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投影機距離篇          

     隨著物價上漲,隨便繪製一塊16MX9M的軟景動輒就要十萬塊,所以愈來愈多舞台設計會使用投影機來豐富設計內容,一般會遇到的問題不外乎二個:1.多少流明的投影機?2.多大的鏡頭?愈大的流明數愈亮,當然租金也愈貴,以台灣現在使用的最亮的28000流明的BARCO而言,一台機器就要快700萬,一顆投影機燈泡就要560萬,一個鏡頭要780萬,也難怪租金會比10000流明的三陽要貴上許多,所以通常是有多少預算來決定租得起多少流明的投影機,決定投影機之後,就要決定要多大的鏡頭,而鏡頭的選擇取決於有多少的投射距離,也就是要投多大的畫面,投影機的鏡頭到投影幕之間的距離有多少,而鏡頭的選擇多半大家都不了解,其實是有計算公式可以得知,就算不用精密到誤差幾公分的公式,也有一般概略的算法,也就是:銀幕正面寬度(米)X鏡頭倍數=投射距離。

    而鏡頭的倍數就要看各個廠牌所出的鏡頭有哪些,以及器材公司有買哪些倍數的鏡頭,以成陽的為例,大概有以下的鏡頭可選擇:

廠牌

流明數

廣角鏡頭/倍數

標準鏡頭/倍數

長鏡頭/倍數

三陽

10000XF45

0.8

1.21.4~1.82~2.6

2.6~3.43.4~3.54.5~5.87

三陽

12000XF46

0.8

1.21.4~1.82~2.6

2.6~3.43.4~3.54.5~5.87

三陽

15000XF47

0.8

1.21.4~1.82~2.6

2.6~3.43.4~3.54.5~5.87

BARCO

18000R18

0.64

1.5~2.5

4~76~12

BARCO

28000H25

0.8

 

2.8~5.58~12

     三陽100001200015000流明的鏡頭是可通用的,SONY的投影機在台灣多半是小於10000流明,固定倍數的鏡頭無法room in/out,例如三陽100000.8,而1.4~1.8就可room in/out,現在趨勢逐漸走向HD(高畫質影像),以30000流明(大陸有,台灣沒有)而言,就不是流明數愈大就愈亮,而且HD系列是要在所有環境都在HD的條件下才有意義,從內容來源到製作環境,從訊號線到投影機,就像從傳統式到類比式,不是投影機是HD投出來的畫面就是HD的畫質。

     以劇院RP(16mX10m)為例,要從後面背投影投16mX12m的內容,如果選擇R18的投影機,選擇0.64的鏡頭,則機器位置為16X0.64X=10.24米,如果是R18的正投影在劇院,觀眾席最後一排牆面至鏡框約為25公尺,鏡頭至SHOW CURTAIN桿的距離約為22.8公尺,則要選擇1.5~2.5的鏡頭,16X1.5=24m,其實鏡頭的選擇並不如大家想像中的多,如果能知道自己要的是哪一顆鏡頭最好,否則也要知道機器架設的位置到投影幕有多少距離,要投多大的畫面,這樣投影器材廠商才知道要準備多大的鏡頭。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難的案子篇          

     常有朋友好奇的問我,我做過的案子中最難的是哪一個案子?通常我都回答不出來,我習慣會回答:印象深刻的案子有好多,但不知最難的是哪一個,因為所謂的「難」究竟是指什麼?是技術的複雜性、時間最不夠、人力最不足還是事情最多?對我而言,TD思考的是多少時間、多少人、多少錢及多少事,我有許多尋常無奇的案子在國父紀念館,因為懸吊景飛不掉而變成十分複雜,也有一些案子在新舞台因為側舞台不夠大而困難重重,對於觀眾而言,它們當然只在乎在台上他們所看到的部份,可是對我而言,客觀條件在哪個劇場演出;有多少裝台時間;有多少預算可以找多少人;或是crew的程度如何,這些因素的影響遠遠大於主觀的舞台設計的內容。

      有幾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案子是在實驗劇場,例如2006國際劇場藝術節<敲天堂之門>,在實驗劇場的牆壁上,要如何將一張海報撕成二半?沒有翼幕,不能事先撕好再黏回去,因為導演要撕的聲音,所以是眾目睽睽之下,special照著,收音麥克風收著音,然後一張海報自己慢慢的被撕成二半,當觀眾之一的超哥也好奇的問是如何做成的,我就知道成功了,雖然三場只有一場完美的分成大小差不多的二半,其他二場大小差距都太大,也只能自我安慰的說大陸和台灣的土地比例差不多就是這樣,或是另一個在實驗劇場的案子,用了53個安全扣及滑輪(沒錢買滑輪,大部分用安全扣當滑輪),雖然不能說是多麼複雜,但是因為沒錢所以裝台1+2,演出1+1,還要吊人,因為人不夠所以要改成極少人力能完成的方式,就平添困難度及危險性。

     2003囍宴的舞台劇版,在新舞台演出一堆外加桿已經夠慘了,偏偏當時我的crew多半是600或是650的小朋友,許多工作需要的細膩度及經驗值的判斷,對他們都是沉重的負擔,所以我只好爬上爬下,累得我不禁抱怨:要是有個800塊的crew多好,或是臨時追加的改變,有時台已經搭好,導演或是設計又有其它改變,有許多事在地面工作很容易,要在空中做卻是困難重重,所以一些朝三暮四的設計真的會整死人,我也曾經遇過設計嫌貼在黑紗網上的樹叢鏡框葉子太大,對製作的工廠而言是照比例按圖施工,所以錯不在他們,所以我只好將幕降下,將一片一片的葉子周遭撕開,一片一片修剪瘦身,等到照設計的指示縮小一半之後,將幕升回,設計還嫌太大,又再降下修改一次,這時心中不禁納悶,難道設計都不用到工廠看景嗎?如果只以事情多少來評判困難程度,其實是非常不精準的,要看多少時間,多少人,多少錢,要做多少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油麻菜籽週記篇          

     這個裝台10天的「旗艦計畫」,因為導演要求星期三演員就要上台,所以雖然隔週四才首演,但是我卻不得不提前在星期日凌晨連夜卸車,帶著8個鐵工及8個臨時工,從午夜12點卸到凌晨4點,看著這群平均年紀大概20歲左右的臨時工,友情價(夜間不加成)還要3小時1000元,每個臨時工一個時段1300,比TD都還要高,看來劇場crew真是不值錢的油麻菜籽。

    星期一:早上09001200,把該掛的軟景掛一掛,crew就開始變成助手組,當鐵工組工作木工組等待時,crew就是鐵工助手組,等到鐵工等待而木工工作時,crew就是木工助手組,晚上2200正常下班。

    星期二:早上0900上班,一路忙到2230木工求饒,只好在2300先放木工走,crew接續木工工作,繼續夜間加成直到0200,然後收工下課,鐵工到了0300也不行了,留下落後8小時的進度,我只好抱憾回家。

    星期三:早上0900上班,開始瘋狂趕進度,趕到晚上1900勉強交台,之前技術會議說好了是沒燈光沒投影,亮工作燈的spacing,可是導演看到投影在微調,臨時又要追加順便看投影,要投影就要關工作燈,就讓所有人處於危險狀態中,自己雞婆讓時間給燈光調燈及投影架設,反倒是害了自己,側台也還沒清,電線也還沒貼,小工作燈也沒加,fly根本還沒下來過,從亮工作燈spacing到暗燈run through,差別不是只有關工作燈,對我來說差了至少120件事情要完成,於是又為了演員安全及劇場設備安全和導演及舞監發飆,排到2300下課回家。

    星期四:早上0800上班,開始每天1300陪導演演員工作到2300的日子,2300後配合燈光做cue到凌晨0500,趕快回家洗澡睡覺,明天call 0800,到家洗澡完只剩1小時可睡。

    星期五:0800到劇院等鐵工加裝新的油壓缸,只睡1小時開始渾渾噩噩的一天,托NSO之福,2200就可回家睡覺。

    星期六:早上0900上班,技排後,換景速度時間差太多,幾經協調波折,終於生出3萬塊,讓我再找4個學生來換景,加上原來6crew1名下班callcrew,這沒槳的獨木舟的「旗艦計畫」終於算是有了槳,晚上著裝彩排,2200下課回家。

    星期日:早上0900上班,台還沒完全裝完,佈景工廠又送來了導演昨天追加的東西,要在硬框的天花板底下加裝硬片沿幕,鐵框上只能有一個人,是要怎麼工作?不是不能做,只是做不好,成了微笑嘴的鐵框頂部,如何能再加裝硬片沿幕?一定會醜斃了,況且高空做業不是在地面工作,至少6個時段跑不掉,還不知何時能做,這種一週時段數超過30個的案子,說穿了就是拿命來換的案子,這種錢其實沒太多人願意賺,只不過我們是油麻菜籽,命苦。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可能你不知道的劇院秘密篇          

     劇院的吊桿都是一樣粗細的嗎?事實不然,舞台上的吊桿直徑為7.5公分,後舞台及側舞台的吊桿直徑為6.5公分(其他劇場吊桿為直徑4.8公分),舞台上的木頭地板都是奧勒崗的杉木地板嗎?其實不然,在前三道elevator的二側,都有整條20公分寬的木板一路連到側舞台,因為奧勒崗的杉木是屬於軟木,無法承受側走wagon的重量(劇院以前有可以開往側舞台的舞台台車),所以在側走wagon的輪子位置下方,地板是用可以耐重的硬木,這也是為何有時劇院舞台鎖不進螺絲釘,或是鎖到螺絲釘斷掉,因為鎖到硬木地板,當然斷釘一堆,劇院的移動式鏡框最大可以開到17嗎?其實不然,因為舞監桌及其他後期設備工程,事實上鏡框現在最大只能到1640公分,而且不是對稱的,舞台中心線往右舞台最多814公分,舞台中心線往左舞台最多826公分。

     13直徑的turntable,最左舞台離舞台中心線660公分,最右舞台離舞台中心線640公分,也就是說turntable的圓心不在center line上,而是在離CL的左舞台10公分,舞台中心線到右舞台側燈梯(ladder)為11.6公尺,舞台中心線到左舞台側燈梯(ladder)為10.3公尺,雖然後舞台吊桿最高離turntable舞台面為835公分,可是後舞台風管最低離turntable舞台面為805公分,就有幾次慘案是當turntable要往前開時,過高的景片卡到風管而必須當場截肢,雖然卸貨口有4米寬,可是進舞台最窄處只有231公分(主舞台鋼索之間距離),在劇院如果因為吊桿不夠用而想從grid外加翼幕,最好三思而後行,因為右舞台離CL850公分開始往外舞台,就是電腦吊桿的滑輪組,基座底部整個grid是覆蓋鋼板,所以是無法放下繩子。

     這些看似影響不大的數字或是狀況,其實都是一個一個「慘案」換來的,因為到了劇場才「卡住」,是會付出慘痛的代價的,所以遇到這種挑戰極限的案子,如果可能,做TD的一定要事先親自丈量,而不是「應該」、「聽誰說」或是「照資料看起來」,因為舞台不像燈光,燈光差十公分都還好,角度不對換一個位置或是換個燈具就解決了,但是舞台有時差一公分就會害死人,所以就算是有精準的數字,也要留一些「阿搜筆」,以免太剛好而找自己麻煩,耗時費力結果是白忙一場,豈不是折磨人。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由於至今仍然無法成立技術劇場的工會,或是劇場工會,所以文化「產業」中的劇場技術人員,就像是倒入人海中的砂,外人是沒有直接管道可以找的到,一般現有的管道,可以找到各團體的網站或是劇團辦公室的聯絡方式,但是目前有自己的技術人員的團體,只有雲門、國光劇團、如果兒童劇團等極少數表演團體,而大部份其他團體,多半是靠長期合作的舞台監督或是設計,再輾轉找到TD或是ME,然後TDME再各自經由自己的人脈去找到crew,或是在戶外節目中可以接觸一些燈光音響投影的器材公司,因為劇場的演出觀眾是無法到後台接觸到幕後的技術人員,可是大部分做外場的器材廠商也不太認識劇場的crew,當然也可以透過一些大專相關科系的協助,例如北藝大劇設系或是戲劇系,文化戲劇系,台藝大戲劇系、台大戲劇戲等,但是也是要透過助教或是老師,輾轉再詢問畢業生,所以幾乎沒有直接管道可以找到打零工的crew

     幾年前曾有公部門委託辦理劇場人口普查,但是所被普查到的也只是少數人,就連台灣技術劇場協會的會員名單中,現在還在職場第一線的會員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就算有管道,大多都是間接管道,當然如果運氣好能遇到常在找人的舞監、TDME,就能順利找到crew,其實方法不是沒有,舉個例子來說,只要星期一早上0900到各劇場的卸貨口,就有機會遇到這些正在卸車的crew,或是在演出完後十餘分鐘,從演職員出入口魚貫走出的黑衣人,但是如果是陌生人直接找到crew,我想可能也沒啥crew會將聯絡方式輕易交出,因為這個行業不付錢的演出仍是偶有發生,所以對於陌生人一般的戒心都是存在的,很少有crew會接不認識或是沒聽過的人所找的案子,而找人的人,也多半不會去接一些信用不佳的團體或是沒聽過的人來找的案子,免得做完不但自己拿不到錢,害crew拿不到錢,還要賠上自己的信用。

     幾年前開始我因為找人找的厭煩,每個月要花上千元的找人電話費,於是開始學習用MSN來找人,也在去年希望協會網站能夠改版增闢找人專區,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在網路上看到大家的schedule,這樣就知道哪天哪些人已經有案子,不用浪費一堆電話費,也不會找人的人找不到人,沒案子的在家餓肚子,對於30年來一直是散砂的台灣crew而言,這似乎是不可能達成的夢想,可是20年前連marley(黑色塑膠舞蹈地板)都沒有的大陸,幾年前就有很多劇場器材公司的員工,是出了公司大門半年都在各地演出,靠得就是上網查自己明天或是下週要到哪個城市做什麼演出,雖然台灣沒這麼大的市場,但是只要大家有心改善自己所處的環境,多一些人願意付出,我相信積沙成塔,終有一天這個環境會愈來愈好,只是大家要有覆巢之下無完卵的觀念,不要一直冷漠或是覺得事不關己,或是一直等待環境變好了再來享受,家中的垃圾沒有人願意出門去倒,很快的家中只會成為垃圾山,是不會變得更舒適的,在抱怨期待之前,先想想自己可以為這個環境貢獻什麼,能否盡一份心力,舉例來說,大家都不願加入協會,你如何期待會員人數不到200人的協會,能為大家做什麼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