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舞台技術/孩子我為你著急篇          

     記得大一跟學長下山接case,那時我們都沒有名字,我們的名字就是學生,大家都是說我要找幾個學生,工作時是那個學生把這個搬去那裡,因為沒有能力,所以別人連記住你名字的意願都沒有,對大家來說學生是來學習的,不是來工作的,除了搬東西以外其它是沒有戰力的,所以有沒有名字都沒差,經過了一年沒有名字的時間,我對自己說,我有名字,我的名字不叫學生,我一定要讓別人叫我時不是叫那個學生,除了工作中更認真,更努力學習,還去參加周凱基金會辦的第一屆劇場技術人才培訓班,又過了一年,慢慢的在找人時,人家會說我要建華和幾個學生,而我到大二下開始有了名字,也開始認識更多人,包括當時剛回國還騎摩特車的桃叔,到了大三雲門復出後,我先接了其他的案子和雲門衝突時,總是會被雲門的米老鼠打電話喬掉,然後被電話告知你幾號到哪裡做雲門,你先前答應誰的什麼案子已經幫你喬好了,以後看到跟雲門衝突的案子就不要亂接,大家省事一點。

     記得以前跟桃叔抱怨自己在學校都學不到什麼,所以空有本科系之名,但是心裡很虛,桃叔就說:那你就要開口問啊,你不開口,我們不知道你什麼不懂,要怎麼幫你?學問學問,想學就要問,我說我就是覺得自己很多都不懂,就像雞吃米,撿到一個吃一個,遇到了才知道自己不懂,不知道要怎麼問,桃叔就說:那就多用眼睛觀察,看看別人是怎麼做,不明白就問,有太多事情可以學,沒事時也可當cue face,當cue face時不是站在台上等著休息吃飯,也可以觀察這個畫面是怎麼做的,為什麼要用這些角度的燈,然後慢慢累積經驗,不懂就問,以後就會做cue啦,或是利用時間練習一些自己已經會的東西,熟能生巧,以後就能省下更多的時間去學更多的東西,不然就多看書。我說我也找過,可是根本找不到關於劇場的中文書,都是英文的,桃叔就笑著說:那你沒有字典嗎?然後開了stage lighting的書單給我,我就巡迴時一天查一頁單字,雖然最後還是沒有看完,但是查的單字本快要比原本的書要厚(我高中開始就不背單字,所以英文很差)。

      看到劇場現在一片NDS的風潮中,我不禁憂慮,我們因為長年累積下來的經驗,所以可以有效率的解決事情,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所以看起來做case都很容易,但是省下來的時間並不是為了讓還在學習中的crew,讓自己的NDS功力更強,或是沒事就躲起來睡,就像該是用來問的嘴,現在都成了八卦造謠的傳聲筒,也許你會不服氣的認為大家都在玩,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你只看到現在大家都在玩,怎麼就沒看到都是老的在解決困難的事,你也看不到這些老的之前是怎麼累積能力,難道他光靠玩NDS可以存活到現在嗎?沒事時你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理直氣壯的玩,如果是休息時間我沒話說,可是往往是在工作時間的空檔等待中,叫了還不立刻動,或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擺臉色,傻孩子,你真的以為別人非要你不可嗎,都沒有新的人,願意學習的人進劇場嗎?不要等到哪一天驚覺自己的案子愈來愈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要天真的認為別人花錢請你來,就是要讓你來玩NDS,抱怨便當難吃,或是補眠的。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把糖留給還需要吃糖的人篇          

     幾年前在一次婚宴的場合中,雲門的芠芠姐聊到以前我在雲門時的往事,他說以前只要一看到桃叔皺著眉頭回家,就知道今天建華又心情不好臭著一張臉,所以桃叔也心情不好的回家,我聽了不服氣的說:可是我都不會說出來或是遷怒別人,造成別人的困擾啊!芠芠姐說:就是因為你都不說,所以桃叔才煩惱,因為不知道你在氣什麼,這才令人困擾。我只記得以前還小的時候,雖然表面上不計較,但是心裡其實很在乎,總是拿了一把尺在衡量公不公平,誰做多誰做少,直到 1996年還是1997年的某一天,當桃叔和超哥正在煩惱要怎麼安撫幾個雲門爭吵動氣的孩子時,我突然之間頓悟了,然後對桃叔及超哥說:把糖留給還需要吃糖的人吧,我已經不需要糖了。

     對於不懂事的孩子我們常用糖來作為獎勵,不管昰有形的糖還是無形的讚美總是受人歡迎,就像剛學中文的老外,當他憋腳的說出很不好的中文時,我們總是說:說得真好,或是其他讚美鼓勵的話,可是對於學了好幾年的老外,我們卻會毫不客氣的糾正他的發音,因為糖只是一開始鼓勵的手段,而非目的,有的家長在孩子養成念書的習慣之前,會用糖或是其他獎勵來誘導孩子認真讀書,剛開始孩子會為了得到糖吃而努力考100分,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同樣的糖就失去了誘因,要不就是持續加碼,要不就是趕快讓他成長,有人說成長的滋味是苦澀的,就像是成人口味的巧克力,是苦中帶著微甜,自從我意識到自己真的不再需要糖果後,心胸忽然開闊了許多,沒多久就決定暫時離開雲門到紐約,因為我需要的是更多的獨立、學習與成長,而不昰繼續躲在雲門舒適的家裡等著領糖吃,我希望當需要我回家分擔責任時,我有足夠的能力能夠盡一份力。

     不再需要別人給糖吃之後,事情看的愈來愈清楚,也更知道自己該做的事,要走的路,當自己不再期待糖果時,就更能專心的學習,而面對伴隨著能力成長而來的更多責任時,也就能夠處之泰然,冷靜面對,隨著糖果一起自然而然拋棄的,還有許多浪費生命、對自己無益的種種雜念,而換來的昰更多的堅持與不妥協,有時看著許多等著要糖吃的年輕朋友,得到的好像最重要的事已經達成,沒得到糖反而挨罵的胡亂猜測任意八卦,甚至散佈謠言,以訛傳訛,真不知該不該大方的把糖果撒出去,這些糖會不會成了危害成長的毒藥?會不會蒙蔽了學習的雙眼造成學習遲緩?而習慣吃糖的孩子會不會畏苦怕難?我該收起鞭子順了大家的意,改發會蛀牙的糖果,做一隻受人歡迎報喜的喜鵲,還是惹人厭的繼續扮演不討喜的烏鴉?可劇場畢竟是職場而非學校,甜點不能當正餐,我希望帶著往前衝的是能一起成長,共同作戰的夥伴,而不是等著拿棒棒糖的超齡娃娃兵,其實我不是個吝嗇的人,只是我給的不是單純只有甜味的糖,而是包了糖衣的藥,或是沾了藥的糖,良藥苦口,忠言逆耳,有緣挨的起淬煉的人,才能盡早打通任督二脈,至於無緣的人,就讓他們繼續說嘴吧,說的一身好本事,還不如學得一身好功夫。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舞台技術/歷練與眼界之六篇          

      這次藉著水滸傳的亞洲巡迴演出,正好可以比較新加坡、澳門、香港與台灣的差異,雖然這次的舞台很簡單(只有把保時捷928吊起來需要稍微小心),沒有太多技術性可測試,但是在同一個節目的條件之下,還是有一些事可以比較,新加坡濱海劇院及澳門文化中心,在當地的地位就等於台灣的國家劇院,而香港的葵青劇院大家比較不熟,根據香港朋友的說法,除了APA(香港演藝學院)、香港文化中心,再來就是葵青了,我想大概是像台北的城市舞台吧,就硬體設備及演出條件來說,三個地方都有完整足夠的左右側台及後舞台,濱海及葵青都是全部電腦桿,澳門是一半電腦桿一半手動桿,台上都有TRAP DOO R(陷阱門),濱海有另一個舞台wagon鋪設木頭舞蹈地板於後下舞台,葵青有turntable於後舞台(stage level),可升起向前開至台上再降平,濱海最後一桿為第103桿,離PL2204公分,澳門最後一桿為第67桿,離PL1779公分,葵青最後一桿為第70桿,離PL1620公分,國家劇院最後一桿為第51桿,離PL1533公分。

      就館方技術配合及對待演出團體的服務態度,台灣只有新舞台與這三個劇場是在同一個等級,不論何時台邊都有可處理事情的人,有時我會故意找不對的人問不屬於他的事,但是他們會馬上用對講機告知相關的人,迅速處理,很少讓我們不知原因的等待,或是要我們去找某某某來處理。只是對於吊桿的安全特別重視,都很怕會打到人的感覺,我想是因為他們的吊桿都是電腦桿的緣故吧,言談之間可發現他們對於懸吊的限制很多,可以說是對安全性要求很高,也可以說是壞事做的少,相關的經驗不足,所以無法理解很多我們視為正常的做法,但是澳門對於懸吊的理解度就相對較好,因為他們有一半的吊桿是手動桿,所以討論的空間較大。crew而言,澳門的稍弱但也還好,新加坡及香港的都ok,感覺上也很像,都是在被要求的環境下成長的感覺,普遍說來這三個地方的年輕crew在態度上及學習心都略勝台灣的crew,未來成長的空間也較大,可惜這次沒太多換景,所以無法做太深入的觀察。

     也許是台灣本科系的學生留在技術劇場內的太少,再加上free lancers太少,也沒有足夠的在職訓練,所以感覺上整體平均而言台灣是稍為弱一點,更精確的講是台灣的crew除了技術能力稍強之外,其他各部分在我看來都是稍弱於其他三地,不管是對演出的態度,或是對自己工作的要求,或是未來發展的可能性等等,簡單講是在台灣我看不太到的對工作及學習的熱情,在這三個地方都很明顯的感受的到,不管是館方或是crew,都像20年前剛開館的國家劇院或是雲門實驗劇場出來的人,那種生命力是很難形容的,我不知是台灣職場的教育與倫理出了問題,還是學校教育出了問題,或是台灣的技術劇場待遇條件太差留不住人,感覺和草莓族沒啥關連,因為其他地區看起來都沒有這個問題,也許問題出在我們這些56年級生吧,我們無法用適合的方式將態度及經驗傳承下去,雖然看到問題,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劇院電腦桿速度篇          

     在台灣有些劇場的大幕可以設定不同速度,但是提供演出團體使用之空吊桿為電腦操作,可設定cue及不同速度的劇場,目前只有國家劇院是唯一擁有電腦吊桿的劇院,但是有一點不太方便的是目前劇院電腦桿的速度不是用秒來做計算單位,而是用%,舉例來說如果希望升降距離10米的cue要在20秒完成,通常依據經驗我會建議舞監這個cue60%的速度,雖然劇院電腦桿的極速是每秒1公尺,但是從按下按鈕到吊桿實際啟動的秒差,以及著地前的減速,所以距離10米的cue100%的全速,通常不會是10秒就能完成,尤其是手動桿與電腦桿同時走,最能感受出他的實際狀況(例如C3白紗H4背照幕同時升,往往H4走了C3卻延遲才走,而H410秒走完但是C3卻還沒完成),所以有經驗的舞監通常是用經驗值來抓%速度。經過我仔細搜尋,終於在電腦內找到,這是多年以前舞台組的一位同仁私下做的測試表格,現在是不是一樣我不知道,但是看起來和我的經驗值差不多,僅供參考:

C14     測試取樣高度 20001000CM                                  

  %         秒數         實際速率       實際速率百分比

                          cm/sec

V=100     13393    74.666     74.664       74.664

V=90      14155    70.640     70.646       78.496

V=80      15443    64.754     64.756       80.945

V=70      17000    58.824     58.824       84.034

V=60      19113    52.320     52.319       87.198

V=50      22200    45.045     45.045       90.090

V=40      27207    36.755     36.756       91.890

V=30      35210    28.401     28.401       94.670

V=20      52580    19.019     19.019       95.095

V=10     103413     9.670      9.670       96.700

V=5      214525     4.661      4.661       93.220

For example

某一桿高低定位分別為1863 , 826,移動時間要求18秒,V=?

18638261037   1037÷1857.611cm/sec 

介於V=70V=60之間

58.82457.611):(58.82452.319)=(70V):(7060

 

ANSV68.13568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舞台技術/別再害我被截肢篇          

     由於兩廳院是先有房子外觀大小,再塞進劇院,所以在硬體上有些限制,使用上難免有一些不夠完美的地方,例如劇院右舞台側台太小,左舞台燈光ladder離吊桿的距離,比右舞台燈光ladder離吊桿的距離要少了1.3(舞台中心線離右舞台燈光ladder距離11.6,離左舞台燈光ladder距離10.3),所以為了演出需要,通常演出團體的技術人員會將左舞台吊桿的延伸桿儘量延伸,可是往往一不小心就發生吊桿碰撞燈光ladder的慘案,在碰撞事件中又以懸吊翼幕為最大宗,為了解決穿幫的問題,劇院已在左舞台燈光ladder外側,加裝side masking軌道及翼幕,其實真的不用多偷那個10公分,設備損害,對大家都不好,也會影響下一個演出團體的使用。國家劇院是少數吊桿配置延伸桿的劇場,為了各種演出需求考量,例如懸掛過長的軌道,或是過寬的景等等,所以並不因為延伸桿常碰撞,就乾脆將延伸桿廢除,可是我們在使用上,也應該遵守相關規定。

DSC00368              DSC00367

 

圖一                                                                            圖二

DSC00370              DSC00369

 

圖三                                                                         圖四

     國家劇院的吊桿延伸桿為大小兩節式,在粗細的延伸桿上都漆有紅色的警示油漆(如圖一),只要不見紅就不會發生碰撞事件,往往延伸桿撞歪之後,要更換延伸桿大都需要將吊桿從焊接點截肢(如圖二)才能更換,因為為了防止延伸桿拉過頭掉出,所以在吊桿末端是加焊稍小的止擋鐵管(如圖三),而延伸桿的最末端則是稍大的鐵管(如圖四左側部分稍大,)所以並不是將撞歪的延伸桿拉出,再塞一支新的延伸桿進吊桿這麼容易,所以希望大家愛惜設備,不要讓截肢變成常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單親家庭的母親            

     有人戲稱舞監是奴才,最適合當舞監的是受了傷無法再上台表演的舞者,因為又有熱情,又了解表演者的需求,又習慣劇場的環境捨不得離開,對於技術又多少有一點概念可是又不需要精通,我昰一個TD,要我來說舞監該做什麼其實是不精準的,況且因為國家地區的不同,舞監要做的事多少也有些不同,或是編制的不同,有沒有技術總監或技術統籌或技術經理(technical manager);有沒有製作經理(production manager)或是劇團經理(company manager),舞監要做的事也有相當大的不同,是巡迴演出還是只有首演場地舞監的職責更是不同,以前我愛說全世界的舞監台灣的最大,當然這是一句氣話(當舞監侵犯TD的職權時),但是在十幾二十年前,台灣根本沒有PM,甚至沒聽過技術統籌這個名稱,TD也是少數歌劇才有的編制,所以老一輩的舞監通常是身兼數職,只領一份薪水卻要做PTSMPM+TM+SM),總之舞監是技術組的頭這個說法雖然不夠精確,但卻是一直以來台灣普遍的認知。

     在我看來,舞監像是"孝子"(孝順孩子),尤其是像單親家庭中的母親,我也沒當過父母,只能以臆測模擬來比喻,以台灣巡迴演出來做例子,舞監要安排交通(或是行政安排舞監告知crew),舞監要負責訂便當,舞監要安排住宿(或是行政定房舞監安排分配),給morning call,簡單講食衣住行除了crew或演員要穿什麼舞監不用管之外,其它生活上的雜事全都是舞監要照顧的事,在劇場裡,有人受傷了要找舞監,有紛爭舞監要去喬,要分配演員化妝室,要貼路線指示,馬桶不通燈不亮,舞監要去找館方解決,衛生紙沒了要趕快找人去買,要為演員準備小道具,要檢查演員穿場動線安不安全,工作燈夠不夠亮,地上的線有沒有貼好會不會絆倒演員,要定馬克讓技術組可以工作,要隨時注意各組的進度是不是大家都on schedule,哪一組遇到問題需要和館方或是別組協調……,在演出之前,舞監有太多太多要做的事情,總是最早到最晚走,別人下了工睡覺了,可能舞監還要開會或是做自己的工作,又不能有抱怨,所以我說舞監就像是單親家庭中的母親,又要賺錢養家,又要照顧孩子生活上的點點滴滴,有看過哪一個母親對孩子說為什麼我這麼累,我要做小孩換你來做媽的嗎?

     出國演出,母親的責任更大,到了陌生的環境更要加倍小心,有哪一個媽會把小孩丟在飯店還沒check in,只顧自己要出去玩,然後告訴孩子1400自己拿行李到櫃台check in,結果孩子等到1400無法check in,說要等到1500,等到1500又說1700才能check in,這時這個做母親的在哪裡?又有哪一個媽會把一群小孩丟在車上自己下車散步回飯店,連一句話都沒有?有哪一個媽會叫小孩1200自己坐車去劇場,你1300到因為你不吃飯!結果還不是所有的孩子都知道1200有車可以坐,有哪一個媽會在首演前的技排,跟孩子生氣然後消失一個鐘頭,讓所有人等你平復完情緒回來?每個做母親的能力不同,賺的錢不同,給孩子的生活水準也不同,但是天下父母心,那份責任及母愛,卻是與賺的錢的多寡一點關係都沒有,有句兒歌唱的好: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舞台技術/世界劇場人篇          

     我喜歡做外國團體的演出,並不是我崇洋媚外,也不是老外有多少東西好偷學,主要是我覺得自己是世界劇場人,早年在雲門跟著舞團在世界碼頭中流浪,到過很多國家,受到許多老外的幫助,當然受氣的時候也有,但整體來說回憶大多都是愉快的,所以自己能深刻體會老祖宗的那句話: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出門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再厲害的角色只要在地朋友不幫忙,也是一籌莫展,無計可施。隨著年歲日長,愈來愈懶的出國時,總覺得受別人幫助太多,自己回饋太少,所以當我昰地主時,總希望遠來的客人都得到友善的幫助,大家見面都能快快樂樂,演出順利成功,讓老外都能得到專業的對待,對台灣留下良好的印象。

      曾經有好幾個團體的老外問我,為什麼對他們特別好,我總是回答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但是有的老外就說,不,你不只是做你該做的事,連我們要做的事還沒開口你就已經做好了,這時我就會回答:我到你們國家演出的時候,你們同胞對我也是非常幫忙,我只是用你們對我的方式還給你們。有些老外就會說如果你再到我的國家,請一定要跟我連絡,甚至還有人說只要以後他有機會遇到從台灣來的團體,他就會把他們當成是我,一定會盡力幫忙,聽了當下真是感動,心想這些老外還挺肉麻的,因為我知道人往往會用自己的經驗認定評判,這個國家的人友不友善或專不專業,就像我們去柏林某個劇場,通常我們就會認為德國人如何如何,或是德國劇場如何如何,同樣的當老外到台北,是在國家劇院或是中山堂,對台北劇場的印象就完全不同,或是同樣是到國家劇院,可是是經紀公司外租場地處處省錢,還是是國家劇院的自製節目要什麼給什麼,也是差距頗大,或是技術團隊是專業的劇場工作者還是便宜的學生,印象也是截然不同。

      PINA BAUSCH去年來演熱情馬祖卡時,就有幾個老外認出我來,問我是不是多年前去過漢堡做演出,沒想到昨天我在澳門做演出他們來看場地,竟來了個他鄉遇故知,只是當他們熱情的打招呼看我有點猶豫時,就問我是不是忘記了,他們是PINA BAUSCH,這時我的記憶才又回來,世界真是太小了,我有點訝異他們竟然還認得我,像他們這種世界大團應該早就被訓練的會很快遺忘,也許是我的職業病太嚴重,通常演完的案子大概一個星期後我就開始遺忘,二個星期我就可以所有內容全部忘光,只記得這個案子是不是我做的,也曾在做新舞風的以色列平頭劇團<蠔華馬戲團>時,被以色列人認出我曾去以色列做過演出,也許真的是長頭髮比較容易留下印象吧,不管是蘇黎世芭蕾或是瑞士貝嘉芭蕾等,幾乎都是我被老外認出,而我總是尷尬的回答有點面熟,雖然大多時候我真的記不得,但是我從不擔心他們會打我,因為只要是我的案子,我相信在他們的世界旅行中,台灣都是友善及專業的一個碼頭,但是這並不代表少數表現失常的世界劇場個人,我會一貫的以禮待之,很遺憾我的修養還不夠成熟,當我必須要捍衛我的crew的尊嚴時,我會毫不客氣的變成壞人,但是這是極少數的個人或個案。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叢林法則篇          

     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學校老師教的方法感覺上都不太實用,因為一件事可能有10個步驟,要仔細的一步一步來,期望過程及結果都達到標準,一天就做不了幾件事,在教育劇場中,動輒就是裝台週,所以可以按部就班慢慢來,可是到了外面的專業劇場,一週連台都拆了,哪能讓你慢慢摸。當然熟能生巧,學生的經驗不足,所以需要較多時間,可是適當的調整做法(跳步驟),其實是常見及有效的節省時間的方式,這並不代表要只重結果而不重過程,因為不對的過程一定不會有對的結果,而是用經驗幫住跳過可省略的過程,所以我現在回想以前學校或是雲門的不實用教育方式,其實是有道裡的,因為如果妳不知道所有的步驟,妳就沒辦法知道哪些步驟跳了會影響過程及結果,而只看到別人跳步驟的做法,卻不知哪些步驟其實是跳過的,等到自已做時就會發現結果不同,別人成功自已卻失敗,有時甚至會招致危險。

     所以當我在劇場裡工作時,會根據crew的背景做調整,對於本科系的學生,有時我會故意用一些旁門左道的方式去打擊他的信心,或是逼他去思考他所學的方式是否需要調整,而對於非本科系的crew,會依他的個性及能力去調整,由時是用教育劇場的方式,有時時間不夠或是他能力或經驗不足,就會直接叫他別囉嗦,我怎麼說就怎麼做,等到有時間時再跟他解釋我的考量,但是有危險性或是時間、子彈不足時,我就會自己上陣,但有時crew就會認為我說一套做一套,寬以律己嚴以待人,要求別人是連過程都一直盯,而自己動手時又好像很隨便,其實是我知道也許10個步驟我跳了7個,可是我會抓住重點做微調,且結果是可被接受的,安全是無虞的,只是別人看不出罷了,我不可能只有十分鐘卻用一個小時才能完成的方法,只看表象而不去學著看事情本質,只會見樹而不見林,有時候如果有時間,我也會放手讓不聽勸的crew照他的意思做,等他出包後他就會接受妳的建議。

       出國演出要更機動的調整,到了陌生的戰場因應當地不同的做事方式及習慣,更要懂的隨時調整schedule,就像配備精良的美軍打越戰,有很多掉入捉野獸的陷阱,被削尖的竹子刺死的美軍,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就算是西點軍校第一名畢業的精英,拿著教科書打越戰,恐怕只會死的更快,橋被炸斷無法過橋,不是在原地等善心人士把橋修好,而是要趕快改變計畫尋求解決之道,妳能說蚊子太多就不進叢林打游擊戰嗎?還是等到防蚊液送到前線才出發?打越戰和波斯灣戰爭是截然不同,不能只有一招半式闖江湖,要懂得入境隨俗,隨機應變,計畫趕不上變化不是一句笑話,而是實話,一再氣大家不照schedule是於事無補的,重點是趕快調整schedule,讓大家都能解決問題,同樣的,如果自己的工作已經到70分,就把時間讓給還在30分的人吧,大家都60分比大家都30分,只有妳一個人80分要來的有意義。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舞台技術/出國演出換景小撇步篇          

     出國演出,最慘的就是舞台的換景,因為舞台的換景一定是local crew,所以往往趕著裝完台,馬上就要接著技排或直接彩排,並沒有那美國時間讓妳去跟crew解釋太多,或是來個換景練習,寫的再詳細的cue表都沒用,寫太細只會讓他們弄得更糊塗,所以我個人的小撇步,是拜科技之賜,直接用照片來輔助cue表,以這次表坊如影隨行亞洲巡演為例,如果要用文字形容照片內的內容,我想拿到換景cue表的crew可能會瘋掉,可是拿事先在台灣拍好的照片,他們一看就明瞭,省去不少時間。以下是部分中文、英文及照片板的換景cue表:












左舞臺(黑色為演員動作,紅色為crew動作)


Q Number


內容


1


上機車行


2


右舞臺下客廳後,幫忙運至左舞臺preset


6


下黑幕後撤餐廳至左舞臺,客廳送回右舞臺


11


右舞臺下畫室後,幫忙運至左舞臺preset


12.5


下臥房,上茶餐廳(沒有餐車)


 












Stage Left(red color is for crewsblack color is for actors)


Q Number


Cue Context


1


set Motorcycle Shop


2


when Living room out to SRmove across to SL


6


when black curtain goes downmove Restaurant to SL and Living room to SR


11


when Studio out to SRmove across to SL


12.5


Lulu's room outset Restaurant(without wagon)


 

 DSC00302             DSC00292

 

Cue 1                                                                Cue 2

 

DSC00299              DSC00305

 Cue 6                                                                Cue 11

     有很多方法書上都沒寫,老師也沒教,所以對前人使用的方法不滿意時,就自己想個好方法吧。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演完舞台佈景的去處篇          

      演出完後,對於龐大的舞台佈景要如何處理,只有留或不留二個選項,留的話就要有地方存放,如果演出團體自己沒有倉庫,通常我們會找原本製作的佈景工廠,看看倉儲的租金要如何計算,但是有的佈景工廠並沒有空間可儲藏,所以我們就會找倉儲來存放,目前以汐止的倉儲為例,一般是一坪一天20元,一台15噸卡車尺寸是8'X24',所以大概是5.3坪,但是倉儲是算坪數而不是算體積,所以有本事疊愈高就愈省錢(高過8’就賺),但是也有可能一車的東西放的結果超過5.3坪,因為一些不規則或不易堆疊的東西,沒有車身三邊可以靠,所以在空曠的鐵皮屋倉儲反而更佔空間。

      對於不留的情形,通常有三種處理方式:1,垃圾場2,夾夾樂3,焚化爐。垃圾場又分公有或私人的垃圾掩埋場,現在很少人會選擇這種方式,因為根據司機的說法,光15頓大車要進垃圾場的進場費一台就要好幾萬,所以大部分的團體都負擔不起。夾夾樂就是一些環保資源回收業者,他們的卡車上有吊臂夾具,就像放大版的夾娃娃機,通常可將2台至2.515噸卡車的物品夾碎成為一台,但是一台大車車費就要15千左右,對於超過2台以上,或是大量非木製物品(保麗龍、鐵)較為適合。進焚化爐是目前較划算的選擇,一台15噸車的物品通常了不起只有23公噸的重量,目前焚化爐的計費標準是每公噸1858元,可說是經濟實惠,但是焚化爐為了保護他的破碎機,所以非木構的東西需清除,而通常非木構的部分多半是可再利用的東西,例如輪子、鋼索、插梢活頁、結合螺絲等,所以多花一點時間拆除,既環保又省錢。

      要進焚化爐須事先上網申請登錄,通常需一、二個工作天,所以最遲在星期四下班前要完成登錄,焚化爐只有周一至周五早上0900~1200可進場,申請方式其實不如想像中的困難,只要上台北市環境保護局的網站,左上方的便民服務中的業務服務,就可找到焚化爐的項目,雖然台北市有木柵、內湖及北投三個焚化爐,但是由於破碎機的大小,目前適合舞台佈景尺寸的只有北投焚化爐,不清楚的部分只要打網站上的電話,就可得到詳細的解答。至於一些五金零件或鐵構的部分,由於現在廢鐵行情不差,每公斤約有個1112元,有時請卡車司機代為處理,賣的錢貼補油錢車費,有的司機是願意的,但是如果要司機賣完直接抵扣車費,恐怕願意幫忙的人就不多了。

       由於台灣的市場不像國外這麼大,只有少數團體可以隔幾年重演一些定目劇,但往往重演時又重新設計,所以許多團體都是先花一筆倉儲費用,先放個一年尋求再演的機會,然後時間到了再花一筆錢處理掉,實在是有點可惜,回想18年前為了系上的公演預算根本不夠製景,就厚著臉皮向劇團要演完要丟棄的舞台佈景,然後整車載回山上和同學台南牛兩人卸車,對劇團來講反正他要處理掉,只要我們不是原封不動使用,他們就無所謂,可是對當時是窮學生的我們,的確是造福了學弟妹,只要尺寸顏色改一改,就可再利用,甚至一些對學生而言較困難的部分,如門的製作,就變得相當簡單,裝個裝飾線板改改顏色,就是一個專業木工製作的門。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TD在佈景製作中的角色篇          

      美式的設計通常在養成教育中,製圖及結構的基本能力都是必備的條件,但是在歐系的設計,訓練多半著重在視覺藝術,所以往往幾張彩色正視圖對於歐洲設計而言,他就已經交了功課,至於結構的部分,那不是他的事,而對於佈景工廠而言,通常是希望結構圖愈清楚愈好,只要妳畫的出,他們就做的出,但是設計在乎的是他的設計在舞台上是否能忠實的呈現,而佈景工廠在乎的是是否在預算內按圖施工,拿不拿的到所有的錢,所以TD在佈景製作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腳色,有時是設計與工廠之間的橋梁,有時是翻譯機,有時是麻煩製造者,因為台搭起來換的了景換不了景,那不是工廠的責任,也不會是設計首要關注的重點,所以TD如果在製作中缺席,通常結果都不會太好。

      對於工廠來說,在談好的預算內,如果業主沒有要求,自然是選擇省工省料的方式製作,也由於他們不會有足夠的訊息(例如有沒有巡迴,要不要出國,有多少人裝台,換景時間有多少…………),所以他們頂多只會再好心的考慮裝不裝的了車,進不進的了首演場地,其他的就要看TD提供多少訊息,愈完整的訊息提供及要求,他們愈能做出令大家都滿意的成品,但是不同的做法當然會有不同的價錢,所以TD如果不能在估價前就表示對製作方法的要求及意見,等到報完價,就只能靠私交來ㄠ工廠,或是製作時看工廠師傅的臉色,當然最慘的是進劇場後傻眼,但是導演設計與製作人看到的是與觀眾一樣的角度,所以【華麗佈景爛結構】似乎是大多製作的宿命,所以TD要很清楚哪些是可以讓步,哪些是一定要堅持,因為現在便宜的製作已是遙不可及的夢想,通常都是爆預算再來刪景或是來喬做法,但是事先說而最後無法做,比什麼都不說事後抱怨要來的好,因為工廠在了解妳的需求後,多半會在能幫忙的部分盡力幫忙,畢竟沒有人希望自己做出來的作品,最後落的被嫌棄的下場。

       所以同樣的設計圖,同樣的工廠製作,往往因為不同考量而有不同做法,例如沒有巡演計劃,演後也不保留的狀況下,只要在不增加卡車的前提下,雖然裝卸車較為麻煩,為了節省裝拆台時間,可能就會選擇大塊組合的方式,,但是如果考慮到巡演及存放的問題,可能就會將結構細部分解,但是如果巡演裝台時間不足,則會考慮折疊活頁等結合方式,如果是長期巡迴,考慮的重點可能就會放在如何的製作方式較不易損壞,例如結合方式可能就是結合螺絲而不是插梢活頁,以免在裝卸車的過程中活頁損壞,造成裝台的困擾,而尺寸大小的極限,就要以卸貨口最小一站的尺寸來決定,當然舞台太小景太大又是另外的考量,是另外製作巡迴版的景,還是縮小尺寸或是用別的景替代?最好能在出門前就有答案或是備案,才不會辛苦把台搭完了,卻因為不能用,現場才要裁切修改,卻要在下一站較大的場地,再將裁斷的景接回去,所以是走一步算一步,還是事先提出疑問尋求設計或導演給答案,就要看TD想的夠不夠遠,思考縝不縝密,當然也決定了crew辛不辛苦。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瞬落幕篇          

      舞台技術中,從天而降的布景通常利用吊桿升降來達到想要的效果,但是吊桿升降有他的極限,國家劇院電腦吊桿的最快速是11公尺,意思是降下10的距離就需要10秒鐘,手動桿在不顧安全的考量下,有的flyman可以快到4秒鐘,但是如果導演或是設計要求的是瞬間掉落,這時我們就會利用一些小機關來達到這個效果;或是對於飛不掉的場地如國父紀念館,對於使用一次性的軟景,有時我們也會使用同樣的做法,既然飛不掉,那就讓他在黑暗中瞬間掉落,再收到側舞台。一般說來最常見的方式有以下幾種:1.雪袋式2.快速扣3.去頭鐵釘翻轉式4.插梢式。

1.      雪袋式                                                                                         2.      快速扣(俗稱)

            

 DSC00343.JPG →   DSC00344.JPG       DSC00345.JPG             DSC00346.JPG

 

  3.      去頭鐵釘翻轉式                                                                       4.      插梢式

 

 

DSC00339.JPG      DSC00340.JPG            DSC00337.JPG     →   DSC00338.JPG

                     

      方法其實很多,要視懸吊物的尺寸、重量、效果需求及裝設空間而定,舞台技術是一門活的知識,不太適合落於文字,以免以文害義,要像馬蓋先一樣,依據不同的狀況,選擇最安全適當的方式,不同的狀況有不同的考量,自然會有不同的做法。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舞台技術/Teamwork          

      小時候曾聽過一個故事,學生問老師說:請問天堂與地獄的差別在哪裡?老師說:在天堂裡,大家都是笑咪咪,吃飯時,大家圍著很大的大圓桌,每個人的筷子都很長,所以可以夾到所有的菜,然後就彼此幫對面的人夾菜,並且把菜送到別人口中,所以大家都吃得很高興。學生問:那地獄呢?老師說:在地獄的人都不快樂,每個人都瘦瘦的,雖然菜色,桌子大小及筷子都和天堂一模一樣,可是大家只顧著夾自己愛吃的菜,但是因為筷子太長,所以每個人都無法把菜送進自己的嘴裡,所以大家都餓肚子,自然就快樂不起來。所以天堂和地獄的差別就只差在一念之間。

      大約是1996年前後,雲門有一支舞叫傳球樂,是由9個舞者坐在台階上,3人一排肩並肩,分低中高三排,每個人的雙手上都各有一顆球,在很快的節奏中,每一拍每個人都將球傳給別人,同時再接別人傳來的球,剛開始練習時,大家都手忙腳亂,滿地掉球,然後相互指責別人球沒傳好,害自己沒接好,後來外國老師說妳不要同時又想把球傳好,又想要從別人手中接過妳要拿的球,只要每個人都把球精準的傳到別人手中,並且確定別人確實接到球後才放手,自己要接的球,就相信別人會準確的傳到妳手上,果然改變一個想法後,就順利許多,大家也才從傳球到完整的表演傳球樂

      劇場工作是需要高度合作的行業,舞監及TD是最常傳球的人,常常聽到傳球的人不知在傳什麼,例如舞監問下一場四個演員就位了沒?請問是哪四個演員?要在哪裡就位?妳問的是誰?誰才知道要回答妳啊,所以較好的傳球是:左右舞台看一下演員,左舞台AB君就位了沒,右舞台CD君就位了沒?這樣左右舞台戴intercom的人才知道要找誰就位,然後回報給舞監,如果cue表上沒寫,沒頭沒腦的丟這樣的球過來,誰接的到球,沒有人像舞監擁有所有的訊息,有可能演了十場在側舞台的crew還不知台上演什麼(如果側舞台被side masking包覆,看不到台上),所以自己沒傳好球,不要怪別人沒接好球。

      有時也會聽到TD在交代事情時,傳的球也是不清不楚,例如等一下換景台上全撤,然後上什麼,把事情都說完了卻沒分配誰做什麼,等到換完景漏換了什麼,就對全部的crew生氣,如果TD沒將每個人要做的事情分配好,就期待所有事情都會有人做,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只能怪自己亂傳球,而不是別人沒有接好球,說了並不代表別人就清楚的接收到訊息,不是說了就當做完成了,要看有沒有人接球,接球的人是否能安全且清楚的接到球,所以當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時,先問問自己是否有好好的傳球,而不要急急忙忙的指謫別人沒有接好球。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傳的球,也都有要接的球,不要把別人為妳的飛撲接球當作理所當然,更不要在自己暴投後還怪別人不是章魚,沒有八支腳來接球。

      有一位舞監把舞監比喻成是棒球比賽中的投手,當投手失投時,自然有掉分的危機出現,我們可以加強守備,策動雙殺,但是至少投手要能把球投進本壘,一直保送,其他人是幫不了投手的,也無法上去代投。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舞台技術/國家劇院之完全攻略篇          

      到國家劇院演出,有一些好用的傢私或撇步可能是妳不知道的,當然有許多小東西在資料上是看不到的,劇院舞台組的傢私號稱可以開一間汽車維修廠,而舞台組的大哥們也都是非常樂於助人,只是他們不知道妳需要什麼協助,當然勇敢的說出問題尋求協助,只要愛惜公物,有借有還,往往他們能給妳的幫助是遠超過妳所預期的,以下是一些較少人知道的小撇步:

1.      SCshow curtain)或稱S03(防火牆,對開大幕,空桿)常常我們用來做投影而懸掛白紗的空桿,由於他的地板滑輪是架設在右舞台lighting tower外側的1樓地面,而非像其他手動桿架設於G樓,所以他的揚程較短,以至於要不就是降下時桿子穿幫,要不就是飛不掉,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防火牆下方加沿幕,有善心人士用較輕斜紋布做的沿幕,幅寬約150公分,所以只要向助理借麻將夾夾在防火牆下方即可,如果要加小翼幕遮住對開大幕或白紗弧形邊緣,則可借C型夾較為安全(因為劇院小翼幕較重),但C型夾要從防火牆內側往外夾,勿突出太多以免危險。

2.      國家劇院防火牆在降下時,下方的pin會插入舞台地面上的洞裡,所以當防火牆升起後,有時地面上的兩個小洞會造成困擾,只要找舞台組借善心人士做的漢民寶貝小圓木棍,就可將地面完全填平,但是每天結束工作要降防火牆之前,記得一定要拿起來,以免釀成悲劇。

3.      國家劇院開館的前18年,大家被告知的都是trap door一拉開一邊就是1米寬3米長,所以以往都是要自己將過大的部分再用木板封起來,但是現在已經有破解的方法(其實只是解開安全扣),所以在trap door的範圍內,要開哪個位置都不再是問題。

4.      有時有的演出希望儘量靠近觀眾,所以常會演出鏡框,但是防火牆之前沒有吊桿,所以無法外加大幕或是懸吊truss,但是其實在靠近舞台的樂池上方有12house light,只要事先技術協調會提出,經評估後獲得演出技術部允許,就可將house light拿起(只要1秒鐘),再從拿起燈後的洞下吊點馬達的鍊條,就可外加truss,例如比利時羅莎舞團<Rain>,或是法國音樂劇<小王子>都曾經如此用過。

5.      有時吊桿不夠,須將翼幕及沿幕掛在同一桿,往往需要將翼幕tail down,以往都是用繩子綁bottom pipe,很辛苦的將所有繩子長度調成一樣,其實如果tail down的長度短於80公分,可用紅色欄杆的鐵鍊來替帶繩子,可省去調繩子長度的時間,如果tail down的長度大於80公分,則可向舞台組借安全吊帶,省去調繩子長度的麻煩。

6.      每個節目在劇院都會量鏡框開口,再移動lighting tower到對的位置,已有善心人士在地面用立可白畫白色基準線,只要將lighting tower上的數字線對齊地上的白色基準線,例如開口是1400,則就將700對齊地上的白色基準線,則lighting tower就是離center700公分,不用再用尺量半天。

7.      SC桿的操作位置看不到台上,所以常常不知底下是否有人,可將舞監桌上的夜視功能攝影機的畫面,轉向SCflyman,就可解決看不到舞台的問題。

8.      有背後投影時,為了防止有人從投影機前面經過,通常我們會用繩子與移動式側燈stand,圍出一個禁止進入的區域,此時可向舞台組借LED當工作燈,有兩條各長約10米,每11LED燈,有紅色、藍色及白光可切換選擇。

9.      要在後舞台turntable上調燈時,不必將調登梯扛上turntable,側舞台有善心人士製作的uprightturntable的專用斜坡可使用。

10.  要舉起重物時,國家劇院雖然沒有堆高機,但是舞台組有荷重1000公斤,揚程2.5的油壓升降台2台可借用,移動方便,操作簡單,可節省不少力氣。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反對國家劇院廢除手動吊桿的十二個理由篇          

      根據2007年國家劇院舞台設備改善工程的某一次研討會中,提到目前規劃的方向是將舞台吊桿全部改為電腦操控,個人以為其其不可,我贊成維持現有的電腦桿與手動桿並存,由使用者自行選擇要用哪一種吊桿,以下是我反對國家劇院廢除手動吊桿的十二個理由:

1.      對於需要精密手感的效果,例如雲門的紅樓夢或表坊的暗戀桃花源,連續下十分鐘的雪,電腦桿是否能像手動桿般,根據雪袋中殘存的雪量,隨時調整而達到大雪小雪的要求?

2.      對於吊人的安全考量,在舞者或演員的升降過程中的互動,電腦桿是否能像手動桿般,能就各種突發狀況調整速度,例如台北越界的天國出走,同時吊8個舞者在空中跳舞,空中的舞者又與地面的舞者互動,又例如演員從天而降,同時地面推來2樓陽台台車,演員要安全著地於陽台內,電腦吊桿是否能視台車速度做精密配合?

3.      懸吊須著地的硬景,暗場換景中萬一演員走錯動線,電腦桿是否能像手動桿般等演員安全的離開後才降下著地,還是打到人才停止,或是打到人也沒感覺直到到定位才停止?有太多大團的主角都發生過暗場換景走錯動線,所幸手動桿的flyman及時煞車,才沒有發生意外。

4.      手動桿除非不得已,多半一個人只同時操作一桿,flyman可就執行的過程全程注意,但是電腦桿是你再多的吊桿也只需要一個operator,但是operator也只有一雙眼睛,對於危險狀況難道不會顧此失彼?

5.      演出中常發生紗網軟景因空調而勾到前後桿,如果是手動桿會因為施力的改變而立即發現,並且可以馬上處理,立刻往上升,等到安全後再緩緩降下,如此需精密思考隨時調整的動作,電腦桿能夠勝任嗎?

6.      需要與演員互動的狀況,例如屏風表演班的莎姆雷特,或是明華園何仙姑在起伏海浪中翻騰的巨龍,海浪又要遮擋舞龍的人,又要急速升起讓龍破浪而出,再急速降下,這種完全要視演員的動作而時快時慢忽高忽低,電腦桿做的到嗎?

7.      需要與音樂節奏與演員配合降下的景,例如國光快雪時晴某一場等演員跪地才降下的白紗投影,設計希望白紗著地點與音樂結束同時,結果演出三場這個cue的秒數分別是12秒,8秒及4秒,因為演員愈演愈有feel,愈跪愈慢,再加上是現場演奏的樂團,電腦桿能夠即時機動調整速度嗎?

8.      國家劇院通常是劇團的首演場地,相對於巡迴場地時間上較為充裕,如果到了巡迴才要增加所有沒看過戲的flyman,再去面對所有懸吊的問題,勢必增加技排及裝台的風險。

9.      雖說希望有一天,能像某些國外劇場一樣全國桿距及條件都統一,以減少適應巡迴場地的困難性,但是巡迴場地往往是必須多功能使用的場地,所以天上多半都有音響反射板,況且20年來台灣還是只有一個國家劇院有電腦桿,所以在各地條件落差太大的此時,是否考慮階段性的改,不要一下子就把差距拉的過大,而使得巡迴要重現首演的情形變成是非常困難的任務。

10.  以澳門文化中心為例,他的吊桿是一半電腦桿一半手動桿,所以當地下鐵的澳門巡演,出發前得知電腦桿全掛的時候,至少還有手動桿可用,不致取消演出。

11.  許多大陸團體或是俄國芭蕾舞團,由於演出舞碼過多,經常有連夜翻台每天上演不同戲碼的情形,如果是手動桿只要定完馬克,不必等待電腦桿key incue的時間,反而更精簡時間。

12.  國家劇院做為一個國家級的高度,應該對於這個環境及從業人員的教育訓練有多一點投資,而非只是從節省人事預算,或是縮短裝台時間以增加演出場次的考量上著眼,如果過度依賴電腦桿,將會逐步失去想像力及可能性,長期而言對設計或技術人員都不是件好事。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舞台技術/歷練與眼界之五篇          

      上次2005年地下鐵來新加坡濱海,就覺得這是個專業的劇場,這次連著水滸傳及表坊如影隨行兩齣戲在Esplanade,又看到她們處理華藝festival的能力,從節目策劃人、技術統籌到現場執行的crew,都是專業級的表現,更令人高興的是所有的吊桿,都已經在原本長方型的吊桿下方加掛圓管,使用上就更為方便,只是這是個過度守法的國家,有些觀念是有些小小的遺憾,例如白紗的底緣不平,對我們來講是個很小的問題,只要把吊桿降下來,將過低的部分綁帶往上捲提後再綁,再貼膠帶固定,就可使底緣調平,可是他們的反應是這是我們的白紗ㄟ,這是製作上的問題,無法解決,但是聽我再三解釋後,願意讓我做給他們看,於是從此他們應該知道這是個簡單且無危險的解決方式。

      又如由於他們的觀眾席較為扇形,在吊桿的外側有燈光的ladder,所以在ladder的外舞台又有side masking的軌道(像城市舞台),來解決穿幫的問題,但是side masking有時對於換景的進出造成不便,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個小問題,只要在翼幕外側將多餘綁帶綁成波浪型,再用幕夾夾住翼幕外側,用黑棉繩綁住幕夾往外舞台固定,就可使翼幕變寬解決穿幫問題,或是將吊桿末端過寬回折的翼幕綁帶解開,在3gallery用繩子綁住最後一個綁帶如此也可輕易解決吊桿不夠長的問題,但是這些方法我從2005年地下鐵努力到2008年水滸傳還是失敗,因為對他們來講,幕一定要綁在桿子上,過寬的翼幕為了安全一定要回折,而且他們有side masking來解決穿幫的問題,所以我的方法是從沒有人做過且有安全之虞的做法,當然不接受。

      甚至連不到5公斤的空畫框用二條wire吊,也被要求每條wire的兩頭各要3U- bolts,因為標準程序的要求就是要3個,台灣慣用2個甚至是1個,不管懸吊物輕重都被視為不安全。他們不擔心水滸傳原本2000公斤,被我減重後仍有720公斤的保時捷928要吊起來,但對於如影隨行要在電動桿上外加手動桿,卻是如何也不肯讓步,因為如影隨行的白紗最快的cue4秒,而他們的電動桿最快也要約10秒,試了幾次之後還是不夠快,寧可打破自己最快速每秒1.2米的說法,再去調整比最快速還要快的速度,也不願讓我裝他們不熟悉的手動桿,這使我想到了早期的國家劇院,也是這不行那不行,經過十多年的衝撞之後,現在已經能夠先聽聽妳的想法,而不是還沒聽就說不行。

      就像去年4月國家劇院為了舞台設備的改建工程,舉辦了一個研討會,邀請專家學者及業界的一些舞監及TD出席,由劇院聘用的兩位顧問傾向將手動桿全部改為電腦桿,我在會議中與他們有激烈的爭辯,我當然知道電腦桿較安全也較省人力,但是他卻少了手動桿的機動性及可能性,還被其中一位顧問指責我不該只顧free lancers的生計而反對,我說我沒有想到這部分,我只要知道全部都改為電腦桿後,一些需要精密互動的需求,例如下10分鐘的雪花,或是吊人等電腦桿要如何做到?如果電腦桿勉強做的結果還比不上手動桿方便安全,那幹嘛要把手動桿廢掉?顧問說電腦桿是潮流的趨勢,像國家劇院現在又有手動桿又有電腦桿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要不就是全部手動桿,要不就是全部都是電動桿,但是在這麼專業的濱海遇到這些問題,我更加慶幸自己的成長過程是在有手動桿與電腦桿的國家劇院,很遺憾聽說目前的規畫仍朝向廢除手動桿,我擔心以後的國家劇院會不會成為另一個國父紀念館,或是像現在完全不熟悉手動桿世界的濱海?少了可能性的電腦桿,會不會造成大家想法愈來愈簡單,能力愈來愈退化?如果如此,就少了許多樂趣與成就感,反正就是掛些不同內容的懸吊物,然後一切交給電腦,什麼跟著樂團的音樂走,想都別想,電腦聽不懂音樂,妳只要輸入秒數,走100次也是一樣,但是樂團有辦法每次速度都一樣嗎?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舞監妳在逃避什麼篇          

      在規模完整專業的劇場裡,舞監桌通常是側舞台的基本配備,有的是在左舞台,有的是在右舞台,為了各種演出不同需求,所以舞監桌多半是可左右舞台移動的,雖然各個國家對於舞監的工作內容認知不盡相同,例如許多歐洲國家的舞監是不call燈光cue的,他唯一能call的燈光cue是一開始的亮燈及謝幕時的燈亮燈暗,但是不管如何,舞監桌的設定一定是在側舞台,這是為了方便舞監工作的需求考量,還沒見過哪一個劇場的舞監桌是只設計在觀眾席後方或是燈光包廂的,這也說明了舞監除非萬不得已,是不應該離開舞台邊的,因為舞監是發號施令的中樞,面對各種狀況,必須在第一時間反應處理,除非是側舞台被完全遮擋,又沒有攝影機畫面可看舞台,完全無法call cue,逼不得已才會離開舞台,但是敢離開舞台的舞監,要不就是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能夠不在現場只憑經驗判斷,要不就是對於任何會發生的事情都鉅細靡遺的交代清楚,否則自己逃避責任擅離職守,出了任何事是怪不了別人的,最差勁的舞監就是不在舞台邊,自己又在狀況外,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還認為都是別人的錯。

       舞監桌的配備功能不盡相同,最重要的通訊系統是一定有的,有時因為組別太多,intercom的迴路從一組到四組,例如舞台在channel A,燈光在channel B(有時燈光自己給follow spot’S cue),音響在channel C,投影視訊在channel D,由舞監自己來決定要單獨和哪個部門聯繫,如此就不會太過吵雜。另外就是對於前後台的聯絡系統,對後台化妝室的all call系統,提醒演員各種事項或是誰該上場stand-by;對於前台或是觀眾的廣播系統,如有緊急狀況發生,才能迅速應變通知處理。再來就是攝影機畫面,由於在側台有時視線會被翼幕或佈景阻擋,或是被側燈干擾,所以一般都會有架設於觀眾席的正面畫面來協助舞監,甚至現在有夜視功能的攝影機也愈來愈普及,使舞監在黑暗中也能看到演員是否就位,換景是否完成。還有舞台周遭基本工作燈照明的控制、麥克風、時鐘……,甚至現在有的舞監桌還留有特殊音效的功能,例如雷聲、風聲、雨聲、槍聲、門鈴聲,因為舞監跟排最久最熟悉戲,所以以前舞監還要自己操控特殊音效,這樣也比較沒有秒差。

       因為舞監要做的事情太多,有時常會顧此失彼,所以大型歌劇或音樂劇通常還會有助理舞監的編制,例如助理舞監專門處理樂團或歌手,有時甚至是數名助理舞監(Duty Stage Manager)或是舞監助理(assist Stage Manager),我曾經遇過一個演出香港的舞監組多達6人,一個助理舞監負責樂團,一個助理舞監負責舞者及歌手,一個助理舞監負責call cue,一個舞監助理負責化妝室事務及左舞台換景確認,一個舞監助理負責訂便當,各種記錄及右舞台換景確認,而舞監就東看看西看看還有開會,看了真是羨慕不已,台灣通常就是舞監一人,了不起有一個舞監助理兼小道具,所以台灣的老舞監是很厲害的,現在許多年輕舞監,以為舞監就是cue caller,只要把cue call好就行了,其他的事都與他無關,所以演出時都不喜歡待在側台,怕被影響call cue,但在前面就能把call call 好嗎?可悲的是往往只是把cue念完,我不相信在不了解側台狀況,又沒有豐富經驗可提供判斷的舞監在前面能把cue call好,妳不知道景從側台翼幕外到被觀眾看到有多久的時間,妳不知道換景時演員的動線與擁擠的側台空間及換景動線,妳不知道懸吊與演員的關係是否會發生危險,妳不知道演員就位了沒或是換裝來不來的及,妳不知道是否有人miss cue,等到燈亮才發現fly沒走或誰忘了換景......,這樣能把cue call好,別騙人了,是逃避責任吧!舞監就是舞台監督( Stage Manager),是舞台上的負責人,不在側台第一線,要怎麼負責?

       燈光cue或投影cue的秒數都是死的,只要operator沒有miss cue,基本上走十次都是一樣結果,但是演員或是舞台換景不是按go就每次都一樣,因為是人而不是機器,每次都會有不同的狀況發生,所以放著真正需要隨時調整照顧的部分不顧,而只去前面考慮燈光畫面,那要舞監幹嘛?放錄音帶就好啦,又不是像明華園或表坊常常是亮燈換景,舞監在換景時還要用對講機提醒個別速度的快慢,況且大聲公不是丟著不管,一走了之,是交代清楚,確定指令傳達及接收無誤,與工作夥伴長期建立起的默契及習慣,再加上超過20年的經驗,把其他該做的事都安排好,才能跨出這一步到前面call cue,重點是在前面call也是為了幫助舞台畫面的整合,而不是逃避責任。在走位或是技排cue to cue時,我贊成舞監在觀眾席工作,因為導演及設計還在修改調整,需要快速大量的討論,舞監也才能知道cue的用意及內容,才能整合畫面,但是如果不是特殊需求必須待在前面,到了彩排還不回到側台的舞監,除了逃避責任之外,我找不到其他理由。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舞台技術/養育我成長的園地被火吞蝕篇          

      1991年我大三時雲門復出,從此就成了八里的常客,有幾次忙到沒力氣回家,直接就睡在舞台上,直到早上要上課的舞者把我叫醒,爸爸和媽媽總是說我是雲門的孩子,回到家才算是他們撿回的孩子,在雲門待到當兵前三天,將近30人在忠誠路的綠洲送我,除了讓我吐的半死,還送了我300雙黑襪子當兵穿。當兵在新訓中心時,由於爸媽回大陸探親,所以我的第一封平安家書是寄到雲門給芠芠姐,第一次會客時,心想沒人會來會客,所以自願當帶客公差,當我拿著【請跟我來】的牌子,看到一個大型遊覽車上,下來一堆雲門的人,霎時不爭氣的眼淚立刻奪眶而出,後來才知原本他們是宜蘭演完要到台東演出,那天是交通日及知本溫泉放鬆之旅,但所有人特地繞過來看我這個小crew。當兵第一次休假回家丟了行李就往八里跑,桃叔請我吃中飯,席間一直打電話呼朋引伴,八里佘家孔雀蛤從中飯直接接下午茶,再延續到晚飯,又接著延長到宵夜,數不盡的啤酒瓶及裝孔雀蛤的大臉盆,吃了十個小時的中飯

      八里排練場對我而言,有太多太多的回憶,從破土立樑,一點一滴慢慢建設,期待的警衛室(後來的茶水間),蓋完連單人床都擺不下,於是堆滿人家捐贈的泡麵,原本還在開玩笑說不知要吃到何年何月,沒想到在大家競相熬夜工作的努力下,一下子幾十箱的泡麵就見底了。當兵放假就去排練場,自己裝服裝間的掛衣桿,拉電走線架工作燈,做不完的服裝名字吊牌,還帶回部隊慢慢磨,直到下次放假才帶出營區交貨,從無吵到有的工廠,遵循林老師選用貨櫃屋的精神(搬家時吊車一吊就貨櫃車拉走),工具架等各種設備,除了天車其他全都是可拆卸式的做法。花了一個月自己做的舞台工具規格箱;和遠仙一起架設的小小遊樂園(工廠前的斜坡下);桃叔為了九歌種的荷花池;米老鼠在荷花池畔種的薑花還是百合;流浪者之歌洗米洗到荷花池前的碎石子庭院長滿秧苗,還想說這些小雜草好綠好漂亮,原來全是稻子秧苗;在排練場後面的廢溫室養了一個多月的夢土孔雀,溫室被野狗入侵,和阿彰在竹林裡追逐逃出的孔雀,被滿山跑的孔雀玩弄於鼓掌之間,從天亮到天黑,帶著滿身的汙泥及割傷失望的回到排練場。

      雖然大火燒不去珍貴的回憶,但就像家沒了,讓我們這些出門在外的遊子成了無根的浮萍,心中沒有個寄託之所,這十年來,偶爾回八里借東西總是來去匆匆,我懊悔為什麼自己不多留十分鐘,哪怕是多看一眼都好,如今只能回憶。感謝科技的發達,讓在新加坡做演出的我可以藉由MSN告之其他在外的雲門孩子(從大陸到美國),朋友們也都分別的從台灣告知我這不幸的消息,忽然有股衝動想立刻飛回到八里,看看有什麼能幫的上忙的地方,掃地也好。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舞台技術/歷練與眼界之四篇          

      和新加坡開完會後,忽然驚覺自己變成OK超了,以前在雲門出國演出,每次和老外開會時,總是看超哥什麼都OK,根本不只是OK超,簡直是節節敗退,喪權辱國,所以開完會後,總免不了要給超哥臭臉瞧瞧,或是抱怨幾句【每次都亂OK,你一個讓步我要增加多少麻煩,又不是時間太多】,個性超好的超哥總是忍受我的抱怨,不會噹回來,或是有時聽超哥說希望我們這些小朋友趕快長大,可以替他及桃叔分憂解勞,心裡總是想明明是你們這些老先生閒不住,連綁翼幕都要搶,還要怪我們不成長,直到今天,才發覺自己又進步了一點點,可以從開會中看的出別人的誠意及難處,也因為自己能力稍強,底子較厚,不會一步就被逼的要現底牌,所以可以多一些讓步及轉圜,自然什麼都OK,想想真是汗顏,成長的過程這一路走來是多少人的容忍及幫助,才能讓我現在看到他們當時的風景,體會到他們當時的想法,果然知道與體會差多了,眼界真的是需要歷練的累積,無法速成。

      幾年前去新西伯利亞做演出前的場地調查,看人家昨天是大型芭蕾舞劇,今天是戲劇,明天是大型歌劇,舞台本身是斜的,景又很複雜,真不知道是如何辦到的,連看二天演出,厚著臉皮問劇院的藝術總監是否可以讓我看完演出後到側台看拆台,經過協調,我被帶到側台一個空間,為了我的安全,我被要求只能待在這個一公尺直徑的區域,看了老俄TD30分鐘的秀後,心中是又羨慕又忌妒,羨慕他們每一個人的專業,TD才能氣定神閒的指揮若定,真的是邊拆邊裝,沒有任何遲疑,也忌妒他的能力,等級差太多了,不知台灣是否能有這麼一天,不知要到哪一天我才能到他的境界,一個新西伯利亞沒沒無聞的TD(對我而言)。沒看完拆台就離開,因為我已經知道又是個失眠夜。2005年到日本愛知博覽會做演出,所有的團體都是2400開始卸車裝台,十多個小時後下午場或晚上演出,所有的拆台及裝車需在2300前結束,因為2300~2400是他們唯一休息及場地復原的時間,每天都是不同團體,每個團體都只有23個小時,這需要多麼高度的專業及嚴謹有效率的計畫,又是一記當頭棒喝。

      在逐步拖離青澀的業餘,走向活不下的專業,等在前頭的是餓死及離開的十字路口,我有點後悔2000年拒絕了ABT(美國芭蕾舞蹈團)試探性的邀請,這些年也放棄了一些國外大團亞洲巡演的機會,我總是回答愛出國我就不會離開雲門,我喜歡跟專業的人工作,在專業的環境中論專業,我渴望在專業的工作中成長茁壯,看到不同的風景,但如今,是茫然還是疲憊,老實說我不知道,是心死還是走不動了,我不清楚,但我確定的是,愈往專業的路前進,感受愈深,體會也愈多,當然風景愈美,這箇中的樂趣,真的是只能意會而不可言傳,希望只是自已逢九(39)的茫然,或是20年忽然出現的職業倦怠吧,也許只是自己還沒找到下一個十年的人生計畫,現今的我,依舊是當初只想做好演出,把演出做好的卑微想法,但是在現在的台灣,似乎離我心中的烏托邦仍有遙不可及的距離,但不管怎麼說,希望懂得我在哀什麼的年輕人能多一點,而不是只有大聲公等老先生,總在對的時候同嘆一口氣,有時連話都懶的說,但這一口氣的背後,是需要多少的歷練及累積,多少的青春歲月,堅持與磨練,才能領會。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舞台技術/孩子你在想什麼篇          

      演員在台上排練時,intercom中傳來一段有趣的對話,應該是燈光設計與他的助理之間的對話,只是燈光設計intercom的麥克風沒關,所以讓我們這些不相干的人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老師,你要去幫我們報時段哦,做你的助理你都只給650,做助理有那麼多事,又不是做crew,我畢業都已經一年了,男生當完兵一回來進劇場就650..........。燈光設計要給他的助理多少時段費,跟我們這些外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覺得這段對話很有趣,因為我直接聯想到的是前一天收工時, ME及其它燈光組的crew都還沒走出劇場,他們三個走的最快,已經離開劇場100公尺遠,走的比燈光設計還快,所以被他們老師叫住機會教育了一下,我又想到裝台調燈時,MEup-right上的調燈手把光區放大一些,她的回答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把它放大ㄟ,或是修cue時燈光設計在哀:你又把我的cue弄不見了,妳好像常常這樣,唉,算了。拆台裝車時,舞台的車裝到一半,TD說全部暫停,所有人都先幫燈光組裝車,可是之後等我把舞台車裝到一個段落,進去上廁所時,看到她們三仙女坐著在聊天,等著裝完車大家一起回台北。

      以前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總是被教導學東西比較重要,不要太去計較拿多少錢,人家教妳還沒跟你收學費呢,等你表現好能力強後,人家自然會看妳的表現去調整你的時段費,時段費是掙來的,不是要來的,想想舞台的孩子果真比燈光的要可憐,我那些文化的學弟,大學時就被我帶出來操,退伍兩年還在600元,直到有一天阿芸打電話給我,問我她們的時段費多少,我說我給那些小豬頭600,阿芸直呼太低了吧,她們至少有650的實力,甚至700都不為過,我說他們是做妳的案子,妳決定就好,阿芸說我問他們時段費多少,他們說600,我要給他們650,可是他們說不行,他們說如果他們的實力有到650的價值,建華就會調整,可是建華還沒調升,就代表他們實力還不夠,所以他們只能拿600,於是阿芸才打電話給我,這種呆子現在好像都沒了。

      我遇過很多第一次合作就開口要時段費800crew【我們老師都給我800】,對於我不認識的人,我一定會問時段費多少,而且是你開口說多少我就給多少,但是拆台後我會評估你的能力及表現到底值不值這個價錢,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就代表我們很難再有合作機會,不是因為我隨便找都可以找到比你能力強且便宜的人(雖然事實上是如此),而是因為這是個必須高度信賴的行業,我不想傷害彼此感情,雖然只有一次合作的緣份,也要好聚好散,因為以後也許會在同一個案子出現,只是在不同組,況且我也不願失去團體對我的信任,以及我必須向自己及其他crew能夠交代。

      一個時段差50,一個星期的案子大概差1千元左右,每個案子的表現都看在許多人眼裡,也直接關係到你是否後續還有其他的機會,是變成大家搶著塞滿你的schedule的人,還是真的找不到人,只要是有手有腳的觀光客都可以時,才會想到妳?要選擇自己什麼樣的未來,完全都在妳的一念之間。是要只計較別人給你多少的時段費,還是計較自己有多少能力的人?是一輩子只打算躲在老師的保護之下,還是想自由的遨遊在劇場之間?是只想著別人都會主動心甘情願的來幫你,還是不要遇事就裝傻,主動幫助別人,與大家在一起的人?不會裝車;那不是妳的事;妳搬不動,掃地也是幫忙啊,學校老師沒教你掃地就不會嗎?我不相信學校的老師教你們的是要去計較做多久該拿多少時段費,而不用去問問自己有多少能力,又不是保險,活的愈久領的愈多,誰告訴妳撐多久就可以拿多少?

 

szu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2