到錢後覺得數目不對時,可以核對是記錄錯了,還是已先扣稅金,如果有錯也才好及時補救,不然等到年底才查,大家都不記得了,不過我的習慣是每個案子都會製作舞台技術人員基本資料,以及舞台技術人員時段表,在拆台前與crew核對,以免日後紛爭,有時crew拿到錢時覺得有疑惑也會打電話給我,我只要打開電腦,就知道是多少個時段,沒預扣稅金應該是多少錢,就可以知道是預扣10%或是其他?%的稅金及匯款手續費,crew不要擔心怕打電話求證,至少我個人是不會在意,反而會認為這樣的crew有問題就反應,其實很好,至少不會有誤會而產生流言。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淺談TD7          

   案子上門時,當然先是查看時間有沒有空,通常我是有空就接,然後我會問什麼團體,導演是誰,設計是誰,舞監是誰,製作人(或是執行製作)是誰,因為這些訊息知道後,大概會有怎樣的製作情形就可猜出幾分,然後就可以有心理準備,該要怎麼調整自己的定位,也就了然於胸,對於陌生的組合,自然就會多預留一些前製的時間,舉例來說,如果設計是超哥,我就完全不去擔心預算的問題,因為他會自己去面對這個問題,我們通常只見面談一次圖,甚至一次都沒有,直接電腦收圖後,我就趕快開始打電話,僅就技術問題和工廠討論,等到工廠報完價,反正預算一定不夠,他自己會去賣老臉ㄠ佈景工廠,然後再想辦法找製作人商量,如果真的沒錢了,他就會自己找備案調整設計內容,但是愈來愈忙碌的他留給TD的考題愈來愈多,以前也許是他擔心我的能力還不夠,又或許是他還不能忘情技術,所以從圖中可以看得出來他是完全連技術問題都考慮了,但是現在他愈來愈設計了,有時問他想要怎麼解決這個技術問題,他會賴皮的回答:不知道ㄟ,反正你會解決。

    也曾遇過不負責任的年輕設計,設計完後廠商報價是預算的一倍以上,製作人找我求救,我說問題是誰引起的當然是誰解決,就要他修改設計啊,超過200%太離譜了,當然如果修改完還超過,他也不願再修改,我知道有些愛惜羽毛的設計會選擇把設計費貼給製作費,沒想到製作人和設計溝通後,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沒錢你要想辦法找錢啊,不然回家找你爸爸要啊,我的錢一毛都不能少。這個留學回來的年輕設計,平時看他與人對談十分謙恭有禮,沒想到表裡不如一到這種地步,實在令人寒心,也曾遇過案子結束後領錢時,我覺得錢的數目怪怪的,就問製作人,製作人說時段費多少是他決定的,我聽了不說一句話拿了支票就走,幾個月後,該製作人為了一個新製作打電話來求救,因為編舞家有特殊需求指定要找我做TD,我聽了說沒空,就算有空我也不想做(他沒聽懂這輩子他找不了我了),但是我說我可以和編舞家聊聊,給些意見,後來電話中我分析回答編舞家想做的技術問題後,編舞家說他不參與這次的製作了,他等我有空再編。

    有些人如果無法在同一個製作中,其實真的不用勉強,通常我遇到了,會乖乖完成演出然後好聚好散(從此緣盡),因為同樣的跤我不想跌二次,這也是我不想開公司的一個原因,因為我想保留選擇權,雖不至於假清高的說不為五斗米折腰,但是做了至今超過150TD,不想再合作的製作人及設計只有各一個,應該不算過分吧?我寧可不賺這個錢也不想讓不愉快的經驗再來一次,因為一個案子的錢花不了多久,但是不愉快的經驗卻是會留的很久,沒必要委屈自己。至於那位華人之光大設計,就讓別的TD去伺候他吧,雖然首演後他試圖表示歉意,又送我花及卡片,還有他拍攝的攝影寫真集,我也很有風度的收下,但是我心裡清楚,我不會再給他罵人後再道歉的機會了(有示好的行為但是沒有實際說出口)。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6          

   1999年在紐約混半年後回到台灣,開始了接案子的生活,剛回國不到幾天,希爾特老闆一成學長知道我回來了,就把省交歌劇的案子交給我,原本TD是我另一個學長,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他公司找的,面對許多不熟的crew,還好學長相挺,他也做我的crew,與crew之間彼此不熟悉,叫不動的情況是難免的,但所幸他們對我學長是100%服從,所以還算順利,從此我也知道crew是聽call他來做案子的人,之後我絕不做陽春TD,有好幾次團體將找crew的事交給別人,只找我去做TD,我都婉拒寧可不做或是堅持自己找,因為crew不是TD自己找的,他不一定聽你的,TD也會不知如何替不是自己找的crew負責,如果他表現太離譜,TD想叫他回去,是不是還要先問過找他來的人?這樣不是很累?也開始從屏風的「我妹妹」連續做了6年的屏風TD,直到2004進劇院為止,第一次接屏風的TD,面對大約二個月的製作期,幾乎每周都得參與一次設計會議,根本不能(敢)接其他案子,好在當時股市熱絡,幾乎買什麼賺什麼,只好開始進股市小玩貼補收入,二個月過去後運氣好小賺34萬,才沒餓死。

     離開雲門沒了資源,初期只能找做過雲門演出的crew及文化影劇的學弟妹來幫忙當crew,因為當時我所被教育的「雲門standard」,與沒做過雲門的crew在對演出的態度及認知相去甚遠,所以只能從雲門crew(他們知道我在78什麼)來協助我要求我的學弟妹,所幸當時文化影劇的學長制還在,學弟妹也不敢有意見,也順便慢慢替雲門找尋一些心血,等到他們有機會去做雲門時,就不會嚴重的適應不良,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這種不只是問結果,連做事過程都一路緊盯的方式,對我來說過程不對但是結果對那是沒意義的,因為那只是運氣好矇到的,這次沒問題不代表以後也會這麼好運,總之沒有良好的工作習慣與專業的態度,都是我無法接受的,離開雲門至今超過十年,雖然做法不斷被迫調整(要愛的教育),但對我來說基本信念是沒有改變的,但是特立獨行的做法終於在2007年的小王子與crew發生嚴重對立,嚐到眾叛親離的滋味。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但對我來說,以往我太貪心,又希望能維持對節目品質的維護,也同時能幫助crew成長,但如今我已經可以放棄對crew較有效率的教育方式,改成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方式,不再期待他們照著我自身成長經驗過程的時間表,和諧比他們成長來的重要,放慢腳步慢慢來,不再期待要求,在傳承與要求的部分,我已經從主動到被動,這樣大家都比較沒壓力,但要我對工作該有的專業態度有所放棄或妥協,這仍是我無法接受的事情,如果真的走到這一天,我寧可選擇離開,也不願接受那些我至今仍無法認同的想法及做法,鐘鼎山林人各有志,那些不同道的朋友我只能獻上祝福,磁場不對就不用彼此勉強,大家都應該快快樂樂的工作,就讓猴子回到猴群,羔羊回到羊群,找不到同伴的狼,只會孤獨的離去,是不會加入狗群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與選擇,就讓大家就彼此尊重他人的想法吧。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5          

   記得曾看過一部漫畫,應該是日本漫畫,一個年輕的消防隊員,在一次跨區會議中,問了鄰縣郊區的老消防隊員代表,年輕人說他的轄區一到冬天就火災不斷,每天都要出勤好幾次,簡直快累斃了,他很好奇的問:前輩,你年紀這麼大,怎麼吃的消?老先生說:我從年輕開始就每天就到處走走,當作是散步健身,所以才能做到現在。年輕人聽了心想:那是你命好,轄區在鄉下而且你們火災發生率又是全國最低,這樣也好意思混到這麼老,真是丟臉,你還算是消防隊員嗎?其實年輕人不知道老先生的到處走走,其實是到處注意防範於未然,是否有發生火災的危險,看到落葉或易燃物就清掉,有著火疑慮的狀況就排除,所以才會火災發生率是全國最低,其實老先生是很注重預防,而不是運氣好,年輕人不知道預防的重要,所以每天救災救不完,其實TD的情形就是如此,進劇場前預防的功課沒做好,進劇場就等著到處救災解決問題。

    如果在劇場的技術能力是救火能力,那製作能力就是防止發生火災的能力,只有crew經驗的年輕TD,剛開始大都會有一個現象,就是會看圖卻不懂圖,會看圖是指能夠看圖組裝,看不懂圖是指看不出圖中的問題,不是指圖中有錯字或是線畫錯,而是設計圖其實會告訴你許多問題,不只是他得要花多少錢製作的問題,他也告訴你人夠不夠,時間夠不夠,有許許多多潛在的危險都藏在圖中,可是常常是等工廠做完景都沒去看也沒表示意見,到了劇場組不起來或是組了發生問題,就把責任往工廠推,工廠是可以說是按圖施工,但是檢查設計圖是否有誤及監工的責任,TD是責無旁貸的,所以萬一進劇場前真有疏失而未能及時改正,TD只能鼻子摸摸趕緊補救解決,因為是自己失職,不是只有設計的圖畫錯,或是工廠做錯,TD最好是把抱怨及推卸責任的時間,拿來補救及解決,沒有一個工廠願意出了貨才接到電話,說哪裡做錯了,要趕到劇場修改,因為劇場不比工廠,又黑暗又不方便,所以負責任的作法應是不要把問題帶到劇場才解決。

    前製開會時,TD應該多聽少講,因為技術是support,不是主角,多聽導演及設計講,但是也不是只聽不講,遇到自己有疑慮的部分一定要說,寧可事先打預防針,讓導演有心理準備,也不要開會時都沒問題,進劇場時才一堆問題,因為開會時還有時間,導演還可以調整修改走位,進了劇場才去面對問題,就算導演可以馬上修改,對演員來說也是增加負擔,所以本著TD職責,該說的就說,如果提出問題時,能附帶一個以上的解決方案最好,至少提供導演及設計選擇的機會,或是思考的方向,非不得以不要只丟問題不給建議答案,不管建議是否被採納,至少讓大家知道你的想法,最糟的就是「沒想法」或是「辦不到」,因為你不提出建議方向,導演、設計及製作人就少了技術意見的參考,也會比較無法對症下藥。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淺談TD4          

   如果把一張白紙的新人丟進劇場,有對的人持續帶著,用密集的演出來訓練,大概三年可以成就一個ME,但是要成就一個TD卻大約需要十年的時間,雖然都是技術指導,但二者最大的差別就在製作方面,如果單就技術面來說,雖然舞台的技術層面要比燈光複雜,但是大概5年的時間就能培養大部分的舞台技術能力,也就是說大概5年的時間就能培養一個舞台crew,基本上大致會碰到的問題至少會遇到90%,剩下只是經驗累積判斷與速度,做十次與一百次熟練度的差別,如果有心想往TD這條路走的朋友,在技術的基本功差不多後,接下來其實可以把多一點關心的重點放在領導統御及製作能力的方面,因為一個技術能力強的crew並不代表就一定會是一個好TD,但是技術能力不好卻能夠成為一個好TD?這我是絕對不相信的。

    因為如果沒有豐富的經驗作為後盾,一招半式要如何闖江湖?你會的解決方法比你的crew的方法還差,要怎麼帶領他們?或是crew提出建議,你連聽都聽不懂,或是以往沒有這種做法的經驗可判斷,要crew怎麼服你?所以許多學校畢業後就直接出國學TD的人,學成歸國後和crew的關係都處的不是很好,因為學歷的高低比不上解決問題的能力高低,如果你只會完全複製在國外所學,完全將外國作法用在你所陌生的台灣劇場,其結果往往不如自己預期,因為環境不同,許多材料及條件都不同,當然預算及時間多寡也不同,所以如果是能先稍微了解台灣劇場的情況,入境隨俗,再慢慢調整自己在國外所學,改良後再使用,一方面能將新知更豐富台灣劇場,另一方面也不會被crew笑連綁翼幕都不會也可以當TD

     至於製作能力的培養,最好的方式當然是能有在劇團待過的經歷,因為這樣才能有製作的完整經驗,或是能夠跟大劇團一個完整的製作,當助理打雜都好,如果因為生活經濟壓力,必須不斷的接案子維生,至少也要利用每一個機會學習,每次出去跑腿買東西時,有沒有為自己多要一張廠商名片?這樣才能減少日後找尋物品的麻煩,也讓商家認識你;去佈景工廠裝車時,或是工廠師傅到劇場時,有沒有抓住機會問個沒完?不見得一定要複製別人的經驗,但是一定要捉住每一個幫助自己成長的機會,我在雲門技術組4年的歷練,一輩子受用,離開時整理廠商名片,超過300張,當我決定離開雲門去紐約把英文弄好一點後,不知是雲門的技術總監阿桃學長(桃叔)把我賣了,還是希爾特的老闆一成學長向雲門借將,總之兩個人都同意到佈景工廠上班的經驗對我日後是好的,於是就在我美國開課前,在雲門待滿4年後,到希爾特上了4個月的班,而且是他倆喬好後才徵詢我的意見,於是我就莫名其妙的去了工廠,這短短4個月的經歷,一樣是受用無窮,幾年前我進了劇院當了4個月又10天的統籌舞監,這個經驗使我的歷練更完整,思路更縝密,每一個變換身份的過程,真的都是有莫大的幫助。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3          

   勞心是無法計價的,勞力是容易計價的,這是為什麼設計是沒有在算時段的,而crew卻大多是以時段來計價,那又勞心又勞力的TD呢?如果在製作前期有技術底的人(無論是設計、舞監或是技術總監),在TD進來之前就先勞過技術的心,則TD在設計交設計初稿後,勞心的部分就會單純許多,會比較偏重在執行面的安排,可是在導演與設計工作期間,如果沒有技術的人給予意見協助,就只能期待設計對他自己的作品需要花多少錢,要用多少人,有一個基本的認識。一般說來,是先有大區塊的預算,例如舞台製作費多少,演出時舞台組幾人,先有這些基本資訊,設計才好根據劇本及導演的需求,來進行設計工作,等到設計圖出來後,給工廠大致估完價,再來調整預算或是內容,因為導演多半會有些與設計想法不同之處,所以修個幾次設計圖是常有的事。

    但是不要以為設計什麼都懂,有很多設計是吃米不知道米貴的人,當然有時是導演的問題,如果沒有人能在設計初期就給些技術評估,例如導演要整個舞台是個斜坡,而舞台預算只有50萬,這時技術總監或是有製作能力的舞監就會提醒這個滿舞台的斜坡可能就要340萬,或是導演說完全部他想要的,結果是個陽春麵預算卻想吃龍蝦,在設計畫圖之前,就應有人能先讓導演及製作人有心理準備,雖然這個提醒的人不應該是TD,但是如果都沒人能適時提醒,反正設計圖出來後,找了廠商估完價總是有人會昏倒,不是設計就是製作人,因為不是重新大改設計就是要再去找錢,所以製作陣容愈不堅強,TD愈晚進來災難就愈大,如果算個案子整筆的TD早一點進來,就能對第一版的設計圖給些建議及提出技術意見,因為等到算時段的TD進來時早已為時已晚(有的設計甚至拖到裝台前十天才交圖),屆時木已成舟TD能省的只是小錢。

     當然有的設計為了不浪費大家的時間,在與導演開完會或是自己初步有些想法時,就會詢問TD一些意見,例如某種材質價位如何?有沒有使用過的經驗?或是「備案」的價錢大概能省多少?讓TD能提供技術及製作的意見或廠商資訊,甚至先拿樣本或是試驗,因為在台灣幾乎沒有劇場專職的設計,因為專職設計會餓死,所以兼職設計的案子數目一定會比專職TD要來的少(當然TD的案子又比全職的crew要來的少),跟佈景工廠的關係也應是TD要比設計好,對於各個工廠的估價方式雖然基本公式不盡相同,但是有經驗的TD一看就能估出個誤差值十來萬的大概的價錢,甚至就設計內容提供些備案方式給設計思考掙扎,當然在討論的過程中,TD也會把人力及裝台時間等問題一併提出討論,甚至趁機詢問大概換景內容,也提出可能的換景時間長度讓導演知道,如果換景時間過長,再看是要如何解決,是加過場音樂?加影像內容?還是加換景人手?或是調整換景內容,也可以從景的結構上尋求改變來節省時間,例如萬能鉗的結合方式就比插梢活頁要快上許多。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淺談TD2          

   記得1996年時,一個星期的案子含前製TD的預算大約是三萬五千元,如果是算時段當然還是1200元,當時也是我開始當TD的年代,可是那時我是雲門的技術人員,所以只能放假時出來接案子,並不能參予太多的前製工作,再加上當時製作團隊都還算是陣容堅強,還有許多能力很強的舞監及製作人,當然在當時的設計許多也都是有技術的底,所以我一直都是習慣算時段,實報實銷,前製對我而言,就是開一次會,工廠看一次景,了不起看一次排,其他都是電話溝通解決,1998離開雲門後,我大部分的案子都是來自以前的老闆,希爾特或是雲門超哥,所以更是各自看圖電話解決,於是我可以一個星期接著一個星期的接案子,首演完的隔天白天就是開下周演出的會議,還有到工廠看景,過著跟crew一樣算時段的日子。

    這樣的習慣持續至今,十多年來一直如此,最近幾年,親朋好友唸我的愈來愈多,有的質問我為何這麼不願賺錢,有的怪我TD一直不升害他們ME也升不上去,更有人是怪我把TD作小了,因為算時段一星期滿時段也才21個時段25200元,有的人是說如果TDcrew之間的差距過小,自然沒有太多人願意當TD,做個輕鬆快樂的crew多好,幹嘛為了多幾千塊去作吃力不討好的TD?在2004西班牙國家芭蕾舞團之前,劇院的自製節目都還是維持找廠商招標承接,因為我單打獨鬥慣了,沒有公司也沒有發票,於是慢慢說服劇院可以麻煩一點,各別對crew用填勞務報酬清單的方式,雖然不像以往得標廠商一張發票結案來的容易,但是實報實銷可以省很多錢,之後就慢慢變成現在這樣,除了歌劇魅影等特殊案子會找廠商議價承包,其他都是算時段實報實銷。

      我一直都不認為自己有多大的影響力,也一直不願背負這些罪名,這十多年來,設計費幾乎普遍漲了一倍,敢開價的舞監及TD跟著往上漲的也所在多有,自由市場本來就是勞資雙方談定就OK,當然我也承認現在有愈來愈多的製作預算,是直接就把TDME用幾個時段計算來製作預算,只是現在愈來愈多年輕的設計、舞監及製作人,跟廠商的交情並沒有這麼的深厚,自然得不到較好的折扣,如果製作團隊裡又沒有技術總監或是技術統籌,來請廠商賣面子配合不足的預算,算時段的TDME自然沒有義務,要用私交去跟廠商ㄠ更低的價錢,對於廠商而言,給案子做的人說話才有份量,當然案子愈多他們愈會願意共體時艱,不管這個人的身分是製作人、設計、舞監還是TDME,誰給他案子多誰和他熟,他的面子自然會做給誰,往往廠商一個折扣,就比TDME拿的酬勞要多好幾倍,有時TD事前的變通建議,設計或是導演願意接受的話,也能省下不少的錢,所以聰明的製作人,是不會吝嗇給能替他省錢的人,因為小錢不摳才能省大錢。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淺談TD1          

    我的好友閒雲野馬日前知悉對岸出了一本舞台管理的書籍,因而大受刺激,於是終於拿起千斤重筆,寫下了有關舞台監督的第一篇文章,為了鼓勵她,也希望她不要像我另外的好友麻雞與別人一樣,光是啟了個頭就從此沒消沒息,我希望自己能呼應她一起正面迎戰,所以決定也面對自己最不想碰的題目(TD),她寫一篇舞監的文章,我就寫一篇TD的文章,雖然都是部落格文章,但是看得出她是有系統的書寫,所以應該比較難產,我是胡謅慣了,所以應該比較容易,但是她是留美碩士,學的就是專業的舞台監督,我只能寫一些自己的工作心得,因為找不到能參考的書籍,所以會是沒有系統的亂寫,反正當作陪考的心情,想到什麼寫什麼,這樣也比較沒有壓力。

     在我近二十本有關舞台的原文書中,扣除有關舞台設計類的書後,剩下不多的舞台技術類的書籍當中,除了一本聖經(stage hangbook),一本rigging,其他全是佈景製作的書籍,除了市場考量之外(有多少人會買),我想跟TD的工作性質有許多是活的知識,是需要依據每一個不同的個案情況而有所調整,它不像是科學或是數學般,可以everything by book,所以無法用文字精準的紀錄有關,也因此就很難找到相關的書籍,當然很多百老匯的音樂劇都有出書(例如獅子王),但是其中有關舞台技術類的篇幅大多是少得可憐,更何況TD所需具備的能力不僅僅只是技術性,還需要領導統御及清楚的邏輯思考的能力,才能在進劇場壓迫的時間條件之下,做最有效率的安排,簡單講就是多少時間、多少錢、多少人和多少事,況且整個劇場的時間壓力是每一個部門都會遇到的問題,大家都在搶時間,所以事情順序的分配與其他部門的配合,避免裝了又拆或是互相干擾,也是一門學問。

     有很多新的TD在當crew時,只看到他們的TD輕輕鬆鬆,動動嘴就很順利的做完一個案子,可是卻看不到在進劇場之前TD所做的部分,所以當自己做TD時,事情就忽然變得不順利,狀況連連或是倒楣透了,其實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該在進劇場前要解決的問題沒有解決,把問題帶進劇場罷了,或是沒有想到,事先沒有準備,於是當場考驗自己的應變能力,或是發揮馬蓋先的精神,克難的緊急應變,然後怨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或是把責任往佈景工廠方面推,其實很少有預算充足的案子,錢多、人多、時間多、事情又少的夢幻條件是非常罕見的情況,幾乎所有的案子或多或少都有不如人意的地方,要不就是錢不夠,要不就是人不夠或是無法完全找到自己想要的crew,要不就是時間不夠事情又多,如何拿捏調整原本就是TD要思索解決的問題,不是會看圖,會按圖施工就能夠勝任TD的工作,只是crew只在劇場看到做完準備的TD,一件一件事理所當然的順利完成,卻看不到背後TD在事前的準備工作,也因此才會各人命運不同,別人輕鬆我辛苦,其實只是別人選擇先苦後甜罷了,而你只看到甜,如此而已。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